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之传奇· 第三十章:· 悲情

网游之传奇

第三十章: 悲情

大家都哈哈的笑了起来,特别是云云,眼泪都笑的出来了。不过笑过之后,气氛不免的轻松了很多。“话说,我们怎么下去啊?”越走越偏趴地上往悬崖边一看就赶紧缩回来头一脸煞白的问道。“嗯,不介意的话,我可以送你下去。”看着越走越偏趴地上撅着屁股的姿势虞行突然有种射门的冲动。越走越偏赶紧就爬了回来,倒是疯子看了看周围说道:“从那里吧”扭头看了看,赫然一个传送阵静静的呆在那里。没有犹豫,虞行几人就传送到了下面。静静的站在漆黑的土地上,虞行看着这过大的狂野心里不禁发愁任务到底是哪里啊?而且这里的怪想毕肯定是更变态的吧?突然虞行想了想突然发现一件事情,扭头看了看周围确定后不由脸上肌肉抽搐了几下说道:“话说我们怎么上去?那传送阵呢?”果然,几人扭头后发现传送后,那传送阵就消失了!“草!”越走越偏恨恨的骂了一句。沉寂了半响后才弱弱的说道:“咱们赶紧找你的任务吧?”虞行点点头,可是自己也不知道任务如何进行啊。打开任务栏突然发现任务发生了变化!原本的任务后面加了一个框框“已进入荒芜之域。NPC宫云会前来帮助,请确保NPC宫云的安全。”宫云会来?虞行把头扭来扭去的看,大姐你藏哪了啊?不过系统肯定是不会骗人的,突然身旁散发出一抹绿光,绿光渐渐扭曲最终露出了宫云的摸样。原本宫云是一身白衣长袍的淑女摸样,可是现在绿色的光环环绕身旁,身穿精致靓丽的紧身皮甲,手持着一绿叶缠绕的法杖。头顶一华丽小巧的皇冠显得异常夺目。当然,这一切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宫云头上赫然大大的Lv:60!!!看到这等级,虞行眼珠子差点掉地上。当初自己可是差点砍死她啊。赶紧吸了吸快要落下去的口水,那要是砍死她,要爆多NB的装备啊,嗯。至少比守护的怒火好。旁人:无耻!没理会众人的惊愕,再说NPC也不会理会。宫云直接皱着眉头说道:“我感到守护的生命力正在减弱,似乎他正在受到某种痛苦。跟我来。”标准的废话,难道人家好不容易抓到他还请他坐那里喝下午茶?虞行心里不由得嘀咕。不过大家还是跟着宫云一直往前走,本来地面上的血血腥只是星星点点,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地面变为了完全的猩红色!扑鼻的血腥仿佛让人窒息,似乎在这土地上站立就会引起身体的颤栗。宫云身上浮现绿光将众人包裹,这才没有了那种难受感。突然,宫云举起了法杖,地面上顿时破裂,从中冒出了长长的藤蔓将面前的石壁抽破,之后就看到了一个大大的洞穴。洞穴里是完全的漆黑,似乎有着某种生物在窥视者洞穴前的众人。大个往前一步正想放个技能看个清楚。“吼!!!”一声野兽般震耳欲聋的嘶吼从中爆发出来,大个一个趔趄差点摔地上。宫云听到这声吼叫后顿时脸色变的煞白,直接就冲进了洞穴里。“喂!喂!喂、、、”叫了两声后,虞行就发现自己真是2了,明显这都是剧情嘛,自己瞎喊个什么。耸耸肩,摆摆手就让大家赶紧进去。睁眼不见五指或许就是这种情况,难道还要跟上次一样黑暗里打架?还好没走多远就看到了一个灯火通明的大厅。火把插在四周的墙壁上,将大厅中间那人的影子拉的很长,那人就那么静静的站在,没有任何动作,没有任何手势,也没有任何武器。却有一种惊天动地,仿佛山海呼啸般压迫的感觉呼之欲出。是守护!灯火映照在他的脸上,能清楚的看到那曾经石化下的那张刀削般的脸。地上有着血红色错综复杂的阵纹,而宫云就站在阵文的边缘。不远的地方有着一人,巫妖王、阿拉基!!!守护全身浮现着墨黑色的光芒,肉眼可见有一道道金色的光辉被抽出然后被转化为黑色的能量吸入巫妖王的身体。宫云这时候出手了,法杖一挥,地面裂开,像是鳄鱼捕食般速度的弹跳出两朵四五米高的食人花,那锋利的牙齿张狂的在空气中蠕动,而巫妖王身后则瞬间弹射出几条如同蟒蛇般的藤蔓要缠绕巫妖王。一击必杀的一击!可就在植物接触巫妖王的那一刻,似乎巫妖王轻轻的抖动了一下,天上瞬间似乎是下了灰色的雨,植物瞬间颤抖、枯萎、消散。宫云似乎是受到了极大的伤害,脸色迅速苍白,发出了剧烈的呼吸声。“你知道黑暗与光明和生命属性是相克的,而你的生命属性对我来说无异于太弱了。”巫妖王的声音沙哑而难听,像是用尖锐的指甲摩擦玻璃般刺耳。“放了他,我求你放了守护!”宫云突然泪水就想断了线的珠子般落在地上,法杖上散发出绿色柔和的光想去接触守护,可在接触守护的那一刻,守护身体突然发生剧烈的颤抖,接着就是痛苦的吼叫。宫云惊恐的丢开了法杖,之后猛地跪了下来。痛哭着哀求道:“我求你了!你吸收我的生命能量吧!我求你了!”“哈哈哈哈。”巫妖王发出了大笑。“多么可歌可泣的爱啊,让我听听守护的哀求吧。”说着,巫妖王手一挥,守护身上的黑光顿时减弱了几分。守护先是轻轻的呻吟了几声后突然发现宫云居然出现在这里,顿时不顾一切的大吼:“走!快走!你为什么要来这里!”宫云啪的一声居然把头磕在了地上,发出了呜呜的抽泣声。巫妖王狂妄的大笑着:“哈哈哈哈,多么美妙的场景啊,守护你还反抗么?让我杀了你的守护吧。”一道黑光飞向宫云。砰!宫云被狠狠的击飞。接着,身上就浮现出了那时虞行见到过的技能。生命共享!守护和宫云又生命共享了。接下来的话虞行就被大个他们的议论给打断而没有听到了。“太狗血了吧?系统不能高智商点?”云云一脸鄙视的说道。“以前这叫感动,现在叫狗血。这就是世道啊。”越走越偏反常的没有奚落,而是一脸认真的说道。“呦,走偏还会感叹了?”小箭嘿嘿笑着奚落越走越偏。倒是疯子一脸沉重的问道:“你说最后我们会跟谁打?”“可能是守护吧,也或许是宫云。倒是巫妖王最不可能,毕竟这种BOSS我们接触不了的。”越走越偏扭头朝疯子解释一个专业的游戏高手看出的理论。反正是聊天,虞行问道:“感觉他们这剧情也算有迹可循嘛、痛苦也有痛苦的理由。”突然,开心淡然的说道:“与其活着痛苦,不如死了痛快。最后也不过是让巫妖王折磨完这个,在爽爽那个、、、”开心的话很少,虞行只是感觉这是个沉默的人罢了。这次说的话不由的让虞行有点改观,至少他是跟自己的感觉相同,还没有被时代变化而洗脑变的麻木、冷血。不过后面那个爽爽就有点、、、咳咳,纯洁,纯洁。正当虞行神游天外的时候,大个说话了。声音一改以往的懒散,变的像是冬天的寒冰,那冷似乎是骨子里的。“那就让他们极乐吧。一个数据,不值得你们几个再感动的落泪。”“泯灭之吻!死亡印记!”技能目标不是巫妖王,不是守护,而是宫云!技能瞬间缠绕上了宫云,几次爆炸后宫云哇的吐出了一口鲜血。“这不是剧情么?怎么能插手了?”越走越偏虽然脸色有点变化,但还是掏出了匕首就进入了潜行。“刚才她被击飞的时候我试了试,发现可以插手。”大个依旧是一脸淡然的说道。他们的话似乎是给了其他人提醒,大家纷纷拿出了武器。“先杀宫云,有生命共享想毕守护很快会死的。只要他们俩死一个人有许可证就算完成了。”大个的话回荡在这个大厅里,也回荡在虞行的脑海里。死一个,许可证,就算完成。虞行承认自己不是一个多么善良的人,可是这样一个活生生的人在自己面前,就因为简单的许可证这个原因,就要挥下屠刀。“啊啊啊啊”攻击是击打在宫云的身上,可守护却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吼声。守护身上的肌肉顿时膨胀起来,眼神中噬人的火焰熊熊燃起。大个他们对在阵纹里无法行动的守护视而不见,依旧对宫云进行着攻击,巫妖王也像是饶有兴趣的站在那里吸取着守护的生命力。宫云受到击打后并没站起来,而是蹲坐在地上不断的颤栗。眼中的泪水不断的涌出来,那种对死亡、对心爱的人无能为力的恐惧几乎将宫云淹没。那种尤怜的样子不由的让虞行触动了,虽然他知道这只是游戏,他们只是数据,只是一个个BOSS。或许将来有一天,自己会有全新的任务,说不定就会去击杀宫云。可,这能当做理由么?至少在虞行的面前的宫云,是个活生生,跟自己无异的人!云云定定的站在那里,女孩子的不忍表露在脸上,一动不动。“草!善人你去挡着守护!!!”虞行突然听到了大个的怒吼声。这时候,场内发生了变化。原本在阵内无法动弹的守护身上浮现出华丽绚烂的金色光芒!盾牌、铠甲依次出现在守护的身上,接着,那金色光芒居然渐渐变为实体,变为金色的火焰,整个守护都变成了一团金色的大火。那身上残余的黑色雾气顿时蒸发为了点点雾气。金色大火不然灼烧阵纹,阵纹甚至发出了叽叽扭曲的声音,最终大火灭尽的时候守护从中踏着沉重的步子走了出来。“啊啊啊!!”守护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怒吼,整个人化成流光一般一跃起五六米高之后狠狠砸在疯子的身旁!守护只是往前一步,顿时地面都被震裂开来,盾重重砸在地上,紧紧护住了身后的宫云!疯子被守护一击秒杀了。看到这一幕才让虞行清醒了过来。赶紧举着盾站在了大个的面前。“发什么呆呢?去扛着吧。”大个看了看虞行说道。虞行嘴巴动了动,但最终还是没说出什么。这时候,巫妖王突然发出了大笑。“哈哈哈哈,燃烧神圣之火,那你的身躯以后就作为我的奴仆来效忠于我。”巫妖王一挥手,地面上居然顿时伸出了黑色的骨手顿时抓住了守护的脚脖。之后就见巫妖王说道:“灵魂剥脱!”一道黑色的直线射入守护身体里,守护身上顿时被黑色侵蚀。最后从守护额头出来了一颗黑色的珠子,被巫妖王握在手中。“尊敬的巫妖王,吾愿为王献出生命。”守护单膝跪地说道。“不!!!!”宫云撕心裂肺的尖叫着,起身想要抱住守护。不知道什么时候,守护手上的盾消失了,变成了一把通体黑色的单手巨剑,而那巨剑则是穿透了宫云的胸膛!守护的脸上再也看不出悲喜了,即使是杀了最深爱的女子,也见不得一点悲欢。残忍的扭动剑柄,剑带着鲜血抽出了宫云的体内。宫云静静的站在那里,不由的让虞行想起了那时变为石像的宫云,也是这样恬静,也是如此安详。没有过多的言语,守护就扭身朝虞行他们冲去,而宫云,则在守护转身之际才轰然倒下。虞行感觉心都狠狠地悸动了一下,没来得及感动。就听到了大个冷冷的声音:“去扛吧。”“不感觉,很残忍么?”虞行举着盾没有回头说道。“是么?不过数据罢了。”大个依旧是冷冷的声音。“可是我的眼睛告诉我这很像是真的。”“那就骗自己是假的。”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