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之传奇· 第三十九章:· 动手的理由

网游之传奇

第三十九章: 动手的理由

“卑鄙!”围观的人们纷纷出声训斥大个的举动,倒是大个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但虞行却敏锐的注意到琉璃,这个本应最关注这场PK胜负的人,看到这样的场景不禁没有出声,反而似乎松了一口气般,嘴角挂上了讽刺的笑容。这时场中央已经发生了变化,七里射程被大个释放诅咒倒也没有慌张,‘瞬步!’一刹那,七里射程的身影变得模糊。一种难以的高速猛然从七里射程的身体上迸发出,瞬间居然拉开了与大个之间的距离!顿时,虞行的心暗暗一沉,之所以说弓箭手克制法师、死牧的原因,就是射程!弓箭手的射程远远高于法师与死牧的施法距离!‘瞄准!’七里射程在与大个拉开距离后立刻蹲在地上摆出一个很标准的动作,单膝跪地,弓箭竖直放在眼前,弓弦拉至满月!这时,小箭耸耸肩轻声道:“大个惨了啊,之所以说我们猎人射箭比不过游侠,一大部分原因就是因为这个瞄准了。增加射程、暴击率、穿透力、伤害还有最重要的辅助安放箭矢的速度!毕竟,真正搭箭的动作可是很麻烦的,很多弓箭手都不怎么精通。”大个也似乎是映照了小箭的话般,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而这时,法杖上的光芒似乎更耀眼了,像是曜日般刺目,似乎连大个那玩世不恭的眼神也因这光的照射而变了!变的不可一世!‘亡灵毒雾!’雾气从大个身体上涌出来的一刹那,七里射程动了!像是连续的机关抢般!箭矢像是流光般从七里射程手中飞射!‘追踪矢!’散发着亮光的追踪矢如同利剑般劈开了大个身旁浓的似乎抹不开的雾气。下一秒!在看到大个身影的一刻,七里射程似乎是从喉咙里怒吼出一般:“狙击强化!曜日之狙击!”那箭像是太阳一般,仿佛吸引了全世界的光芒,一刹那就仿佛风卷残云般的劈开了整片浓雾!似乎连大个惊愕的脸都如同静电影般映画在虞行的脑中!七里射程这时已经站了起来,脸上依然挂着那副淡然的笑容。刚张开口似乎想要说点什么,下一刻便僵在了那里!“这点伤害,我还没死呢。”本来摇摇欲坠的黑色浓雾突然又如同起死回生般回复了,大片的黑色雾气越来越浓,似乎像噬人的深渊般弥漫在场中央!“瞄准!”七里射程终于不再是那副淡然的样子了,单膝跪在地上,双眼死死的盯着那片黑色浓雾。要知道一般高端的游侠凭借狙击便可以秒杀同级别玩家,而他的曜日之狙击可是强化般的!而且还对黑暗属性的造成100%暴击!这样居然没有秒杀这个死寂牧师?七里射程手心里似乎都因汗液而变的粘滑了起来!箭矢如同流光射入浓雾,每一箭射入浓雾都能劈散雾气,引起一片震荡,可是那雾气很快就会回复过来。七里射程咬紧牙关,搭箭、射箭!似乎连技能都不在释放了,手里的弓似乎化为机枪般往雾气里发射狂风骤雨的攻击!终于!大个的身影终于显现了出来。这时候,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缩短到了大个可以攻击的距离了!“哎呀呀,真不容易啊。总算是走过来了。要不是一开始诅咒你一下,这还真抗不住啊。现在,你可以输了。”大个微微一笑,说着便举起了法杖。他释放浓雾难道不是为了躲避?而是为了接近我?七里射程张大了眼睛,他一直看着系统提示里面,自己对大个造成的一个又一个伤害,他知道他是不断的对自己回复才一直撑过来的,可浓雾里面又没办法打断大个释放技能,所以他才想跟他磨,看谁坚持的时间长!难不成他蓝比自己的箭矢都多?可现在?这人居然大言不惭的走到自己身前说自己输了?‘二连矢!爆裂箭!’这一刻七里射程似乎是超越了自己的极限,用一种难以形容的高速连续搭箭释放技能!可就在下一秒,在场的全部人都屏住了呼吸!在七里射程释放技能后的那一刻,大个居然一个转身闪了过去!他?他闪过去了我的箭?七里射程顿时呆滞了下来,眼睁睁的看着大个法杖上闪烁的光芒,以及仿佛低语般说道:“泯灭之吻!”一击秒杀!所有人都闭上了嘴巴,大个可以是说用实力碾压了一切,即使是有人愤慨一开始的诅咒还好,但这最后的秒杀,都让人闭上了嘴巴。大个这时候才拍了拍了身上的灰尘,毕竟一直都是他在挨打的,身上如果不是灰尘扑扑的可有点说不过去了。“现在,我们算是赢了吧?三局两胜的。”大个不知为何脸色沉重了下去,低着头说道。琉璃也是处于呆滞当中,毕竟最后的一击秒杀可不是开玩笑的。但听到大个的话后,脸色瞬间就变了。但接下来,虞行感觉心猛地一沉,他看到琉璃的嘴角上又挂上了那时候讽刺的笑容。“嗯。是你们赢了。可是你们违反了规则。对于违规的人我想我也不用遵守规则的。”琉璃似乎是早有准备一样,说完后就拍了拍手掌,紧着着就看到围观的玩家不知何时已经举起了武器!“草!”虞行立刻就骂了一声,看了看了身后那蔚蓝的湖面,知道这要是打起来,自己一行人是稳跪的。他突然想起大个,想起他莫名沉重的脸色,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赶紧拉住大个问道:“喂喂喂,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大个嘿嘿笑了笑,然后耸耸肩说道:“咱们一开始来跟人家PK,我就知道我们死定了,没有想持衡的实力,能讲毛线的条件。我偷袭他一是因为没把握弄死他,二就是反正是死,不如给人家一个动手的理由。”虞行一脸无语的听完大个的话,倒是越走越偏怒道:“我草,你怎么不给我们一个活命的理由啊?”“有啊,直接认怂。”大个狭义的看了看虞行。“咱们大团长好不容易亢奋一回,怎么能让他怂了啊。”虞行叹了叹气说道:“真没办法了?”大个看到虞行这样子笑了笑,说道:“有,报上云云的名号。问题是、、你愿意?不然应该是没办法了。想那么多干什么。上吧!砍死他!”虞行突然不说话了,他也不是笨蛋。几句话早就明白了。自己还真天真的以为赢了就可以了,自己看来不过是输赢的差别。可是对于人家一个大公会来说,可是脸面的问题。自己上门打脸来了,人家还会让自己好好回去?若是自己一没杀人,二输的很惨。这种有利于公户长脸的动作,或许他们还不会说什么。可是现在?大个早就明白,只是碍于自己才没有说什么的。想到这里,虞行突然扭头看着大个:“大个,下次你要是明白点什么的话,就直接说出来吧。”大个挑挑眉毛,笑了。“你才是团长啊,我不过是不想让疯子那家伙当团长罢了。所以才想让你以后记住,热血也是害人的东西,鲁莽的勇敢只能用生命忏悔!还好,是游戏啊。”虞行用力抿了抿嘴,猛地拿出黑暗的光明,宽大的盾顿时将虞行几人完全掩藏在身后。“对不住了,各位。”“嘿,这倒霉孩子。”身后的人突然无良的嘿嘿笑了起来。“弓箭手!射!”琉璃看着面前的家伙窃窃私语,头也不禁一阵生痛。这样的几人不可能是闲云野鹤吧?估计又是那个大公会派来捣乱的,能跟红雀对抗的,落日城也只有尤元和天下无敌了。这次好不容易获得上面的重视,可以说是做了游戏里面的掌权人,对于琉璃来说可是一次十分重要的机会!必须!不能出问题。虞行的属性是三体一力量的加点,加上装备等等混合起来,血已经堆到了3000的高度了!可是这时候虞行才明白自己的防御是多么的脆弱。一波箭矢下去,虞行就进入了不屈状态。咽了咽口水,开玩笑吧?要知道正面攻击可是抵挡200伤害的?!但这时候,琉璃那面也发生了混乱。因为一波箭阵后自己这方的人居然反伤死了十几个?而且最重要的是那家伙居然没死?琉璃张大了眼睛,这货不会开挂了吧?咬咬牙,琉璃一挥手怒道:“弓箭手准备!射!”不幸的是虞行的不屈技能还没有消失,一波下去,琉璃那方的箭阵人员又空缺了一片!“草!”不得不说琉璃的素质是相当好的,至少在他的儿时教育中说脏话是不允许的,但现在的一句‘草’可想而知琉璃是有多么的愤怒。这时候,琉璃也开始犹豫了,要是下次还射不死的话?死的人太多,上面的人就会知道自己这次的事情了,肯定是会以自己的失误来处理的。想到这里,琉璃就更不敢说放箭了。另一面,虞行几人也在窃窃私语。越走越偏是最激动的一个了,哈哈大笑:“真坚挺啊,善人。”坚挺?什么形容词啊,虞行闭着嘴不说话。他知道再来一次就要挂了,所以果断不扫他们的兴。倒是大个摸了摸下巴说道:“不然下次你开牺牲反伤一下?团灭啊!”虞行翻了个白眼,还嫌事情闹得不够大啊。突然他想起一件事情,立马以超高速把装备全脱了下来。“草!我罪恶值超出30了!死了全身装备都没了!”说完看了看身后的人,大个有罪恶值,越走越偏不太可靠(越走越偏:你妹啊!),剩下的就是小箭和开心了。鉴于小箭跟越走越偏走的比较近,很容易出现同流合污的现象,虞行果断把全身装备扔给了开心。这时候虞行穿着新手裤衩一脸苦巴巴的看着面前的人,这时候才发现他们突然都满副武装的站立不动,甚至连琉璃的脸上也显的沉重了很多。虞行正纳闷这是为什么的时候,突然听到大个笑道:“嘿,我会长来了。”扭头,湖面上静静的驶来几艘小船,最显眼的就是一头长发站在在船头的无敌!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