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之传奇· 第一百四十三章:· 奇怪的玲珑

网游之传奇

第一百四十三章: 奇怪的玲珑

不久后,落日城的玩家突然发现卫兵似乎变强了!原本被BOSS一刀秒的卫兵,如今在倒地之后,还会再坚强的爬起来。大个眯了眯眼睛,看了看城中的事情不由沉思起来。半响问道:“善人,是你做的么?”“唔。”虞行说道。看到虞行的回答,大个突然挑了挑眉毛。笑道:“付出不少代价吧?”虞行皱了皱眉头,问道:“怎么了?”大个打了个哈哈说道:“没什么,只是感觉你心情可能不太好吧。”虞行没说话,只是想了想现在落日城中的局面。卫兵之所以变强还是因为光环的原因,奥德克斯身旁的那些护卫都可以作为统领来带领这些卫兵,然后卫兵就可以获的战阵光环技能。虽然比起主城光环要弱上很多,但总算是聊胜于无。并且,虞行已经明白了为什么NPC们都一个个躲在暗处,即使是到了这种地步还依旧保持沉默。泰坦之王!所有NPC都在等待这个家伙。修罗和罗刹只要不出泰坦之王这张底牌,想毕城主的NPC也不会轻举妄动了。两方人互相牵制,决胜的关键就是城中的战斗了。而虞行之所以想通了这点,还去低头向奥德克斯借那些护卫的原因就是为了保持城中的士气。城中可谓是打败,修罗和罗刹的数量不知道为何越来越多,而卫兵的表现让玩家都心寒了不少。并且修罗王和罗刹王这两大BOSS可谓是大杀四方,走到哪里,那里便立刻败退。只是片刻,便让大部分的修罗和罗刹集结在了一起。不多时,虞行已经走到了玲珑的楼下,看了看阁楼上,却没有看到玲珑的身影。虞行耸耸肩,便踏步走进了阁楼。而阁楼上却空无一人,虞行不禁发愁起来,本来都没想好来找玲珑该说些什么,现在连人都找不到了。“副城主大人、、是在寻找小女子吧?”突然一声音响起,虞行立刻浑身打了个激灵,急忙扭过头,看到一扇屏风后有着一个靓影。“玲珑、玲珑小姐怎么还这么悠闲啊,城里都乱成这样了。”虞行赶紧说道。而说话时,玲珑已经从屏风后走了出来。虞行看到了玲珑的打扮,顿时愣住了。只见玲珑身穿轻纱,薄若透明,玲珑躯体仿佛肉眼可见,而玲珑手中,则握着一个小巧华丽的法杖!“小女子都焦头烂额了呢,倒是副城主大人一副轻松的摸样呢。”虞行撇了撇嘴,心里万分不想跟玲珑继续扯东扯西的。耸耸肩说道:“为什么不去帮忙?”玲珑调皮的眨了眨眼睛,笑道:“人家马上就去嘛。”“是在等泰坦之王么?”虞行想了想说道。玲珑看了看虞行,说道:“算是对了一半吧。不全是等那个大猩猩。”大猩猩、、虞行心里汗颜,不过一想泰坦之王的形象倒也贴切。继续问道:“至少你也要顾及顾及城中的情况吧?现在城里都快被修罗屠尽了。”“你不是已经找到办法了么?”玲珑趴在一张桌子上,俏手的指尖在桌子上划来划去,而玲珑的眼神也一直盯着自己的指尖出神。“我?”虞行愣住了。“对啊,奥德克斯不是把侍卫借给你了么?不禁缠住了修罗王和罗刹王,士兵也有了统领。现在,城中的情况不是稳定了下来么?”玲珑依旧一副出神的摸样,嘴上淡淡的说道。我考!虞行心里当时就骂了出来。脸上满是纠结的问道:“感情如果我不这样,你们就想办法了?”“没错啊。”玲珑说道。虞行已经不想吭声了,真是无语中的无语。突然想起玲珑的话,开口问道:“你说对了一半什么意思?那一半是什么?”“是友军。”玲珑吐出三个字。友军?虞行顿时纳闷了,落日城还有友军?问道:“谁是友军?”“不知道。”玲珑说道。虞行此时心里抑郁了,开始这丫头话多的没完,这会儿瞬间就变的惜字如金了,多说个字会死啊?而玲珑此时在桌子上划动的指尖突然停住了,抬头看向虞行说道:“真是滑稽。”虞行心里有点毛了,难不成这丫头会读心术?说多一个字,真就只多一个字?不过脸上还是装作一副镇定的摸样说道:“什么滑稽了?”玲珑突然笑了,露出雪白的牙齿。“你信么?修罗王和罗刹是明知道自己就不出黑暗五君王的,而我们也明知道自己是不可能对修罗和罗刹赶尽杀绝的!”虞行愣住了,问道:“什么意思?”“我们都在演一出很大的戏,演给全传奇大陆的人看。”玲珑淡淡的吐出一句话。虞行刚想多问,而玲珑就问道:“你爱落日城么?”“爱。”虞行怔了怔说道。扑哧,玲珑顿时笑了,眼中充满了调侃。“连我都不爱,你会爱么?”接着,没等虞行说话,虞行就只感觉眼前一闪,脸庞似乎是碰触到了玲珑的轻纱。而下一刻,就已经发现自己在阁楼之下了。耳旁,传来了玲珑的最后一句话。“我们有我们的打算,副城主大人还是别打扰小女子了。”摸了摸鼻子,虞行满腹牢骚的哼了哼。不过问了问大个及会长们,城中的情况果然如同玲珑所说一般,已经稳定住了局面。本来使用后强化药水后的玩家就不弱,而卫兵也已经变的厉害起来。最重要的是两大BOSS已经被奥德克斯的护卫缠住,此时城中的局面已经完全逆转了过来!而这时候,虞行对大个说了先前玲珑之前的对话,忍不住说道:“是吧?感觉玲珑怪怪的,前言不搭后语的。”而大个听完虞行讲完了玲珑的话。顿时眉头紧紧锁在了一切,眯了眯眼睛,想起之前自己的推断,大个突然睁大了眼睛!额头也冒出了密密麻麻的汗水,半响后嘴角抽出一个弧度,冷笑道:“原来只不过是掌权者的对弈啊。”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