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之传奇· 第五十五章:· 害人不浅的大个

网游之传奇

第五十五章: 害人不浅的大个

“大哥,我路过的。”虞行想着怎么对付这场面不由嘴上拖延到。“路过就赶紧过去。”黑色联盟法阵里传出一声音差点让虞行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不跑是傻子,虞行想到这赶紧不顾什么拉着云云的手就一个劲的狂奔出去。“嘿,居然没理我们。”虞行一副大难没死的样子。云云这才赶紧挣脱虞行的手瞪了虞行一眼说道:“玩游戏的十个九个都是冲动的。刚开始城内大混战的时候不就因为中立玩家受到攻击后普遍帮了害人不浅才把黑色联盟的外围玩家打的走的走散的散。所以现在他们也不敢触众怒了。”我们两个算众怒么,而且我们也不是中立啊。虞行憋着一句话也不好说出来。这时候身边突然浮现了一个个玩家,仔细一看原来是万花丛的玩家。云云哼了一句:“你们一群家伙,居然把我给卖了。”“大姐,我们给他们也是一波法术的问题,再说,我们隐身后可是一直在你们旁边没走。要是当时你冲了,兄弟们说什么也会跟着冲的。”万花丛一玩家说道。虞行赶紧干笑道:“那谢谢啊。”那玩家扭头翻了个白眼:“我们说的是云云姐,你要想冲赶紧冲吧,再晚,赶不上二路汽车了。”“……”黑色联盟的核心是三个人,分别是黑色霸王、黑色夕阳以及相信我还没结婚。黑色霸王是会长不必多说,而黑色夕阳和相信我还没结婚则是法阵最重要的两人!黑色夕阳与黑色霸王本就相熟,而他的法袍上更是有魔法源泉这种技能。而相信我还没结婚,则是不知何处学习了魔力涟漪这种逆天技能,短短时间就在黑色联盟中成为了核心地位。“我们把黑色夕阳和相信我还没结婚杀了,那法阵不就不攻自破了?”虞行突然灵光一闪说道。大个瞥了虞行一眼用一种白痴的语气说道:“你可以试试,我不反对的。”“人家肯定保护的死死的,哪会那么容易杀啊。你妹的。”云云说。“现在害人不浅那边怎么样啊?”虞行问道。大个抿了抿酒说道:“还在打呢,两边人这么多,不打个几天几夜消停不了。问题是,这样下去,害人不浅输定了。”越走越偏纳闷道:“那钱还给不给了啊?”“咳咳,咳咳。”这是一个值的深思的问题啊,周围人齐齐的沉默了。半响大个绕了绕头说道:“要是有一队弓箭手就好了。”对啊?!虞行眼前一亮,弓箭手可是法师克星,射程、移动速度都比法师强,放风筝也把他们磨死了。想到这里说道:“对啊,找弓箭手啊!”大个依旧是瞥了虞行一眼道:“我说林荫城没有弓箭手你信不信?”大家很明智的闭上了嘴,像是虞行接嘴两次就被鄙视两次是最好的见证。大个清清嗓子说:“弓箭手虽然射程远可是在这种环境,到处都是树木这种障碍,说是障碍敌人,其实反而对自己不利。一般的玩家根本射不中对手。曾经就是有人组织过弓箭手和黑色联盟的法阵对打,结果黑色联盟的法师直接烧树碾压过来,弓箭手大败,后来林荫城的弓箭手就走的走散的散了。”“太杯具了吧。”小箭看了看自己的弓喉咙上下动了两下后说道。“真没办法了?”虞行疑迟的问道。“有。”大个简单的回答了一下。一杯酒一饮而尽,说道:“云云,你琉璃子不是全猎人么?都传送飞过来吧?”“啊?”云云愣了一下。“一张飞行符五百金币啊,你妹的。再说我公会除去小刀和虞行就五十个人啊,猎人才四十九个。有什么用?”“正好啊,四十九个人,七张传送符,三千五百金币,佣兵团给你报销了。”大个大手一挥就决定到。云云这下不吭声了,虞行倒是猛的发现了一个问题问道:“那你公会还有一个人是什么啊……”云云斜眼看了虞行一眼鼻子哼了一下说道:“我不是人么。”顿时越走越偏几个就嘿嘿的笑了起来,更是坚定了千万不说话的原则,不然就会被鄙视。云云说着已经站了起来准备出去,却被大个叫住说道:“现在,咱们商量商量报销的问题吧?来来来,一个人掏五百金币。”“我日啊!”当时就听到惨绝人寰的咆哮声。虞行可怜巴巴的摸着口袋里的金币凑到云云身旁说道:“我没钱了。”云云一听拿钱高兴的又坐下,一看虞行的样子板着脸说道:“不行,谁也不许赦免。再说,我们穷死了。真真的。”虞行一听更可怜了。“你这就是三千五百金币啊。”云云依旧板着脸:“传送符的钱,我根本没赚啊。”虞行脑门一热就跟着说道:“来打架不是给钱么?我这点钱就免了吧。”顿时周围人齐齐的一激灵,云云也愣了过来说道:“对啊,我四十多个人呢。害人不浅给你们五百万吧,我们四十多个要一百万就够了。咱们这关系,我也就不细算了。记的给哈。恩恩,善人你的就免了吧。”说着,云云就哼着小曲走了出去。虞行只感觉全身一震,扭头就看到几双冒着绿光的眼睛。咧嘴干笑道:“呵呵,呵呵。”“呵你大爷啊!”惨绝人寰的惨叫再次重现。路人疑惑,这附近发生了什么么?这时候黑色联盟和害人不浅的激战已经到了最后的角逐,害人不浅已经是红了眼睛,疯狂的拉拢所有的盟军,看样子是要与之最后一站。“尼玛的,羊毛出在羊身上,找害人不浅要云云的佣兵费去。”大个骂骂咧咧的率先走了出去。虞行缩了缩脑袋,这回总算是学乖了,绝对不说话。疯子疑惑道:“现在他们到哪了?”“在林荫城右面,出城了。”大个说。“真厉害啊,都打出城了!”虞行还是没忍住,惊奇道。大个还是纠结于云云的钱,哼哼:“打吧打吧,都死了最好。先去找害人不浅吧,善人你把万花丛的人拉来,应该有点用。”越走越偏倒是突然吭声了:“那群人没佣兵费吧?”顿时,火辣辣的目光直盯盯的看向虞行。虞行抹了抹头上的汗,颤声道:“我、我闭嘴行么?”“闭嘴?多说话撕了你的嘴!”大个哼哼一句。“不知道能从害人不浅那里黑多少云云和万花丛的佣兵费。啧啧。”霎时间,虞行的脸都黑了。这丫一开始就想好去坑害人不浅吧?到底谁是害人不浅啊。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