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之传奇· 第二百六十八章:· 内院会议

网游之传奇

第二百六十八章: 内院会议

习武之所以在如今越来越难,一方面是因为科技的原因,人们不在像以往那样崇尚武力。而另一方面则就是因为习武方面的苛刻!习武这件事你学了不能不用吧?不管怎么样必须都要有实战吧?有实战就会受伤吧?而受伤又有大小之分,大小也有会不会有后遗症的风险这一说。总不能十个学武的,只有五个是有出息的,而五个人里只有两个是没死没残的,两个人之中又只有一个是练武没伤到身体根骨,强身健体的活到一百岁的。所以说啊,习武这东西无意是高风险、高投资的玩意。像是什么按摩师、各类保护身体的器材,还有高营养的食材,哪个是能缺少的?尤元家无意是一个很合格的习武世家,各类东西是一应俱全。所以说虞行身上的这点小伤,简直是不在话下。唯一让人在意的是,虞行那悲惨的摸样。你大爷的,明明别人不都玩的那么顺啊。虞行泪流满面的想着。平时玩那些悠闲的游戏,总是会有一种很容易的错觉。而虞行现在正是有了这种错觉。开心是跟着虞行的,看到开心,虞行心里猛地咯噔一下,自己受伤了,为什么来的会是开心?也就是说小五已经发现了自己的身份!虞行睁大眼睛看向小五,而小五却还是之前那副哈哈大笑的摸样,似乎一点都没有在意到虞行的小心思。琢磨了一下,虞行苦巴巴的说道:“开心、、我错了!”小五舔了舔嘴唇,俩眼瞅向开心,但开心却是一副没听到的摸样。小五干巴巴的笑道:“其实也没啥,话说你就是前阵日子来尤元家的那个年轻人吧?”虞行愣了一下,慢慢的点了点头。而小五哈哈一笑说道:“原来真是你啊,当时小呆出了内院,搞了好大的动静。结果回来时背了一个人,后面还跟着一个人。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你们出现了。”虞行想了一下,当时自己是直接晕着进来的,看来开心就是背的自己。瞅了瞅开心,居然丝毫不生气,似乎对别人叫他小呆的事情一点都不在意。一想到这,虞行再一想悲哀,顿时就感觉到了两人间的差距。开心看了看虞行,确定虞行的确没有留下什么内伤后,便点点头说道:“下次出来转的话找个人陪着你吧。既然你没事了,那跟我来。”说着,开心便起身朝外走去。虞行赶紧起来,朝小五慌忙的一道谢然后追上开心。开心也不说话,只是默默的走着。虞行实在忍不住,就偷偷开口道:“下次我不乱跑了。”开心没有回头,虞行也看不到他的表情。只是听到他淡淡的说道:“除了离开这里,这里任何地方都可以去。”虞行怔了下,仔细一想的确尤元家没有限制过自己的自由,而尤老头更是没有说过什么不许乱跑的话。虞行稍稍安心,便轻轻出声道:“那我们是去哪里啊?”“族长见你。”开心说道。虞行睁大了眼睛,赶紧搜索脑海,尤元的形象顿时出现。舔了舔嘴唇,虞行不由的纳闷他这样的人找自己是干什么。而开心又是出奇的惜字如金,虞行只好默默的跟在身后。不多时,虞行便到了一个屋子前。开心微微点了点头示意虞行进去,虞行看了看那门,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有些畏惧,握着门柄的手迟迟不动。“放心吧,我不会走的。”开心倚着门站在一旁闭上眼睛。虞行愣住了,惊愕的看向开心。半响,转而嘴角一划,轻轻一笑。随之走进了屋子。屋内是一个很大的会议室,与现代的那种大圆桌会议室不同,尤元家的会议室是古式的那种。两排椅子依次相列,按照身份落座。而族长自然是坐在最上端的一个座位上。虞行晃了晃神,莫名间突然感觉这像是进精灵族宫殿时一样。而与那时一样,在坐的所有人都看向了自己。屋内的光线不强,虞行环视了一圈,脸熟的仅仅有三个人。疯子、悲哀、和尤元。咽了咽唾沫,虞行紧张的问道:“您找我有事么?”尤元看到虞行来了,也是突然精神一震,然而下一秒尤元的眉头就紧紧的绷在了一起。注意到这一点后,虞行的心顿时沉了下来。“你就是那个人善被马骑么?先过来坐下吧!”一个满脸皱纹,脸上挂着慈祥笑容的老者朝虞行招了招手。虞行也没多犹豫,直径走过去后找了一个椅子便坐下了。而坐在首座上的尤元则是低沉着声音说道:“游戏里你是否已经和一个叫做花鸷的人交过手了?而且还将他打败了?”虞行眉头顿时皱了起来,如实说道:“是的。”尤元突然双眼爆睁,眼神锐利无比的盯着虞行一字一顿的说道:“你是否知道他的背景!”虞行被尤元的目光看的一阵心寒,仿佛连呼吸都变的难受起来。看着尤元,虞行突然无法将游戏中的那个直爽大叔和现在的这人联系起来。而他们找自己的理由,虞行更是已经明白的七七八八了。无非就是自己惹了不该惹的人,然后那些人迁怒到了尤元家身上。想到这里,虞行顿时感觉一股怒气从心中涌起。似乎是忘了现在的情景,虞行直视着尤元的目光同样斩钉截铁的说道:“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尤元呆住了,在坐的人都呆住了。尤元是尚武之家,这样的一族中族长若是没有威严恐怕根本无从管理。而如今却有人如此简单直接的顶撞尤元!疯子看着虞行,急的抓耳挠腮,想要提示虞行让他聪明一点。而悲哀则是一点也不慌张,反而抬起了低垂的眼皮,略有兴趣的看向虞行。“他们的实力,可以让你无论是游戏还是现实中,都无法安身!你明白么?”尤元的表情冷酷至极,冷笑着说道。虞行沉默了,花鸷的背景到底是多大自己并不是太清楚,但那冰山一角就已经让所有人吃惊了。而如今,更是让尤元家这样一个偌大的家族感受到了威胁。虞行看了看自己的掌心,软弱、无力。即使是握成拳头,也无法具有一个握拳者应有的魄力。虞行咬着嘴唇,莫名的突然想要哭泣。虞行不想服输,但却说不出话。明明嗓子里已经酝酿了千百个漂亮的话语,然而却没有一句有可以击破面前压力的力量。砰!身后大门突然不知被谁一脚踢开,虞行扭过头,只见门口阳光照射的地方,一个人影直直的立在那里。“你有什么事么?小呆?”尤元看着那人开口道。开心面无表情,突然一伸手从门外直接拉过来一人扔了进来,说道:“宏凡想要看看善人,所以我帮帮他。”小箭是泪都快出来了,自己只是发现开心背靠着门好像偷听的摸样,于是好奇的走了过去。哪知道开心看到自己后,直接一脚踢开门,然后把自己扔了进来。尤元似乎知道开心的意图一样,说道:“先出去吧,现在是很重要的会议。”“好的。”开心答道,把小箭拉了起来,然后便走了出去。直到最后都没有看虞行一眼。虞行呆呆的看着倒在地上的门,上面的脚印还清晰可见。门外的阳光比起这阴暗的房间也是灿烂无比,虞行吸了吸鼻子,将泪意消除的一干二净。狠狠一咬牙,昂起头便走向门外!“你或许会死!”尤元的声音在背后响起。虞行脚步嘎然而止,然而只是片刻,虞行便重新抬起脚朝门外走去。“那就从新打怪升级吧。”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