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寒并没有继续进行采药,而是返回了离奇云山脉最近的嘉罗城。看着眼前的一切,科技并没有给这里带来什么影响,这里的生活依旧仅限于这个星球。来到一个酒楼,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要了一壶茶,听着旁边人们的谈论。‘小二,他们都在说什么,难道最近发生什么事了吗。’方寒一边点菜一边向小二打听,‘客官是外地来的吧,’方寒点点头,‘难怪不知道,我们嘉罗城四大家族之一,南宫家的大小姐回来了,那可是嘉罗城的第一美女呀,而且还是高手,其他三大家族都想和南宫家结亲,南宫家主只有一女,没有儿子。只要能娶到南宫家大小姐就意味着可以掌控整个南宫家。’小二很是兴奋,看来四大家族对嘉罗城影响很大。‘知道了,你去吧。’知道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也就没有必要留在这里啦,吃完饭方寒起身离开。方寒的到来和离开没有为酒楼留下任何的不同,一切就和原来一样。等到了晚上,方寒悄悄的潜入了南宫府。南宫府占地就有几十亩,要在其中找到一个女子的闺房着实不易,在找了两个晚上无果后,方寒抓住一个下人,才问出了南宫月儿的住所。藏在树上的方寒,用石子扔进了南宫月儿的房间。正要就寝的南宫月儿听到破空声,以为是暗器,转身接住,发现竟然是石子,转身追了出去。来人修为不高,只有骨灵初期,比自己还低一个境界,可是速度奇快,一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追到城外的小树林,前面的人突然停了下来,为防有诈,南宫月儿在离对方十余米处停下。‘你是何人,引我来这里有什么事。’南宫月儿再笨也知道是对方故意引自己来的。‘在下没有恶意,只是提醒小姐小心杨立和西门庆生,他们要对小姐不利。’说完转身就走。‘为什么要提醒我,’南宫月儿对着离开的身影喊道。只见那身影顿了一下道‘和他们有仇,’说完就离开了。回到家的南宫月儿没有惊动任何人,细细想着这一切事情,想着那人的话。杨立多次向自己求亲未果,想来是要使什么坏招。应该会在自己生辰那天,也就是三天后。离开的方寒并没有想事情的发展。经过这次的事情,他知道实力就是根本。如果自己实力强大,这次的事就不用借助他人的手。直接抓住杨立和西门庆生就好。方寒决定往奇云山脉深处走走,继续修炼。今天是南宫家大小姐的十四岁生辰,一大早就有络绎不绝的人前往南宫家祝贺,杨立和西门庆生同样不落人后。两人的到来让南宫月儿提高了警惕,只是两人规规矩矩冰冰有礼,并无不妥。到了宾客将散是,西门庆生约南宫月儿群贤楼相聚,有要事相商。事关南宫家族的生存大事。说完不等南宫月儿拒绝就离开了。次日聚贤楼包间内,南宫月儿、杨立和西门庆生三人在坐,杨立和西门庆生互相打着哈哈,喝茶聊天,决口不提有何事。就在南宫月儿要离开时。掌柜的推开房门恭敬的道‘南宫姑娘有人找’。趁南宫月儿出去之际杨立迅速的在南宫月儿的茶杯中倒入了合欢散。等南宫月儿回来之后,西门庆生就假借有事暂时告辞离开。就在西门庆生离杨立历关门时,南宫月儿迅速的换了自己和杨立的茶杯。‘有事快说,没事我就要走了。’南宫月儿作势欲起。‘月儿,别急,等西门兄回来我们在讨论,先喝一杯茶,等一等。’杨立端起茶杯递给南宫月儿。‘月儿不是你叫的,请叫我南宫小姐。’说完喝了一口茶,杨立一看南宫月儿喝了茶,非常高兴,端起自己的茶杯一口饮尽。却不知茶杯已被换过。等了一会,杨立的脸越来越红,感觉有些不对,正待说话。‘小妹有事要办,先走了,以后再聚。’南宫月儿说完起身离开。这时的杨立已知自己算计不成反遭殃,只是已无力阻拦南宫月儿离开,只想回家自己解决,可走到门口时,就已失去理智。大庭广众之下撕扯自己的衣服,状若疯狂。隐在暗处的南宫月儿看着眼前的一切,咬牙切齿。若非有那人提醒,自己断不会如此警惕。那么现在的自己会怎么样。现在的南宫月儿已经明白,杨立让西门庆生将自己约出来,然后下药。在自己失去理智的情况下,以救自己为名占有自己,以此让自己嫁给他,然后逐步掌控南宫家族。杨立、西门庆生这笔账我会和你们慢慢算的。杨立被闻讯赶来的杨家人带走,南宫月儿一回家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父亲。南宫家主大怒,要找西门家和杨家要个说法,被南宫月儿劝阻,‘父亲,这只是我们的一面之词,我们没有证据,西门家会说我们诬陷他们,杨家更会说是我们下的药。所以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不要轻举妄动。我们慢慢和他们算账。’这件事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一切依旧风平浪静,只是暗处南宫家和蒋家连成一线,西门家和杨家连成一线。形成了对立。南宫月儿最近总是心神不宁,经常梦到被黑衣人引走那晚,每次就快要看清黑衣人长相时,往往就会醒来。想要忘记却无论怎么都忘不掉。南宫月儿意识到自己可能喜欢上了那个人,可是除了他的声音,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要怎么找寻。方寒可不知道自己给南宫月儿造成的困扰,也没时间知道。在方寒的对面一直黑色的大蜘蛛正在对他虎视眈眈。这是黑魔蛛,三级灵兽。脚多攻击力很强。每只脚都可以当做攻击的武器。一次次的被甩飞出去,周围一片凌乱,方寒满身是伤,在毫无办法的情况下,方寒专门攻击它的脚,将其一一卸掉,也幸好萧风给的剑,一般的剑根本破不开它的防御。当黑魔珠的脚被卸完时,方寒也离死差不多了。这时水晶吊坠发出白色的光不断的修复方寒身上的伤口,一个时辰后,方寒已经完全好了。这时的方寒也发现了水晶吊坠的不同,竟然还有疗伤的功能。想来上次能侥幸不死,也是它的功劳。还真是个宝贝。正想着,忽然之间方寒好像进入了一个房间,只见房间里有一个女子。长的不算绝色,一身黄色的衣服,却显得超凡脱俗,闭着眼睛。长长的头发洒在身后,充满了灵气,一时之间方寒就痴了,感觉这就是世界上最美的女子,就在这时,那女子睁开了双眼,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很是可爱。‘你怎么啦,我脸上有黑吗。’方寒猛然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竟然看痴了,很是不好意思。‘对不起,这是哪里,你是谁。’方寒竟然挠了挠头。这在以往是不可能发生的。‘这是在你的水晶坠子里面,我叫灵儿,你坐下吧,’灵儿摆手让方寒坐下,‘你怎么会在我的水晶坠子里,’说着方寒就坐了下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