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之传奇· 第二百六十三章:· 游戏中的痛感

网游之传奇

第二百六十三章: 游戏中的痛感

话说另一面,越走越偏离开那边,直接就朝着艾拉斯所在的方向走去。然而刚走没多久,越走越偏突然就听到身后哐的一声,扭头一看,虞行居然弓着身子趴在地上了。越走越偏赶紧就跑了过去,一看虞行呲牙咧嘴的摸样顿时愣住了,纳闷的问道:“咋回事?”虞行皱着眉,满脸的痛苦摸样,支吾道:“疼、、”越走越偏一阵无语,一想这家伙刚才打的那么激烈都没一点样子,现在怎么说疼了。于是毫不客气的踢了虞行一脚说道:“快起来,别装了。这没人。”“你丫的。”虞行又呻吟起来。可怜巴巴的说道:“大哥,我真疼。”越走越偏狐疑的看了看虞行的摸样,胸口那一道无比惨烈的巨大伤口简直是触目惊心,想了想,越走越偏迟疑的说道:“要不?我背着你找个医生去?”“这不就等你这句话呢!”虞行一个激灵从地上跳了起来然后就想往越走越偏身上趴过去。越走越偏脸一黑,一脚就踹了过去。看到虞行还有精神胡闹,看来是没啥大碍。越走越偏也就彻底铁了心的不管虞行了。可怜虞行满身的伤痕累累,还要跟上越走越偏那么快的速度。而虞行所说的疼,其实并不是在忽悠越走越偏。花鸷和他的力量属性都高的惊人,两人的肉搏,即使是游戏中痛觉减弱,也是一个十分骇人的痛楚。而受到巨灵之刃那一劈时,虞行更是感到全身的骨肉都被狠狠碾碎了一般,所以那时候虞行才站在那里跟花鸷扯东扯西的消耗时间来适应身体的痛楚,同时也等待神威之力的缓冲时间,这才一举反败为胜。而从打败花鸷后到现在,虞行一直都是用翅膀在飞行,拖着身体行走,就是生怕扯动身体的伤口。若不是虞行的意志足够强硬,恐怕在打败花鸷后,虞行便是一个松懈从空中掉落下来。“坚持!坚持!爷是真男人!”虞行一路就是这样自我催眠着走到艾拉斯的所在的。越走越偏听到身后虞行的声音,不由纳闷道:“你嘀咕什么呢?”而虞行则庞然无知一般,翅膀煽动,傻乎乎的往前走。走过一片树枝形成的帘子,后面便是一个一颗参天巨树。没错,正是生命之树。若不是越走越偏和虞行在精灵族的威望值足够高,恐怕还无法走到这里。一进入生命之树的范围后,虞行突然感觉全身一片清凉,浑身的骨头都仿佛在咯咯作响,一种舒适感让虞行忍不住发出一声呻吟。突然,面前一个人影闪动,艾拉斯便出现在虞行面前,看到虞行身上那恐怖的伤痕,立刻关切的问道:“你这是怎么了?善人!”虞行此时的感受就是痛并快乐着,身上的痛觉和舒适感交叉着,让虞行的脑袋都不由混乱了起来。而面前更是出现了一个倾城倾国的美女。于是,在刚才激烈的对拼中都强忍着没有发出一声惨叫声的虞行,此刻大脑一阵空荡,两眼一翻,虞行便直直的朝面前那美女身上倒了下去。“哎呦妈呀,好软。”虞行说着便昏了过去。而这时候,刚走进来的越走越偏看到这一幕,也是一阵气血翻涌。不由惊叹道:“哎呦妈呀,这也可以?”而这时候,现实中一个房间内,几个人正观看着虞行和花鸷对战的视频。画面中,虞行和花鸷身染血,剑带寒芒疯狂战斗。而看着画面中战斗的两人,观看者都为之变色。“这个视频,不能让圈子外的任何一人看到,明白么?”突然,一个人开口了。立刻,阴影中一个人桀桀的笑了出来。“金老头,不过就是武力强大了些,武夫再多又有何用?难不成你还害怕了?”然而话刚说完,一个目光立刻让阴影中的这人不由全身一冷,立刻补充道:“当然我指的不是尤元了。只是说这两个小家伙而已。”尤元的脸上没有太多表情,只是听了那人的话后鄙夷的哼了一声。而被称为金老头的那人则开口道:“虽然对我们来说,武力并不是什么太有用的东西,但是对传奇中普通的玩家来说,这无疑是个相当诱人的东西。毕竟,有实力的人是很能吸引别人的。我说对吧。”“是啊。真可惜花鸷那家伙居然输了。不然的话恐怕他的影响力就可以响遍传奇了。”阴影中那人冷笑着说道。金老头的脸上挂着十分诡异的笑容,看着阴影中那人说道:“虽然我们是结盟状态,可你肚里怀的什么东西谁又不知道呢?若是我孙儿一个不留神,恐怕就已经被你从会长的位置上拽了下来吧?”阴影中那人立刻桀桀的笑了起来。“您老不是说了么?有实力的东西,当然是最诱人了。”“好了好了,两位怎么说也是盟友,何必撕破脸皮呢。”一老者的声音插进来打圆场道。听到这老者的话,金老头似乎并不领情,冷哼道:“红雀老儿,你说的轻巧。自己置身事外又想的什么?若我没猜错,这年轻人就是你们培养的吧?”红雀脸上依旧保持着微笑,呵呵到:“哪有,这样的年轻人我可培养不出来。”然而红雀话刚说完,在座几人中最年轻的一个男子突然开口道:“他人不是在尤元家么?”尤元慢慢的呼了一口气,只是简单点了点头。而红雀则笑着说道:“小尤啊,你的太阳不是跟他交手过么?感觉这年轻人如何啊?”小尤正是弃剑,听了红雀的话,哈哈一笑道:“是啊是啊,相当厉害的家伙呢。”而这时候,阴影中的那人终于是不耐烦的开口了。“金老头,找上了这么多人来这里,不可能就是来扯家常的吧?”金老头脸僵了一下,然后迅速微笑起来。然后说道:“言归正传的话,那就是希望尤元和红雀两位和我们结盟。”终于,一直不开口的尤元说话了,双眼如剑般的锐利,直接看向金老头冷笑道:“这件事从传奇运行开始就从未被提起过,若不是林荫城的城战,你又怎么会说起这件事?结盟?何不说让画面中的那个年轻人不要阻拦你们,然后顺从你们,以便在将后传奇中可以让你们拥有更大的势力?”场面顿时僵了下来,气氛仿佛凝固了下来。而这时候,一个从未开过口的女子说话了。“尤元你还是老样子啊,总是把话说的这么直。怪不得尤元和其他人的关系都会越来越差。”尤元冷哼一声,直言道:“那年轻人虽然是身在尤元家,但我直接的说,他也只是尤元的一名学生而已,没任何特殊。我也没对他有任何指挥的权利,你们若想接近的话,何不把花鸷他们都送来我们尤元啊?”“得了吧!”金老头打断尤元的话。“你还真会打算盘。送到你那里?还不是要了他们的命?”那女人也是咯咯笑了起来,掩着脸说道:“金老头,在座六个人你已经获得了三个人的势力。而且也是以你家人为首的。你应该满足了吧?”金老头脸紧绷着,不说话。而弃剑则伸了伸懒腰,站起身说道:“没我事的话我先走了啊,看他们打的那么热闹,我也要快点加油了。”说着,弃剑就不顾其他人样子的走了出去。看到弃剑走了,其余人也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说的话题再也无法扯到正话上了,不多时,屋内便空无一人。游戏中,虞行终于是从昏迷中醒了过来。游戏中的昏迷其实是一种对玩家的保护措施。游戏的一切都是又玩家的神经来操作的,同样,痛感也是直接在神经上承受。然而一旦痛感太过强大,或是其他方面发生意外,就会对神经造成极大的伤害,甚至是发生不可逆转的巨大后果。所以一旦系统自我感应到玩家的失常后,就会主动切断与玩家神经的联系。而那时候,玩家的状态无非是两种,一种是下线了,一种就是睡眠中。而虞行就是睡了一会儿,做了一个舒服的梦,当虞行睡眼朦胧的醒过来时,赫然发现自己全身被捆在了一个树上,而更让虞行难堪的是自己口水已经是流了一大滩。不远处越走越偏的眼神是一个怪异,心里默默的想到:这家伙果然是高手啊,平时默不作声的,其实比谁都精明,NPC便宜都敢占啊!趁着狗屁昏迷的理由,居然直接趴人家身上,然后看摸样还动手动脚了,不然这会儿睡相能有这么销魂么?看那口水,都快成河了啊!“醒了?”一女声冷冷的说道。虞行低头一看,发现艾拉斯坐在远远的一处,闭着眼睛养身。虞行看了看自己的状态,伤已经是好了,但身体却被死死的捆在那里。不由边挣扎边说:“怎么回事啊?把我放了啊!”艾拉斯直接无视了虞行的要求,而越走越偏则默默蹭了过去说道:“你知道你刚才做了什么吗?”虞行摇摇头,实话实说道:“不知道。就是感觉挺好。”越走越偏猥琐的笑了起来,虞行顿时一阵发毛,而越走越偏继续说道:“要不要我告诉云云几个?”虞行赶紧想了想之前的事,瞟了瞟艾拉斯的摸样,只见艾拉斯满脸的冷色,一脸生人莫近的模样。再一联想之前的手感,顿时是猜了个七七八八。一想到这里,赶紧说道:“别啊,大哥!”越走越偏又嘿嘿的笑了起来。“好啊,我不告诉他们。”“兄弟,我果然没看错你,谢谢啊!”虞行一脸的感激。“等等!别谢啊!”越走越偏突然一摆手,严肃的说道。“啊?”虞行愣住了。“谢了我还怎么收钱啊!国际惯例!先来个一百万!”越走越偏继续一脸猥琐的笑容。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