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的离开给了方寒很大的压力,他恨不得马上就提高修为,可以去帮师傅。只是那不可能罢了。即然决定了要在这里用药,在时间不差一个时辰的情况下,方寒就又回到了萧羽的住处。‘师伯,弟子现在需要一间密室,不知师伯可否安排。’方寒很是直截了当地说。‘刚才怎么不说,为什么。’萧羽有些冷。‘弟子这次回来是为了突破的,本来是想要师傅为弟子安排密室的,只是回来后发现师傅不在,遍寻不着,才找到师伯这里,听师伯说师傅有信留给弟子,刚才弟子急于看师父的信,所以忘记了。师伯为何如此问,’方寒很是诧异,一间密室不是什么难事,萧羽为何这么问。若非自已中途不能让人打扰,大可不必来找萧羽。‘不是师伯不相信你,只是,最近我们的敌对实力很是嚣张,已经有几次核心弟子说是用密室修炼,实则是掩饰,然后就出去搞破坏。就连师伯的弟子都有一个被杀,三个受伤的。不要怪师伯。这都是他们安排渗入的人,到现在师伯都没有把他们全部揪出来。师伯也是无计可施了,他们还有很多其他的方法。是防不胜防啊。’萧羽很无奈,表情中带着一丝歉意。‘原来是这样,弟子不会的,而且,这次还要麻烦师伯,弟子这次突破很是重要,师傅信中交代,中途无论如何不可打扰。还要请师伯帮忙才是。’方寒恭敬的道,之所以这么做,一是自己中途的确不能中断,二是打消萧羽的疑虑。这样做不仅可以打消萧羽的疑虑,还可以为自己找一个护法,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呢。‘这个可以,只是,你需要多久方会出关。’方寒的话彻底打消了萧羽的疑虑,方寒若是有鬼,断然不会要萧羽派人看守。‘快则,两天一夜,慢则也不会超过三天。’方寒脱胎换骨只需要一天一夜,可是想来熬药准备也需要时间。而且,用完药也不知道是否可以马上出关。时间上还是宽裕一些好。‘什么时候要。’这时的萧羽一脸的平静,准备一间密室实在不是什么大事。‘当然是越快越好。’‘这么急,没问题,我也会派人为你护法,放心突破。’萧羽稍稍有些诧异。不过很快就平静了。时间不长,就有人通知方寒准备好了。并带方寒前往。看了一下四周,这里竟然在萧羽府内,这里不经许可一般是不会有人的,看来萧羽对自己还是很上心的。‘给我准备熬药的器具,和洗澡用的浴具。’方寒很是满意萧羽的安排。一会时间,方寒要的东西就送了进去。再将所有的人都遣退后,方寒才将要用的药材全部取出。只是看名字不会有什么感觉,可是当把药材全部取出时,才发现,原来竟然有好多,都快堆成一个到方寒腰部的小山了。方寒在灵儿的指导下,将药才处理好,然后熬成水。‘灵儿,怎么这么麻烦,师傅在信上没有这么说啊。’方寒很是疑惑。‘那是当然了,你师傅没有写,是因为没时间,他应该离开得很匆忙。再加上这些不是最重要的,即使不做也不会影响效果,只是过程会痛苦一些。只要撑过去也就没事啦。’只要一说到师傅离开的匆忙,方寒就很是沉默和伤感。将调好的药加入天魂玉灵液和地魄会灵泉后,药竟然散发着一股清香,并且,原先黑乎乎的药,竟然变成了无色透明的,方寒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清澈的液体。若不是有一股清香,方寒几乎以为这里面没有东西一样。缓缓的将其倒入浴桶中,浴桶中的水没有任何的变化,就像从来没有加入过任何东西一样。就在方寒要脱掉衣服时,停了下来。他想起了灵儿,灵儿在天地同心坠里怎么办。‘停下来干什么,脱啊,这时是不可以穿任何衣服的。’看到方寒停了下来,灵儿催促着。‘那个,你不要看,知道吗。’方寒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为什么,’灵儿很是不解。‘我是男的,你是女的,你当然不能看了。’方寒很是疑惑,灵儿怎么会这么问。这不是明摆着的吗‘方寒不知道的是,灵儿在族内是小公主,没有人会和他说这些,再加上,在灵儿的族内,灵儿的年龄也只是刚刚成年,她还真是不知道男人和女人的区别。‘哦,我不看就是了,再说了,我都可以当你奶奶了,你害什么羞啊。’灵儿不知所措,有些别牛的说这时的方寒才脱光衣服,跳入桶内。方寒不知道的是,灵儿这时正一脸不解的盯着方寒看,一边看还一边自言自语地说,还真是不一样啊。可是,为什么会不一样呢。不过,就算方寒知道灵儿现在的语言和偷看,也不会说什么,并不是方寒不想说,只是他说不出来。这时的方寒只感觉生不如死,浑身就像是有无数只的蚂蚁似的,又痒又疼。难受无比。只是这还不算完,想晕过去也不行。偏偏有一股能量护住了他的思维,是他无比清醒,这时的方寒丝毫不能动,若是能动,估计他早就用一百种方法自杀了。只是这还不算完,紧接着,方寒就感觉好像有人将他全身的皮肤、肉、血管、骨头总之所有的一切给碾碎,变成碎末,慢慢的的变成虚无。疼痛依然没有减少,这时的方寒就连基本的思维都快没有了,只感觉疼。这才感觉时间过得是如此的慢。每一秒钟都像是几个世纪那么长。比起这种疼,以前的受伤还没有蚂蚁咬一口来的疼。在方寒都不知道是怎么撑过来的时候,这种疼终于缓缓的退去。进而迎来是深深的困意,只想好好的睡一觉。当方寒一觉醒来,才发现天已经很黑了。这时,已经过去了两天两夜。看来方寒的安排没有错。时间的确是比原来要多出好多。这时的方寒才发现自己竟然在浴桶里就睡着了,只见裕桶里的水,竟是黑色的,比墨还黑,弄得自己身上都占了许多黑,赶忙叫人给自己换水,一直到换了五次水,才将身上洗干净。‘灵儿,怎么会这么疼啊,还不让晕。’方寒一脸的心有余忌。‘那是当然,这等于是将你身上所有的东西全部化为能量,然后重新组装,能不疼吗。要知道经过这一次你就脱胎换骨了,修炼天赋至少提升了几个等级呢,这么大的好处,只是疼一点,不知有多少人想要呢,你以为,好处都是白来的,天上掉馅饼啊。’灵儿一脸的不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