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之传奇· 第二百八十八章:· 偏战

网游之传奇

第二百八十八章: 偏战

悲哀的霸龙之灵直冲天际,毫无花哨的直接撞上了花鸷的身体。身体猛地一顿,半空中悲哀揪着花鸷的一条胳膊悬在半空中,说道:“给我一个交代。”花鸷看着悲哀冷笑不止,眼中深处的寒芒越发的重。“什么交代?!”“说!”悲哀话音猛地变的冷酷无比,倾尽全力用力一甩,直接将花鸷的身体从高空中活活扔了下来。轰一声,地面上立刻被砸出了一个大坑。同时的,弃剑用胳膊戳了戳虞行急声道:“小子快去砍了他啊。”虞行斜眼弃剑,语气不善的说道:“为啥,我现在没武器没衣服的,弄不好还被他砍了。”弃剑哼了一声,认真的说道:“不是叔没警告过你,一旦花鸷跟悲哀把事情来往谈清楚了,你这个还尤元死了那么多人的始作俑者还能有好?”虞行一想还真是,而弃剑自然是立刻顺杆子说道:“而且花鸷现在身上那么多罪恶值,一身传说级装备啊!要不是叔身份特殊,叔都心动了啊!”虞行再一琢磨还真是。当即也顾不得跟弃剑唠嗑了,直接抽出刀子就朝花鸷掉下来的方向跑了过去。身后弃剑看着虞行的背影,撇了撇嘴说道:“这小子,也不感谢感谢叔。”虞行刚好听到了,朝身后一挥手,大声喊道:“淡定,咱俩谁跟谁。”“这损小子。”弃剑笑道。话说诲人不倦在之后也是以最快的速度朝花鸷降落的地方跑去,然而当到达之后,结果却看到了三个人。人善被马骑,还有两个女人。其中一个诲人不倦也认识,叫做一个刺客的寂寞。对于游戏里一切好的东西都有着深切的兴趣,而且此女毅力极高,还是在大风大浪中混过的女人,是诲人不倦少有的真心害怕的人。而另外一人则是新来到林荫城的新面孔,但根据资料看,是前七小强之首,满花。对于满花,诲人不倦无疑是极为陌生的,对其出现在这里也是琢磨不定原因。人善被马骑自然是极为难缠的,自己也准备与其交好。而另外俩人,也没有一个是好惹的家伙。诲人不倦酝酿了一下,这才小心翼翼的说道:“呵呵,各位速度都挺快的啊。”虞行强笑了一下,自己也是刚到,根本理不清头绪,只是看到这俩女人就跟仇人一样的看着对方。“你也不慢啊。”诲人不倦舔了舔嘴唇,这才问了最重要的一个问题:“花鸷呢?他在哪?!”虞行也不知道啊,一脸无辜的看向俩位女性。满花看到虞行看她,立刻勃然大怒道:“不知道!看本小姐作甚!问她啊!”虞行立刻将疑问的目光看向刺客,刺客也是勃然大怒,匕首攥在手里恨不得当初血刃了别人。怒道:“看我有屁用!爆的东西被那女人抢走了!”虞行眨了眨眼睛,似乎听到了什么,小心翼翼的问道:“那、、那花鸷呢?”“我杀了!”刺客一脸狰狞的说道。虞行和诲人不倦立刻咽了咽唾沫,刚准备说什么。刺客便怒火冲天的说道:“老娘已经为了爆那家伙已经蹲了两天了!大爷的!你居然敢抢老娘的战利品!”虞行和诲人不倦立刻将脖子缩了缩,而满花自然不甘示弱,大怒道:“你跟我谈时间啊!本小姐想杀他,已经等了几个月了呢!”眼看面前俩女人就要掐起来了,虞行当然不能看他们打起来,只好出声道:“那啥,花鸷那么多的罪恶值,至少也不爆个七八件装备?有啥好抢的?”“你知道屁!”刺客直接大骂道。“老娘就奇了怪了,都摔下来了还那么禁揍,捅了两刀差点把自己搭上。结果最后还就爆出一件装备。最可恨的是,一件装备还他奶奶的被别人抢走了!善人你别拦我,今天这事老娘跟她没完!”满花脸立刻就涨红了,指着刺客半天说不出话来。“你、、要不是你给本小姐使绊子,让我半路失明了,不然你能赶本小姐前面找到花鸷?你是自作自受!活该!我就不给你装备怎么了!善人你还别说,今天我还真就要教训教训这个家伙!”虞行听完深深的长吁了一口气,女人的战争果然可怕啊,前期后果简直太复杂了。不过有一点虞行是明白了,满花想要杀花鸷,但是被刺客抢了。而刺客想要装备,却被满花抢了。结果这俩人就死掐上了。而诲人不倦则是听完刺客的话便皱起了眉头,疑惑道:“不应该啊,花鸷至少也应该有上千的罪恶值了吧?这死了,估计全身上下都要爆个精光的。怎么会只有一件?”“花鸷身上的传说级装备中有一件的技能叫做神佑。效果就是让玩家死亡不会掉落装备。这次居然掉落了,估计可能就是因为罪恶值实在太高了吧。”突然,一个适时的声音解答了众人的疑惑。弃剑说着,便慢慢从林子里走了过来。“哦。”诲人不倦点了点头。“原来如此啊。”满花和刺客也是一阵点头,转而反应过来后立刻怒视对面,又准备掐架。然而虞行听完后,却是整张脸都黑了下去,使劲握了握拳头,只听骨头发出噼里啪啦的作响声,掏出武器,虞行一脸狰狞的问道:“我说刚才是哪个家伙拿会有传说级装备掉落还引诱我的?!”“那啥。”弃剑脸上的表情顿时僵在了那里,怔了一下后立刻指向天空大喊道:“看!有、、”“有UFO么?”虞行二话没说一剑就砸了过去,一脸鄙视的说道“太老的招数了吧?”然而刚说完,虞行突然感觉到背后一股巨力传来,还没反应过来,虞行便飞了过去直接撞上了一棵大树。刚想从地上爬起来,还来不及呻吟俩声。虞行便看到悲哀一脸冷色的站在自己面前说道:“给我个交代。花鸷呢?”虞行咽了咽唾沫,求助的看向众人。然而其他人一个个的立刻就将头扭了过去。刺客跟花鸷更是小碎步移动到了角落里,然后才继续怒视掐架。弃剑徐徐的叹了叹气,弹了弹衣服上的灰尘说道:“就说吧,叔是值的相信的人。”“你大爷、、”虞行靠在树上弱弱的说道。“花鸷呢?给我个交代!”悲哀依旧冷着脸继续重复道。虞行仇恨的看了看弃剑,然后又瞟了瞟远处掐架的两个女人,一咬牙恨声道:“那啥,弃剑想着要爆人家的装备,就把人家给捅了。”“考!小子你不能乱说啊!”弃剑一声鬼叫立刻就窜入了林子里不见了。而虞行这才趁机爬了过去,而两个女人也不掐架了,诲人不倦和悲哀都走了过来。每个人都不约而同的想起了同一个问题。爆的装备是什么。偏战等级:传说重甲、裤子防御+1000敏捷+80体力+80偏离:使攻击偏离重心,降低伤害20%。血战:生命值低于50%时,所有属性增益10%。简介:偏离、血战。这是赐予之物,被赐予者将在战斗中所向披靡。诲人不倦咽了咽唾沫,掀开自己的法师袍看了看自己的裤子,想了想自己裤子的属性,顿时诲人不倦有种自己被自己恶心到的感觉。周围几人也是齐齐晃了晃身子,似乎呼吸也不由粗重了几分。没有一个人说话,也没有一个人敢第一个开口。“我说吧,要是没人想要的话,要不给叔吧?”弃剑突然从一旁冒出来说道。虞行想都不想一巴掌拍过去,弃剑一躲,然后说道:“我说吧,要不咱们卖了平分了?”这话顿时让周围点了点头,然而满花和刺客却不乐意了。“狗屎!”满花怒道。“这装备是本小姐的,谁要你私自决定的!”“放屁!”刺客怒道。“这装备是老娘的战利品,你们瞎嚷嚷什么。”这样一说,诲人不倦也有点不淡定了,揶揄了一阵子才开口道:“要说的话,这次也就我付出的代价最多了,怎么说也不能让我空手回去的。”一听诲人不倦这样说,虞行几人也就不好意思开口了,人家的确是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要不花鸷也不会死,更不会爆的有装备。满花本来在乎的就不是这装备,也就一撇嘴狠了狠心说道:“本来本小姐就不是为了装备的,只要不是给这个家伙,我也就随意了。”这个家伙,自然指的是刺客。但哪知刺客立刻就火了,怒道:“贱人!这是老娘的东西!谁让你给别人的!”诲人不倦立刻缩了缩脖子,硬是没敢接满花递过来的装备。然而就是这个时候,一只芊芊玉手突然伸了过来,接住了满花递过来的装备,然后再抽了回去。众人大惊,一扭头,赫然发现一个女人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背后。“你妹啊,一堆人凑一起分赃呢?”云云看着面前的众人鄙视道。“那啥,可不是就分赃呢。”虞行弱弱的说道。云云这才看了看手上的装备,眉毛立刻就挑了起来,说道:“你妹的,还真爆出传说级装备了?你们准备怎么分?”诲人不倦看了看刺客,刺客看了看满花,满花看了看虞行,虞行看了看悲哀,悲哀看了看弃剑。弃剑咳咳两声,说道:“我说吧,要不给叔吧?”还来不及众人怒视弃剑,云云突然将手上的装备一丢,淡淡的说道:“好啊!”所有人顿时都将目光集中在了空中的那件装备上,只见装备在空中划过一个弧度,然后慢慢的掉落在一个人的手上。看到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虞行也是一阵愣神,不相信的看了看手上的装备,三分惊讶七分惊喜的说道:“给我了?!”云云点了点头,说道:“只有你是带重甲的,就便宜你了吧。”云云是满花的会长,满花自然不会心生嘀咕,而刺客也跟云云关系颇为不错,装备也不是自己可以带的,刺客本来就性格大大咧咧,也就不做声。悲哀和弃剑,一个是完全不在乎,一个是随便划水的。俩人也就都不再言语。最后一个诲人不倦,看了看身旁这个大佬,再看了看身旁那个大佬,赫然发现居然没有一个人敢多言语,诲人不倦看了看云云心里一琢磨,这女人不简单啊,这么多人都不敢吭声了。也就识趣的闭上了嘴巴。眼看大家都没异议,虞行自然是大喜,当即也不在乎那么多,脱下裤子就换上了偏战。云云一看虞行直接脱了裤子,不由脸一红,啐了口唾沫骂道:“呸!你妹的,流氓!”弃剑也是哈哈大笑:“小子够性格!得了装备要请客啊!”诲人不倦也是突然醒悟了过来,直接一拉虞行的手认真的说道:“是啊,我可是做了一回活雷锋,可公会的那么多人可不能打白工啊。”公户的那么多人?虞行一愣,突然想起了诲人不倦可是集结了林荫城所有的大公会,这前前后后加起来可有近两万人!再一想请客,虞行当场就感觉一阵头晕,心脏加速跳动,连系统都跳出了警报。幸好这时候悲哀突然说道:“已经天亮了,内院弟子应去进行晨间的训练了。”这算是给虞行做了一个大台阶,虞行头点的跟捣蒜一样,简单一告别,就跟拿着菜刀砍电线,一路火花带闪电的就冲向了安全区,生怕谁突然拦住自己要自己请客。不久后,好友栏中一个叫做人善被马骑的ID,突然黯淡了下去变为灰色。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