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之传奇· 第一百八十八章:· 玩脱了

网游之传奇

第一百八十八章: 玩脱了

一般情况下,在主城门口的大街上有玩家PK,一定是能引起大群人围观的事情。然而比起落日城的城战,这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一般,如今的玩家都是抓紧时间赶上城战拉下的等级,也就对这种事情免疫了。但鉴于PK的这几位居然全都是高手,而且有些明眼人认出了虞行几人,立刻也就密密麻麻的围了不少玩家。可又由于大个释放死魂厉鬼需要一个死尸,杀了一个围观玩家后,立刻围观的玩家们顿时一哄而散,只有少数人离的远远的观看。于是乎,疯子解决完雷包之后,一转弯就看到了虞行一个人正被两个人群殴中。疯子怔了一下,就立刻冲向了虞行那边。“气功波!”疯子抬头一个气功波就轰了过去,独眼和刀疤一惊,一个急退就闪过了气功波。而疯子下一秒则跑到了虞行的身旁。“怎么就你一个人?”疯子纳闷的问道。虞行想了想先前发生的事情,沉重的说道:“大个玩脱了。”时间回到之前,大个召唤出厉鬼的时候。当厉鬼出现在药瓶三人的面前时,药瓶三兄弟也是大惊,独眼直接低身就冲了过去,弯刀猛地一挥狠狠的劈向了厉鬼。但哪知道厉鬼被独眼砍了一刀后丝毫没有反应,就仿佛独眼是给他骚痒一般。挥动战刀迎着楞神中的独眼就砍了过去。独眼猝不及防,只好抬起弯刀抵挡,然而两方的力量根本就是一个等级,直接被厉鬼一刀砍飞了出去。“好、、好厉害。”虞行看着厉鬼呆呆的说道,看这架势,力量比自己还要高的多吧。药瓶只是看着厉鬼沉默不语。而独眼从地上站起来后,立刻大骂道:“他奶奶的!这骷髅架子力量高的出奇!”大个对着独眼微微一笑,而独眼立刻认为这是大个对自己的奚落。大怒着一道剑气就劈了过去。而大个丝毫不慌,摇了摇手,厉鬼就立刻跑到了大个身前然后挡住了这一道剑气。厉鬼身后,大个的法杖已经高高扬起,暗紫色的光芒闪烁不停。“力量诅咒!治愈!圣光!死亡印记、泯灭之吻!”各种各样的暗黑属性技能疯狂的自大个手中释放,而目标则是面前的厉鬼!厉鬼受到了大个的技能过后,身体上立即开始涌现出暗紫色的光晕。骨架的身体更是不断变的庞大。这时候,药瓶三人才开始变了脸色。而大个则淡淡的说道:“上吧!”厉鬼的喉中似乎是嘶吼了一声,大步就朝药瓶垮了过去。刀疤看到骷髅去的方向,法师和牧师,怎么对比,应该保护的都应该是牧师。想到这里,刀疤直接挺身挡在了药瓶的面前。而这时候,药瓶突然发现厉鬼在行走间,双脚碰触到了地上的草木,那草木居然立刻枯萎下去成为一团黑色。看到这一幕,药瓶脸色微微一变,急声道:“别靠近那骷髅,他身上应该有问题。”大个冷笑着奚落道:“可能么?”刀疤自然是听到了药瓶的声音,但是随着大个的声音,厉鬼已经紧紧的贴了上来,战刀迎头就劈了下来。刀疤的移动速度明显差厉鬼一筹,根本无法逃跑。然而刀疤却没有一丝慌张,他们这种人,生死间甚至都有过经历。若是没有最基本的冷静,哪会有命活到如今。法杖握在手中,直直的一捣厉鬼的胸前。险之又险的躲过了厉鬼的一劈,接着,刀疤毫不犹豫的低头在地上一滚,不等起身,刀疤的吟唱声就传到了大个的耳中。“火焰爆破!”巨大的火球呼啸着撞上的厉鬼,火焰砰一声爆炸开来,映红了所有人的面庞。然而,在火焰当中,一黑紫色的身躯仿佛战神般屹立在里面。大个笑了笑,法杖举起,医疗技能和暗黑属性的技能疯狂倾泻在厉鬼身上,仿佛是感受到了大个的战意。厉鬼居然昂头嚎叫了一声,战刃狠狠一挥,火焰顿时随着厉风烟消云散。药瓶看到这个场景,顿时不说话了。厉鬼居然是属于功高、防高的暴力肉盾,那个叫做善人的战士更是七小强之首,伤害也是不俗。若不是独眼缠着他,自己这边就更加难堪了。先杀那个战士,明显不可能,他基本可以算的上传奇第一肉盾了。而如果先杀那个死寂牧师,厉鬼跟战士肯定不会让自己得逞。那么,剩下的,也就只剩下这个厉鬼了。想到这里,药瓶就是一阵头疼,怎么分配敌人的啊。自己怎么就挑上这俩极品了,难打不说,三人还俩肉。这让自己这个奶妈情以何堪啊。大个仿佛是看懂了药瓶心里想的东西,不停的朝药瓶挤眼睛,而手上更是不停的对着厉鬼进行着强化。而药瓶看了看厉鬼上不断变的浓郁的黑紫色,心里暗暗咬牙不能再任由他这样强化下去了,必须先杀了这骷髅。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药瓶愣住了。大个是死寂牧师,而药瓶呢?是圣光牧师。不说别的,光看名字就感觉这俩职业是水火不容了。既然这骷髅受到暗黑属性的技能是削弱效果,那么受到光明属性的技能呢?药瓶脸上一阵变化,脑子里开始飞速运转。管他灵不灵,试了就知道了!药瓶猛地攥紧法杖。“圣愈!”法杖上闪烁出神圣洁白的光芒,而目标正是厉鬼。厉鬼的身体受到药瓶的圣愈后,身体居然开始颤抖。体型渐渐的缩小了下去。刀疤看准这个时机,连珠火球瞬息间从面前飞射出去。而原本受到火焰爆破都能屹立不倒的厉鬼,居然被一个连珠火球打的连连后退。看到这一幕,不止大个,虞行的脸色也是一变。心下开始思索不停,看了看面前的刀疤,虞行心里忍不住一阵烦躁。这家伙缠人的要命不说,一旦自己想要去帮大个,露出后背。他的剑气就立刻朝着自己劈来。不持盾格挡的情况下,法伤流剑圣的剑气伤害可是很高的,而且由于他不是连续使用,魔法值一直也是很富裕。就这么不慌不忙的跟虞行对打。“大个!你那里没事吧?”虞行抽空朝大个喊道。大个沉着脸,看了看面前的两人说道:“还好。”然而下一幕,顿时就让大个完全变了脸色。“火精灵的暴怒!”刀疤此时的法杖上一股红光闪烁不停,而厉鬼的脚下,地面上突然变的赤红,接着,整整一片地面上,轰一声爆炸,一道圆柱形的火焰高耸天际。火精灵的暴怒:火焰法师三十五级技能。在指定地面上形成火焰喷发,对敌人造成毁灭性打击。火焰猛烈无比,虞行只感觉喉间一片干燥。而大个更是发现厉鬼的生命值开始疯狂下降。急忙就想控制厉鬼跑出火焰范围。但哪知道厉鬼刚抬起脚步,药瓶突然就举起了法杖。“治愈!净化!”厉鬼再次被削弱,净化更是让大个所有的强化付之东流。刀疤看准这个时机,所有的法术倾泻而出。大个虽然有心给厉鬼加血,但是也根本比不上俩人的伤害。一声不甘的怒吼,厉鬼的骨架顿时破裂,在火焰中只剩下了一团黑乎乎的焦骨。大个脸上顿时黑了一般,刚才还那么得意呢,现在立刻就被别人打脸了。正巧虞行不适时的喊道:“玩脱了吧?”大个心里暗骂虞行,而面前的药瓶则淡定的一步步走近大个,边走边说道:“可惜啊。”大个脸上不带任何表情的看着药瓶说道:“你一个牧师敢靠近我?”药瓶诧异的问道:“你不也是牧师?”“我是死牧,我有一颗杀人的心。”大个缓缓的说道,而法杖早已悄悄隐匿在身后,光芒已经闪烁。但哪知道,药瓶就仿佛早就知道一般,猛地往旁边窜了一步,就躲了过去。看着大个,药瓶嘿嘿一笑。“很巧啊,我也有一颗杀人的心。”说着,居然拿着法杖就拍了过来!“哎呦我草!好好一个牧师,你耍什么打狗棍法啊?”大个当然抵挡不住,直接就双手抱头了。虞行暗暗擦了擦汗,弱弱的吐槽道:“大个,他要是打狗棍法的话,你是、、”大个脸顿时黑了下来,突然叹了叹气说道:“你看戏看够了吧?那我就不管你了。”虞行一愣,开始思索大个话里的意思。而药瓶边用法杖抽大个边问道:“你是说你要跑么?”反正法杖打人也没多少伤害,大个索性就不管了。看着药瓶突然一笑,说道:“咱俩单挑吧。”药瓶眨了眨眼睛,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大个话中的意思。但大个却已经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熟悉的东西,接着,地上传送阵符文出现,一阵白光闪过,大个和药瓶的身影顿时消失不见。“我草!玩脱了我。”虞行看着大个消失的身影顿时呆在了那里。虞行简单的叙述了下之前的事情,然后挺直腰,一脸大义凌然的说道:“然后我一个人坚强的在两个高手下的疯狂攻击下坚持了这么久。”“呵呵、呵呵。厉害、厉害。”疯子客套的笑着。对面刀疤和独眼听这话,只感觉一阵的脸皮发烫。其实,事实是这样的。药瓶一走,没了奶妈。俩人根本不敢用厉害的技能招呼虞行,生怕一个反伤先把自己秒杀了。只好一边心里暗骂这货的皮厚,一边表面的应付着,有一搭没一搭的攻击着。没看到连刀疤一个法师都抽出刀子往上砍了么?而虞行自然是乐的清闲,也就蹲那里一阵悠哉。而疯子当然不知道这三人心里的小九九,此时也是刚跟雷包打完过来,生命值、魔法值都处于挺空虚的状态,也就不敢出手。而刀疤和独眼刚才一顿猛A虞行,生命值也是到了一个不太安全的地步,疯子一来,俩人都不由心虚了起来。唯独虞行这时候愣了愣,头从盾后面伸出来纳闷的问道:“不打了呢?”妈的,这贱人,血忒厚了吧?皮忒硬了吧?独眼心里狠狠的骂道。而刀疤则最实在的已经掏出食物开始补充生命值了。虞行扭头一看,疯子也抓紧时间开始补充血蓝了。看到这一幕,虞行试探的问道:“要不?咱歇歇?”三人小鸡啄米般的开始点头。而云云那边,云云则是默默的跟在绅士后面走了N条街后,终于忍不住暴怒道:“你这是要走多久啊!”绅士怔了下,指了指前面说道:“快到了。”云云一听这话,在脑海里开始勾勒这条街的尽头,诧异的问道:“你要出城?”“没错。”绅士说道。云云眨了眨眼睛,似乎有点反应不过来。而绅士则继续说道:“我可不愿意跟你这样美丽的小姐战斗,而且我们的目的本来就是出城。我为什么非要跟你拼个你死我活啊。”“我会让你这样出去么?”云云问。“这就要看小姐您的意思了。”绅士答道。云云冷笑一声,鲜血誓言出现在手中,长枪如龙,带着劲风直直捅向绅士。然而绅士却是丝毫不避,同样一支长枪出现在手中,单手执着长枪刺了过去。若是任由不管,两支枪尖必定会相撞,云云虽然不知道这是绅士故意为之还是无意的碰巧,但是出于对自己装备的信心,也就不闪不避,手上一用劲,两支枪尖便狠狠的撞在了一起。然而让云云无比惊讶的是,触力的一瞬间,从枪尖上就传来了无比巨大的力道。手腕一酸,根本无法保持枪的平衡。随着绅士的向前一突,云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一个后退然后跌在地上!什么?!云云呆坐在地上不相信的看着绅士,要知道自己的装备可是全套的稀有级装备,对于比装备这类行为,除了善人身穿几件传说级装备的变态,云云还真是没有怕过谁。可如今,面前的这个男人,居然简简单单的一刺就可以让自己倒在地上!云云摇了摇头,打散了脑中的疑虑,随即眼神开始变的坚定。“黯灭!”云云低喝道,鲜血誓言本来是红色的外表上立刻多了一抹浓郁的黑色。看到云云很快又站了起来,绅士此时心里倒是一阵嘀咕。论装备,他是不如云云的。但刚才他却赢了。云云先刺,绅士持枪与之对刺。然而他却留了一手,故意放慢了动作。云云根本没注意,当自己感觉到枪上的力道减弱的时候,还没等云云警觉,绅士就一枪刺上了云云的枪尖。若是用游戏的话来说,就是攻击都有最大数值和最小数值。云云就如同用了小数值跟绅士的大数值对打。此消彼长,也难怪以云云的装备还会输。绅士是神圣骑士,看到云云有跟自己拼命的准备了。当即也不敢小看,身上光芒不断闪现,各种祝福加成。而云云,立刻就将长枪指向了绅士。就如同当初和轻舞荡世的PK一样,绅士对自己用什么祝福,云云对他用什么诅咒。绅士顿时不淡定了,说道:“不带这样的啊。”“哼。”云云只是冷哼了一声。“这样说吧,我在他们七个里就算一个肉盾,你跟我打是什么意思啊。”绅士说道。“你说跟我单挑的。”云云回答很简单。绅士眼珠转了转,他是看准了面前的美女并不好惹,一个鉴定术下来,全身都是问号,鉴定的泪都流下来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BOSS呢。于是问道:“那啥,高手都在别处呢,你别找我啊。”云云一听这个,也好奇了。问道:“你们都谁算高手?”绅士说道:“高手嘛,这个就太多了。太阳的BOSS是弃剑和封刀。他们都可是绝世的高手,即使是我们都根本不是对手。当然,我们中,高手也是很多的。而我们七个里,獠牙当然是老大了。”弃剑、封刀?云云暗暗嘟囔了一下,突然醒悟这就是七小强的盗贼之首。而绅士则继续说道:“不过你们还真是厉害啊,整天吹嘘自己力量比谁都高的雷包,居然被你们的团长一剑拍飞了。还有尤元的那群高手,所以我才说,根本就不想和你们交手。”云云也差不多听够了,简单直接的说道:“说这么多也没用,打吧。”看着云云的摸样,绅士突然叹了叹气,脸上带着一种极为惋惜的表情。“其实,我真的不想杀你呢。美丽的小姐。”“律令杀虐!”云云的回答便是抬起手中的长枪,满脸的冷冽。律令杀虐:惩戒骑士三十五级技能。以消耗自身生命值的代价,强化攻击防御。攻击附带律令。律令:被指定者每次受到攻击,下次伤害将叠加伤害。无上限。云云的属性是主力量,副敏捷和体力。惩戒骑士的攻击技能都是如同七伤拳一般,由损失自己生命值的代价来攻击。而刚才,云云已经偷偷鉴定了绅士身上的大部分装备,虽然对于刚才的攻击心里略有芥蒂,但是下一刻,对自己的信心就迫使着云云已经冲了上去。房顶上,小箭和獠牙此时都铁青着一张脸缠斗在一起,若不是手上一直紧紧握着的手弩说明了他们的职业,恐怕任何人都不会认为这是两个弓箭手的战斗。拳、脚、肘、头、肩、身体的每个部位都是武器,两人的攻击快如疾风,甚至在空气中打出了声音。但是两人都明白,只有右手上握着的手弩才是真正的杀器,也只有这个武器才真正可以造成对敌人致命的攻击。然而,自从刚才开始缠斗开始,这两把手弩,还未射出过任何一支箭矢。小箭已经感觉到了身体的疲惫,游戏里,说劳累根本就是扯淡。这小箭很明显的感受到了自己的疲惫,那是精神上的劳累!两人看似紧紧的贴身打斗中,但其实两人都明白,拳脚的攻击,都是在试探,在寻找。只要对方露出一丝破绽,弩箭就会立刻如死神般射进他的胸膛。獠牙的力量优势大,但敏捷不如小箭。他的双眼一直不停的寻找小箭的停顿,只要一瞬间,只要自己一旦抓住小箭,獠牙就可以成为这次战斗的胜利者。而小箭,则从一开始,便明白了这一点,精神时时刻刻的绷紧在极点。很快,小箭便陷入了精神的极度疲劳。这样水准的两人,只要一刹那的失神,便已足够。獠牙手快如闪电的抓住了小箭的左肩。顿时,小箭只感觉自己全身打了一个激灵。而面前,獠牙的手弩正对准了自己,一支弩箭正散发着冷冷寒光。“弓击!”小箭大叫了一声。手弩化作流光狠狠的就拍在了獠牙的身上。依靠技能,总算是摆脱了獠牙。然而,小箭的脸色越来越差。“下一次你用什么跑?”獠牙止住后退的身体,冷冷的说道。小箭不由暗暗握了握拳头,就算是现实中,让自己跟獠牙打,自己也是无法取胜的。而游戏里,若不是高敏捷的优势,小箭也早已落败。经过刚才的高度精神集中,小箭只感觉眼前阵阵发黑。一个失神,小箭赫然发现眼角一个黑影已经近在身前!獠牙一个侧踢就踹了过来,小箭来不及抵挡。只要咬咬牙抬起了手中的手弩。“爆裂箭!”小箭低喝的同时一抹红色的箭矢就从手弩里射了出去。但獠牙却早就收回了侧踢,一个转身躲过之后继续扑向小箭。看了看手弩中已经少了一支箭矢,小箭不由咬了咬牙。之所以两人都舍不的射箭的原因,就是因为手弩最大的缺点就是装填速度太慢!这个速度是系统设定的,你手速再快也没用。只有慢悠悠的装填。而手弩只有七支箭矢,一旦七箭射空,那么自己就会变成没了爪牙的老虎,敌人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攻击。所以说,一旦手弩中的箭矢射完。必败!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