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之传奇· 第二百八十二章:· 时间性的隐藏任务

网游之传奇

第二百八十二章: 时间性的隐藏任务

封刀和悲哀两人此时都走到了花鸷旁边,这么多人过来,当然立刻就引起了花鸷的注意力。花鸷扭头瞟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然而只是瞬间,花鸷仿佛不相信自己眼睛一般的再次扭回了头。当确定不是自己眼睛的毛病后,花鸷似笑非笑的说道:“太阳只剩这点人了?”封刀脸色顿时青了,但却丝毫未发作,冷冷说道:“是的。”花鸷看了看封刀依旧耷拉在那里的手臂,说道:“看来挺不容易啊。”“还行!”封刀简直是一字一顿的说道。然而花鸷说完后却没有了继续刺激封刀的兴趣,悠悠的扭回了头继续做他的事情。虞行远处一琢磨,虽然獠牙是说太阳跟花鸷是雇佣关系,但现在看来似乎其中还有猫腻啊,两方人关系应该不是太好,不然也不会一见面就言语相激。封刀看花鸷不理会自己,也不在意,而是看向了四周观察现场的状况。而悲哀则不留痕迹的走过去,开口道:“我是尤元公会的会长,悲哀。”听到这话,花鸷忍不住诧异的看了过来,看了悲哀两眼后皱着眉头喃喃自语道:“你是谁?”“尤元公会的会长。悲哀。”悲哀面无表情的重复道。花鸷挑了挑眉,嗤笑道:“看来玉那家伙也不行了,如今连会长的位子也易主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玉,自然是尤元玉,也就是疯子。听到花鸷说道疯子,悲哀脸上的表情终于变了,抬起眼皮看着花鸷一字一顿的说到:“别人的家事外人理应少言。游戏里,我就是悲哀。”听到悲哀这样的语气,花鸷不由将眼睛眯了起来,冷笑道:“见谅了,我叫做花鸷。悲哀!”‘螺旋气功炮!’悲哀的双手间念气喷涌而出,如同巨大的洪流直接倾泻在面前的一切。虞行也是这时候才发现,原来悲哀这家伙不知何时就将双手背在身后,开始默默的聚气了。花鸷和悲哀是面对面站着的,这一招的巨大冲击力可以说是吃了个完全。然而另所有人想不到的是,花鸷虽然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招弄的狼狈至极,但花鸷却仍然站在那里!悲哀的脸上闪过一抹惊讶之色,但却很快就将收敛。淡淡的说道:“抱歉,我并不喜欢别人叫我悲哀。请叫我悲。”花鸷因螺旋气功炮的冲击力后退了好几步才堪堪止住身形,站在那里,花鸷的头发都竖了起来,显然已经发怒到了极点。然而只是片刻,花鸷深吸了一口气,便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说道:“是么,那是我失言了,悲。”花鸷的反应显然是所有人都预想不到的,但悲哀却毫无反应,说道:“这次来林荫城是尤元家的命令,但族内却没有说具体在这里做什么。所以说,我现在做的一切事情,都与尤元家毫无关联。”“哦。是这样啊。”花鸷说道,表情中带着一种别样的意味。悲哀看了花鸷数秒,直径越过花鸷身旁,说道:“我去跟卫兵作战,你没意见吧。还有,我是内院ON:1,尤元旭日。”说完,悲哀丝毫不等花鸷回答,带着内院的弟子浩浩荡荡的冲进了城内。而花鸷身旁的老者看到悲哀走了,这才微微低身耳语道:“少爷,此人是尤元家直系弟子,本来尤元家的家主之位应该是会落在尤元玉身上,但之后,尤元旭日做上尤元公会会长之后,逐渐被尤元家看重。若是不出意外,家主之位必定在此人与尤元玉之中。”花鸷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喃喃道:“尤元旭日么。”看到花鸷心不在焉的摸样,老者继续耳语道:“少爷,尤元家的战力不可小觑。他们在城内的话,林荫城的卫兵是无法出来的。”老者的言外之意自然就是卫兵无法出城,那么花鸷在城外布置的场面自然无了用武之地,更是赚不到多少阵营贡献值。花鸷皱着眉头看了看,的确自从悲哀那群人进去之后,有时间出来的卫兵是少之又少。都优先去攻击在城内的悲哀众人了,然而悲哀那群家伙会是好对付的?来林荫城之前,全员早就换上了一身极品装备。要知道他们的盟友可是红雀啊,红雀什么最多?当时是钱了!本来装备不怎么拔尖的尤元众人就够恐怖了,如今一身装备拔尖的二百号人简直是恐怖了。全员堵在城内,硬生生是挡住了来的所有卫兵!这下子,花鸷赚取阵营贡献值的办法就只有等待玩家从他那里加入精灵族了,自然,阵营贡献值比起刚才是少得可怜。花鸷的眉头虽然是皱的,但却没说什么。摇了摇头,冷冷的说道:“不急。先处理更难缠的家伙吧。”说着,花鸷便将目光看向了不远处的四个人。一个精灵族老头,满脸都是花白的胡须。盘腿坐在那里,肉眼可见的身体上散发着莹莹的绿光,而那绿光一旦触碰到树木便会越发强烈,而绿光碰触到冰墙,冰墙便立刻消融。虞行在精灵族老头身旁转了半天,碰了碰、摸了摸、又喊了几句,终于是确定这货是不会理会自己,这才放弃了。扭头对着弃剑说道:“不出意外,这里城墙上的大洞一定是这老头做的!”弃剑也是饶有兴致的瞅着精灵族老头,走过去拍了拍、扯了扯、吼了吼,发现精灵族老头同样不理自己,这才悻悻的说道:“这破老头,居然不理叔。要不要砍他一刀,让他清醒清醒?”越走越偏急忙说道:“别啊,尊敬老人不知道么。”说着,越走越偏鉴定了下精灵族老头后,说道:“再说了,这不才二十级,一不小心砍死了咋办?”小箭却是十分了解越走越偏猥琐的想法,嘿嘿冷笑道:“你其实是想砍死了要是不出东西咋办吧?”众人心中立刻是一阵无语,但实际上虞行几人还真是对这个精灵族老头没有办法。琢磨了一下,虞行刚想说话,背后花鸷幽幽的声音便传到了两人的耳中。“又准备再砍几百次么?”虞行只感觉后背一凉,整个脊梁骨都直冒寒气。唰的就扭头,看着花鸷咽了咽唾沫说道:“那啥,你、、别冲动啊。”花鸷淡淡的说道:“放心,我现在不会杀了你的。”说罢,花鸷便将目光投向了虞行身旁的弃剑身上。而弃剑看到花鸷盯着自己,摸着后脑勺哈哈笑道:“哎呀,好巧啊。叔随便去个地方都能遇到熟人。”花鸷脸上没有多少表情,只是简单的附和道:“是啊,巧的真让人烦恼呢。”“这个NPC很重要吧。”弃剑突然说道。花鸷一愣,但脸上一闪而过的惊异却是没有逃过虞行的眼睛。看着弃剑,花鸷不由笑了起来,然后一字一顿的说道:“我们是盟军,你要分一杯羹,可以!但是要阻扰我的话,我不会有任何迟疑的。”弃剑却似乎一点都没有听出花鸷话中的严肃,依旧哈哈大笑道:“哈哈,叔真猜对了!我就说这NPC不简单吧。”说着,弃剑突然拿出匕首,玩耍似的虚晃了几下,然而就是这几下,却是让花鸷脸色巨变!花鸷扬了扬头,顿时虞行便发现周围至少有几十人朝这里走来,齐齐的围住了虞行几人。虞行连忙打圆场道:“得得得,我们就闲着没事找乐子的。都淡定点,淡定点。”说着,虞行赶紧扯着弃剑飞一般的跑离了那个地方。歇了一下后,虞行怒气冲冲的对弃剑说道:“有毛病啊你!人家几百号人呢,你找死啊。”弃剑却依旧是兴趣盎然的瞅着那个精灵族老者,略带可惜的扬了扬手里的匕首说道:“真可惜啊,要是叔刚才一刀扎下去多好。”“你找死我可不管,去吧去吧。”虞行冷冷的说道。弃剑看到虞行这么冷淡,这才态度一转,鬼鬼祟祟的轻声说道:“精灵族的NPC我们大多都接触过,有任务的更是少之又少。那个精灵族老头其实叔见过,但是那时候却根本没有任务。现在却突然出现在这里,说明花鸷一定是接到了任务。你想啊,叔威望值也不低,叔去没有任务,他去为嘛就有了?一定是因为出现了这座冰雪城墙,所以这老头才有了时间性的隐藏任务。而现在精灵族和林荫城都停战了,我们现在都是阵营贡献值静止状态,而这家伙却是贡献值蹭蹭往上涨。万一这隐藏任务很重要,那你们的算盘不是就落空了?”弃剑说的头头是道,虞行一听,的确是如此啊。然而虞行却突然有了疑问,纳闷道:“我们有什么算盘?”弃剑一愣,拍着虞行的肩窃窃私语道:“你们不是跟花鸷有仇么?让他不爽不就得了。你想他因为这NPC,连你都不在意了。那你去砍了那精灵族老头,花鸷一定连肠子都悔青了。”虞行一想也是,再一看那NPC,虞行更是有了动手的冲动。但弃剑还有一句话没说,那就是虞行去了之后一定是出不来的。而且连越走越偏和小箭都可能被牵连到里面。想了一会儿,虞行突然想到一个办法,拉开好友栏,虞行朝一个人说道:“刺客啊,帮哥一个忙呗。”很快,刺客便冷嗖嗖的说道:“说!”虞行立即说道:“帮我砍了那个角落的精灵族老头!”刺客沉默了一会儿,怒气冲冲的说道:“老娘才不去咧!那附近至少有十个刺客潜伏在那里!你怎么不直接让我去死啊!”“帮帮忙呗。输出不是说你是林荫城最厉害的刺客么?还说你有什么超级潜行,不会连这个都做不到吧?”虞行说道。“草!那个吃里扒外的混蛋!老娘要是活着出去一定砍了他!”刺客大怒道。虞行咽了咽唾沫,但刺客话里的意思显然是决定要帮虞行一把。虞行立刻找个高处目不转睛的盯着那精灵族老者。而花鸷自然看的到虞行,不留痕迹的在老者身旁布置了几十名玩家守在身旁。然而不等虞行为刺客担心,突然发现精灵族老者的头顶出现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随着血液的飞溅,那把明晃晃的刀子便再次出现在老者的胸前。周围的人注意到了这一幕立刻大乱,然而半空中除了一把明晃晃的刀子,根本没有任何人的身影!一个潜行在精灵族老者身旁的刺客忍不住了,伸手去抓那个匕首,然而手却从匕首中穿透了过去。周围人一看,也都忍不住了。一个个涌了过来。但那匕首却仍然不急不慢的一次次出现!随着最后一刀落定,精灵族老头终于化作一具尸体!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