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之传奇· 第二百八十九章:· 大个的出现

网游之传奇

第二百八十九章: 大个的出现

林荫城动了,沉寂了两天之久的林荫城终于动了。寒冰城门大开,无数的NPC卫兵如同潮水般的向精灵族直奔而去。而精灵族却依旧保持着安静,直到卫兵前进到森林之中时,精灵族中的NPC这才行动起来,在森林深处竖起了重重的防御。“终于要开打了。”害人不浅几乎是NPC动的瞬间便收到了消息。诲人不倦在一旁查看着一些信息,听到这个抬起头说道:“是么?”顿了顿,说道:“也好。也该动动了。”害人不浅扭过头,语气不善的看着诲人不倦说道:“你就不能改改你的习惯?别拿我当诱饵了行不?”诲人不倦愣了下,笑道:“你还记得呢啊。”“废话!当时你让我跟你站得远点,我还以为是什么意思呢,结果立刻花鸷就过来杀了一圈。”害人不浅怒道。“然后你就以我为中心,来了波远程攻击。你要知道你指挥的声音我也可以听到的!”诲人不倦看到害人不浅的确是生气了,这才收敛了脸上的笑容。摊了摊手说道:“反正游戏里又死不掉。再说也只有你有那分量可以吸引到花鸷。老哥可是你亲兄弟,怎么会害你呢。”“哼!”害人不浅还是满腹的怨气。“你还知道我们是亲兄弟啊。”诲人不倦双手合十,一脸的歉意。害人不浅这才熄了心里的火,抱怨道:“算了,反正你下次该拿我做诱饵还会拿。但你也要先通知我一下,别总是搞得那么突然。”“一定、一定。”诲人不倦连声说道。“不过这次也算是值得了。这次城战,我们公会一定会有很大的损失,但现在可以不怕损失的大干一场了。而那两个公会却因为这次的行动都元气大伤,没办法再城战中捞到足够的好处了。”害人不浅当然知道诲人不倦的全部计划,也不由的扬了扬嘴角,花鸷的确可怕,居然一人就重伤了两个大公会。而且被玩家杀死可是掉落一级,而被NPC则只是20%的经验值。其中的天差地别自然不用多说。而看到诲人不倦这副摸样,害人不浅也终于是不再生气了。然后便拿出一套数据说道:“好了,说正事。你来看这个东西。”诲人不倦纳闷的看了看害人不浅给的东西,只见是两组NPC的鉴定结果。其中一个是林荫城方面,卫兵的数据,还有一个则是精灵族方面士兵的数据。然而看到这些,诲人不倦的眉头却是紧紧皱了起来,一脸不相信的说道:“不可能吧,怎么可能实力会差这么多?!”害人不浅也叹了叹气,再次看了看手上的两份数据说道:“没办法,可事实就是这样。林荫城的卫兵实力几乎比精灵族士兵高了一半!”诲人不倦深吸了一口气,自己还准备在城战中大干一场呢,结果这却根本就是一边倒的战争!诲人不倦只感觉冷汗如瀑布一样的往下落。突然,诲人不倦似乎想到了什么,急声道:“这数据是谁给的?!”害人不浅似乎早就等待诲人不倦问这个问题一般,想都没想便答到:“花鸷!”听到花鸷的名字,诲人不倦居然并没有惊讶,反而靠在椅子上一脸出神的摸样。害人不浅刚想说话,诲人不倦便问道:“他还说了什么?”“他说、、他想谈判!”害人不浅说道。“谈判?”诲人不倦喃喃道,思索了一阵后,双眼中突然精光一闪。“对!就是谈判!”害人不浅听到后顿时急了,说道:“大哥,你要去跟他谈判?!”“对!没错。”诲人不倦嘴角挂上了笑意。害人不浅心里顿时有了不满,低声道:“大哥,干什么非要跟那家伙谈判啊。这可是林荫城,我们的底盘!弄死他还会难?”诲人不倦当然知道害人不浅的心思,放轻声音说道:“花鸷虽然难缠,但在林荫城也不是没办法。可是收拾了他,我们一定会有很大的损失,得不偿失。而且既然他能提供这个情报,也就是说他肯定知道什么,现在是城战时间,不像以往。别说弄掉花鸷了,若是城战输了,我们打黑联盟也就没有了!所以说,谈判!”最后两个字诲人不倦是说的斩钉截铁,害人不浅立刻是明白自己是说不动他了,也就叹了叹气不再说什么了。半小时后,精灵族的野外,诲人不倦带着害人不浅以及肥猪他们三个会长一起到了花鸷指定的地方。隔得老远,便看到花鸷和那个无时无刻跟在花鸷身后的老者的身影。“有点事来晚了。”诲人不倦从容的走了过去。花鸷微微点头,并没有说什么。而害人不浅则奚落道:“就两个人么?也不怕我们动手啊。”花鸷的眼睛眯做一条狭长的细缝,看着害人不浅幽幽的说道:“似乎是你们带的人少了点,不怕我突然起杀意么?”一想到花鸷的实力,周围几人立刻一阵不自在。诲人不倦一看气氛不对,立刻打了个哈哈说道:“说笑了。既然你找我们来谈判,那你是想跟我们谈什么啊?”“不急。”花鸷摇了摇头。下颚一点指了指远方说道:“看啊。”诲人不倦看了看花鸷指的方向,只见是两个人影在那里战斗,诲人不倦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迟疑了下,才问道:“什么意思?”“没看出来么?是一个死寂牧师和自己的召唤物对打。”花鸷说道。诲人不倦这才反应过来,仔细一看居然是一个死寂牧师正和自己召唤出的厉鬼在战斗。由于传奇中玩家控制召唤物的难度,拥有召唤物技能的玩家都会采取不同的方法来磨合自己控制召唤物的能力,然而像是这样自己和召唤物对战的磨合方法,诲人不倦还是第一次见。再仔细一瞅那人,只见他一边躲避着厉鬼的攻击,一边仿佛攻击一般的对厉鬼释放强化技能,一些技能都不是瞬发,那人便利用躲避停留的瞬间迅速吟唱,或者用攻击技能打断厉鬼攻击来实现自己技能释放的完整。眼看两人有攻有守,而厉鬼更是在强化之下不断变强,攻击越发凌厉,而那人却依旧在攻击下保持一定的频率攻击和躲避。高手!诲人不倦心里默默的说道。身手和意识都为上佳,而一心二用,控制厉鬼攻击自己这方面更是高超。虽然有招揽之心,但显然眼前的这事显得更为重要。而这时候,花鸷却是开口道:“正是这样的世界里,你才能真正发现身边的人才。生活里啊,要么是生不逢时,要么则是生不得志。总之妨碍的东西永远是那么多,珍珠要想释放光泽,也需要太阳的照射。也只有这样光辉的世界里,一个人的器量才能被真正的体现。”诲人不倦心里是疑惑到了极点,但却只好附和般的点了点头,说道:“呵呵,是么。”花鸷毫不在意,像身后老者低声耳语几句,徐老微微点了点头,便走向了那名死寂牧师处。不一会儿,便看到徐老慢悠悠的走了回来,而那名死寂牧师则跟在老者的身后。眼看那名死寂牧师越来越近,诲人不倦心中的惊讶也是越来越重,当终于看清那人的脸时,诲人不倦心里立刻便掀起了惊天骇浪。大个?!“呵呵,你有兴趣跟随我么?我叫花鸷,我会让传奇里的每一个人知道这个名字的。”花鸷看到大个过来了,笑着说道。大个刚收起法杖,听到花鸷的话不由抬了抬头,咧开嘴笑了笑,大个说道:“我也是,我会让传奇里的每一个人都记住我的。”花鸷对于大个的答案显然惊讶了一下,眨了眨眼睛,花鸷突然向徐老说了一句话,然后便看到徐老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羊皮纸,递了过来。大个二话没说,连问都没问直接便接了过来,顾不上看一眼,大个一捏羊皮纸,羊皮纸顿时化作一灰烬飘散在风中。做完这一切,大个这才问道:“刚才那玩意是什么?”徐老呆在了那里,花鸷也呆在了那里,愣了半响,花鸷也艰难的从牙缝中挤出来一句话:“这是死魂厉鬼的强化书,你有兴趣跟我征服这个世界么?”诲人不倦呆在了那里,要知道死魂厉鬼可是死寂牧师现如今最强的一招,更是最实用的一招!强化书这种东西诲人不倦更是听到没听过,更别说买了。而现在花鸷居然直接拿出来了一张,更离谱的是,大个这家伙居然直接用了!“哦,这样啊。”大个点了点头。“没太多兴趣吧。我的兴趣是自己征服整个世界。”我考!诲人不倦心里在咆哮啊,你到底懂不懂吃人手短,拿人手软这个道理啊?斜着眼瞟了一眼花鸷,果然花鸷的脸色也是一阵阴沉不定。“咦。这不是小诲和小害么?真巧啊。”大个好像是现在才看到两人一般突然打起了招呼。诲人不倦和害人不浅脸都不由的僵硬了一下,强笑了一下,简直比哭都难看。而花鸷则是低沉着声音说道:“你们认识么?”“是啊。老朋友了。”大个说道。谁跟你是朋友啊!诲人不倦心里咆哮道。而这样一闹诲人不倦也就没有了心情,直接了当的说道:“花鸷,不如咱们说说这次的谈判吧?”花鸷心里也是一阵窝火,只好点了点头说道:“我给的数据你们也看到了,精灵族基本是必败无疑。所以说我希望你可以做个代表,让精灵族的所有势力都保持一种和平的态度。特别是对我的动作,我想是应该解除了。”诲人不倦自然明白花鸷所指的动作,也就是对花鸷手下的监控,精灵族此时已经完全到了打黑联盟的手里,一旦发现花鸷手下的动向,诲人不倦便会对其进行阻扰。咳咳两声,诲人不倦笑道:“你真是说笑了,这还不是你给闹的,我倒是希望你可以给我死掉的那么多兄弟做一个解释。让他们可以有一个好心情来守住精灵族。”俩人刚说完,一直站在一旁的大个又不安生了,说道:“你们这是来谈判的?”诲人不倦愣了愣,点点头说道:“是啊。”“哼!”大个嗤笑了一声。“谈判无非不就是两方人都有各自的筹码,为求双赢的东西么?那两位怎么还都摆出一副征服的摸样来说话呢?”这话一说,诲人不倦和花鸷都愣住了。然而花鸷却是立刻扬起了嘴角,哈哈大笑道:“只有这样的纷争里才能显露一个人的才能,也只有在乱世里才凸显英雄。看吧,这就是人才。”这是个毛线的人才啊,这他妈是洪荒巨兽啊!!!诲人不倦的心里在咆哮啊,但脸上却只好做出一副笑呵呵的摸样。于是在大个的插入下,两方也就不好饶那么多弯子了。很快,精灵族的所有势力都不约而同的收到了同一个消息。聚集了所有势力的大佬,谈判!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