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之传奇· 第三十六章:· 无敌

网游之传奇

第三十六章: 无敌

俩人依次走了进来。还没等虞行和大个说话,俩人就不客气的坐下了。“呵呵,我是无敌,天下无敌的会长。”其中留长发的一男子呵呵笑着说。无敌?天下无敌?虞行瞟了一脸无敌心里想着这人够无耻啊,这名字也好意思出门?也不怕别人砍死他?本想奚落几句,谁知到大个突然问道:“加我入你们工会行么?”无敌显然是愣了愣,细细看了看大个。倒是无敌身旁的那人说道:“你是?”“牧师榜第九名,名字叫大个。”大个说道。一听是牧师榜第九,无敌两人立刻肃然起敬。本来俩人来是想拉拢轻舞荡世以及沧桑的,谁知到还没说就送来一个榜上的,无敌那是一个心花怒放。脸上笑容灿烂的跟菊花一样的赶紧把大个给加了公会。“怎么回事?”虞行脸上不变,偷偷私聊大个。“没事,进个公会而已。听过无敌么?没听过问越走越偏去。”大个很快就回了消息。虞行纳闷的挠了挠头,看着无敌畅畅而谈的跟轻舞荡世侃,低头继续发自己的短消息。“越走越偏,无敌是谁?”“无敌?是以前纵横的无敌吧?知道,还认识呢。挺厉害的一人,传奇第4公会。我们城基本他就是最有名的人了。”虞行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怪不得呢。看着他们几人聊得更欢,虞行就起身准备先出去。“这位兄弟是?我是蓝色雨衣。天下无敌的副会长。”无敌旁边的那人看到虞行准备出去,出声问道。“啊。我,叫我善人吧。我有事先走了。”虞行想了想,还是没有说自己名字赶紧走了。“喂,雨衣你来给轻舞讲讲咱们公会的事情,我喝口水先,善人?没听过。”无敌看来是说的口渴了,喊住雨衣后吆喝着外面送酒水进来。大个淡定的从口袋里掏出一瓶酒吧最贵的酒出来示意无敌喝一杯。无敌顿时眼珠子差点跳出来,半响赶紧止住口水,提示自己是有身份的人。结果大个清风云淡的下一句话让无敌一口老血喷了出来。“那个是战士榜第一名。人善被马骑。”大个促狭的看着无敌。门外的虞行不知情大个已经把自己给卖了,但幸好云云也跟着虞行出来了,拉着虞行就开始跑。边跑边解释大个的无耻。倒是虞行一副美滋滋的样子,何曾想哥也能做高手啊。得知虞行思想的云云立刻就是一个你妹加爆栗。耸耸肩,高手也是需要升级的,虞行就去找导师学了30级的技能,然后就去了练级区。LV:30无畏咆哮:以无畏的意志咆哮心中的怒火,增强防御,降低敌人防御以移动速度。点点头,还不错的技能。就是大喊的样子有点渗人了。短消息呼叫大个去练级,却被告知有其他事情做。云云也不知道跑哪里了,虞行耸耸肩就在城门口随便拉个队伍就走了。不得不说拉上虞行那队人的心花那个怒放,居然拉上了传说中的等级榜第一名,就像是上厕所遇到国家总理一样。一个个加好友,拍马屁是把虞行暗爽了一把。没持续多久,一条信息将虞行的心顿时沉入了谷底。“我被杀了!”发消信的人,正是云云!!!云云的消息应该是群发的,没等虞行多思考,大个就发了消息,要自己去幽暗地穴口集合。匆匆跟队里的人告别就急忙赶到幽暗地穴的洞口了,在那里老远就看到了云云公会齐齐的全美女猎人们。“怎么回事?”虞行过去找了一个眼熟的美女问道。那美女看到是虞行,解释道:“云云姐来这里练生活技能,结果被人杀了。”虞行皱了皱眉:“不会装备被爆了吧?”那美女撅了撅嘴说道:“云云姐身上有三点罪恶值,武器和鞋子都被爆了。”“打不过人家不知道跑啊?”虞行听到罪恶值马上知道原来是自己惹的祸,赶紧开脱道。“云云姐不知道和谁PK用了猩红穿刺,属性下降了很多。不然以云云姐的实力不会这么……”那美女突然闭上了嘴,虞行朝那美女的目光看过去,一眼看到了光着脚丫子的云云。“月月你说不会怎么样?”云云一脸黑气的走了过来。原来这美女叫月月啊?虞行心里暗道。月月赶紧改口道:“不然以云云姐的实力至少反杀他们嘛。”云云倒是也没在意,气哼哼的大咧咧往洞口一站说道:“我非要报仇不可!”虞行赶紧从口袋里翻出来一个打怪爆出来的靴子递过去说道:“大姐,你先穿上鞋行不行?”云云接过来一看,那鞋子属性烂的让云云差点吐出来。刷的扔给虞行说道:“你丫不知道给双好的?想当初你骗我一身装备都比这个好的吧?你妹啊!”虞行赶紧岔开话题问道:“对了,杀你的人是那些啊?你还认的出么?”云云被成功的绕开了,说道:“只知道是一队纯猎人,没反应过来就被控到死了。”“哦?”虞行挑了挑眉,这倒是跟你公会的人挺像的。不过这句话是藏在心里没有说出来的。伸着头往洞口里望了望,虽然玩家人来人往的,可是里面黑咕隆咚漆黑一片的还是不止的让虞行心底发凉。“你怎么闲着没事往这种地方跑?”虞行纳闷道。云云这时候似乎已经跟那些美女商量好了对策正准备往里面出发,听了虞行的话一个爆栗打过来。“因为落日城的地理位置,基本高级的练级点都是在地底下的。”大个的声音突然从虞行身后传来。扭头一看,大个、越走越偏和疯子三人都齐齐的站在那里。虞懂非懂的点点头,没说什么。倒是云云看到疯子也来了,诧异的看了两眼,最后却只是挥了挥手示意大家可以进去了。幽暗地穴并不如字面上的意思只是一个地穴而已,这里的前半段是挖矿的好地方,只不过后半段渐渐发生了变化,开始有了小怪。再后来就是一个地下墓地,里面混杂着各种各样的亡灵怪物。地穴里面的隧道曲曲弯弯岔路也十分多,倒是里面的情景挺让虞行感兴趣的。玩家一个个弯着腰手持矿铲热火朝天的劳动中,动不动传来几声惊呼,想必是挖到好的矿石了。“这也不怕挖穿了?”虞行似乎是有所担心的问道。大个鄙视的瞟了虞行一眼说道:“自己看看吧。”顺着大个的手指方向一看虞行才发现,原来一旦离开挖矿的地方,先前所挖的墙壁就会慢慢的变为原样。虞行感兴趣的摸了摸下巴,本想尝试一下呢,可惜被云云一声暴喝给拉走了。终于,四周原本黑黝黝的墙壁变成了青灰色的石板后,云云一行人终于停下了。面前是一个深邃的隧道。虞行问道:“这是?”云云招呼着猎人们一个个招出来宝宝说道:“这里去那个练级点唯一的入口。就这堵他们。”话说那些爆人党会傻乎乎的出来让云云包个饺子么?答案是、、当然会了,毕竟幽暗地穴只有这么小小的一个出口,最重要的是,他们根本不会想到云云的报复心如此之重。在他们眼里,就是一个菜鸟,几下被秒杀,虽然那把枪的属性活生生的震撼了他们一把,但是还是以为是某个走大运的孩纸。真男人就是众多爆人党其中的一个,不得不说真男人感觉自己运气简直好到了极点。现实生活中真男人是居住在山里的孩纸,一句话说得好啊,山里的孩子早当家,什么?你说小匪的话错了。那就小匪的话说得好了,凭借自己在现实生活中打猎以及对于弓箭的技巧,在玩家中可谓是鹤立鸡群的存在。更是被人拉进了爆人这种附有伟大革命性质的职业,从此生活一路高歌,终于步入小康生活。特别是今天,本是平常的练级,越发现旁边采矿的一妹子全身上下都是问号级的装备?!爆人党讲的是什么?一种是接受别人的委托,然后去爆他人的装备,这种报酬较高,但难度较大。另外一种就是这种了,属于私食,其实是一种心照不宣的模式,他们也是后来签的合同帮上面做事,可是总有个人时间对不对?这时候获得的装备,而且上面不知道,那么就可以偷偷私吞了。真男人看到云云的武器,长枪:鲜血誓言。顿时就感觉春天来了,花儿似乎都纷纷的飘了下来了。一起的兄弟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这可是珍贵的装备啊!!!真男人也不亏是山里的娃子,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喜激动的走路都想飘起来,一路碰了N根电线杆后,额,错了。碰了N根石柱,差点被N个小怪XX后,真男人终于一路走到了幽暗地穴的门口。真男人不愧是常年打猎的人,观察力之敏锐没到门口就发现了异常,也难怪,那么一堆人在门口一脸杀气的站在门口,而且是一群美女?!再加上自己的职业特殊性,就算真男人脑子再笨也知道不妙的。潜伏!真男人招出自己宝宝后身体就渐渐的变淡,赫然这是盗贼的潜行?唯一不同的是盗贼的潜行可以行动,而猎人的潜伏却只能原地隐身。果然!真男人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门口大大咧咧的云云,暗道难道这娘们很有势力么?这也难怪了,全服才刚刚将十大公会抢完,却有三个都是落日城的,可想而知落日城的水那是多深啊。这时候一身材略微瘦弱的家伙突然手持矿铲走了过来,边走边在墙边胡乱挖两下。嚓,真男人暗骂一声,潜伏是不能动的,他一过来肯定是会破坏自己的技能。鉴于职业习惯已经那家伙背上背的那一大块床板?真男人还是决定鉴定一下。看了看装备,居然也是一身稀有、魔法什么的,不禁让这男人挑了挑眉,这家伙混的不赖啊,特别是武器,居然还是自己看不到的问号级别。会不会比自己手里的抢好呢?就在真男人胡思乱想的时候,那家伙刚走到真男人旁边,朝旁边的墙壁来了一铲子,结果铲子像是锋利的长剑般瞬间没入墙壁,那家伙顿时来了兴致,嘴里说终于找到好挖的了,然后挥着铲子就热火朝天的挖了起来。我草!这家伙傻×啊?不知道越好挖的矿石级别越低?挖出来的纯粹废石头么?他到底怎么把等级给混上来的?居然自己都看不到他到底几级。这就好像是一白领看到自己的老板在路边摊热火朝天的吃串串香的感觉差不多。过了会儿,真男人决定不再理这货了,赶紧发短信告诉一起的兄弟让他们小心,然后在思索到底高不告诉组织,真男人还是比较老实的,属于那种宁愿无功但求无过的类型。这时候看到这架势,自己肯定是没办法突破的,就想到底告不告诉组织。突然眼前多了一个东西挡住了自己的视线,哎呦我擦,真男人暗骂一声,居然是那货的屁股!挖矿不是要弯着腰?扭着扭着就扭到真男人的眼前了。心里狠狠问候了这家伙的祖宗几代后,真男人心里想幸好这是游戏,这是游戏,还没有放屁这种无耻的功能的。但这就苦了真男人了,他就是潜伏到这里来观察动静的,这一档自己可是什么都看不到了,而且潜伏状态是完全不能动的,最重要的是这家伙一个后退,估计那屁股就印在了自己脸上。真男人心里那是一个挣扎啊,到底要肿么办啊,到底是退还是不退,赶紧催促着兄弟们快来营救什么的。“嗨,兄弟。闻够了么?”就在真男人挣扎的时候,那货突然吭声了。什么?这男人呆滞了一下,这是对我说的?木然的看了看那张似笑非笑的脸,真男人疑惑的问道:“你看得到我?”那人继续一脸贱笑:“本来看不到啊,然后用手指了指地上的矿石。”原来是他挖矿的时候导致矿石乱飞,结果一不小心就打断了真男人的潜伏,而某人因太过专心而浑然不知,依旧蹲在人家屁股后面,还俩眼死盯着人家屁股然后心里苦苦挣扎。真男人感觉自己受伤了,那种一口老血要喷出来的冲动顿时让他血气上涌,满脸通红。“我草河蟹河蟹、、!!!”举着箭矢就要戳上去。“我嚓!一上来就爆菊花这么暴力啊?”虞行吓的不禁虎躯一震,赶紧一个滚地躲了过去。这时候云云他们已经围了上来,没有过多的话,云云那仿佛要生吞活剥的样子一下表明了此人的身份。虞行还想再跟人家扯两句呢,结果大个轻轻摇了摇头,挥手而下顿时乱箭齐发,真男人还在呆滞呢,这怎么就暴漏了呢?这怎么不让说话呢?这我不还么表态呢?虽说自己不会乖乖给装备吧,问题是按电影剧情不应该在扯乎两句?白光闪过,真男人第一时间打开了自己的背包。呼,还好,鲜血誓言还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