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之传奇· 第一百三十章:· 一兵十万

网游之传奇

第一百三十章: 一兵十万

看到大个一副仿佛要吃了自己的摸样,越走越偏是忍不住的打了一个激灵。但幸好大个说完后就不再理会越走越偏了,朝疯子和云云说道:“就是这样吧,找到的话联系善人就行。”说着,就转身走了出去。“喂,大个你去哪?”虞行问道。“酒吧,要去么?”大个头也没回地说道。顿时虞行就不吭声了。想了想,然而对疯子和云云说道:“那你们找到了再叫我吧?”然而只见疯子默默的抬头看了虞行一眼说道:“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听哪个?”虞行诧异地挑了挑眉毛,居然疯子也会说这样的玩笑。不由好奇的问道:“先听好的吧。”疯子点点头说道:“早在城战开始前,公会就去寻找过城中的任务,也知道很多隐藏的任务。所以说,找对城战有用的NPC不太难。”虞行眼里闪过一抹惊喜,说道:“那就是说城战有希望喽?”疯子突然默哀的看了虞行一眼,然后说道:“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这样的NPC没有八千也有一万。”虞行顿时感觉有种呼吸不上来的感觉,头一晕就想晕下去。然而云云却说道:“先别怕。”虞行跟抓上了救命稻草一般说道:“你有好消息?”云云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你知道的,我们是情报公会。所以说,我们能找出来的NPC绝对会比疯子多的。”虞行脸顿时黑了下来,也突然明白大个为什么不跟自己在一起了。丫的,他一定早就发觉了,即使是奇怪的NPC,这城里也是多如牛毛!然而,在半响后,虞行终于明白了此事的不易,单单那些脾气怪异的NPC就让虞行吃足了苦头。一个房屋中,一耳光NPC青年身穿盔甲,手中握着一把卖相非凡的长刀。“就是这人了,简直脸上都写上我是高手俩字了。”云云看了看那青年NPC然后对虞行说道。虞行也是搓了搓手,看着那青年NPC的眼睛都红了。直接大手一挥,一脚就迈进了屋内。还没等虞行说话,屋角突然走出一个中年女性,看样子应该是青年的母亲。青年的母亲看到虞行后,立刻笑着说道:“你好,请问你来这里有什么事情么?”虞行咳咳两声,然后一副义正言辞的说道:“如今落日城身遭大难,身为落日城的居民,你愿意为保卫落日而献出自己的力量么?”青年的脸色顿时大变,看着虞行沉默不语,但那哆嗦的嘴唇可以看出青年情绪的激动。而青年的母亲在听了这句话后,立刻就变了一个摸样。本来慈祥的样子荡然无存,居然直接抄起手上的扫把就给了虞行一下。“哎呦,大妈你别激动,大妈你别激动。”虞行边躲边退到了屋外,而青年的母亲仍是满脸的怒气,冲虞行骂道:“就算是落日城毁灭了,我也不会让我的儿子送死的,永远不可能!”说完,砰一声狠狠的关上了门,虞行顿时满脸的尴尬,扭头看了看云云,云云也是一脸的无可奈何。摇摇头说道:“下一个。”一个奢华的大院,而院内居然有着一片竹林。而在竹林中,有一人静立其中,一袭青衣,手持细剑,仿佛一世外高人的摸样。疯子看了看那人,然后对虞行说道:“想和他说话,必须要赢过他。去吧。”“啥?”虞行愣了愣。“跟他打一架?”疯子点了点头,虞行咽了咽唾沫。也不好推脱,就慢慢走了过去。然而刚到那人的视线里,还没等虞行说话,突然就听到竹林中一股空灵的声音。“来者即是客,那就拿出相等的实力来和我说话吧。”瞬间,虞行只感觉自己的瞳孔迅速扩大,只见竹林中顿时满是剑影,嗖嗖的剑声不绝于耳,竹叶如同下雨般落下,然而滑过虞行脸庞的时候,虞行却感觉脸上一凉,手摸上脸庞,手心只感觉一股温热,然后便看到了手心的殷红。“开玩笑吧,这是孤独九剑?”虞行暗骂了一声,赶紧就从竹林里退了出来。然而却看到了疯子询问的眼神,脸上一红,然后没等疯子说话,虞行就赶紧抢先说道:“你说哈,我要是打不过他,一切都白搭。打的过,那城战有他没他都一样。所以咱们还是找别人吧。”顿时疯子就愣住了,只感觉脑子里都被虞行的理论转迷了。半响才呆呆地点头道:“找别人,找别人吧。”格斗武馆,这里既是格斗家的复活地,也是一个特殊的地方。有格斗擂台供人格斗,经常可以看到一些NPC在这里搏斗。虞行看到这地方就感觉俩眼一黑,然后哀怨的看了一眼身旁的开心,说道:“大哥,你故意的吧。这是不是又要我和他对打?”开心看了看虞行,摇了摇头。顿时让虞行感觉双眼都湿润了,还是开心最好了。就看到开心慢慢张开嘴巴,淡淡地说道:“不是对打,是挨打。”虞行面无表情地看了看开心,然后心里开始盘算,如果自己打的过开心的话,准备用怎么样的办法玩死开心。当然一切都是虞行自己的YY而已。一个年轻人穿着金色的战甲,在擂台下满脸炽热的看着台上的战斗。开心指了指那年轻人,然后对虞行说道:“你去说跟他打,然后故意输给他。然后就能跟他说话了。”虞行感觉自己是不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啊?看了看那年轻人,不由是一阵哀叹。“一身黄金色,真骚包。”虞行一脸的鄙视。然而扭头却发现开心正盯着自己,不由纳闷的一低头,顿时发现自己也是一身的黄金色,果断不给开心开口的机会,直接就扭头走向了那个年轻人,拍了拍他的肩后,虞行说道:“嗨,能和我打一场么?”“我?”那年轻人一愣,不敢相信的指了指自己。虞行心里满是抱怨,但脸上还是笑着点了点头。顿时,年轻人就笑了起来,后退一步,唰的掏出了一把十字剑。然后说道:“我是奥德克斯,让我们公平的一战吧。”奥德克斯20级奥德帝国王子生命值:???魔法值:???技能:???“奥德帝国王子?”虞行心里嘟囔一句,突然意识到,自己这次或许是逮到了大鱼。而这时候,虞行已经和奥德王子站在了擂台上。只见奥德克斯冲虞行弯腰做了一个动作,虞行也就学着奥德克斯的样子弯腰,然而还没等抬头,眼角就瞟到了一抹冷光袭来。哐!千钧一发间,虞行硬生生伸剑拦在了中间挡住这一击。看了看面前的奥德克斯,虞行心里忍不住骂道:“这人品,还是王子,居然偷袭,我日!”不过这话当然不敢说出来,而奥德克斯一击未中,十字剑已经收回又狠狠一剑刺来。而虞行倒也不慌不忙,反正目的是要输给他。就换做盾牌老老实实的挡住这一剑。不得不说等级压制是多么的残忍。虞行只感觉格挡后,奥德克斯的攻击基本不掉血,只听到顿时眶哐的武器相撞声。没过多久,虞行的反伤就让奥德克斯吃尽了苦头。一个后跳后,奥德克斯持剑冷冷的看着虞行。虞行把头从盾后面露出来疑惑的看向奥德克斯。而奥德克斯则突然将手放在十字剑上,手慢慢的抚过剑刃,十字剑的剑身上居然多了一抹银色的光芒。而那银光,却给虞行一种危险至极的感觉!“受这一击,你也算荣耀。”奥德克斯淡淡的看着剑身上的银光说道,而虞行则眯了眯眼睛,沉默不语。十字剑刺来的动作不知为何,虞行只感觉这一刺很慢、很轻。然而在碰触到黑暗的光明的一刹那,虞行赫然发现那剑居然直接穿过了黑暗的光明。顿时虞行心中大急,紧紧握住了盾柄。下一刻,盾牌上突然迸发出无比猛烈的光彩,顿时和剑上的银芒相互碰撞在一切。轰!虞行只感觉手上仿佛产生了一次爆炸。当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发现自己躺在了擂台之下。而奥德克斯则站在擂台上一脸笑意的看着虞行。“险胜,险胜啊。”奥德克斯微笑着说道。这货够不要脸的啊。虞行心里骂道。然而脸上却笑道:“奥德王子厉害啊。”奥德克斯挑了挑眉毛,虞行赶紧说道:“如今落日城身遭大难,身为落日城侍卫长,我恳求奥的王子以救落日城于水火之中。”奥德王子顿时用手托着下巴一副沉思的摸样,半响朝虞行笑道:“这个倒不是不可以,只是”虞行听到立刻心里一喜,说道:“只要奥德王子可以救落日城,什么都可以的。”顿时奥德王子两只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说道:“好说,好说。我奥德帝国可以援助给你落日城作战的士兵,只不过兵乏马累的,都需要歇息啊。”虞行心里只感觉一阵恶心,和这货说话是一个别扭啊。强忍着说道:“你说要求吧。”奥德王子收起笑容,说道:“一个士兵,十万金币。”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