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去的路上很顺利,没有遇到什么强大的野兽,偶尔有一些也被方寒轻易的解决。一路回到宿舍已是选拔的头一天晚上。匆匆梳洗一番,方寒就休息了,为明天的选拔做准备。同样的时间在同样的地点集合,找到段文杰和林涛,询问了下这半个月来的情况,得知李芳等人没有找麻烦。方寒松了一口气。还是上次的青袍人说∶今天最后又一轮选拔。开始时每人将领一枚玉牌,你们将会被随机投放到二千公里外的森林里,任务是拥有包括自己玉牌在内共100枚玉牌。躲过野兽的袭击,在20天内赶回这里,否则就是失败。现在上船领取玉牌和随机投放。’这次只有一把剑,其他的什么都没有,在飞船上方寒留意了一下方向。确定回来的方向,这次是最后一次选拔,要获得100枚玉牌就意味着最多只有百分之一可以通过,加上有玉牌却不够的和被野兽袭击的。最后能通过的少之又少。很少有人会心甘情愿的把玉牌交出去,至少方寒不会。野兽的袭击也不是谁都能躲过的。这就需要战斗,有战斗就会有伤亡。更不要说一些为了怕被反扑而故意杀死对手的人。最后能活下的人会有多少,通过的人将更少。‘我看了一下,我们在往南走,也就是说回去就要往北走,当抢走别人的玉牌时防止别人反扑,我能说的就这么多,地方这么大我们不一定能遇上。’这是方寒在走之前和段文杰、林涛说的。方寒看了一下四周一眼望不到头的绿,郁郁葱葱除了树就是丛林根本没有路也没有其他人,认了一下方向,开始一边往回走一边搜寻其他的人,寻找玉牌。不得不说,这时他运气真的很差,三天来除了野兽没有遇到一个人,也就意味着他没有得到一块玉牌。方寒现在是既庆幸又不幸,幸的是前半个月的训练正对现在的选拔,否则他不一定能活到现在。不幸的是到现在没有遇到一个人,没有弄到一块玉牌。正在感叹之时,听到前边砰地一声,悄悄走近,发现有一人和一头牛一样的野兽躺在地上。方寒上前检查发现野兽已死,人还没死,只是昏迷了。方寒从那人身上竟然找到了18枚玉牌,这才三天,显然这个人运气很好,实力也不错。方寒本想杀了这个人取走玉牌,转念一想,这人正在昏迷中,不知到是自己取走了玉牌。何必杀死他。于是取走玉牌立马离开。只是方寒不知道的事就因为这一念之仁,使自己多了那么多的麻烦。同时也促进了自己提升,不知道是福是祸。继续前进,一边寻找新的目标,一边往回走,不知道走了多远,看见前面有一人。这是除去那位昏迷的仁兄以外方寒遇到的第一个人,走近一看竟然是李方,还真是冤家路窄。李方也发现了方寒。‘没想到在这遇见你,老天还真待我不薄,你别想活着离开这里,竟然和那两个小子联手对付我,今天就你自己,我看你怎么办,受死吧。’李方提剑冲了上来。在遇到李方时方寒就知道今天不能善了,现在的方寒并不怕李方,相反想从李方这里验证一下自己这段时间以来的训练成果。加上李方不知道方寒已不是从前那个没有任何实战经验的菜鸟了。对付李方,方寒不会有任何的心理负担。看到李方冲了上来,方寒提剑相迎。两人打到了一块,很快李方发现方寒和以前不一样了,如果说以前方寒的战斗力是1,那么现在的就是几十,并且还在迅速提升。现在的自己绝对打不过他,必须想办法离开这里。现在的方寒是越打越顺,李方现在已经沦为陪练,方寒可以随时杀死他。李方试了几次都跑不了,只听李方说‘方寒放过我,我把玉牌给你,我这有8枚玉牌,全部给你,放过我吧,’这时的方寒只是把李方当成陪练,毕竟一直以来方寒都是以野兽为目标,和人交手还是第一次。根本不理李方。直到方寒认为和李方交手已不能提高自己的实战经验才一剑杀死李方。看着已死的李方,方寒感觉胃里翻腾不已,吐了个稀里哗啦。虽然杀死过很多野兽,可人还是第一次。吐完后的方寒才有走到死去的李方身边,从他的怀里找到了玉牌,竟然有足足25枚。这家伙刚刚说有8枚,还真是狡猾。方寒不知道的是,李方的身手虽然不是很高,可是实战经验很丰富,对付经过生死训练的方寒不行。对付一群没有经验的选手还是很容易的。没有经过生死训练的方寒不是照样打不过他。在这群没有实战经验的人群里,还是很厉害的。方寒继续上路,在这里大多都是单独行动的,防着彼此。对付起来倒也容易。一路走来,方寒只是遇到几个和李方差不多的对手,大部分都是没有什么实战经验的菜鸟,一路悠闲前进。偶尔也会坐收渔翁之利,被方寒抢过的大多都是被打晕了。这时的方寒已有92枚玉牌,时间只过去12天。这一日,方寒又抢了一人,这人有56枚玉牌,这里快到森林的边缘了。加上这56枚玉牌,方寒已远超100枚玉牌了。照样方寒只是打晕了这个人。就离开了。只是没走多远,忽然从左侧窜出一人偷袭方寒,由于一直以来的顺风顺水,使方寒放松了警惕,这一偷袭竟然将方寒的左肩全部穿透,并且挨了一掌。这一下就使方寒重伤。远远跌出去的方寒这才发现偷袭自己的竟然是刚刚被自己打晕放过的那个人。只听那人说道‘没想到是我吧,光明正大我是打不过你,可是现在我却可以很轻松的杀了你,看在你快要死的份上教你一次。不是所有人都会和你光明正大的打,对别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下辈子记住对自己好一点。死吧。’这时方寒突然从地上跃起,一个翻身来到这人的背后,回身一剑,直刺心脏。这时的方寒以剑撑地看着缓缓转身,却一脸不信表情的人说道‘我也教你,在人没死时不要废话太多,只有死人才是可靠地。’原来倒地时,看到是这个人,方寒就知道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这时的方寒只有这一战之力,于是方寒在他走近时突然下手偷袭,本来即使这样也不一定能成功。只是这人不知道受了这么重伤,方寒还能有最后一击。这要归功于方寒和野兽战斗所磨练出来的意志。方寒找了一个地方养伤,幸好没有伤到大血管,只要休息几天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就这样一直到离选拔只有三天,方寒才开始往回赶,这时的他已经基本痊愈。赶到目的地时,已经有很多人回来了。交完玉牌后。方寒找到段文杰才知道林涛还没回来,这时离结束只有一天半时间了。方寒很是担心。可能是因为林涛和母亲林依兰一个姓又比自己小的原因,一直以来方寒都是把林涛当成弟弟一样。就在离结束只有半天时林涛终于回来了。虽然很是狼狈。这时三人重新聚齐,在全部通过的情况下,彼此诉说着自己的经历。很快选拔结束。‘现在我宣布,选拔结束,明天你们将离开这里’还是那个青袍人,说完就离开了。这时方寒才发现原先那么多人,现在只剩下几百人,只有很少没有通过却也活着的人。死亡率达到了九成。这不到百分之一选拔通过还真是残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