眼看着李阳一剑刺向了张翰的后心,张翰正在旧力用尽新力未生的时候,根本不能自救。方寒拼着受伤,一剑刺向李阳的咽喉,攻敌之必救,自己却因此被另一个灰衣人刺伤了臂膀,和张翰形成了背靠背迎敌的局面。‘兄弟,虽然我们互不相识,可我还是很谢谢你,我不知道我们的援兵还有多久才会到,若是没有希望的话就请你自行离开,不要被我们拖累,只要我张翰还活着,就会好好报答你的这份情。张翰气喘吁吁的一边打一边说。这时的张翰浑身是伤,衣服已经不能称之为衣服,称之为破布条还差不多,样子比乞丐还不如。‘要是想走,我就不会出现。’方寒嘴上回答,手上却没停。方寒靠着凌云踏步这高超的步法,游走于战场的每一处转就有危险的紫衣人,不止一次的救了张翰的命。方寒认为这样可以最大化的发挥自己的价值,单独杀敌,不如救更多的人一起杀敌来的效果大。在场的紫衣人几乎都被方寒救过,同样方寒身上的伤越来越多,救人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随着时间的推迟,即便是有这方寒?A不断救场,战了良久的灰衣人还是不可避免的出现了很多的伤亡。要知道这些紫衣人已经战斗了很久,早已疲惫不堪,精疲力尽。能撑到现在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这时的方寒由于游走于全场,不停的救人,有很多时候他都是以伤换命。随着时间的不断加长,他不仅全身是伤,也已筋疲力尽了。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灵儿,援军还有多久会到。’疲惫的方寒这时也有些着急了,灰衣人实在太多了,足足是紫衣人的几倍,即使方寒拼命的救人,尽量的杀灰衣人,可这时的紫衣人已是上穷水尽了,他们太累了,哪怕再有半个时辰,也支撑不到,会全军覆没的。‘你现在知道问我了,真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拼命,对你有什么好处,不要急最多用不到一刻钟,援军就会到了,他么已经到了这里的边缘。’虽然灵儿很是不理解方寒的做法,可是还是告诉了方寒时间。听到这些的方寒精神一振,全力开始救更多的人,知道援军马上就到,他希望有更多的人可以活着离开,当然,他的重要目标是张翰,他基本上一直在张翰的周围,不知道救了张翰多少次。终于援军到了,看到援军到来的紫衣人精神一振,突然之间变得勇猛无比,一直被压着打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就像是发泄一样一发不可收拾。再加上,紫衣人一下之间就是灰衣人的几倍,这样的情况下。已经是一边倒的形式了。灰衣人一看形势不对,马上就四散逃跑,望着离开的灰衣人,紫衣人并没有追击,而是都忙着就自己的同伴。方寒也在救治的行列,写来的紫衣人从受伤的紫衣人嘴中得知,若非方寒的突然出现,和四处救援的战斗方式,他们根本等不到援军的到来就不行了。这是后来的紫衣人对方寒恭敬有加。通过观察,方寒发现张翰的地位很高,即便是救援的紫衣人也都听他的。‘他是谁,地位很高吗,为什么所有人都听他的。’方寒向旁边受伤的紫衣人指着张翰询问。‘他是我们的少族长,当然要听他的了。’可能是感念方寒的救命之恩,紫衣人没有回避,而是很清楚的回答了方寒的问题。这是张翰走到了方寒身边,‘你好,我叫张翰是张氏家族的少族长,这次多亏有你的相救,否则我们都活不了,我们可以成为朋友吗。’张翰的伤势已经处理过啦,要知道,这次战斗他伤得可不轻。‘不客气,以你的修为可以轻松离开这里,你却宁愿死也不独自离开,是你救了你们自己。若是当时你独自离开,我是不会出现帮忙的,再说我也没有帮到什么,最终还是你们自己人救了自己人不是吗。至于成为朋友,我很高兴和你成为朋友,你是个真汉子,我叫方寒。’方寒站起来很是坦荡,并表明了自己救人的理由。‘不,若非有你,我们根本撑不到援军的到来,而且,你还多次救过我的命,大恩不言谢,若不嫌弃请到舍下养伤,你的伤也已不适合独自在维尼森林里闯荡。’张翰丝毫不避讳的道出方寒的重要性,并不以自己是被救而感到不好意思,在他看来这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也不代表着自己的无能。别人救了自己,自己就应该道谢,这是天经地义的,很自然的事,可见他的胸襟之坦荡,不得不令人刮目相看。‘好,那就打扰了。’方寒亦坦然接受,要知道他这次的伤的确不适合在独自在森林里行走,他还有一的目的,就是遗迹,这也是他想知道的。‘可以和我说一下你们这星球的势力分布吗,你们的家族是什么样子的家族。’方寒没有隐瞒自己身份的问题。‘方兄的意思是你不知道这个星球的分布吗,这是怎么回事。’张翰诧异不已。‘是啊,我不是你们这个星球的人我是从其他星球上过来的。’方寒回答的很是随意。‘哦,难怪你会这么问,’张翰恍然大悟,在这里虽然科技不发达,但是武道的发展很是久远,对于外来者也并不排斥。像一些家族还是知道很多事情的,同样,强者都知道,所以,方寒是外来者的事情,张翰只是有些意外,却并不惊讶。身为少族长的他亦是知道很多别人不知道的事。‘这里只有一块大陆,叫维克尼斯大陆,大路上有三分之二是森林,最大的就是维尼森林,它占了所有森林的一多半,只有很少的一部分是人类居住地,当然,有实力的话,你也可以住到森林里,剩下的全是海,海里还有强大的妖族,若不是他们不能上岸,现在的白蕊星,恐怕就是妖兽的天下了,还怎么会有人族。’至于人类的势力分布,一时说不清楚,回去后我慢慢告诉你。方寒也知道这不是一两句话就可以说清楚的,便没有追问。接下来,两人都没有说话,都默默的恢复着自己的伤势。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