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之传奇· 第八十四章:· 那你保重

网游之传奇

第八十四章: 那你保重

也不知道这一路滚下去到底有伤害没有,但光看那飞荡的灰尘也让人顿时脸吓白了两分。看着开心那一个是滚的麻利,大个众人都感觉一股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感觉。“这、、、第一次看开心出?灏!毙〖???乃档馈“第一次?”越走越偏问道。“是呢,开心可是我们内院,我们学校最强的人。连教官都不是他的对手。而且他平时很孤僻,总是感觉很难接近。”小箭说道。“没那么夸张吧。”虞行吐槽道。“别聊了。”大个猛地黑着脸说道。“按照原计划,你们下去吧。”“那开心呢?”越走越偏问。“别管他了。看他滚的挺High的。估计是回不来了。”大个说道。这是High么?虞行心里想着。突然佣兵团里传来开心冷冷的声音:“我还没死。”顿时,佣兵团内鸦雀无声。“杀!”说话间,山坡上传来了玩家的叫喊声。越走越偏伸头一看,飘飘扬扬的雪花已经飞落,开心好不容易止住了滚势,急忙就掏出了长刀,然后开启了冰天雪地。但转眼间,周遭密密麻麻的玩家就一拥而上了。“去救他么?”越走越偏还在山坡上,看着那高度也犹豫了。不跳吧,猥琐的走下去太丢人了。跳吧,看开心那一滚,越走越偏也是心里挺毛。“先照顾自己吧。”疯子说话了,说着野兽念气手套已经加成在手掌上,一个纵跃就拦在了俩个玩家的面前。一玩家看样子是剑圣,急速之后,瞬间胳膊就仿佛化作残影。长剑快如疾风一剑就刺了过来!然而疯子却丝毫不见慌张,居然堪堪一避之后,赫然一爪抓在剑圣的手臂上。“快快快,帮忙啊。”越走越偏朝身边的小箭嚷嚷。小箭倒是毫不在意,纳闷道:“你怎么不去。”越走越偏顿时憋红了脸,这能说不敢跳么?问题是不跳这根本下不去好不好?幸好小箭没有细究,张弓就射了下去。而下面,疯子一个人拳头上的龙虎幻象更显的浓烈,飞扬的念气飘荡。身影在几人间穿插移动,只听砰砰声的拳声。“我擦,怎么打不到这货?”一玩家已经怒了。“别挡着我啊,要不是我刚才砍到了呢!”一剑圣嚷嚷。“叫毛啊,老子从小单砍十条街,都是你们影响我发挥。”一玩家说道。“我血红了!让我出去!让我出去!”一声音吼道。一群人围着疯子乱成一团,终于当一朵灿烂的白花闪起的时候,终于一群人都冷静了。“刚才发生了什么?”一玩家还对着那白光没反应过来。“这是我们的人挂了?”看着面前站的好好的疯子,一玩家愣了愣说道。“应该是吧。”一玩家说道。“我考、散开散开。”一群人挤挤攘攘的闹腾半天,疯子也是半响无语。看着一堆人齐齐的后退几步,围着自己站成一个圆形。看到一伙兄弟对一个人还犹豫不决的,一个貌似是领头人物的武道家说道:“刚才一定是因为太挤了。所以才发生了那样的事情。现在,去个人跟他单挑吧。那谁、笛子呢?他刚才不是说单砍十条街么?过来单挑他。”叫做笛子的玩家顿时头上就冒汗了,可一堆兄弟看着也抹不开面子。硬着头皮说道:“一定是太挤了,太挤了。”说着,搓了搓手脚步一点一点的往前蹭。突然疯子一个箭步上前,重拳一击打中笛子的腹部,接着一个抱身投就扔飞了出去。然后众人齐齐的仰天看着那笛子飞过头顶,然后哇哇大叫着一路灰尘的滚下了山坡。刺狼佣兵团的人都不忍的闭上了眼睛,不想去看那残忍的一幕。“这不科学。”一玩家说道。“但很魔法。”不知道是谁吐槽道。“我考,谁说的?这话谁说的。有种站出来。”领头的那武道家脸上挂不住了,听到这句话后大喊道。“额。是我。”一声音传来。这时,刺狼佣兵团的玩家齐齐的抬头,才发现原来高处还站着俩人。越走越偏和小箭。而说话的人正是越走越偏。领头的那武道家一看越走越偏立刻就激动了。嚷道:“小子给我下来,看我不揍死你。你们先打着,我来拦下这俩货。”刺狼的玩家都无语了,围着疯子站成一圈沉默无语。脑子还在不断重复笛子从山坡上滚下去时哇哇尖叫的样子。“你上来啊。”越走越偏不敢跳,看着那武道家笑道。‘鹰踏!’武道家也不说话,飞身跳起脚尖闪起银光,轻轻一点就飞跃上来。刺狼的玩家愣了愣,又看了看面前的疯子,似乎是明白了点什么。能跳上去的玩家顿时大喊着:“放着我来!”一个个崩山击、鹰踏的就飞了上去。不会跳的也学者攀岩的动作开始往上爬了。“我考!”越走越偏一看这架势,还是疯子身旁安全。突然急中生智一支手里剑就扔了下去,然后一个传送就安全的到了平台上。“越走越偏,你又卖我!尼玛的。”小箭一看就怒了,问题是他也不敢跳啊。咬咬牙,弓放进口袋,拿出匕首对着刚上来的玩家就是一匕。“死亡印记、泯灭之吻。”大个的声音突然出现,瞬息就带走了两个玩家的生命。“帮我扛着,别让他们过来。”一看到大个,小箭顿时来了精神。原来爬上那个沟壑后就到了大个的视线内,以大个的法伤,基本就是碰到就死。小箭舞着匕首张牙舞爪的就冲上了刺狼的玩家。“快去打那个死寂牧师,那货法伤太高了!”刺狼的玩家发现大个的存在后,立马喊道。“我考,这个弓箭手怎么玩匕首这么厉害?远程呢?远程呢?”刺狼的玩家又开始嚷嚷了。“老子爬不上去!你们丫的就知道自己跑。快来救我,来救我。”远程不知道上面的情况,疯子和越走越偏毫无顾忌的大杀四方,弄的一个个远程职业使劲的扯嗓子嚷嚷。“亡灵毒雾!”大个坐在山坡上看着风景,看着一个个想往自己这奔跑的玩家淡定的说道。“考!”刺狼的玩家看到那浓郁的黑色雾气顿时崩溃了。在下面虽然危险,但是那念气师伤害不高。这里还杀不到人不说,那死寂牧师法伤高的惊人。还是下面安全,下面安全。刺狼的一玩家猛地想通了这一点。赶紧大喊道:“去下面,去下面。”顿时,上面的玩家似乎都想通了这一点,默契的一句话不说。跑到沟壑的边处,齐齐的纵身一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顿时,数十个人体球形从山坡滚下,所有人都不忍张开眼睛看到这残忍的一幕了。似乎在那灰尘弥漫间,还有一两朵雪亮的白花闪烁。“这是滚死了?”大个眯着眼睛说道。刺狼的玩家看着一个个飞滚急下的同伴,心都凉了。好不容易下来了,结果却发现这里多了一个忍者,而那忍者的伤害更是惊人。死亡的白光不断闪耀。“我老婆刚才滚下去了,我去追一下。”刺狼的一玩家突然大喊道。刺狼的玩家愣了愣,突然默契的说道:“啊,刚才我兄弟也滚下去了,我去看看啊。”说着,一群人看也不看疯子几个,扭头就狂奔下去了。领头的那武道家刚才跳下的时候幸好只是摔了一下,并没有滚下去。这时候也是跑的一个飞快,恨不得换号加成全敏似的。没跑多远,突然看到远处一个个同伴也是飞速的往上跑来。武道家大喜叫道:“你们可算来了。我们、、”还没说完,就突然愣住了。只看到他们后面一穿着法师长袍的家伙手持长刀一副杀气腾腾的追着。这是怎么回事?武道家愣住了。这时,他突然看到了佣兵团的团长,刺狼正一马当先的跑在前头赶紧问道:“刺狼,这是怎么了?”刺狼气喘吁吁擦了擦汗,看了看身后一副心有余孽的样子,结结巴巴的说道:“额。冷仔。兄弟们,兄弟们是来支援你呢。敌人呢?让我们灭了他。后面那个你来对付。”冷仔看了看那个拿刀的法师,又想了想山坡上的四人。立马就对比出来了强弱。大手一挥说道:“放心吧,刺狼。你先去山坡上吧,这个人我来对付。”“那你保重。”两人心照不宣的说道,然后就头也不回的跑走了。保重什么呢?刺狼和冷仔这时候都看到了自己的敌人,突然愣了愣出神的想到。十分钟后,天空中的比分表上显示的数额是0:66。而善人佣兵团的人则都聚集在了山顶。刺狼的人也都集中在了一起。”……”刺狼剩余的三十多人沉默无语,一个个都低着头不吭声。“咳咳。”刺狼作为团长还是第一个说话了。“这个,这个。大家不要气馁啊。我们还有机会。”“是啊,是啊。有机会。”冷仔瓮声瓮气的说道,就是话语中没有多少信心。“……”三十多人又沉默了,想起那血淋淋残忍的一幕都忍不住打了个冷战。不多时,刺狼带领着剩余的三十多人从山坡的另一面悄悄接近。这里可没有什么沟壑,一个大斜坡平坦无比。刺狼看着天上的烈日,顿时一扫开始的阴霾。豪情万丈的一挥手大喊道:“冲啊!兄弟们!”话音刚落,地面仿佛都轻微的震动了起来,刺狼愣了愣,暗想难道回音这么厉害么?突然听到耳边一同伴说道:“我草!”刺狼疑惑的抬起头忍,顿时感觉一腔悲愤无处发泄,半响吐出一句话:“天气真他妈的好啊。”山坡上,石块,树木急滚而下!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