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之传奇· 第三十七章:· 打死我!我就走!

网游之传奇

第三十七章: 打死我!我就走!

看到武器没有被爆真男人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但看到掉了两件装备还掉了两级后又是不禁一阵肉痛。看了看,身上还有一点罪恶值呢,一看到这种不安全的玩意,真男人不禁打了个寒战后果断将事情给组织抖了出来。话说真男人的头头也不好混啊,他只不过是负责这个城市而已。本来爆人装备这是多么一个大好的前途,可是他所在的这个城市偏偏一下子出现了三个公会!要知道别的城镇有些寒颤的可是连一个正规公会都没有,自己这里呢?有了公会就有了组织,有了组织自己这种天怒人怨的买卖就能难做了。市场不景气,他也没办法啊,偷鸡摸狗的发展到了现在,已经算是尽力了。可上面却一个劲的催催催,说是一点成绩都看不到什么的。他可是现实中签的合同,下面的家伙一怒或许还能跑路,自己呢?就在再来一瓶在为自己前途担忧的时候,下属的一个消息顿时让他来了精神。真男人将武器的属性及前因后果都说了出来!对于那些人的报复再来一瓶是毫不在意的,网游里面这些东西太常见了。真正让他兴奋的是云云的武器,或许真男人不明白这件武器的价值,但是再来一瓶就对此十分了解了。这可是有市无价的极品,对于一个超过几十亿玩家的游戏来说,这就相当于工作室一月的总收入!更重要的是,他可以将其交给自己的一个‘朋友’。而那位所以的‘朋友’收了如此的重礼后想必一定可以让上头对自己宽容许多甚至是加派更多的人手。再来一瓶越想越觉的幸福,甚至连呼吸都粗重了许多。他赶忙告诉真男人往自己这里来以及对他的夸奖升职人民币奖励等等等等。但没就在他说在兴头的时候,真男人的一则消息则让再来一瓶像是经历了一盆从头到脚的冷水,甚至因愤怒而身体颤抖个不停。“老大!我被杀了!武器也被爆了!”话说到另一头,轻舞荡世正在看着手里面的武器沉思,而她玉手中握着的正是鲜血誓言!说到这里,就要说轻舞荡世和沧桑的生活方式了。他们两个是各个城市游荡的野鬼,其中的一大原因是因为轻舞荡世喜欢无拘无束的生活,像这样游荡在世界各地的生活正是她梦中期待的。而沧桑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跟着。鉴于他们的生活,他们没有大的势力本应没办法搞来这么一身装备立身于等级榜。于是他们就每到一个城市便又沧桑去领取通缉任务,然后由轻舞荡世击杀。这样就不会是任务击杀而导致不爆东西,更因为身负罪恶值而百分百爆出物品!轻舞荡世当然看出了这件武器是云云的,但对于云云她是没有丝毫好感的,而做个人情还给人家?这种念头想必想都没想就略过了,开玩笑啊,游戏的物品交易最大的一笔已经到百万至千万了!这武器的价值就不用多说了,那说不动心才是开玩笑。想到这里,轻舞荡世点点头将长枪紧紧的握在了手里。突然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睛一瞟看到了身旁的沧桑。手一松,武器就到了沧桑的手里。“嘿,轻舞你对我真好啊。不会是爱上我了吧?”沧桑刚想厚脸皮蹭上去,结果轻舞荡世就头也没回的率先走了出去。“走了。练级去。”另一方面,虞行和云云一行人并不知道真男人手里有云云的武器,依旧是在那里堵截。按他们的计策则是人既然出不去,肯定是强行突破,那时候才是能不能弄回武器的关键。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云云似乎是感到了不好意思。就让虞行几人回去了,虞行几人客气了几下后就离去了,告诉云云如果真的发生PK再叫他们回去。虞行本来就是在练级当中,于是拉着大个就奔向一个临近的练级场了,倒是越走越偏和开心也跟着过来了。倒是疯子称有事离去了。虞行在之前练级的时候听那些人说了一个练级的‘风水宝地’!说是怪物不禁比同级别的怪物好打的多,而且没有层出不穷的技能,最重要的是,经验也比同级别的高30%!!!这样的地方可是让虞行相当向往的,毕竟,他可是对于练级那种枯燥的方式深恶痛绝的。波光粼粼的湖面上反射着烈日的眩光,让人无法张开眼睛。整片整片的磷光在湖面上闪耀,像是钻石般耀耀生辉。整湖水呈现美丽的金色,像是圣洁般无与伦比的震撼。而那练级的地点则是湖中央的一小片陆地!这么大的一片湖居然在山上?虞行摇摇头感叹不愧是游戏,真是没有不敢做只有不敢想。问题是这样怎么过去呢?虞行伸着脑袋想看清湖到底有多深,结果却只是被湖面的光闪到了眼睛。“各位是想去湖中央练级?”突然不知道从哪里跳出来一个人问道。虞行看了看那人,嘴里叼着一根稻草,上身居然穿着一个白板短袖衬衫,估计是因为方便吧?虞行想着抖了抖身上笨重的要命的盔甲。虞行点点头说道:“对啊,这要怎么过去啊?”白板兄点点头,双头伸到口袋里居然像是机器猫一样从里面掏出了一条船!虞行几人顿时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奇怪的一个场景。白板兄似乎是早就知道他们的反映般嘿嘿的一笑,故作潇洒的甩了甩头发。“对了,你们是红雀公会的么?”白板兄问道。难道是红雀公会的人有优惠?那说出云云的名字岂不是不要钱?虽然这样想,可是想到云云装备都被爆了,自己还用人家名头骗吃骗喝就太不道德了。于是虞行说道:“不是,怎么了?”白板兄眼里突然多了一丝莫名的东西,把船推下水后说道:“不是那就优惠个吧,两次五银币。”还优惠?难不成这家伙跟红雀公会的有仇?虞行这样的有钱人当然不会吝啬那五银币的,就算是五金币想必眼睛也不会眨一下的。小小的一艘船挤了六个人,也幸亏是游戏,湖面真跟镜子一般没有波澜,不然虞行真怀疑自己这一次是不是要溺死在这湖里了。过了湖,虞行不禁感觉一阵头疼,练级场大约有两三个足球场那么大吧,但居然密密麻麻的挤下了千号人!虞行耸耸肩就准备走动走动看看能不能寻找个人少的地方。这时候一人突然走了过来冲虞行几人说道:“你们几个是那个公会的?”虞行疑惑的看了看来人,纳闷道:“没公会啊。”听到没公会那人似乎是松了一口气般,说道:“这里被我们红雀公会包场了,请你们去别处练级吧。”顿时虞行就明白了为什么白板兄眼里多的是什么了,原来是幸灾乐祸啊,怪不得听到不是红雀后就那种样子,原来是估计虞行几人肯定会立马坐船回去啊。虞行虽然对游戏的包场不是太反感,可是也感觉这太霸道了吧?毕竟这东西根本没有归属这种玩意吧?想着虞行就说道:“不能让出一片练级区?我们只有几人而已。”听到这回答大个直接就捂住了头摆出一副我不认识这货的样子,这种话未免听起来太2了吧。碰了一鼻子灰的虞行灰溜溜的看了看几人后没办法的耸耸肩。扭头就看到了一脸笑呵呵正在等待他们的白板兄,笑容里除了因为自己能获得物质的需求更是一种人类的天性,奚落。之前让虞行离开这里的男子看到虞行的动作后也是轻蔑一笑,若有若无的说道:“识时务就好。”看着那轻蔑的笑,虞行突然感觉一阵失落,但似乎像是有层什么隔阂一般,喉咙里堵着一句话怎么也说不出来。大个突然轻轻低头在虞行的耳边:“头儿,善良是好事,但是你也要明白,人善被人欺吧?”顿时,像是豁然开朗般虞行感觉整个脑海中变的空洞,尘封的记忆被打开,遥远的回忆被重顾。“你只是太善良了。”似乎有这么一句话回荡在脑中,像是沉闷的大鼓般轰鸣在虞行的心中,紧绷在神经上。不自觉的虞行握紧了拳头,咬紧了牙关,全身的血液似乎都在倒流,在沸腾,有种东西似乎再被渐渐唤醒。虞行微微一笑,无所谓的摇摇头,抬了抬下巴冲那人轻轻说道:“来单挑吧?打死我,我就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