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何时起,喜欢上了逃离?在上课的时候、练习的时候、跟人说话的时候、跟家人吃饭的时候……突然很想离开眼下的地方,找一个地方躲起,不让任何人找到。露西坐在江边的大桥底下,夕阳刚刚落下,天边还有一些紫红色的云霞尚未退去。耳上挂着白色的耳机,声音正好开到听不清外界声音的音量。屈膝而坐,抱着膝盖,把头埋进臂弯里,这样的动作,露西都不记得自己到底保持了多久。这几天,总是有很多人跟她讲很多的大道理,不停地在她耳边重复,生怕她听不进去似的。“露西,你要经常微笑,爱笑的人更容易得到幸福。”“露西,只要努力,总会有收获的。”“露西,你妈妈是变成了植物人,可是只要就一口气在,她就有醒来的可能。你说对不对?”“露西,不要哭,要让你妈妈醒来的时候看到你的笑容,看到你最美的笑容。”“露西,你要学会隐忍和原谅。”“露西……”“啊!!!不要说了!!!!”她终于不能再忍受,悲伤与愤怒倾涌而出,撤掉耳机,对着江水声嘶力竭地大喊了一声。为什么要忍得这么辛苦?露西也不知道。喊累了以后,露西重重地躺在草地上。夜色降临,可是也许是因为城市光学污染的关系,天空中看不到几颗星星,只有沉默的夜色和不起一丝涟漪的江面,一切都那么平静,除了她自己。不久前的夜晚,露西站在蕾拉病房的窗前也在仰望头顶的星空。蕾拉躺在床上,现在的她除了眼睛、嘴巴和一部分手指,已经没有什么身体部位可以动了。“妈妈,你想说什么吗?”露西转身看见病床上的母亲眼睛转动地很厉害,嘴巴微张,似乎是想说话的样子。她立马坐到蕾拉旁边,把耳朵凑到她嘴边。虽然嘴巴还可以动,可说话已经十分困难。蕾拉张开嘴,声音小到几乎只能看到嘴型。“露西,我不会……”这是露西仅能辨认出的几个字,剩下的话,她怎么都看不出来。可是见妈妈说得那么辛苦,她只好握紧她的手,微笑着说:“嗯,我知道了。妈妈你好好休息吧。”那时候的她,不知道,那是她的妈妈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就这样趴在妈妈的床边,进入了梦境。第二天突然被耳边嘈杂的声音吵醒,似乎是医生与护士,是妈妈发生了什么吗?露西猛地惊醒来,去发现自己的手被蕾拉紧紧的抓住了,顺着她的手臂,看到的却是蕾拉紧闭的双眼和毫无生气的脸庞。就在这时,有医生注意到露西醒了,用满脸希望她节哀的表情对她说:“露西,你听我说,你母亲是变成植物人了。可是只要有一口气在,她就有可能还会醒来,对不对?”露西瞬间觉得脑中一片空白,唯一能感觉到的是妈妈抓着自己的手,还那么紧,那么温暖。在草地上躺了一会后,露西再次坐起,感觉有些耳鸣。她有点想不起来了,自己这几天是怎么过来的。有没有跟人说话,或是对谁笑过,吃了什么东西,在练习的时候练的是哪一种舞姿……这一切她都不太有印象。行为似乎跟大脑脱节了,露西按摩了一下睛明穴,头痛得甚是厉害。“露西……露西!!”好像有人在喊她,声音愈来愈近。露西又揉一下太阳穴,该不会连幻听都出来了吧。“露西,我终于找到你了。”直到纳兹这张大脸占到露西大部分的视野,她才愿意承认,自己又一次被这个家伙找到了。“我说你……能不能找点别的事情做,你是找露西专业户吗?!”在说这话的时候,露西有点气得牙痒痒,每当自己想静一静的时候都会遭到眼前这个家伙的打扰。“那是,如果找露西可以成为奥运会项目的话,那我绝对是当之无愧的世界冠军。”话说他居然还真的洋洋得意起来。“……”这回,露西是真的彻底无语了。要跟纳兹这个家伙把道理讲清楚,比登天还难。要说是青梅竹马?露西与纳兹似乎也还没有亲密到那种地步,只是不到十岁的时候,纳兹搬到与露西家所在的小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是邻居,只是露西家大到了哪怕是隔壁,也要走上好几十分钟才可以到达的地步。所以邻居也称不上。童年玩伴?大概就是这么个关系吧。“露西,你看!有人放孔明灯诶~”“你第一次看人放孔明灯么?大惊小怪的。”露西瞪了一眼身旁这个一而再再而三打扰自己独处时间的家伙。第一次被他找到,是14岁的某个夏夜。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都记不太清了。露西只记得自己找到了一个都从来去过的屋顶,等她调整好心情打算回家的时候,居然发现自己想不起回家的路了!这对家里跑出来散心的露西来说,绝对是天大的打击。当时身上也没有带手机,再说以露西的倔强程度,即使是带了也不会打给别人来找自己。她想着到了楼下能不能找个人问路,结果刚下楼就下起了暴雨,楼下的人早跑没了。露西站在屋檐底下,当时的心情,低落到似乎已经不能用想哭来形容了。夜色越来越深,露西也愈发不知道到如何是好了。就在这个时候,有个身影在雨中出现,渐渐地,越来越明晰——是纳兹!露西顿时觉得像看到救世主一般,兴奋地快叫出来。“纳兹!我在这里!”纳兹听到声音,马上跑到了露西身边。他似乎找了她一夜,身上也没带伞,雨水几乎浸湿他的全身。14岁的纳兹,当时应该还没有露西高,却第一次在露西面前表现出他严肃的样子。“露西,你这样,我们会担心你诶!”其实,露西又何尝不明白,会大老远到处找她的,也只有这个人而已。看着身边还在对着孔明灯傻笑的家伙,现在的他,至少比自己高出半个头了。真是拿他没办法,露西摇摇头,不禁笑了出来。“不过还是谢谢你。纳兹。”纳兹回头看着她,又露出一个没心没肺的笑容。“我只是不想你有事,露西。我们回去吧,好不好?”“嗯。”露西经常对别人微笑,在同学中间人缘极好。大家都觉得露西很低调大方,没有一点大小姐的架子,几乎没有人不喜欢这个有着甜美笑容的女生。当然,她从来没有要装的意思,她只是不想把自己内心的苦闷表现出来给无关的人看。在人前,她只要开开心心地就可以了,大部分时候,人们也不会去关注你的难过。但是,这个“人们”中,不包括纳兹。这个每天只知道跟格雷打打闹闹,一天到晚把脑子当摆设使的家伙。她就是没办法在他面前做任何的伪装,就算他在自己面前除了犯傻,没有发挥过什么其他任何的交际本领。可露西知道,他或许,比任何人都了解她。“当然,如果他愿意用自己脑子的话。”露西笑着小声嘀咕了一句。回到家中已经是11点,彼时的露西已经洗漱完躺在床上,抱着一个叫做“哈比”的蓝色猫型布娃娃自言自语好一阵了。窗外月色正浓,露西望着天花板想,总有一天这些苦恼都会随着时间消逝……呵!自己都在对自己说大道理了。我始终不敢逃离太远,好怕有一天,没有被你找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