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之传奇· 第二百二十六章:· 善人的克星

网游之传奇

第二百二十六章: 善人的克星

此时不跑,还等何时。虞行一掀大盾,撒腿便开始往后跑。“跑的了么?”弃剑的声音出现在虞行的身后,不看还好,虞行回头一看心差点就从嗓子眼里出来了。弃剑的脸简直像是直接贴在虞行的面前,虞行心里大惊,惊慌失措的问道:“你丫全敏的吧?”弃剑微微一笑,身影瞬间超过虞行左脚轻轻伸前往前一绊,虞行一不注意顿时便摔了个狗啃泥。“叔副敏捷。”弃剑微笑着说道。虞行在地上直接打个滚站起来,瞟了这货一眼问道:“主力量?”弃剑没说话,轻轻念叨一句后,只见其双手的皮肤毛孔上居然渗透出粘稠的紫色液体!不多时,弃剑整只手便被粘稠的紫色液体包裹。“咦?!恶心死了!”虞行看着那紫色液体忍不住的皱眉。弃剑也是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怒道:“你就不关心下叔这技能的伤害怎么样?”“什么技能?”虞行好奇的问道。弃剑嘴角划起一个弧度,笑道:“神经毒素!”说着,一只手居然直接就朝虞行脸上按了过来。虞行当然不会任由这么恶心的东西抹在自己脸上,然而让虞行惊异的是,弃剑的手法不快,但却仿佛有了一种魔力,仿佛知道自己下一刻的动作一般,就那样慢悠悠的抓在了虞行的脸上!“我考!撼动大地!”虞行只感觉脸上一黑,嘴里鼻子里全是一股让人作呕的味道。顾不上其他,虞行只好挥动大盾直接就朝面前狠狠砸去。手上一空,虽然没有打到弃剑,但还要逼迫弃剑的手离开了自己的脸。虞行赶紧呼吸了几口新鲜口气,一脸愤怒的说道:“你大爷的,真恶心。”弃剑倒是不在意虞行说的话,挑着眉毛问道:“叔这技能厉害不厉害?”“厉害你大爷!谁是你外甥啊!你口头禅不是你这爆脾气么?怎么变成叔了?”虞行立刻就咆哮了出来。“额。这个你习惯就好。他就是两天一换口头禅的。而且与其关心这个,你不如关心关心自己的生命值!”封刀在一旁幽幽的说道。说道生命值,虞行这才发现自己头顶居然冒出了一个‘-400’的伤害!震惊之下,虞行赶紧看了看自己的状态,中毒两个红字果然在状态栏里面!“你抗性真强啊?这一招明明是每秒掉落1000生命值的,居然只剩400了。不过,叔的中毒你没办法反伤吧?”弃剑一脸夸张的震惊摸样。“你表情太假了吧!真的害怕你就赶紧跑啊!”虞行看着弃剑的表情恨得只想砍死这货。然而看了看中毒的伤害,居然发现这血掉的没完没了,这都半天了,还没有一点停止的样子。当即不禁惊讶的说道:“怎么可能?就算是每秒掉四百滴血,这么长时间也太变态了吧?伤害就不能别这么夸张啊!?”‘-300’突然,头上的伤害变成了每秒掉落300滴。虞行顿时不由愣了一下,似乎刚才只是想了一下能不能让掉血减少,然后伤害似乎就变少了。“哎呀呀,这么快叔的技能就被看破了啊。叔真是伤心死了,这可是叔的绝招啊。叔就说什么可以靠意志力减少毒力是最扯淡的东西了。”弃剑捂着脸那是一脸的悔恨。虞行听到这话,眼睛顿时亮了。意志力么?顿时虞行心里开始不停地念叨减少、减少、一滴血啊、一滴血之类的话。‘-1’“哇!奇迹发生了?!”虞行看到头顶的伤害顿时激动的咆哮了出来。可同一刻,面前弃剑双手捂着的脸下,嘴角似乎是勾起了一个奚落的角度。“哇!!!”这回虞行不再是惊叹了,而是因为疼痛直接便叫了出来。只感觉全身的骨头再被一寸寸磨碎一般,疼痛感如同海洋般辽阔,瞬息间就淹没了虞行。虞行一声大叫后,便感觉头脑都渐渐的迷糊了,视线也因充血变的煞红而模糊下去,身体更是弯曲的如同虾米一般蜷缩在地上颤抖!“叔说过了嘛,意志力,就是意志力嘛。年轻人就是意志力不行啊。好了,叔也不忍心你这样下去了,就让叔送你下路吧。”弃剑似乎是阴谋得逞的笑了笑,弯下腰手上的皮肤中立刻分泌出一种血红色的粘稠液体。弃剑轻轻地说道:“对了,叔主精神。职业是致命毒忍。”“隐藏职业么?”这声音顿时让弃剑惊呆了,双眼顿时圆睁,不可思议的说道:“你承受的住神经毒素的疼痛?”然而下一秒当弃剑看到虞行头上‘-400’的字样时,顿时明白了虞行为何恢复意识的原因。刚想动手,还躺在地上的虞行突然爆吼道:“践踏!”巨大的魔马之魂出现在空气当中,嘶鸣着扬起前蹄狠狠的践踏在地上,轰一声,整片地面都仿佛颤抖了一下。弃剑等太阳一群人更是陷入了眩晕当中!虞行哼了一声,忍不住吐了一口闷血。强忍着痛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陷入眩晕的弃剑,虞行强忍住身体的不适说道:“这技能持续时间十五秒。这么大伤害,想毕不是随便能用的吧?”弃剑虽然是眩晕当中,但当然可以说话,不由纳闷道:“这技能是叔的王牌,当然不能多用。不过、、你不跑?”虞行苦涩的笑了笑,魔马之魂是可以加成速度,但魔马之魂早就在CD当中了。至于践踏技能则是魔马之魂的附带技能,并不是非要处于魔马之魂状态中才能使用的。而弃剑封刀等一行太阳的玩家,敏捷没有一个低于自己。跑?往哪里跑?与其那样,不如一战。弃剑笑了笑,看着眼神坚定下来的虞行笑着说道:“你还没弄清楚么?叔就是你的克星。叔的毒伤你没办法反伤,而比起功夫你更不如叔。你有什么办法跟叔打?”虞行点了点头,诚然,弃剑可以说是虞行第一次感觉到无力的玩家。然而虞行却没有丝毫沮丧,笑着说道:“我当然知道我现在不可能打的过你们。”“那你是?”弃剑的眸子不由缩小了起来。“那就拜拜了!”虞行说着,突然从口袋里拿出来一个羊皮卷,毫不犹豫的撕开,传送阵出现,一阵白光后,弃剑面前已经空无一人。“这小子,原来是趁着叔眩晕用传送卷逃跑啊。”弃剑不由笑出声了。然而背后的封刀则冷着一张脸说道:“呵呵,你说要是他把任务完成了,那我们该怎么办?你去面对那家伙么?”一听到那家伙,弃剑顿时一脸抑郁的抱住了脑袋。随即面无表情的说道:“不要提那个咩,人家都被他折磨的不成人样了咩。”听到弃剑这语气,不止封刀,连带着封刀背后的几个太阳成员都不由自主的全身打了一个寒颤。封刀一脸的黑线,握着拳头强忍着怒气说道:“我承认在有些时候,我真的很想宰了你!”弃剑咽了咽唾沫,赶紧转移话题道:“哎呀呀,刚才那个人善被马骑好厉害啊,一滴血的痛苦程度他居然都能保持一点理智,然后再将伤害提高上去。”封刀点了点头,神经毒素可是弃剑最厉害的技能,一滴血的恐怖痛觉,他也是体会过的。看着虞行消失的地方,封刀似乎充满感叹的说道:“是啊,是个难缠的家伙呢。”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