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之传奇· 第三十八章:· 说过没规则的

网游之传奇

第三十八章: 说过没规则的

一语激起千层浪,虞行的话顿时让那人怒的眉毛都竖了起来。虞行扭头冲大个他们做一个歉意的动作,倒是越走越偏不在意的哈哈大笑道:“这才应该是我们的头啊。”红雀公会的人对这种事情应该也是熟悉怎么应付的,不久就徐徐走过来几人,其中一手持细剑的男子说道:“我是红雀的会长,琉璃。兄弟不能让一步么?”让虞行在意的是琉璃的细剑,想必这就是剑圣了吧?居然走了另一个极端,没有盾牌,没有重型的铠甲。看着那青衣飘飘手持长剑的样子虞行不禁是一番羡慕嫉妒恨啊。这时候翩翩风度身旁一身着火红色妖艳服装的女子靠近琉璃抱住琉璃的手臂娇声道:“几个人就想跟我们红雀抢练级区啊,真是好傻哦,对不对啊?琉璃大哥?”那声音是嗲的虞行虎躯一震,倒是越走越偏一脸嘲讽的啧啧声,疑惑的问道:“怎么了?”越走越偏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好白菜都让猪拱了啊。”配合着他猥琐的样子还真是相得益彰。越走越偏说话倒也没有避着琉璃,顿时琉璃脸色一寒,语气也冷了下来。“既然如此,那就单挑吧。”虞行挑挑眉,早知道这结果了。也万幸不是群殴,不过一般争练级区不要不是真到了极端,一般不会群殴火拼的。大个虽然是这样告诉虞行的,但虞行看着那人山人海的玩家,心里不禁吐槽自己这点人算是火拼么?明显送菜啊。三局两胜,规则就是除了不能帮忙就没有规则了。琉璃先派上的是一名蒙面的盗贼,再也没有过多的言语,握着匕首就静静的站立在那里。甚至连敌人都不去看,显然有极高的自信。话是虞行说的,当仁不让的虞行举着盾就走了过去。嘿嘿一笑,肉盾对盗贼这种脆皮职业可是全面压制的。随着开始一声落下,盗贼手中寒光一闪,一枚手里剑就扔了过来。是忍者?看着急速想自己奔来的蒙面男虞行第一个动作就是举着盾挡住脸。叮的一声轻响,虞行看了看才堪堪破防的伤害不禁玩味的笑了笑,可下一刻虞行的笑容就僵在了脸上,盾后居然空无一人!背后?!虞行盾换为剑毫不犹豫的化为一道飓风。‘旋风斩!’然而下一秒,仓劲的风声戛然而止。‘忍术:影斩首!’赫然看到不知何时出现在虞行身后的蒙面男子,而那匕首则深深插入虞行的身后,那映射在地面的影子上!系统提示:您受到黑人牙膏忍术影斩首,集中头部产生暴击、打断,受到伤害‘(344-100)244)伤害。黑人牙膏?虞行看了看面前的蒙面男心里暗暗发誓以后一定不再用黑人牙膏了。‘崩山击!’高高跃起,虞行凌空一击重劈地面!黑人牙膏当然没有傻傻的硬抗,轻松的躲过后身体慢慢的变淡。‘潜行!’“就等你会这招呢。”虞行突然一笑,朝天怒吼!‘无畏咆哮!’一股无形的波浪朝四面八方散落,那一刻,虞行身上仿佛是披上了湖面的金光,仿佛霸道的君王般蔑视一切。黑人牙膏顿时浮现出了身影,立刻,虞行便发动了冲锋急速冲去。重剑竖在身前,虞行像是一辆重型坦克般势如破竹般的撞向黑人牙膏。可就在撞上黑人牙膏的一瞬间,虞行感觉手前一轻,黑人牙膏便变成了一截枯木!‘替身术?!’虞行暗暗骂道。扭头,果然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黑人牙膏。黑人牙膏眼中似乎多出了一丝冷光,似噬人的疯狂,身影突然像是被风吹散般消散,正在虞行疑惑的时候,一旁的越走越偏突然大叫道:“手里剑!那家伙一开始射你盾上的手里剑!”瞬间,虞行便看到了一抹冷光从眼角溢出,‘背刺、剔骨!’毫无感情的两句轻语落入虞行的耳中,背部也是传来一股剧痛!虞行心里突然像是多了一点什么,像是刚才那样一般。似乎有种东西,有种疯狂,那种蛮横的气息突然充斥了虞行的身体!急速转身,不管黑人牙膏在自己身上划动的匕首,眼里充满了血色,杀!‘撼动大地!’虞行的重剑势如雷霆的劈下,这一刻,黑人牙膏终于不再是那副冷静的样子,终于嘶吼出:“忍术!花焰!”一股如同舞动的花朵般的火焰在黑人牙膏的手间,接着像是跳动的蝴蝶般环绕在虞行的身旁,接着狠狠与虞行碰撞!白光闪过!有人挂了?是谁?一定是对方吧?琉璃心里想着,毕竟从战况来开,可是那家伙一直挨打的,而黑人牙膏可是毫发无伤,难道那家伙一个守护者可以秒满血忍者?想到这里,琉璃不禁胸有成竹的看了看对面那些家伙的反映。瞬间感觉脸皮都忍不住抽搐了两下,不担心就不担心了,这几个家伙吃的喝的跟野餐一样的这算什么啊?这时候场中央的白光终于散尽,却是身穿黄金色战甲的虞行!顿时琉璃哪一边的人一个个目瞪口呆,甚至有人还说出了外挂的字眼。甚至连虞行也感觉不可思议,如果让他说的话,虞行只能说,强!太强了!那家伙绝对不是一般人,那样的格斗技巧、冷静根本不是普通人具备的,居然将自己玩弄在股掌之间?而虞行对于黑人牙膏的死也是明明白白的。看了看系统提示,果然是不出所料。系统提示:您受到黑人牙膏‘背刺’,受到伤害‘(388-100)288’伤害,被动技能‘怒火’触发,造成100%反伤,对其黑人牙膏造成388伤害。系统提示:您对黑人牙膏释放‘震撼大地’,力量判定,造成碾压伤害296。其实这场战斗黑人牙膏才是最郁闷的了,自从将现实的技巧带入游戏后,他就仿佛如鱼得水,即使是对战虞行这样的重装战士也是胸有成竹,即使重装战士从职业克制,即使自己等级低于对方,可是黑人牙膏仍是有虐杀对手的自信,可是看到反伤后,黑人牙膏感觉自己仿佛是一口老血喷了出来,这还打什么?对方被自己砍这么多下,看起来还是活蹦乱跳的,可自己呢?被自己一刀顿时就残了。于是接下来也就不躲避了,象征性的反击一招便安心上路了。当然,这些琉璃可是不知道的,他只知道他心情是差到了极点。黑人牙膏的本事他可是心知肚明,本以为万无一失的事情结果变成这样的摸样,顿时让琉璃心思变的活跃了起来,这会不会是别的公会派来的?故意捣乱的?第一场首胜开头喜可是很重要的,自己派上黑人牙膏就是想让公会的人有点活跃性,毕竟前期公会的团结可是很难凝聚的。可是比黑人牙膏还强的?自己公会这边有几个?又跟自己来了几个?若是第二场输了的话,不出意外,琉璃看了看越围越多的公会成员,心里不禁咯噔了一下。“你们下一场是谁上?”琉璃还是感觉问一下比较好,职业压制虽然无耻了点,可上一局他们不就是职业压制?虽然貌似是某人故意这样的,但某人还是选择性的略过去了。“唔,唔,唔,唔”大个嘴里塞着东西说不出话来,最后只好是举了举手表示下意见。琉璃看了看大个,死寂牧师?的确单体伤害很高,但、、“你上!”随着琉璃的挥手,一名弓箭手走了出来,看着头上的白色羽毛可以判定这是一名游侠!琉璃嘴角浮现一丝阴沉的笑,弓箭手可是完克法师、牧师一类的,这下子,等死吧!“你好,我叫七里射程。”那男子走过来说道。大个仍是消灭着手中的食物,直到东西好不容易塞下后才模糊着说道:“恩、、、恩,你好,我叫、、诅咒!!”黑雾像是有生命般顿时缠绕在七里射程的身上,大个才微微一笑,笑容诡异而蔑视,甚至让虞行感觉仿佛有什么话想说般。“不是说了没有规则?怎么一个个这么客气?”大个挥动着法杖,而法杖上已经闪烁起死亡的光芒!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