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之传奇· 第八十八章:· 超度活了

网游之传奇

第八十八章: 超度活了

“打起来了。”虞行拉了拉身旁的云云提醒道。“废话,我又不是没长眼睛。”云云抱怨。死亡四人突然暴起,四人合力一刹那就在炼神天罚上撕开了一道大裂缝!然后下一刻就已经飞出了炼神天罚的外面。谦卑没有丝毫慌张,只是静静的看着,唯一不同的是他已经走在了光明王的面前,看着光明王摔倒在地上的躯体沉默不语。“唔,神器护体。真是个麻烦呢。”谦卑看着一把剑,光明王所手持的佩剑,即使是身躯受到污染,那把剑仍立在地上,闪烁着金光。“杀!”死亡暴怒着,扬手间地面上无穷无尽的骷髅突破土地,白骨冒着刺目的冷光从土地里爬出来。痛苦突然飞跃在空中,尖叫着:“痛苦之嚎!”音波像是实质性的一般,如波浪般扩散在空气中。“恬噪!”谦卑冷冷的声音传来,然而在下一刻发现光明王的佩剑上光芒似乎也若有若有的振荡了一下后,顿时有了一丝欣喜。突然单腿跪拜在剑前,吟唱道:“尊吾王之命,灭尽邪恶。黑暗必覆灭在光明的照耀下。王之座下十二骑士之谦卑,赐吾于荣光,灭敌于死寂。”说话间,那剑上的光芒越发的强烈。突然谦卑脸上多了一丝狠戾,手猛然抓在那剑柄上,将其从土地中拔出!“聆听大地的哀嚎吧。瘟疫之源。”瘟疫的脚轻轻一踏,地面顿时变了颜色,而那成海般的骷髅在瘟疫的作用下,身体上渐渐都变成了灰褐色。而谦卑更是被无穷无尽的骷髅瞬息间埋没。虞行和云云这时候又跑远了一点,这战斗波及的范围似乎比想象中的打的多。骷髅们甚至有些出现在了虞行和云云的身边,而谦卑手持的神剑更是威力无比,轻轻一划,瞬间大地就出现一道巨大的裂缝。持剑举天而立,神光照耀下,无数的骷髅都在光芒中融化碾灭。可是瞬间就有更多的骷髅悍不畏死的冲上去。“你说谁会赢?”虞行看着那惊天动的战斗问。“你问我我问谁啊?”云云说道。“估计是谦卑吧。”大个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佣兵团。虞行挑了挑眉毛,疑惑的问道:“为啥?”“男人的第六感。”大个说道。“切……”战场中,骷髅仍是无穷无尽一般,而谦卑则毫不在意,仿佛故意的一样。只是轻轻的挥剑,以让骷髅不触碰自己。“就这点力量么?”谦卑持剑微笑。死亡冷哼一声,大手猛然抓下,像是有无尽的鬼混在掌心哀嚎,铺天盖地着就要将谦卑攥碎。“破!”谦卑轻轻的喃道。剑尖轻轻一刺,那大手就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低头看了看神剑,谦卑似乎若有所思的皱了皱眉头,然后笑道:“继续吧。”“啊啊啊!!!”突然一人的尖叫声响彻天地,轰鸣在每个人的耳旁,仿佛耳膜都要被震碎了一般。痛苦捂着头在那里哀嚎,身上不断的冒出鲜血和裂痕,越发的骇人。“这样才好嘛,你们也就只有动用法则本源来和我打了。”谦卑看到那一幕后笑了,然后突然飞跃起来,从骷髅的人海中穿越,直奔痛苦而去!“喝!”痛苦突然变了,一股荒蛮、无谓一切的气势油然而生。五指上更是多了一副闪烁寒光的骨刺。谦卑一剑挥来,痛苦丝毫不躲避,生生用双手握上剑锋,一刹那,仿佛冷水在油锅中一般,发出滋滋作响的声音。而痛苦却反而满脸的狰狞更深,一双手直指谦卑的双眼抓去!谦卑突然一脚将痛苦踢开,躲开这一抓。可下一刻,痛苦就又如同野兽般的铺了上来!谦卑拿剑抵挡,却没想到痛苦直接用身体迎了上来!瞬间就穿透了痛苦的身体!可下一刻,谦卑就不由的大惊失色!剑卡在痛苦的身体里!而身体更是被痛苦的双爪紧紧抓住。痛苦狰狞的叫喊着,突然一口狠狠的咬了过来!“我考,打的真血腥。”虞行从石头后面露着头瞅了几眼后赶紧把云云拉了下去。“少儿不宜,少儿不宜。”“不宜你妹啊。老娘是少儿么?”云云怒。“额……”虞行愣了愣。“那少女不宜,少女不宜。”“老娘是少女么?”云云继续怒。“额……”虞行又愣了愣,然后细细的看了看云云后说道:“大姐不宜,大姐不宜。”“大姐?我年龄有那么大么?”云云继续怒。“额……”虞行再次愣了愣,用双眼细致的观察后说道:“我感觉很大啊。这不小了吧。”“你丫看哪呢?!!”云云怒。这一咬算是完全超脱谦卑的想象,终于不见了先前那副谦谦君子的样子。如同野兽般的嚎叫一声,痛苦立刻就被谦卑身上迸发的光芒震飞出去。而虞行露头一看,立马就感叹了:“啧啧啧。可怜先前还是个帅哥呢。”也不怪虞行这样说,谁脸上被咬一下肯定都是破相的危险,更难为了是痛苦这种奇葩所咬。此时谦卑脸上可以说是满是鲜血,虽然不知道是痛苦的还是自己的。总是也是一塌糊涂了。谦卑在空中似乎是沉默了一会后,然后就听到了他的声音,与以往不同,这次是带着无边的阴冷和残忍。“一个都跑不了,全都要死。”虞行和云云听的不禁又缩了缩脖子。谦卑的身影突然像是风尘一般被吹散了,正在虞行愣神时,谦卑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痛苦的身旁,剑光一闪,在所有人没有反应过来时,痛苦的双臂突然掉落了下来!“这货是要削人棍啊?不行,不行,太血腥了。我跟游戏投诉下要心理赔偿去算了。”虞行吐槽道。“对呵,心里赔偿。”大个突然出声道。顿时所有人头上都滴了一滴老大的汗,这货谁都想黑一把啊。就在死亡看到痛苦双臂断了之后想要冲过去的时候,下一秒,谦卑就出现在了死亡的身旁,一剑过后,拦腰而断!这次,连云云都不忍的闭上了眼睛。“说过谦卑会赢吧。实力差太远了。”大个说道。虞行沉默不语,就在以为事已定局的时候,突生异变!只见瘟疫突然化作了一抹流光,居然直接窜入了痛苦的身体里!而痛苦的身体顿时就仿佛膨胀了起来,那股噬人、疯狂、蛮荒的气息更为浓烈。甚至连削掉的双臂都从新生长了出来!“我考?这也行?还合体?”虞行瞪大了双眼说道。而谦卑这时候也是回过了头,让人无语的是本来血肉模糊的脸这时候突然又变回了原样。而谦卑笑道:“来吧,也让我看看曾经的黑暗五大法则到底有多强!”“吼!”合体后的痛苦和瘟疫疯狂的吼叫着,膨胀后庞大无比的身体带着碾碎一切的霸气冲向谦卑。‘叮!’轻轻的一声脆响,谦卑居然不知何时出现在了痛苦的身旁,然而这次挥出的一剑却碰上了痛苦的拳头上!“居然能受这把剑的一击?”谦卑也是一惊,然后冷笑着:“真期待能接我几剑呢。”“吼!”痛苦嘶吼着,这时候死亡所召唤的无穷无尽的骷髅也纷纷爬上了痛苦的身体,居然化作了一个白骨的盔甲,而谦卑则只是淡淡的看着他们不断融合。终于,当融合完毕后的痛苦是一个无比庞大的人形巨兽,而身体上包裹着累累白骨,手上的骨刺所散发寒光仿佛都带着无比的死意。死亡直直一拳朝谦卑挥去,谦卑扬剑直接与拳头碰撞。砰一声闷响,仿佛大地都颤抖了一下,天空中无比浓郁的阴霾都被这一击所形成的无形震波给一扫而空!‘嗡嗡嗡嗡!’谦卑的剑猛然发出了刺耳的嗡嗡声。不知为何,谦卑似乎是笑了,挥剑继续硬碰硬的朝痛苦的拳头砍去。痛苦嚎叫着,身上的白骨盔甲都渐渐的裂开了,拳头上更是被鲜血完全染红,然而痛苦却丝毫不在意,仍那样不知疲倦,不畏生死的挥拳。‘嗡嗡嗡嗡……&39;剑的嗡鸣声越来越大。突然,谦卑的身影一闪,出现在了离痛苦稍远的地方。看了看自己的手心,虎口都被震出了鲜血。而剑上,光芒更是微弱的仿佛将要熄灭。谦卑抬起头,淡淡的看向死亡几人说道:“就到这里吧。现在,我该送几人上路了。”而这时候,云云和虞行正在一块石头后猥琐的交流着。“你看那货干嘛呢?”虞行声音中透着一种猥琐,光听声音还以为是越走越偏呢。“……”云云伸头看了看之后顿时无语了。也难怪,战场的一个角落,诚实正静静的躺在那里,看样子应该是挂的差不多了。可问题在于,腐蚀从战斗的一开始,就蹲在了人家的旁边。貌似做着什么。“这货是要干嘛?难不成、、、”虞行YY的猜想着。“好重口啊。不愧是黑暗那方的,果然有特色。”越走越偏的声音淫荡的嘿嘿笑着。“你妹啊。别在女生面前谈这么猥琐的话题好不好啊?”云云气了。集体沉默了几秒后,一人的声音弱弱的说道:“你、你算女的么?”“我考!你妹的。谁说的?谁说的?有种站出来啊!”云云火了。虞行赶紧缩了缩脖子,这时候越走越偏的声音又略带了一丝猥琐的说道:“善人你检查下是不是。”少儿不宜……虞行红着一只眼圈说道:“别闹了,你说死亡那家伙在干嘛呢?”“你这红眼圈是、、、”越走越偏正想说话,虞行就打断道:“专治嘴贱三十年,一直被模仿,从未被穿越。”立刻,越走越偏就换了一副语气,正义凌然的说道:“应该是念经超度吧?”“P!黑暗的给光明超度?猫哭耗子还差不多。”云云鄙视。“管他干嘛,难不成还能超度活了不成?”大个冷哼的鄙视所有人。说话间,突然虞行看到一幕愣了下说道:“刚才,刚才似乎诚实动了下。”正在大家疑惑时,本来躺在地上的诚实突然直起了身子,然后站了起来!“真他妈超度活了?”虞行愣了愣说道。大个也愣了,半响问道:“刚才咱说猜对奖啥了没?”“……”众人无语。两更是不是给点奖励?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