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之传奇· 第一百八十五章:· 开战

网游之传奇

第一百八十五章: 开战

越走越偏赶紧触电一样的缩回了手,瞅了瞅风花花的胸部喃喃自语道:“看着虽小,手感忒好啊。”风花花一张脸都涨的通红了,攥着匕首的手都因用力而发白了。越走越偏当即也不敢大意,扭头一个疾跑就开始狂奔。而身后风花花丝毫不犹豫的紧紧追上!隔着一条街,虞行几个就听到了风花花咬牙切齿的咆哮声。大个心里暗暗嘀咕越走越偏是做了什么,私聊了越走越偏,但越走越偏被风花花追杀,根本就没时间回复大个的消息。大个看越走越偏不回复,差不多就猜到了越走越偏的情况,于是说道:“疯子,你去看看情况?”疯子点了点头,直接一个鹰踏就踩到了墙上。然而令疯子万万没想到的是,当自己跃过房顶后,就看到了一个皮肤黝黑的家伙正眯着眼睛看着自己,那眼神寒冷无比,一种肃杀之气扑面而来。疯子心里一惊,大喝道:“小心!他们来了。”然而,没等疯子的话说完,只听一声无比尖锐的破空声就传入耳中。砰一声,那箭矢仿佛是炮弹一般。云云只感觉胸口一股巨力传来,身体直接被这巨大的力道打的倒飞出去。“医疗,治愈。”大个立刻就反应了过来,半空中倒飞的云云身上立刻闪过几道光芒,生命值飞速的涨到了一个安全的位置。而远处的獠牙看了看云云的身影不由皱了皱眉头,千里之外的狙击对于现在的玩家来说,绝对是秒杀级的存在。然而现在居然连一个骑士都无法杀掉。想象了一下那骑士的装备,獠牙顿时一阵头疼。但很快,獠牙就打消了脑中无谓的想法。拉满弓弦,轻轻念道:“百步穿杨。”“狙击。”突然一声音仿佛炸雷一般的在獠牙耳旁响起。獠牙一个机灵瞬间就跳了起来,一道箭矢立刻撕破空气从身下射过。摸了摸额头的冷汗,獠牙看向了射箭的那人,侦察术甩了过去,答案却让獠牙顿时愣住了。游戏ID:让箭矢飞。职业:丛林猎手。丛林猎手,这是什么玩意?獠牙看着这个职业顿时陷入了沉思之中。然而小箭抬起箭矢的动作却让獠牙顿时眼皮一抖,翻身就跳下了屋顶。而疯子此时只感觉万分的抑郁。从刚才跳上屋顶之后,这个武道家就用一种让疯子郁闷的吐血的方法来让疯子无法落地。鹰踏过后,疯子是直接高高跳了起来。而站在屋顶的雷包倒是丝毫不慌,反而嘴角多了一丝笑意。看准疯子落地的位置,一个箭步窜了过去之后,双拳猛地打向天空:“寸拳。”疯子在空中根本无法躲避,只好硬着头皮迎了上去。“野兽念气!下段踢。”疯子的右脚表面立刻多了一层光晕。然后狠狠踏在那雷包的拳头上。然而让疯子郁闷的是,拳脚相碰,自己居然完全落入下风!虽然知道自己力量加的不多,但是有野兽念气的加成本以为可以抗衡一下。哪曾想对方的力量居然如此之高,直接对自己造成了碾压伤害,然后再用巨大的力道将自己狠狠打向天空。碾压:造成无视护甲、无视魔法抗性的绝对伤害。高空中的风猛烈无比,疯子只感觉自己的布衫被吹得哗哗作响。眯着眼睛,疯子看了看身下正虎视眈眈望着自己的雷包,不由叹了叹气。但下一秒,全身的肌肉就立即绷紧。“念气。”疯子低语道,手掌中心出现了一层光团,而光团的颜色却越发的闪耀。念气:气灵师三十级技能。聚集体内的气灵凝聚在身体上,之后爆发出巨大的力量。可聚气。这一招在虞行几人的印象中,悲哀是最喜欢用这招的人。而疯子不太喜欢用这一招的原因,就是因为他加点方式的特别。疯子是主敏捷,副精神的加点。而一旦使用念气后那段聚气的时间里,移动速度以及防御攻击都会大幅度降低。如果这一招没有太高的伤害来逆转战局,那段聚气的时间就会让自己败北。而悲哀的加点方式则是主精神,所以他才根本不怕伤害不够的原因。雷包看到疯子手中越发闪耀的光团,顿时脸色变化了些许。这一招他认识,是气灵师的念气。而且很明白技能的特性。雷包想了想念气的技能介绍,立刻飞速的跑到疯子身下,半蹲身子轻语道:“碎骨!飞鹰连踢!”疯子顿时睁大了双眼,念气的聚气才刚刚开始。雷包就突然像是青蛙一样弹跳了起来。右脚上扬,直直的朝疯子踢去。疯子牙齿紧咬,只好将手掌对着急速踢来的武道家大喝道:“爆!”轰!半空中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大个不由抬了抬头,但却只是看到半空中的一团烟雾。随即,大个便看向了面前的四人。虞行低声说道:“小心那个眼睛一大一小的家伙。他是法伤流的,可以一轮剑气秒杀别人。”虽然虞行尽量压低了声音,但独眼还是听的一清二楚。直接就吼道:“他奶奶的,你小子说谁眼睛一大一小的?”虞行翻了个白眼,直接无视掉独眼的话。而大个则问道:“你们怎么知道我们位置的?”一个戴着眼镜,看似文静的男子指了指虞行说道:“这位兄弟身上可是有罪恶值的哦。”大个恍然大悟,点了点头说道:“你们四个人,我们三个人,这有点不公平啊。”戴着眼镜的那个男子笑了笑,但这次的笑容中却是带满了阴冷。“你可以选择一个公平的死法的!”“药瓶。跟他扯个屁啊,杀了!”独眼性格显然是受不了这两人的对话的,暴躁地吼了一句,抽出弯刀就冲了上去。然而独眼刚走一步,一道人影猛地超过独眼。长枪高扬,那人指着云云说道:“美丽的小姐,不如我们两个单独相处吧?”“去你大爷的,装什么呢,真以为自己是绅士了?”独眼看着那人影哈哈嘲笑道。那骑士无奈的扭过头说道:“不就是名字叫绅士么?你们要嘲笑我到什么时候啊。”虞行此时也掏出了光明的黑暗,指着那骑士说道:“说什么呢?这打群架呢,谁跟你单挑啊。”然而,话刚说完,身后的云云突然说话了。“善人,别动。我来跟他打。敢调戏老娘,我切了他!”云云的话,让在场几个男同志不由留下了一滴冷汗。那个叫做绅士的骑士冲勾了勾手指,然后扭头就跑向了别处。而云云则直接追了过去。看着两人的背影,虞行悄悄的说:“云云没事吧?”大个摆了摆手,虞行刚想松口气。大个就说到:“我说我们还是担心担心我们的情况吧。”说着,大个死死的看着面前的一个家伙。那人自刚才到现在,一直沉默不语,只是淡淡的看着面前。“闷声不语的,那家伙是哑巴么?”大个看着那人说道。“哈哈!”独眼笑了起来。“刀疤,这家伙说你是哑巴呢。”说道刀疤,虞行立刻习惯性的摸了摸脸上的疤痕。而大个则看着那个叫做刀疤的男子说道:“刀疤,哪里有疤?”叫做刀疤的男子依然没有说话,如同刀刻的脸庞仿佛在说明他所受过的风霜。抬头看了看大个和虞行,突然一笑。单手撩开了身穿的法袍笑道:“刀疤么,你想看多少?”虞行和大个看到刀疤亮出的胸口顿时呆住了,只见那胸口密密麻麻的全是如同蜈蚣般纵横的伤痕。虞行只是看了两眼,就感觉胃里一阵翻腾。强笑道:“你应该当战士的,裸着上身吓死别人。”刀疤没理会虞行,只是又用法袍遮住了胸口的伤痕。接着拿出了法杖说道:“在闲聊下去,獠牙恐怕就要生气了。开始吧。”“你们倒是会打下招呼再攻击。比獠牙那家伙好太多了。”虞行说笑道。而眼角瞟了瞟空中,刚好看到疯子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从空中跌落下来!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