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之传奇· 第六十二章:· 辛德安守望者

网游之传奇

第六十二章: 辛德安守望者

一阵光华闪过,虞行就出现在林荫城的大街上了,看了看四处的风景,似乎跟没更新之前没有什么不同。但接下来,视线内的一卫兵就踏着沉重的步子就杀了过去。“草!”瞬间想起了自己血淋淋的善恶值,虞行果断的扭头跑了出去。看了下,三百多的善恶值看着还是那么震撼。“有人活着么?”佣兵频道里赶紧求救。“唔。怎么?”很快就有人回复了,虞行不禁一阵汗颜,居然自己是最晚上线的。“我刷罪恶值啊。300多,怎么办?”虞行虽然知道他们不会有太多办法,但还是问道。“有个好消息。黑色霸王出来了,他没死心。正在垂死挣扎呢。一堆善恶值。要去快去吧。”大个说道。“哦?”虞行有点惊喜的感觉。“那你们呢?也在那里?”“没。我在泡妞呢。你快来分钱吧。”越走越偏的声音首先出现了。“怎么不去?不是雇佣么?”虞行有点纳闷了。“钱先等我事忙完再说。”越走越偏顿时就哭了,300多罪恶值啊,忙完孩子都打酱油了吧?“害人不浅被黑怕了,不敢雇佣大个了。反正黑色联盟也输定了。”越走越偏声音中带着一股哀怨。虞行点点头就关了频道一心一意的刷自己的善恶值了。当虞行带着通缉任务奔到战场的时候,黑色联盟的玩家顿时就哭了,黑色霸王一看到虞行,俩眼就红了,攥着法杖的手那是一个青筋暴露。不过虞行可没功夫跟他们多扯,300多的罪恶值可不是开玩笑。砍一人,离开再过来砍一人,再离开再过来砍一人。黑色联盟本来还有点顽固抵抗的心思,顿时就溃不成军了。虞行看着完完全全崩溃的黑色联盟玩家,又看了看自己的罪恶值。131点。顿时虞行就有点欲哭无泪了,站在大街上,看着那罪恶值,寒风那个吹啊,心里的忧桑谁能懂?就在虞行只能去通缉收割10以下罪恶值玩家的时候,突然听到佣兵频道里的一声暴喝:“我考!可他妈出现了!!”“吼毛线啊!越走越偏。你大爷的。”虞行怒道:“什么东西出现了?BOOS?”“比BOOS更厉害哦,刺客说可能是传奇BOOS呢。”越走越偏声音的兴奋离这么远虞行都感受到了。“我们都在北边森林,善人你来吧。”大个突然吭声了。“是个弓箭手,你来抗吧。”虞行犹豫了一会,看看还有一百多的罪恶值,又看看只有几点的通缉目标。虞行果断扭头往北边森林走了过去。晨暮森林,沐浴着生命光辉的森林,这不知名的森林里仿佛有着什么秘密,幽深的林子间似乎有着某种锐利的眼神。刺客的寂寞从一开始得到偷窃任务后,就出入于各种等级的练级场,寻找BOSS,晨暮森林作为落日城最高级的练级场当然不会错过。而在某一天,刺客发现在早晨和傍晚的时候,晨暮森林会随即出现一名NPC,全体信息都是问号,中立单位。而对于刺客来说,只要不是友军,那就是敌人。果断的偷了一下,失败后连潜行都没有作用,直接被一箭秒杀。而因为这NPC太不容易见到,所以刺客后来就断送了窥视之意。而后来因为无聊,城内又太乱。百花丛和琉璃子的都集合在这里。越走越偏听了有这样的事情,就不死心的等。直到现在终于找到了目标。辛德安——守望者(中立)精灵族、男性、持弓箭等级???????????????“不是传奇BOOS,但别的不知道。”大个鉴定了一下说道。刺客失望的叹了一声问:“那怎么办?”越走越偏激动的说道:“砍了呗。神器、神器!”“你妹的神器啊。”云云给了越走越偏一个暴栗。“能不能打过还是一回事。再说,先去看看有任务没。”对啊,任务!听到这个众人立马眼前一亮,虞行的经历可是眼红了很久。“这个接近没问题吧?中立的。”大个问道。刺客的寂寞想了想说道:“应该没事,上次我就是走旁边磨了很久,最后感觉什么都捞不到就偷窃了。”大个点点头拍了拍虞行说道:“你先走。”“我擦,我一百多罪恶值呢。死了咋办。”虞行怒。“再说,不是安全嘛。”听到一百多罪恶值大家都不禁愣了愣,再然后看向虞行的目光那是一个默哀。最后还是越走越偏对BOOS的执着,果断的率先走了出去。大家也就跟着走了出去。森林里静悄悄的,连树叶因风吹而瑟瑟的声音都感觉清晰可见。林子的幽深像是一张巨口,连光照都无法透进过来。沉重的暗青色覆盖在每个人的身上,仿佛连骨骼都感觉冰冷的僵硬。“感觉好难受啊。”云云有点受不了这气氛。“有点吧。”虞行附和道。“都怪那NPC乱走,搞得我们追。恩?他停住了。”突然,所有人注意到,原本走在远处的NPC突然停下了。正当虞行几个高兴的时候,下一秒,所有人的脸都僵在了那里。辛德安抬起了手中的弓箭,拉至满月!瞬间就看到弓上已经搭着一支如同琉璃般晶莹炫目的箭矢。“我考?怎么回事?”大个骂了一句。“善人快扛着。”虞行还没来得及抬盾,那一箭就射了出来!一瞬间,甚至连眨眼的时间都不到,身旁的白光就已经闪起!诧异间,扭过头,大个的身影以消失不见!再扭头,辛德安另一支箭以搭在弓上了。“草,都快跑!”虞行骂了一声就硬着头皮冲了上去。辛德安依旧静静的站在那里,拉弓的手沉稳的不存在一丝颤抖。‘锃’的一声清响,越走越偏连替身术都没来得及释放,瞬间回程了。“这个、、、”虞行咽了咽唾沫。“我可是一百多罪恶值啊。”而另一边,辛德安全新的一支箭也早已搭在弓上!那眼神,虞行似乎是明白了,晨暮森林里隐藏的那份锐利的杀气,以及这无所睥睨的箭术。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