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之传奇· 第二百五十四章:· 阴损的精灵女王

网游之传奇

第二百五十四章: 阴损的精灵女王

同一时刻,害人不浅和诲人不倦也收到了精灵族信使的话,虽然花鸷的人手虎视眈眈的守在入口处,但在精灵族信使的陪同下,还是安全的走进了精灵族。之后便随着精灵族的信使走进了精灵女王的宫殿。宫殿内有很多人,多数都是精灵族的NPC,精灵女王坐在最高处,而其余人依次坐在两旁。而精灵女王身旁似乎有两人,诲人不倦仔细一看,居然是人善被马骑和越走越偏!是上座。诲人不倦一看这场景,心立刻就松了下来。看来精灵族是把自己当做重要的盟军对待啊,居然是坐在了比精灵族人更高的位子上。诲人不倦忍不住暗暗笑了笑,毕竟精灵族是相当富有的,只要自己做事麻利点,想毕这场战争中自己一定可以发上一大笔战争财。“您好,这是您的座位。”诲人不倦还在一片遐想时,突然耳旁一个声音让诲人不倦回过神来。低头一看,诲人不倦立刻就火道:“我考!凭什么我坐这里?”原来精灵族给诲人不倦安排的座位赫然在尾座,排在最尾处,这种位置甚至连精灵女王的脸都看不到。相同的,整场会议上,这种座位也是毫无发言权的。看了看虞行和越走越偏,诲人不倦脸涨的通红,咬着牙问向旁边的精灵族NPC。“抱歉,您的位置的确是这里。”精灵族NPC不卑不亢的说道。诲人不倦咬了咬牙,指着坐在精灵女王旁边的虞行和越走越偏说道:“那他们呢?同样是玩家,为什么他们在首座,我就在这里!”“抱歉,善人和越走越偏都是受到我精灵族尊敬的恩人,当然有资格坐在那里。”精灵族NPC继续说道。诲人不倦听完后愣住了,而一旁的害人不浅想继续争论,却被诲人不倦拦了下来。“坐下吧。”诲人不倦淡淡的说道。“什么?我们、、”害人不浅还想说些什么,但是看到诲人不倦的眼神,顿时沉默的坐了下去。“怎么搞的?你们落日城的家伙居然在林荫城的附属种族上有这么高的阵营积分?”诲人不倦刚坐下,就一副兴师问罪的摸样向虞行发消息问道。虞行也不明白为什么两方之间差距这么大,讪讪的说道:“我也不知道啊,一进来就被安排坐在这里。”诲人不倦动了动身子,似乎想说什么,但却最终沉默了下去。而这时候精灵女王开口道:“既然大家都来齐了,那么就商量一下、、、”然而话还没说完,突然一男子徐步从宫殿的大门处慢慢走进来,周围两旁的精灵族卫兵想要拦下那男子,却只见男子眼中寒光凸显,身后瞬间飞射出几十支箭矢,分毫不差的射在两名卫兵的身上。十几支箭矢基本是擦着男子的衣领而过的,但男子脸上却仍然是没有一丝受惊的摸样。反而淡然的从两名卫兵中走进宫殿,然后望着宫殿内的众多NPC开口道:“我还没有来,怎么能说是来齐了呢?”此话一出,宫殿内虞行和毁人不倦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基本就是公然挑衅精灵族的众人,要知道此时在场的NPC们,至少是有十位传奇BOOS的!“他一定会被打死拖出去喂狗的。”越走越偏小声的说道。虞行没说话,只是默默的看着花鸷。这时候精灵族的NPC们也反映了过来,其中一个年少、背着弓箭的精灵族男子直接就一步垮了出来,瞪着花鸷吼道:“在精灵女王面前你居然敢公然攻击我精灵族族人!就算你是远方来的客人,今天你也必须有一个交代!”花鸷看了那精灵族男子,轻蔑的一笑,冷冷说道:“一个护卫而已,你也配来说叫我?!”精灵族男子立刻满脸涨得通红,握着弓箭的手都攥出了青筋。然而就在精灵族男子马上要忍不住攻击的时候,一个胡子眉毛都花白的精灵族老者站了起来,轻轻的招手到:“虽然你是客人,但你今天做的事情的确过于无理。若是你无一丝道理,就算是天使族来人,我精灵族也不会有分毫退让。”天使族几个字如同平地惊雷,瞬间整个宫殿内的气氛都凝固到了极点。而说话的精灵族老者更是全身弥漫起了光芒,似乎马上就要释放法术拿下花鸷。“看吧,这家伙一定会倒大霉的!”越走越偏在一旁颇为激动的说道。虞行依旧不说一句话,只是脑子里默默的想着。琢磨着精灵族和天使族的关系,然后思索花鸷的目的和依仗。在虞行看来花鸷并不是个蠢材,能让疯子和悲哀这种人有一丝顾虑,而且那庞大到仅仅是冰山一角就让人心惊的势力,都代表了花鸷绝对不简单。“我远途而来,带来了千名精英,不求任何,只希望可以帮助精灵族。然而我做了那么多,请问诸位,请问精灵族,你们何时将我当做同盟来看?这只是我个人的意志,天使族并无半点参与,请诸位能清楚地看到在下的心。”花鸷一扫之前寒冷的形象,一番话说得大义凛然,整个宫殿里都寂静无声。虞行也是暗暗心惊,这番话可谓说得漂亮之极,虽然是赤裸裸的兴师问罪,但却让对方无话可说。就算是精灵族现在脸上也是一阵抹不开,比较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人家话都说到了这个地步。终于,一直不语的精灵女王开口了。看着花鸷,精灵女王的脸上带满了笑容。“真是抱歉啊,这样说精灵族真是怠慢了你们。上座吧。”虽然精灵女王说了,但精灵族族人还是一阵不爽。侍卫也只不过安排了一个身份最低的座位,刚好是害人不浅的身下。花鸷倒是丝毫不挑,微笑着就要坐下。“但是人族来援的朋友,我都交给了善人来处理。也就是人族的军队我希望由善人来指挥,同样,要选择什么样的军队,我也希望由善人来选择。不知道,善人是否喜欢你的军队呢。”花鸷刚要坐下的身体顿时僵在了半空中,而虞行则是一脸震惊的看向了微笑着的精灵女王。花鸷深呼吸了一口气,重新站了起来,两只眼死死地盯着精灵女王,而精灵女王的表情则是自始至终从未变化,莫名的微笑,而微笑中的深意却猛地让虞行感觉全身一亮。好损的女人啊,居然让我选。虞行心里暗骂道,但脸上还要强做出笑眯眯的摸样谦虚两句,别提多辛苦了。缓过神,虞行立刻就看到了花鸷那两只直接无比瞪着自己的双眼,顿时是一阵口干舌燥。“听着善人,千万不要跟花鸷作对!他是你惹不起的人!”莫名其妙的,虞行突然想起了刚才满花一脸认真对自己所说的话。再看向花鸷,虞行不由的一阵失神,喃喃自语道:“惹不起么、、”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