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之传奇· 第一百五十九章:· 无心出场

网游之传奇

第一百五十九章: 无心出场

“输了……”无敌嘴唇都煞白煞白的,只感觉嘴里的味道都是苦涩的。而无心听到无敌的声音,立刻恼怒的扭头吼道:“输什么输!我们还有八百人,你给我说输了!闭嘴!”无敌脸色也是涨红,但最终是没有吭声。而无心则扭头看着眼前乱糟糟的一切,眉头紧皱。就在这时候,突然尤元的玩家齐齐的停住了。正当无心疑惑的时候,那些尤元的玩家突然齐齐的从好不容易接近的法阵中退了出去。无心顿时不由愣了一下,但接着无心丝毫不犹豫,咬牙喝道:“所有法师攻击!”酒馆包间内,虞行看到此幕,嘴角顿时忍不住抽动了起来。“这、、无敌够无耻的啊。不过话说,好不容易冲进法阵了,闲着没事走什么?”大个冷哼了一声,说道:“无敌是由无心指挥的。”“哦。”虞行说道。“那无心够无耻的。”而疯子低头看了看公频道,说道:“悲哀说话了,是他让所有人都先退出来的。”虞行一脸的不可思议。“他说退就退啊?也不怕输了?都笨蛋啊?”疯子看了虞行一眼,挠了挠后脑勺正准备说话的时候。大个插嘴道:“一个军队最基本的素质就是服从命令。你以为都跟你一样不听指挥啊?”虞行抑郁了,忍不住嘟囔道:“我怎么不听指挥了,而且貌似我才是老大啊,应该听我的。”接着,公会的众人默默的看了虞行一眼后说道:“听你的?”“我擦,你们这语气是什么意思啊?”虞行不乐意了。“呵呵、、呵呵。”佣兵团众人笑而不语。而公会赛中,遭遇到无敌法阵的偷袭,尤元的众人即使心里有过准备,但在一波集火之后,还是留下了十几朵白花。“卑鄙!”对面的尤元玩家忍不住骂了起来。然而无心却咬着嘴唇闷闷不吭声,眼中唯有渴望胜利的欲望。今天,结果只有你死我活,卑鄙?这只不过是战略!而尤元的玩家在远离无敌的法阵之后,就聚集在了一个离无敌法阵施法范围很远的地方。无心看尤元那边似乎没有什么动作。而无心的心里却是一片清明,现在这局势,可以说是无敌稳输。像那样的三路突袭,根本就无法防守。一旦被近身,就是虎入羊群。唯一胜利的办法,只有登上身后这座尖峰!无心狠狠一咬牙,在佣兵团里指挥道:“靠墙向尖峰移动!注意对方动向,一旦对方行动,就停下脚步保持阵型!”“会不会太冒险了?”身旁的相信我还没结婚忍不住说道。无心扭头,因激动脸都涨红了,咬牙说道:“试试的话,还会赢。”尖峰的样子,很像一个躺下的90°的三角形。而上山的路,也只有南面的那一个大斜坡。一旦无敌的法阵登上尖峰,居高临下。只用防守一路。那时候的局面,恐怕就算是尤元,也是无力回天了。无敌的法阵缓缓的移动着,尤元的玩家则在远处默默的看着,丝毫没有动静。虞行几个纳闷,把视角调整到尤元玩家的聚集处,顿时愣住了。只见他们都拿着吃的喝的,一脸惬意的看着远处一副紧张兮兮移动的无敌法阵。“这……他们是故意的么?”虞行忍不住吭声了。“太自大了吧?”疯子也低下了头,说道:“他们只是简单的加血加蓝,你想多了。”众人一想,都忍不住低下了头。“的确想多了啊。”而片刻后,无敌的法阵都移动道尖峰的大斜坡时,尤元的玩家才开始不慌不急的移动。无心一看尤元的玩家此时才开始移动,不由哈哈大笑道:“太晚了!所有法师!给我跑!”顿时,所有法师也不顾形象了,拖起宽大的法袍就开始狂奔了,地面上激荡的全是灰尘,远远望去,就像是一群四轮大货车飞速行驶中,可谓是声势十足。无心也明白法师奔跑的时候样子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可是他也没办法了。他的心里感觉登上尖峰,就仿佛是获得了胜利。也难关他如此失相。此时,也是拖着法袍跑的正欢。突然,最前面的法师猛地就停下了,身体唰的绷得直直的。后面的法师一个反应不过来,狠狠就装上了前面那个法师的身上。接着,前推后攘的,一群法师顿时就倒在了那里。慌乱中,几个倒霉蛋不小心踩到法袍,瞬间,哇哇哇大叫着就滚下了山坡。“我次奥!谁停下来的!”无心也是没反应过来就摔在了那里,此时起来后立刻就吼了起来。“会长……会长,前面有人!”一无敌的成员结结巴巴的说道。无心顿时心猛地一沉,居然连尖峰上都有人?难不成这是早就准备好的陷阱?越想越糟,无心只感觉没有希望了。然而一抬头,却发现,面前的山坡上,一个人正孤零零的站在那里!一个人?无心愣了一下,摇头看了看左右,发现原来真的只有一人。忍不住长吁了一口气说道:“吓死我了,原来才不过一个人。小心肝扑通扑通的。”无敌又忍不住话唠了,吐槽道:“不是无心么?哪里来的小心肝。”无心脸又黑了,扭头默默注视了无敌数秒,顿时无敌又老老实实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无心这才满意的转过了头,但立刻,身后的无敌又吭声了。无心顿时心里大怒,但下一秒,那怒气就消失的一干二净。因为无敌说的话是:“那个人是悲哀!尤元会长!”此时,悲哀正徐徐从山峰上走下来。看到无敌乱成一团的法阵时,悲哀笑了,静静的站在那里。无心从法阵中走出,远远的看着悲哀说道:“真厉害啊,不到两百人对战我们一千人。还把我们打的这么狼狈。”悲哀脸上的笑意顿时消失了,一字一顿的说道:“你是在嘲笑我么?说我对战你们这些家伙居然还死了这么多人?”无心顿时愣在那里了,悲哀的话就跟打脸一样赤裸裸。半响咬着牙冷笑道:“你别得意,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悲哀没说话,而此时无敌法阵中已经有人开始惊恐的大吼道:“后面!后面!尤元的人来了!”无心顿时暗道一声糟糕,急吼道:“前后寒冰路径!后面法师连续烽火连城!前面法师听我指挥!”悲哀一看无心这副摸样,笑道:“我一个人,这么让你担心么?”无心没说话,眯了眯眼睛。暗暗指挥道:“用冰华枪杀!秒杀他!!!”前一排法师都默默的站直起来,宽大的法袍隐藏住身后法师吟唱时的光芒。突兀间,数十支晶莹剔透的巨大冰枪出现在虚空中,没任何犹豫。枪出如龙,迅猛如雷电一般。但接下来,无心的脸色顿时大变,不止无心,所有看到这一幕的法师齐齐的睁大了双眼,而那一幕更是映照在所有人的心中。悲哀双眼一眯,看着飞速射来的冰枪突然双手就直接伸了过去!而那双手之上,似龙似虎的念气手套早已咆哮不已。似乎早就知道一般的轻轻一摆头,数十支冰枪划过悲哀耳旁便飞射过去。然而就在这时,悲哀左手虎口猛然钳住一支枪尾,而右手的龙头狠狠一击枪身。顿时,冰枪一个激荡,枪身猛摆,狠狠被悲哀甩了一个180°!“去!”悲哀一声轻喝,手持冰枪用尽全力投射过来。无心还没反应过来,巨大的冰枪直接射在了自己的胸口。随着冰花的散落,无心的身形也渐渐化作冰花!“所谓武器,最基本的就是不能让自己的武器伤害到自己。”悲哀淡淡的看着面前的法阵说道。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