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之传奇· 第一百七十章:· 悲哀中招

网游之传奇

第一百七十章: 悲哀中招

没等多久,大个就看到虞行黑着一张脸从包间里走了出来。没等大个说话,虞行顿时掏出巨剑,冷笑道:“要钱没有,要命不给。”大个看着虞行样子顿时明白了这货是听到自己的话了,果断打个哈哈笑道:“跟你开玩笑的嘛,这么认真干什么?来,老板咱把账单结了!”旁边的老板是一个戴着眼镜的斯文男子,斯文男子看了看大个的摸样,无奈的一低头嘟囔道:“唉,那你这阵子的酒钱还算在里面不算了?”大个脸色一僵,然后正色道:“谈钱多伤感情啊。”斯文男子抬头看了看酒吧里的一切,一脸抑郁的说道:“我好不容易趁着城战房价最低的时候买了个酒吧,现在可好,你才几天就把我喝空了。”虞行看斯文男子这样子,问道:“大个,你喝了多少啊?”大个一听虞行的话,顿时来劲了。用眼色暗道斯文男子把这阵子的酒钱全部加上,斯文男子会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就递过来了一个账单。虞行刚一握上这账单,顿时就感觉头都是晕的。那一大排的零让虞行一阵呼吸不上来。半响虞行静下心来后,一脸惊恐的看着大个说道:“你酒囊饭袋啊?这么能喝?”大个幽幽的看了看虞行一眼,顿时虞行心里咯噔一声就不说话了。大个这才耸了耸肩无奈的说道:“没办法啊,我也是被逼无奈。我的钱全花完了。”虞行一愣,不相信的问道:“不可能吧?你坑了那么多人,坑的钱呢?”大个瞟了虞行一眼,想了想后拉过一张椅子示意虞行坐下,然后说道:“老板,再来一瓶酒,听我慢慢道来。”没等老板说话,虞行一伸手就扔过去了一瓶那种最便宜的酒水,说白了这种就是让玩家用来当做魔力药水用的。大个一脸嫌弃的看了看这酒,然而一看虞行半张脸都黑了,也就咂咂嘴没说什么了。“其实,是这样的。我去做房地产了。”大个一脸得意的说道。“房地产?”虞行愣了下。仔细看了看大个说道:“就你?”大个面无表情的问道:“你这是什么语气?老子不像么?”虞行一耸肩,不吭声了,示意大个继续说。而大个则翻翻白眼说道:“是这样的,城战的时候很多人感觉落日城不保,都把城主的一切可以变卖的资产全部低价抛售了。而我一眼就看出了其中巨大的财富,我的钱全部都购买了地产。所以说,现在我可谓是身无分文。”虞行想了想,然后奸笑道:“你也有笨的时候啊。”大个愣了下,问道:“怎么?”虞行嘿嘿笑着说道:“落日城城战死了多少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之后很多人都走了,现在我都感觉落日城的街道上人都萧条了很多。这情况,谁还在落日城做生意啊。”本以为大个会万分着急,然而虞行却看到大个冷哼一声,满脸鄙夷的看着虞行。虞行顿时抑郁道:“你看什么呢?我说的不对么?”大个悠哉的喝了口酒,然后说道:“要是现实中,你说的很对。可是你忘了,这是游戏!”虞行愣了下,一时间没想明白。而斯文男子此时插话进来说道:“恩,大个说的没错。现在论坛上落日城可谓是火爆了,所有人都想来落日城。毕竟这是游戏,越是纷乱的地方,才越是吸引玩家!”虞行顿时无语了,他万万没想到居然游戏里是这个逻辑,而大个则得意的摇摇头说道:“那啥,这次酒钱也欠着哈,改天我发了后再还你。”斯文男子无奈的点了点头,便看到大个摇摇晃晃的走出了酒吧。虞行叹了一声,摸摸口袋仅有的几个金币,心里的哀怨可想而知。玲珑的请求任务还是未完成状态,原因嘛,自然是虞行依然还身处副城主之位。所以自然没有了任务奖励,但是比起任务奖励,虞行还是感觉自己这个副城主之位要好的多。最直观的就是虞行一旦去NPC那里购买某种东西,有很大几率NPC都会免费的送给虞行哦!闲来无事,虞行也就一个人悠闲的跑到城外练级了,因为城战及种种缘故,自己三十六级至今是一级未升。而经验值也卡在91%那里。此时有了空闲时间,虞行也就跑到城外不知疲倦的打怪。顺便磨练一下,现实中尤老头教给自己的基本功。说起来,练武这类东西真是麻烦。虞行已经将要奔二的人了,现在练本来就已经很晚了。而练武到了高的境界,甚至会改变身体的骨骼筋脉。以虞行的年龄来说,要是进行很刻苦的训练,无异于将一根弯木硬生生掰直!所以说,训练当中的痛苦可以说十分巨大。这时候,就需要外力的帮助了。珍贵的药材,补给的药膳,合适的训练工具,甚至一个经验丰富的医师和按摩师。但幸好,这些东西在尤元家是从来不缺的。因此,尽管虞行会被训练折磨的半死不活,但第二天就会回复良好的身体情况接受新的训练。想着尤元家的一切,不知不觉间,虞行突然听到叮的一声,然后便看到身上一阵白光闪耀,看了看等级。终于达到了三十七级。心里不由的想起了NPC导师所说的话。所有职业在四十级都将有一次巨大的改变。看来四十级应该是一个坎吧。虞行心里默默的想着。随即又忍不住抱怨起来,自己9%的经验都让自己在这里奋斗了几小时才好不容易升级。可想而知,传奇的升级是多么的困难。而距离四十级,自己还有三级之差。想到升级的困难,虞行又是一阵哀叹。任务,果然还是要考主线任务才行啊。虞行点了点头,心里一阵念叨。“系统提示:还有一小时将进行天下第一武道会佣兵赛,请玩家准备……”听到这声音,虞行顿时愣在了原地。若是没记错的话,这次的对手是尤元佣兵团?一想到尤元的那群家伙,虞行就感觉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急忙打开佣兵团,虞行急匆匆的问道:“怎么办?怎么办?怎么打啊!”很快,就听到了大个漫不经心的说道:“你还记得啊。我以为你都忘了。”虞行一阵尴尬,抱怨道:“你又不说,见面了你也不提这个事。”大个冷哼一声没继续说话。而疯子则适时的说道:“都先去佣兵大厅集合吧。悲他早已经到了那里了。”听到悲的名字,大个顿时说话了。“是么?兄弟们,走起!”看到大个这幅样子,越走越偏弱弱的说道:“这是咋回事?感觉他好激动的摸样。”虞行哼了一声,说道:“没事,他出门忘吃药而已。”“你出门吃药了?”大个反问道。“废话,当然吃了。”虞行想都没想就回答道。刚说出口,心就沉到谷底了。果不其然,佣兵团里立刻汹涌的嘲笑声就淹没了虞行。虞行深深呼吸一口气后毫不犹豫的关闭了佣兵频道,然后默默的往佣兵大厅的方向走去。虞行是在城外,当修完装备,买完药品。走到佣兵大厅的时候,时间已经只剩了最后十分钟了。看向佣兵大厅里,只见大个正口若悬河的对着悲哀说着什么,而悲哀则是一脸认真的摸样。虞行看到这一幕后顿时愣住了,走过去偷偷耳语越走越偏问道:“大个说什么呢?”越走越偏悄声道:“他在调戏悲哀。”虞行立刻惊讶了,一脸诧异的说道:“悲哀是女的?不会吧?难不成胸肌都练没了?”顿时,悲哀就看了过去。虞行顿时发现自己说话声大了。然而悲哀却没理会虞行,而是淡淡的说道:“还有几分钟就开始了,你不去休息室商量一下对策么?”大个哈哈一笑,拍着悲哀的肩说道:“我说小悲啊。”听到小悲俩字,顿时悲哀的脸皮就是忍不住一抖。然而他却强压着火气没有发作。大个继续说道:“我跟你可是不打不相识。来,看在这关系上,跟我喝一杯。”说着,大个就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瓶子酒。虞行看着那酒瓶感觉颇为眼熟,看清后顿时无语了,这不是自己给大个那瓶最差的酒么?这种东西基本就是当蓝药用的,哪有用这东西请人的啊。然而大个却一副毫不在意的摸样,变魔术一样的掏出了两个杯子,然后说道:“来来来,咱俩喝一杯。”悲哀没动,看着那杯子沉默不语。而大个则挑了挑眉毛,拿着酒杯一饮而尽说道:“你不会是怕我下药吧?”悲哀眼睁睁的看着大个喝了下去,也就不再做作,点了点头接过酒杯一饮而尽。而下一秒,悲哀的脸色巨变,恨声道:“你下药了!!”大个拍了拍手说道:“你可算是喝下去了。”虞行几个看着顿时愣住了,一个鉴定术甩了过去,顿时发现两人居然有了一个负状态。蛇蝎之吻(负状态):虚弱状态,受到伤害增益100%,属性下降50%,攻击下降50%。持续五小时。“我考!”虞行直接爆了粗口。惊讶道:“大个,这玩意哪搞的?这毒无解了吧?”大个默默的看了虞行一眼,然后说道:“花了我一万金币,你说哪来的?貌似是一个家伙做主线任务给的奖励。不过其实很鸡肋,必须是喝下去的!所以基本不可能用来对付BOSS。”虞行这才止住惊讶。而大个扭头一脸微笑的看着悲哀说道:“小悲啊,哥哥我是给你上一课。天黑路滑,社会复杂。以后千万要注意点。”悲哀铁青着脸,紧盯着大个,半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你也中毒了,我看你怎么办。”大个脸上挂着一副犯贱的笑容,抬头看了看天上的烈日说道:“这毒除了等时间以外,只有死了状态才会消失了。然而现在离开始就只剩几分钟了,若是自杀再跑过来比赛早已经开始了。怎么办呢?”虞行几个听的一头雾水,不明白大个的话是对谁所说。然而在大个说完话后,只见大个大步的走出佣兵大厅,走到安全区以外后。举起法杖吟唱道:“死亡之吻!”顿时,大个的身体就化作了白光。虞行看着那白光纳闷道:“自杀?不是说自杀了也赶不上么?”然而就在虞行说话的同时,一道白光从虞行身旁闪起。而在白光之中,一个熟悉的笑容出现在众人的眼前!白光中的大个无奈的耸了耸肩,看了看愣在一旁的悲哀。挥了挥手手中的东西笑道:“游戏中有种东西叫做传送符哦,小悲。”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