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之传奇· 第一百零二章:· 真男人的果断

网游之传奇

第一百零二章: 真男人的果断

早在去之前,当虞行见识了芭比的天华舞葬的厉害后,就拜托了芭比,然后在镜中储存了一次天华舞葬。更让虞行发现的,镜之复制的两种用法,一种只是简单的复制,然后释放一道影子。而另外一种,简单的点说就是让自己获得了一次使用这次技能的机会!虞行挥了挥剑,微笑看着真男人说道:“杀我,这点人可不够。”真男人此时脸都黑了,完全没有想到这家伙居然强到这种地步,半响咬咬牙挥手到:“山不转水转,后会有期。”虞行倒也不追赶,毕竟速度是硬伤。只是讥讽道:“刚才谁说不让我跑的啊?”话一出口,真男人顿时有种跟虞行拼了的冲动。但最后还是咬咬牙,看清了大局闷声不语的逃走了。“切。没意思。”虞行看着他们逃跑的背影耸耸肩说道。这时候佣兵团里大个说道:“别得瑟了。这回是意外了。没想到让你威武了一把。不过,不知道这对以后会不会有影响呢。”“还有以后?你不是说让我来送死么?”虞行说道。“切。你死了么?我想杀的绝一点而已。等我再去联系吧。”大个说完就不吭声了。虞行这时候摸着下巴思索大个在想什么,他让自己来到这里,并说了绝对会有人围攻自己,但却又说人肯定不多,说是让自己跑了就行。虞行也就攥着一口气过来,结果大杀四方了。但现在又说还有后面的,不由让虞行愣住了。真男人此时满心的牢骚,完全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一个戏码。按他的思路,如果那一旦是个陷阱,自己完全可以带着一群盗贼逃跑。万一是真的,那正好杀了人善被马骑一举两得。然而偷鸡就不成蚀把米,真男人是越想越恼怒。这时候,一玩家说道:“老大,那雇主又来声了。”真男人想了想,冷冷的说道:“约他见面吧。”“老大,不怕是陷阱么?”那玩家提醒道。真男人一咬牙说道:“怕个毛?不就一级?这次我去!”落日城内某个酒馆包间里,真男人全身赤裸的一个裤衩的坐在那里,至于为啥全身赤裸,自然是因为就算死了,也不会爆装备。真男人看了看面前的玩家,不由愣住了,脸一红赶紧问道:“你怎么和人善被马骑结仇了?”没错,坐在面前的那人,如果让虞行来,一定会认出此人正是琉璃子的月月。在一个美女面前,居然浑身赤裸,真男人当然不好意思了。月月倒是不在意,说道:“游戏刚开始的时候,那家伙原本和我姐姐是情侣。结果现在厉害之后,就将我姐姐扔到了一旁。雇佣你们的钱就是他给我姐姐的分手费。”真男人一听,好一段狗血的恋情啊。不过一想,倒也符合逻辑。一看人善被马骑那家伙猥琐的样子,淫荡的眼神,就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货。于是真男人点点头说道:“那好,不过他是七小强之首,实力相当强。本来20%的押金太少了,能不能先预付50%的押金?”本以为一定答应自己,然而却听到月月斩钉截铁的说道:“不行!”真男人一愣,问道:“我给你报仇,你给我酬劳不对么?”月月哼道:“系统给的20%是强制的。可是若是我再给你30%,一旦你完成不了,那你不退,我又有什么办法?而且这些钱是我和我姐最后的凭借了。”真男人看着面前的美女,倒也不好在墨迹。当即一拍桌子说道:“行!那就等我们杀了他之后再说吧!”同一刻,大个悠悠的对虞行说道:“OK了。”虞行倒是没在意这个,而是嘟囔道:“她姐姐谁啊?咋扯出这么一段剧情?还有,为啥让月月去当托?”“我是她姐!你不情愿么?”突然旁边一冷冷的声音哼哼道。虞行立马扭头笑面如花的说道:“我哪知道是云云啊,我真是三生有幸了。”云云哼了一声后说道:“放心吧,我的姑娘全是专业的。”“专业的?”一旁的越走越偏愣了楞。“专业骗子?”云云默认的点了点头。虞行倒也不注意那个,而是问道:“为啥你刚才不给他佣金了?不怕他怀疑?”大个瞟了虞行一眼鄙夷道:“给了他才会怀疑。多30%就是三万金币。这是多少钱你算过么?不给才是正常人的反应。”说完,顿了顿又哼哼道:“佣金的金币你出啊?”听到钱佣兵团的各位顿时安静了,大个晃了晃酒瓶然后看看众人啧啧两声鄙视道。而这时,真男人佣兵团里,一玩家正对真男人说道:“老大,找到他了。”真男人这时正在慢慢擦拭自己的弓箭,听闻后抬头道:“哦?他是要去哪里?”“不清楚,不过在东面购物街街。”玩家答道。“那里么、、”真男人默默不语,擦拭弓箭的手也不由慢慢停下了,眼睛里的光彩闪烁不停,表情隐匿在一片落日的光芒中,半响,嘴唇微动说道:“都准备吧,可能是场硬仗了!”东面的购物街处,虞行看似是漫不经心的游荡着,但心里却充满了戒备。他明白很快就会受到真男人的围攻。但却一直按压着心里的焦急。购物街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但却不知这片闹市中隐藏着多少锐利的眼睛,那迫切的噬人的心情,那攥紧着武器都仿佛要滴下汗水的双手。虞行徐徐迈着脚步,渐渐的走出了购物街。身后隐藏的目光也徐徐的注视着他。慢慢的,虞行走进了一道偏僻的小道。深深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这么明显了,就别藏了吧?”身后依旧是空无一人,然而面前却出现了一人。真男人静静的走在虞行的面前,脚步踏在空无一人的巷子中,声声耳闻。“你的人呢?又潜行了?”虞行问道。“不。”真男人笑道。“我说没来人,你信么?”虞行一惊,眯了眯眼睛,脸上也带上了一丝严肃,问道:“你有把握单挑我?”真男人笑着摆了摆手。“当然没有。”虞行不仅疑惑了,问道:“那你这是干什么?”真男人倒是没有回答,而是抬头看了看屋顶,又看了看身前身后。然后说道:“你的人呢?快出来吧。”“怎么办?大个。”虞行在佣兵频道里问道。大个沉默了一会,然后说道:“杀一个不算赔。出来吧。”虞行一听也只好耸耸肩,说道:“出来吧!!”瞬间,屋顶潜伏的弓箭手顿时露出了身影,持弓箭的手都拉起了满月,箭矢在弓上微微颤抖着。而巷子的前后想起一片嘈杂,然后就看到不断涌出的玩家将前前后后给堵住了。这时候大个也慢慢走出来了,问道:“你怎么看破的?”真男人缅甸的摸了摸后脑勺,然后笑道:“我哪有那么聪明啊,只是决定了一件事情而已。”“那件事?”大个问道。“山水轮流转啊,总有一天我会回来的。”真男人的脸上收起了笑容,眼中闪过一抹狠毒。“兄弟,别跟他墨迹了。杀了算了吧。真可惜,这么大的阵势,就抓住一人。”突然,无敌窜了出来说道。对于杀这群人,无敌无疑是最热衷了,原因自然是因为爆人者身上价值不菲的装备。简单尝到甜头后的无敌顿时就被吸引住了。想要包围真男人佣兵团一百五十人,依靠善人佣兵团这点人是完全不够的。而大个又想斩草除根,做次大的。于是就邀请了无敌来参与这次行动。而无敌自然乐意为之的来了。“好的。”大个一笑,然后就要挥手下令。然而就在这一刻,突然屋顶上闪起了耀眼的白光。诧异间,只见真男人在面前微笑道:“离开之前,不给诸位一点厚礼。真是不符合我的性格呢!弓箭手!射!!!”抬头,赫然看到铺天盖地的箭矢仿佛要映满眼眶!“我考!牺牲!”虞行直接大盾一举,高挑起来想着勉强挡住几人。开心和疯子瞬间抽出一把长刀,居然直接想要硬生生在这箭雨中生存。而越走越偏、小箭几人唯有躲在死角处或者虞行的盾下。箭雨过后,巷子中的众人脸都白了。没想到真男人这家伙居然最后玩了这么一出。玉石俱焚,自己也死在了箭雨下。不过看看众人,却发现巷子内佣兵团的各位倒是没有一个死亡,但遍地的箭矢仍证明着刚才的凶险。屋顶的弓箭手没有再来第二波箭阵,而是射完箭的一瞬间就匆匆离开了。“怎么回事?”虞行喘口气问道。“他妈的!他们也潜行在了屋顶,突然暴起把我的弓箭手杀光了,然后弓箭手朝这里射箭。”无敌气急败坏的说道。“让我去把他们给杀光!”“别白费功夫了!”大个突然说道。“看样子他们应该要离开落日城了吧。四个城门现在也没时间去堵了。”“那怎么办?”虞行问道。“不怎么办。按他们的话,应该短时间不会回来了。”大个的声音很冷。“以后回来找我们的时候,再报仇吧。哼哼。”说完,大个黑着脸就一个人离去了。虞行看了看大个的背影不由问道:“这家伙是怎么了?”无敌也是愣了愣,说道:“感觉怨念比我还大啊。”倒是越走越偏一脸猥琐的笑道:“这家伙也会栽别人手里啊。依他的自大,当然受不了了。哈哈。”话音刚落,就发现佣兵频道里冒出了一句话。系统:玩家越走越偏已被团长大个禁止发言。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