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来,努力的修炼,效果也有,只是很小。坐在溪边,看着从身旁流过的溪水,就好像是生命在流逝一样,一点一点的过去。想着母亲生命越来越短,自己的修炼却没有大的进展,母亲受伤已过去有一年了,自己的修炼这么慢,等到了控灵期,还不知要多久。看着夕阳,无奈围绕着方寒,空洞洞的双眼望着远方,好像没有灵魂似的。就这么一直坐到晚上,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就在方寒想要回去的时候,只见天上划过一颗流星,直奔这个方向而来,好巧不巧就落在旁边的溪水里。好奇的方寒想要看看是什么东西,却原来是一个项链的水晶坠子,想着它从那么高掉下来都没碎,一定有不一样的地方。就放在了怀里。回到宿舍的方寒依旧努力修炼,只是发现在修炼时周围灵气好像多了很多,修炼也快了很多。半个月下来比以前半年时间的进步都大。以前吸收的灵气只有很少一部分会融入身体里,大部分都会流失。只是现在刚好相反,只有很少一部分会流失。方寒细想变化的开始。想到了水晶坠子,从那么高掉下来即使不碎,也应该磨没了。可它好像从来没有变过。找出坠子看了很久也没看出来有什么不同,于是方寒试了一下,把坠子放到一边,修炼速度和刚开始一样,大部分灵气会流失,速度很慢。拿在手里则正好相反。没想到坠子是一个宝贝,欣喜若狂的方寒就想,有了它修炼速度会很快,就能早日达到控灵期,然后救母亲。有了坠子的方寒更刻苦,他把坠子用绳子串起来挂在脖子上。最近几天,方寒发现自己吸收的灵气已经不能融入到身体当中,想来自己已经达到凡灵期,现在应该可以突破进入骨灵期,只是要怎么突破呢。烦恼的方寒又躺在小溪旁边想着心事,这里几乎成了方寒的私人领地,只要有烦恼他就会来这里,也不知道段文杰和林涛两个怎么样了。想着心事的防寒并没有发现有人靠近。‘想什么呢,小朋友,’突然听到声音的方寒下了一跳,回头一看‘你不是选拔时给我们带队的那个人吗,你怎么在这。’‘这是我的地盘,我为什么不能在这,你在想什么呢,我走进了都不知道。是不是遇到什么问题了’萧风一脸的笑咪咪。‘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犹豫了一下,方寒还是问了出来。‘问吧,’萧风挨着方寒坐下。‘我自己吸收的灵气已经不能融入到身体当中,已经满了,那我是不是已经到了骨灵期,我要怎么做才能让灵气融入到骨骼中去。’方寒一脸期待的看着萧风。‘骨灵期不是那么好达到的,你现在是武者顶峰,遇到了瓶颈,只要你把灵气融入到骨骼当中,就达到了凡灵期。不错,修炼速度还是很快的。有没有兴趣拜我为师,有我的帮助你修炼会更快。’萧风看着远方,好像并不关心方寒会不会答应。‘我拜你为师后,还可以拜别人吗’方寒抬起头问道。‘可以,只要你修为超过我,或者我没有东西可以教你了,你就可以寻找其他师傅。’萧风点点头看向方寒。‘师傅请受徒儿一拜’说着方寒跪下磕了一个响头。‘起来,’萧风扶起方寒,‘这把剑是为师送你的见面礼,回去后用你的精神力把它炼化就行了。’好像凭空出现一把剑,方寒知道师傅一定有空间法宝。‘师傅你到底是谁,’方寒接过剑看着萧风‘师傅的身份你现在还没必要知道,你只要记住师傅现在的身份是系主的弟弟萧风就行了,拿着这块玉牌,好好修炼,有什么事对着玉牌说就可以了,师父自会帮你。你现在之所以不能把灵气融入骨骼是因为你的心镜不够,或者说是因为你有心结,急于提升造成的。一般是不会这样的,本来师傅没打算这么早收你为徒的,想要好好磨练磨练你,只是你的这个心结若是不解,你的修为将寸步不进。要知道欲速则不达,告诉为师,发生了什么事。’萧风表情严肃的说。‘是因为我母亲,她受到负面元素的影响只有不到三十年可活,要治好母亲就要达到控灵期。所以我才那么心急提升,师傅你是什么修为,可以救我母亲吗。’方寒一脸期待的望着萧风。‘原来如此,明天我随你走一趟,去救你母亲,解开你的心结,回去好好修炼吧。’说完萧风就不见了。这一切就好像做梦一样,方寒回到宿舍并没睡觉,他用自己的精神力去感知那把剑,却感觉好像那不是剑是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孩子一样,自己可以和他交流,竟然可以做到心意相通。方寒知道这是一把拥有剑灵的剑,并且自己已经将这把剑炼化,这种炼化是精神上的,以后不管这把剑被谁得到,只要自己没死没有同意,无论修为多高都用不了这把剑。因为自己的精神已经和剑融为一体了。只有将剑灵抹去才可以,只是那样,这把剑也就没有了灵魂,成为了凡品。次日,萧风带着方寒回到了水蓝星。林依兰看到方寒没事高兴不已,萧风给了林依兰一颗丹药。林依兰吃下半个小时候就没事了。方寒见自己想尽办法都无用的事萧风随手就解决了。更加知道了力量的重要性,也坚定了他变强的决心。他们并没有在水蓝星多待,知道母亲没事后。方寒就和萧风离开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