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之传奇· 第二百二十七章:· 帮手

网游之传奇

第二百二十七章: 帮手

落日城的一个酒馆内,一个玩家身穿店小二打扮,正在店里打工赚取金币。掀开一个单间的帘子,这玩家刚想清理一下包间内留下的垃圾,突然发现一个穿着金色铠甲,一脸煞白的战士正坐在里面。“啊,我还以为人都走完了呢。”玩家纳闷的说道,突然注意到战士嘴唇居然是青紫色的,脸上也是虚汗不断,双手都在忍不住的哆嗦。忍不住一脸担心的问道:“兄弟你咋回事?不会吸毒了吧?”“没、、没事。你出去吧。”虞行擦了擦冷汗说道。身体仿佛还在刚才那巨大的痛感中煎熬,一想到那痛感,虞行还是忍不住一阵胆寒。叹了叹气,虞行这才发现自己居然没办法去林荫城了,城里城外都是要杀自己的人,进城了林荫城城主一定不会放过自己,而太阳那群人也不知道哪根筋抽了,突然就要杀自己。而大个几个更是全部进牢,一个可以联系的人都没有。而没有进牢的就只有害人不浅和诲人不倦那些人了,可这些人虞行感觉他们不害自己,自己都要感谢老天了。没办法之下,虞行只好一遍遍的翻阅好友栏。看到一个人的名字后,虞行顿时怔住了。当即不由脸色一喜,发消息过去说道:“嗨,美女。没事情做吧?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去哪里?”美女满是戒心的问道。“是一个处处危机,满世界都要砍死我的地方。快来吧,哥们需要你的力量!”虽然不想这样说,虞行还是实话实说了。“真的?”美女似乎抱着一丝怀疑的态度。“必须啊!全都真刀真枪的,我好几次都差点死了。”虞行果断说道。“行了!在哪呢?!我马上到!”美女突然来了兴趣,激动的说道。“落日城广风酒馆!第一个包间!”虞行说道,广风两字加在一起就是疯字,这个酒馆正是疯子开的。而之后虞行也就在这里定了一个传送卷的坐标。虞行刚倒上一杯酒,还没喝到嘴里,包间帘子突然就被一人掀开。一个紫色的身影顿时出现在虞行的面前,还没等虞行发问,那个紫色的身影就迫不及待的问道:“真的有个地方满世界都要追杀你?”虞行不由郁闷的说道:“你就这么执着弄死我啊。”满花摸了摸自己的长剑,异常肯定的说道:“对啊,这就是我玩传奇以来,坚持时间最长的一个追求了!”“那你追求可真高尚啊、、”虞行无辜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说道。几小时后,满花和虞行正猥琐的蹲在林荫城城外的一个树荫里。看着林荫城所在的那片无比浩大的森林,满花说道:“这里我来过啊,民风很剽悍。大街上动刀子都特别多。”至于为何民风彪悍,就是因为曾经因虞行几个间接引起的全城大战。黑色联盟虽然消失了,可那几千号公会成员可还在,两伙人之前交火不断,后来又延伸到普通玩家间。渐渐地,林荫城的民风就这样的彪悍了下来。虞行作为此时的罪魁祸首,当然还是知道事实。咳咳两声后讪讪的说道:“是啊,是啊。要不然我也不会混到被全城追杀这么惨。”来的路上虞行就将事情的原委大致告诉了满花,满花斜着眼看着虞行说道:“没你惨的现在都在牢里。”“哈哈、、、”虞行摸着脑袋打着哈哈不说话了。满花继续嘟囔道:“貌似跟你一起的都挂完了。我也感觉此行不善啊。别我害不死你,还把自己搭进去了。”“啥玩意?”虞行突然愣住了。满花立刻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掩着嘴一脸的笑颜如花。“哎呀,人家口误嘛。人家这就进城探查去。”看到虞行还想说话,满花唰的抽出长剑,继续微笑道:“人家最喜欢沉默是金的男子汉了。”虞行满头大汗的咽了咽唾沫,然后目送着满花走进森林。看着满花的背影,虞行似乎觉的自己叫了一个最不靠谱的家伙。林荫城的大街上还是一片平静,根本没有一丝大战将来的样子。满花在迷路N次,然后被买地图的忽悠了N次,最后又杀了卖地图的N次后,终于是找到了林荫城的大牢所在。满花看着所谓的大牢,脸皮顿时不由抽动了几下。然后拉住给自己指路的那个玩家一脸狰狞的笑道:“你确定这是大牢?”指路的玩家简直快被满花吓哭了,哆嗦着说道:“姐啊,这真的就是林荫城大牢!”也难快满花如此了,只见面前是一个充满欧式田园风情的田地,而田地前是一颗直径三米的大树,大树前前站着几个NPC守卫。若不是头上的地牢NPC显示了他的身份,恐怕谁都不会相信这是林荫城的大牢的。交完钱,就可以进入大牢了。而进入大牢后,满花终于明白为什么门口那个NPC叫做地牢NPC,而不是大牢NPC。推开大树上的门,只见里面黑咕隆咚的什么都看不清楚。满花咽了咽唾沫,强忍住心里的恐惧一步一步的走下楼梯。咔咔、咔咔!在安静的地牢里,这声音明显无比。而在这样的环境里,所能联想到的东西自然更是恐怖无比。满花直接唰的就跳了起来大叫道:“有老鼠啊!!”“小姐,这是我画画呢。”一个声音传入了满花的耳中,满花这才注意到原来已经走到了地牢的底部。而一个玩家正坐在墙角用匕首在墙上画着什么东西。仔细看了看,这才发现地牢里居然有相当多的人。正眯着眼睛看呢,刚才那个玩家继续问道:“小姐,进来时候NPC没有给你火把?”满花这才想起交完钱后NPC的确给了自己一个火把,但一看到黑咕隆咚的,满花就给忘了。将火把掏了出来,火把立刻便燃烧了起来。满花这才发现,地牢里的人不是多,而是多到离谱。挤得满满的,到处都是玩家。地牢是一条无比狭长的长道,而道路两旁则是无数个小的铁笼子。铁笼子里的玩家睡的睡,打牌的打牌,倒也是不亦乐乎。然而走着走着,满花突然注意到自己似乎走到了一个别样文化的地方。只见周围玩家都一个个在墙上刻画着谩骂某人的话语,也有人直接在墙上画起了鄙视某人的漫画。更有甚至直接现场编起了段子,对着某人骂的兴趣勃勃,而周围人也是一阵附和。善人那家伙到底做了什么啊?满花只觉得满头大汗,感觉低头默默从中间走了过去。终于,到了一个地方后,满花一眼就看到了要找的人。“嘿,我给你说吧。那货一看从小缺钙,长大缺爱,姥姥不疼,舅舅不爱,左脸欠抽,右脸欠踹,驴见驴拍,猪见猪踩。天生犯贱,一巴掌给他糊墙上抠都抠不下来!”一玩家那是口若悬河,吐沫星子乱飞,说的是一个激动。而面前一个牧师则是不断的点头,拿着酒递过去说道:“兄弟说的太好了,再来一个!”玩家接过牧师递过来的酒,一看不禁惊讶道:“一千金币一瓶的?兄弟好有钱啊。不过说这个还真费口水,出去之后我一定听你的把这段子给源远流长下去。”“必须啊,必须让世人都认识到那家伙的丑恶嘴脸。”牧师继续鼓掌。满花在旁边听的一阵恍惚,看了看蹲在那里的牧师,心里一阵发蒙这是善人要自己找的家伙么?犹豫了一下,满花还是站在铁笼子旁喊道:“大个,快过来。善人要我找你!”牧师听到这话,忍不住一愣。对面前的玩家说道:“有人找我,我先过去啊。你继续说你的,不用停。”“好嘞。”玩家应了一声继续是口若悬河。大个走过去,看着站在铁笼子外的满花不由惊讶道:“那货挺聪明的啊,居然想到搬救兵了。”“呵呵。”满花笑而不语。大个皱了皱眉,问道:“怎么?”“我听到你刚才的话了。”满花嘿嘿笑道。“哦。”大个点了点头说道:“记得刚才人家编的段子吧?出去后多告诉别人啊。”满花顿时愣在了那里,然而大个则慢悠悠的说道:“善人成功了吧?”满花点了点头说道:“对,他差不多是安全了。不过太阳的人却又要杀他、、而且史诗级武器比较特殊,玩家是无法使用的,但他又不愿意给精灵族,说那是别人寄存在他那里的。”大个忍不住扭头看了某人一眼,直接说道:“哦。那你就告诉善人要他快点把武器给精灵族吧。至于那个人不用担心,我会说服的。”地牢里的一个角落,光头只感觉两只眼睛都湿润了。然后刚想动,身上一黑衣盗贼就恶狠狠的说道:“快把那时候捡的装备交出来!”下一秒,大个慢悠悠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不用逼他了,那些装备我们不要了。”光头顿时大喜,趁着越走越偏几个愣神赶紧挣脱了出来。而大个的另一句话却让光头完全呆在了那里。“不过那个史诗级武器就不关你的事了。”“我!!!草!!!”光头只感觉胸中的悲愤无比强烈,酝酿良久浓缩成两字咆哮而出。没过多久,大个便走了过来。没等众人为什么,大个便开口道:“疯子,告诉我吧。太阳的目的。”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