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之传奇· 第一百二十九章:· 看重

网游之传奇

第一百二十九章: 看重

想要打败轻舞荡世,必须要打乱轻舞荡世的骑士团。可是看速度虞行几个根本就追不上骑士团,而且一不小心中招,骑士团的集体冲锋也是相当厉害的。并且最重要的是,一旦被轻舞荡世获得积分,轻舞荡世完全可以凭借速度放风筝玩死虞行几人。局面一片灰暗啊,一点都不见乐观。而这时候,轻舞荡世带着骑士团也是来来回回的冲个没完。不过其实如果用心注意的话,这种大范围的冲锋时很容易躲过去的,所以虞行几个虽然看似危险,但却并没有实质性的伤害。“我说,你跑的累不累啊。”虞行躲避的空隙里说话嘲讽道。轻舞荡世一张小脸绷得紧紧地,紧闭着嘴巴不说话。虞行一看更来劲了,继续嘲讽道:“你看你鞋子都脏了,沼泽里面跑来跑去的,你也不嫌这脏的慌?”轻舞荡世的脸貌似已经开始黑了起来,慢慢的控制着骑士团只朝虞行攻击。“不如咱们坐下来,花前月下促膝长谈一下人生观、世界观一类的。打架多不文明了。”轻舞荡世已经开始无视虞行的絮叨了,只是咬着牙死死看着虞行。而虞行倒是一脸的毫不在意。“对了,你什么星座的?这么冷的女生应该是天蝎座的吧?其实我给你说啊,女孩子应该可爱一点才讨人喜欢的。”轻舞荡世不断的深呼吸,深呼吸,提醒自己要淡定,这样才能砍死这个惹人厌的家伙。然而这时候,突然一人暴喝道:“敢泡我的妞?!我跟你拼了!”顿时轻舞荡世就愣住,然后整张脸都黑了下去。只见男人需要沧桑突然从骑士团里跳了出来,拿着武器一副要跟虞行决一死战的摸样。“你给我回来!”轻舞荡世怒道。“不是、、主要、、这家伙、、”沧桑说话都结巴了起来,指着虞行不知道说什么好。而这时候,轻舞荡世的骑士团已经冲到了离虞行不远的地方。而虞行这一次,居然还是悠哉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这是你找死!轻舞荡世心里恨恨的想着。握枪的手也攥紧了几分。瞬间,骑士团就冲到了虞行的面前,甚至轻舞荡世已经感觉到了枪尖已经碰触到了虞行!然而,就在这一刻,轻舞荡世突然看到虞行一幕怪异的摸样。光明的黑暗化作盾牌竖在身前,面孔隐匿在盾牌后面,然后便听到虞行满是坚定的低语道:“坚盾堡垒!攻!”轻舞荡世的脑海中还在疑惑为何虞行不闪不避了,然而下一刻,就看到那盾牌猛地撞击过来,同一刻耳朵里已经听到了虞行的怒吼声:“撼动大地!”轰!虞行的盾牌仿佛泰山一般轰击过来,轻舞荡世只感觉根本无法撼动。冲锋像是流水装上礁石一般,硬生生的停了下来,甚至被虞行反过来撞了过来!整个骑士团的阵型顿时乱作一团,一个接一个撞在虞行的盾上!阵势完全破坏。而在下一刻,几个人影突然从旁边蹿了过来。开心、疯子、越走越偏几人如同虎入羊群一般杀虐,而骑士团顿时变的混乱不堪。“他们、什么时候靠近我的?!”轻舞荡世心里大惊,但没等轻舞荡世反应过来,虞行看盾换位剑,旋风斩瞬间呼啸起来,无比嚣张的黑色旋风张狂无比,撕碎了靠近自己的一切。“光明的审判!”一声音突然低吟,惊异间,抬头赫然发现男人需要沧桑高高跃起,半空中长枪正对地面,眼眸中带满了疯狂的意味!在所有人满是惊讶的眼神中,男人需要沧桑双手握着枪柄,从半空中狠狠坠落,枪端朝地面猛地一刺!白光闪耀!整个一片的玩家顿时化作白光。虞行赶紧抬头看向天空中的计分板。1:16.这、、、虞行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杀的全是自己人吧?立刻,就听到轻舞荡世暴怒道:“沧桑!你做了什么!”然后就感到男人需要沧桑被轻舞荡世拿着枪满世界的追杀。“这、这不是都输了嘛,我好歹杀了他们一个人。”沧桑一脸委屈的说道。“谁说输了!”轻舞荡世忍着愤怒看着男人需要沧桑。但下一刻,就不由泄气了。低了低头,丧气道:“唉,输了,输了。”“别生气啊。”沧桑赶紧上前安慰道。“去。别靠近我。”轻舞荡世冷哼一声。而这时候,大个已经不识趣的走了过去笑道:“我们赢了呢。”轻舞荡世瞟了大个一眼,皱了皱眉头。冷冷的吐出一句话:“知道。”大个摸了摸下巴,然后一脸好奇的问道:“你怎么还留在落日城啊?”轻舞荡世不禁笑了,说道:“为什么我不能留在这里?”大个一耸肩,不留痕迹的说道:“现在落日这么乱,依你的性格,遇事不都是让三分么?”轻舞荡世顿时眯了眯眼睛,冷笑道:“你什么意思?”大个打了个哈哈笑道:“没什么。只是说落日这么乱你怎么还在这里。”轻舞荡世甩了甩头,仿佛不想理大个,但半响还是说道:“险中求富贵吧。”“撑死胆大的。”大个笑了笑就扭头走了回来。但身后,却听到轻舞荡世满是讽刺的笑道:“饿死胆小的。”佣兵赛结束,善人佣兵团获胜。晋级三十二强!听到这样的话,众人倒是不由激动了一下。然而随着倒计时光华一闪,众人就看到了落日城天空中的那个金色龟壳,顿时想到了现在落日的处境,然后便齐齐的低落下去。“大个,这城战、、”虞行欲言又止。而大个突然变了一副表情,居然略带兴奋的说道:“善人,去做你的城战任务吧。”“城战任务?”虞行愣住了,然后问道:“什么城战任务?我怎么不知道?”大个一脸的笑意,而笑意中似乎还带着其他的东西。“记不记的落日城城主说过的话了?”落日城城主说过的话?虞行顿时不由的皱了皱眉头。几小时前,城主府中,落日城城主身上的伤口又开始溢出鲜血,然后便是剧烈的咳嗽。但是抬头时,那眸子中,却从未丧失希望。“还有办法!”落日城城主肯定的说道。“什么办法!”虞行急忙问道。落日城城主突然看向窗外,似乎是陷入了某种记忆中。虞行和大个一看此幕,也不敢打扰。直到半响后,落日城城主才渐渐说道:“落日城,曾经也算是一座圣城吧。落日城,也就标志着光之王庭。所以,自古以来,落日城中一直有许许多多强大的人在此修行。不乏强者在落日城中隐居。”而在说完这句话后,落日城城主便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然后便挥挥手示意让虞行几人出去了。虞行看了看大个,纳闷的问道:“这话有什么意思么?”大个此时一脸的自信,说道:“还没听清么?这么明显的提示都不懂?”虞行愣了一下,然后仿佛不可思议的问道:“你是说,落日城里有很厉害的NPC可以援助我们?”“答对,可惜没奖。”大个点了点头。虞行只感觉自己嘴角都不由自主的抽动了一下,问道:“你知道是哪个NPC么?”“不知道。”大个摇摇头。“那你知道落日城有多少NPC么?”虞行继续问道。“不知道。”大个依然摇摇头。虞行深呼吸一下,使劲攥着拳头然后控制不要自己爆发出来。“那你意思是要我找遍全城的NPC?”“对的。”大个诚实的点了点头。虞行面无表情的看了看大个,然后果断的走向下线的地方,说道:“你们聊,我先走了。”“唉,等等!”大个终于收起了一脸调侃的表情,而是认真说道:“你先别急,过来做个试验。”虞行疑惑的看向大个,只见大个随便走进了路边的一间房子,然后对着一个NPC面前说道:“你好。”然后见到那NPC看了看大个,然后一脸紧张的说道:“你好,请问外面的那些怪物走了么?这生活该怎么过啊。”大个耸了耸肩然后看向虞行说道:“你来。”虞行一看顿时明白了,走了过去对着那NPC说道:“你好。”“你好,请问外面的那些怪物走了么?这生活该怎么过啊。”NPC的答案跟大个问的时候如出一辙。顿时虞行就放心了,然后扭头问道:“你是说,让别人帮我问,然后遇到奇怪的回答,然后我再去?”“答对了!”大个微笑着点头,然后扭头看了看云云和疯子。顿时疯子和云云也明白了该怎么做,齐齐的点点头。大个站在原地,手放在胸口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半响才睁开眼睛,脸上毫无表情,一双眸子隐藏在眼帘之下看不清表情。扭了扭头,大个环视了一遍围在身旁的众人,突然张开嘴,淡淡的说道:“这场城战,对我毫无好处,也毫无意义。既没有金钱的诱惑,也没信仰的鼓励。所以,一切行动,只是看我的喜怒而做。”听到大个突然说这样的话,虞行几人顿时愣住了。云云和疯子也盯向了大个,而大个这时候突然笑了,脸上尽是释然。“可是我感觉,若是一个人动手打了另一个人,却还会说打他的理由,那就是因为心里对他的看重。”说完此话后,大个撩了撩头发,眼眸中充满了一种温柔的感觉。然而,就在这时候,突然一人大煞风景的跑了过来说道:“什么看重?啥看重?大个你是谈恋爱了么?”众人一看,原来是越走越偏,这货突然从远处跑了过来说道。顿时,大个的整张脸都黑了,咬着牙,法杖感觉都快攥碎了。虞行一看情况不好,感觉出声打个哈哈道:“走偏哈,你怎么从那里来了?”越走越偏顿时就哭了,说道:“咱佣兵赛我被沧桑一枪标死了不是?等等,难道你们没发现我挂了?!我考!”虞行赶紧说道:“哪有,哪有,当然发现了。”不过说话的时候,佣兵团众人脑海中都在疑惑,这货什么时候挂的啊?我怎么没看到?然而大个此时整张脸还是黑黑的,一副憋屈的摸样仿佛要吐两升血才缓的过来。半响说道:“城战?哼!”说着,狠狠的看了一眼越走越偏。“这是找死!”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