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之传奇· 第三十二章:· 国足般的一脚

网游之传奇

第三十二章: 国足般的一脚

牺牲一人的时候,就知道还会有第二人,照例,第三人也在不远处。没人会逃避,除了因为这是游戏外,还有就是血液里面的骄傲,疯狂还有友谊。无非不过一起躺尸,然后一起复活再来报仇。大个明显没有招架守护的功底,连小箭都不如。本以为能看到大个出丑,却没想到大个不缓不济的站在那里各种诅咒就扔给守护了。草!不会这丫的又是不想丢人就直接扔完东西走人吧?虞行恶狠狠的骂着。这点就有个小故事了,上次也是杀守护大个就是舍己为人的要牺牲了。其实私下一问大个一脸理所当然的说道:“乱跑跑跟个猴子一样的,你一个就够了。哥怎么能像你们那样丢人现眼呢?哥可是迷倒千万少女,秒杀亿万萝莉的帅哥,总要注意言行、、、、”咳咳,这货的自恋就不多说了。正以为大个要接着捐躯的时候,旁边一人突然插了进来一枪挑在了守护的肩上。云云!她一直都站在大个的旁边不知道和大个说些什么。这时候就出现救了大个一命。“黯灭。”云云低语了一声后,抢就化为了墨黑色,配着她暗红色的盔甲显的英气逼人。“英勇冲锋!”那一抢挑在守护肩上后并没有结束,随着云云的话,云云全身散发出了银色的亮光,那枪头更是爆发出一抹冲击将守护冲飞了起来。这分明强化版的冲锋嘛,虞行心里嘀咕着赶紧接住了落下来的守护。旋风斩!没等守护落地,剑刃划过守护盔甲哐哐哐的声音不绝于耳。可是没让虞行开始得意,虞行就感觉脚下一空,低头赫然看到守护将剑插入地面,硬生生将一整片的地面掀了起来!!!草!这木有情啊!?为嘛我一打就放大招啊?看到守护紧随着跳了起来大剑势如雷霆的就落了下来。还好虞行这么长时间怎么说也见过大场面的,剑换成盾,也不管能不能站稳了。毫无形象的摔在地上,但盾却紧紧的护在上面。砰!!!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虞行心里一热,一口血哇的一声喷在了盾牌背面。尼玛太狠了吧?看了看血,一个大大的‘-1200!’呼,虞行不由得松了口气。居然没办法秒自己,看来自己果然NB啊。突然一条信息映出了虞行的眼眶。物理伤害格挡100,10%几率触发格挡500伤害。此次攻击受到伤害‘-1200。’草!这一下应该是打1800的血?要不是命好格挡自己恐怕早挂了吧?虞行的小脸顿时煞白煞白的。想到大个没办法医疗自己赶紧挣扎着要起来,却没想到身体居然卡在了陷下去的坑里!?虞行悲剧的扭头一看,差点就吃了一嘴土。居然又是活生生的把自己给镶地里了?这太丢人了有木有啊?这坑了吧?盾上感到一股巨力,隐隐看到守护就一脚踏在自己的盾牌上。靠!被NPC踩?有比这更丢人的么?还好云云及时救了虞行一把,各种削弱落到守护的身上,顿时将仇恨给拉了过去。趁着守护离开,虞行赶紧挣扎着要从坑里面爬出来。这时候一只手伸了过来。虞行一看,是开心。开心把虞行拉起来后没有多说,只是简单的说道:“装备给云云。”虞行一脸疑惑的看着开心。开心只是淡淡的看向大个。这时候大个给虞行发来了消息。“相信我,腐蚀之戒和黑暗的光明都给云云。”虞行看了看自己的血量,回复的速度明显跟不上战斗了。这时候把装备给云云让他防御么?其实虞行也有过这样的想法。死寂牧师只能给黑暗属性的职业加血,而云云的惩戒骑士刚好是黑暗属性。只是,黑暗的光明虞行看过这把装备的价值了。可以说,将它卖了,虞行就可以风光的、甚至烧包的回家,可以做很多很多。一刹那,不知道心里有多少思绪在那里翻滚,突然,虞行听到了大个懒洋洋的声音:“速度啊,墨迹什么的。”语调是那么随意,像是无足轻重一般,像是完全信任一般。虞行的手顿时松开了,心也平静了。两个装备就直接凌空扔了过去。云云显然一直注意着这一块,看到飞在空中的两件装备瞬间就轻喝道:“痛苦责罚!”云云一击命中后,守护的身上顿时像是缠绕上了什么,动作一下迟钝了起来。接着,云云就跳了起来想去接住飞来的装备。痛苦责罚想必是迟钝、虚弱类的技能,可尽管如此,守护的速度却仍是那么迅速,剑往上一挑就要削到云云。这时候开心终于出手了。本来他只是时不时放个冰冻技能来减弱守护的速度,所以才不会引起仇恨。而这次终于是为了救团队中唯一的肉盾而出手了。哗哗啦啦的小雪散落了下来,寒冰路径也随之在咔嚓声中蔓延到守护的脚下,而最高伤害的单体技能,连珠火球也接连放了出来。成功将守护的仇恨拉了过来后,看着狂怒冲向自己的开心没有惊慌,做了一个让虞行跌破眼眶的动作。法杖收入口袋,掏出来一把带着紫色寒光的长刀。开心脸色一寒,轻声说道:“别抢仇恨,我抗!”长刀化为流光掠过守护的胸膛,一扭身躲过守护的攻击。一挑,长刀就在守护的盔甲上留下道道划痕。不知道开心到底加了多少敏捷,可是虞行从来没有看过如此飘逸的动作。每次躲避都是堪堪躲过,长刀甚至贴在守护的剑发出呲呲的碰撞声,而身体却一直紧紧的挨着守护,那刀也一刻不停的在守护身上留下痕迹。反手长刀一撩,守护的头盔上瞬间扁下去了一块,扭身长刀随着身体的旋转划过守护的腰际,突然开心手按住长刀的背面,横着斩向守护的胸膛。的确,开心的躲避和攻击看着都是那么艺术和美妙。可是这是游戏,这些攻击会有多少伤害呢?也就大个在远处放的技能有些伤害吧。长刀斩在守护胸膛上,守护却一动不动。手中巨剑就要迎头劈下!“额。这是游戏啊。”开心似乎是愣了愣,喃喃自语了一句后赶紧不顾形象的蹲下一滚才刚好躲过去。虞行脸不禁抽了一下,打这么长时间您老才知道这是游戏啊?看了看大个,大个果然用那惯有的鄙视人的眼神看着开心,开心脸上也有点发红,咳咳两声赶紧抽刀继续抗住。虞行这时候赶紧吃东西回复生命,而云云早已换好了装备在守护旁边进行着攻击。一直磨了很长时间,期间守护甚至不要脸的不符合物理常识的做了好多次攻击都让开心险而又险的躲了过去。终于,守护怒吼了一声,举剑向天。“草!要放大招了。”虞行吼了一声后就想冲过去,不过眼角一瞟发现大个是赶紧找个旮旯蹲下去不禁好大一滴汗流了下来。守护高高跳跃起来,剑上发出了灿烂无比的光芒,那一刻,守护背后似乎是出现了一个虚影,一个高大的充满震撼的影子。天地间的气势似乎都被守护掌握在手中,仿佛天地的中心就是守护。剑上的光像是白昼般耀眼,虞行只感觉眼前一白就什么都看不到了。唯有开心这时候动了,不用想,守护这招应该是击向大地秒杀一切的招数。但虞行的前车之鉴告诉他,如果这招打到人可以改变攻击方向!高高的跳起来,开心拿出来了法杖,“连珠火球!射!”尽力的去吸引仇恨。终究,守护那仿佛鬼神都为之一泣的攻击打在了开心的身上。张开眼睛,场内只剩下三人了。虞行,大个,开心。虞行感觉一嘴的苦涩,这能过去么?大个的声音突然适时的传来:“3万血。果然那招是他临死的大招!”一句话让虞行顿时有了希望,这样说来刚才大家居然打了守护将近十多万的血?这样说,守护现在是高攻击,低防御的类型?怪不得自己都可以把他撞飞。云云迎向了守护,虽然云云是主力量的职业,可体力也若有若无的加了点。更何况,人家有钱人啊,全身极品装备加上虞行的盾牌还有项链,居然真的跟守护打的一板一眼的。大个这时候放完诅咒类技能就不在攻击了,而是看着云云一个人打,是不是的放个技能治疗云云。按他的话来说是怕拉过来仇恨,光医疗已经是极限了。两个家伙蹲那里看一个美女单挑云云,不得不说是多么惬意的事情。虽然虞行不恶趣味吧,但是看着一个美女动不动唰的就飞出去,虞行心里猛地有一种暗爽的情绪。终于不是只有自己在那里飞来飞去了啊。不知道过了多久,大个和虞行面前的饮料瓶子和食物残渣都扔了一地了,守护还是生龙活虎的样子,但幸好云云身上也不过只是灰尘荡漾的样子,不过那小脸上仿佛要吃了虞行和大个的愤怒可是隔了好远就让虞行感受到了。“人家一个女孩你也好意思在这里看?”大个突然促狭的挤了挤虞行。虞行一看云云也在看自己,赶紧咳咳两说道:“我上去就是秒杀的,没装备。而且我也怕影响人家嘛。”大个嘿嘿的笑了笑说道:“怕会飞吧?”腹黑、毒舌!顿时两个标签就就已经在虞行的心里打上了大个的印记。一句话顿时两个人的脸都黑了。“去死吧你。”虞行看说不过大个,直接凭借自己的力量优势,用力踹了大个一把。可就巧在这里了,这一推大个一没准备好,直接就在地上骨碌了一下后满脸灰尘、咬牙切齿的看向虞行。而这时候,云云本来就是和守护正在相互攻击中,守护一道剑气打过来,因为近身而且剑气攻击动作比较大,所以云云就理所当然的躲了过去。剑气没打中人就按着原来的方向往前扑去,而大个好死不死的突然出现在了那剑气的攻击范围里!原因嘛,当然是因为某人的一脚。大个先是满脸的怒气,然后是满脸的惊愕,最后只是临死幽怨的骂道:“哎呦,尼玛国家队的?什么臭脚啊。”白光闪过,场内就剩下两人了。不过还好大个算的上仗义。发来了一个信息。“还有7000血。多说一句,问候你全家!!!”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