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两色星,方寒就跟着萧风修炼,解开了心结的方寒加上萧风的指点,很快就突破武者,达到凡灵期。这时的方寒一共才修炼一年多,这个速度即使是萧风也很满意。这一段时间下来,方寒对萧风这个师傅也有了一定的了解。在人前他是一个很听话的弟弟,一般都听哥哥萧羽的。平时不怎么管事,特别逍遥。可是在人后却不一样,他非常有自己的主见。决定的事情很难改变,他还会炼丹。炼丹师是非常少有的,系主根本不够看,霸主见到要讨好,位面之主见到都要礼让三分。要知道控灵期只能炼制药剂,要想炼制出丹药,最少要是灵士,或者更高。可见每个炼丹师不仅是宝贝还都是高手。只是没有人知道萧风有这么高的修为,从来没有人知道萧风有多高的修为。只知道他有一个厉害的哥哥。就连系主萧羽也不知道自己这个弟弟的修为有多高。这样的萧风在方寒眼中是神秘的。萧风是炼丹师这件事也不许方寒说出去。这一日,萧风叫来方寒,‘现在你已经是凡灵期,境界也已稳定,应该出去历练一番。增长一些见识,修炼光是闭门造车是不行的,这里是一份药材清单,途中如是遇到就带回来,没有就算了,把这个戒指带上,出门会方便一些,滴血即可。’说完不等方寒回答就离开了。滴血认主后,发现一切用的东西,萧风都已经准备好,从这些很小的事情方寒可以感觉到萧风的关心。采药最好的地方是奇云山脉,那里号称最大的药材宝库。也是历练的最佳地点,方寒知道萧风并不是真的让他采药,主要的目的是让他历练。可他还是想要认真的完成自己的第一分任务。一路顺利的到达奇云山脉外围,方寒把所有药材的生长地点在地图上标出,这样可以节省很多往返时间。离自己最近的是紫云花,生长在奇云山脉外围。是一种紫色向云一样的花朵,虽然并不珍贵,却是风云豹最爱吃的食物。一般会生长在水池的旁边。在方寒左侧大约50公里处有一70米宽的瀑布和水池,很可能有紫云花。看着眼前的风云豹,方寒很是无语,竟然足足有七八只,远处的紫云花也有几十朵,在风云豹的守护下想要拿到紫云花显然是不可能的。硬拼,也不是七八只风云豹的对手。要知道野兽也是有等级的,修炼过的野兽叫做灵兽,等级和人一样,只是叫法不一样,变成了从一道七的数字而已。风云豹是二级灵兽。相当于凡灵期。五级灵兽就拥有智慧,七级可以变化成人。单只灵兽就比同级的人厉害。方寒看了一眼风云豹,转身离开。放弃显然也是不可能的,一会时间方寒弄了几只野兽,放在离紫云花远却离风云豹不远的地方,弄完这一切又悄悄潜回离紫云花最近的地方观察风云豹的动静。一会风云豹闻到了血腥味,开始向野兽靠近。等走开一段距离后,方寒用最快的速度采了三朵紫云花后迅速离开。返回的风云豹没有什么反应,显然它们没有发现几十朵的紫云花少了三朵。一切依旧是那么平静,好像方寒从来没有来过一样。离开的方寒并不高兴,紫云花是采到了,可是却没有达到历练的效果,只有经过战斗才能更好的历练突破。看来以后自己要经过正面的战斗达到采药历练两不误才行。接下来只要是遇到二级灵兽,方寒就会停下来,直到战胜为止。即使有时候本是不应该撞上的,他都会主动凑上去战斗一番在说。一次一次在生死边缘的徘徊,既磨练了他的意志又磨练了他的身手,就连修为也在不知不觉中达到了凡灵中期。‘望着眼前的狂风暴牛方寒很是无语,要知道狂风暴牛可是三级灵兽,比他整整高了一个境界,而且狂风暴牛不仅力量大还有破不开的防御也很让人头疼。打不过就跑吧,可是狂风暴牛好像认准了方寒似的,穷追不舍,在跑了两个时辰的情况下终于甩掉了狂风暴牛。这时的方寒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浑身湿透,疲惫的方寒找了一个小湖,打算洗一洗。可就在方寒要脱衣服时,听到有人来了。就赶紧躲了起来。‘西门庆生,只要你能帮我得到南宫月儿,我们就是盟友,我一定想办法让你坐上西门家家主的位置,到时候南宫家、你西门家和我杨家就是盟友,就凭他蒋家一家还能有什么作为。’‘杨立,你要说话算话,我会想办法帮你得到南宫月儿,不要忘了你答应我的。’‘放心吧,什么人,出来。’躲在水中的方寒被发现并抓了出来。上岸的方寒打量这眼前的两个人,左边的一身白袍,长得很英俊,右边的一身蓝袍,温文尔雅虽谈不上英俊,却也不凡。只是人虽然不错,心却不好。从刚才的谈话当中不难发现他们正在设计一个叫做南宫月儿的女孩。‘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偷听我们说话,’身穿蓝袍的男子问,听着这个人的声音,方寒知道他就是要欺负那个南宫月儿的人,应该叫杨立。那么另外一个身穿白袍的就是西门庆生。‘问你话呢’身穿白袍的西门庆生很不耐烦。‘只是路过这里,想洗个澡而已。现在看来也洗不成了,我还是走吧。’说着就走。‘站住,听了不该听的话就想走吗,没那么容易吧。’杨立阴森森的说,不等方寒回答已一掌飞来,‘只有死人才是最可靠的,怪只怪你倒霉。’杨立拍拍手。中掌的方寒被打飞落进了湖里,不是方寒不防御,而是因为差距太大,根本防不住。‘你确定那小子死了,可千万不要坏了我们的大事。’西门庆生望向杨立。‘放心不要说他一个小小的凡灵期了,就是骨灵期中了我这一掌,也活不成,走吧。’杨立很是自信。方寒中了这一掌本来是必死无疑的,可是他不知道的是师傅的玉牌救了他一命,原来那块玉牌是萧风给他的护身符,关键时刻可以抵挡控灵期三次攻击。怕方寒知道了会影响心境,才没说。不过,虽然方寒没死,也只是暂时的。若不救治,这么重的伤一样活不成。就在这时,方寒中掌吐血混合着水碰到了他脖子上的水晶吊坠,只见水晶吊坠发出一团白色的光将方寒包围了起来,形成了一个大茧。不知过了多久,方寒从茧里出来,发现自己非但没死,还直接跨过了凡灵期巅峰到了骨灵期。兴奋过后的方寒想起了事情的经过。‘杨立、西门庆生,是吧,我不会放过你们的,等着吧’。方寒可不打算就这么算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