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之传奇· 第二十二章:· 春天来了

网游之传奇

第二十二章: 春天来了

瘟荒骑士的血还有15万,虞行叹了叹气,搓搓手就走进了宫殿的空地上。这时候虞行数了数己方的人数和职业。善人佣兵团6人,尤元公会20人,总计26人。战士3名,带虞行在内全部是盾战士。法师5名,弓箭手10名,格斗家一命。牧师6名,盗贼一名。战士三名全是能够防御住瘟荒骑士攻击的高防战士,而法师则是群体攻击强大,单体并不如弓箭手,但用来辅助、冰冻、减速还是配置了五名,而弓箭手作为主要攻击单位一次性配置了10名。牧师6名是必须配置的。而疯子的格斗家和越走越偏的盗贼说白了,就是混场划水的……当然,这句话只是虞行在心里默默的想想。骑士在给虞行他们加上了祝福后就退出了宫殿,虞行叹了叹气,知道该自己上了。大个朝虞行用了净化,将荒凉的状态给驱逐。虞行将盾狠狠的砸在地上,恨不得镶在地上,省得被一招打飞。这时候远程职业先发动了进攻。‘狙击!!!’数十名弓箭手同时放出了自己的招牌技能,箭矢刚射出,齐齐的手持两箭。‘二连矢!!!’两箭如同交缠的双蛇般随着狙击飞速射去。瘟荒骑士受到伤害的一瞬间就动了,瘟荒战马发出了剧烈的喘息声,朝法师那里冲了过去。‘寒冰路径!起!!!’法师的攻击随着瘟荒骑士的动作落下了,地面顿时像是变成了被冰冻的湖面,晶光闪闪的冰面反射出耀目的光芒。瘟荒骑士身上浮现出了一层深蓝色,虞行心里一喜。但紧着接,瘟荒战马突然嘶哑的吼叫道,接着马蹄重重的一沓。啪喀!一声破碎的声音,地上的镜面就随之破碎了,纷飞成虚幻的碎片随着瘟荒战马的前进而纷飞,掉落。即使如此,瘟荒骑士身上还是有着淡淡的蓝色。果然!那种免疫负面状态的七彩色只有群殴的时候才会有,不然单打BOSS的时候岂不是无法打了?虞行心里暗暗想着。法师的攻击还没有结束,‘冰凌术!射!’尖利的冰锥一个个撞击在瘟荒骑士骑士的身体上破碎。接着,‘连环火球!射!’一串串火球接连撞在瘟荒骑士的身体上。这时候,虞行发现,这火球伤害居然全部都是暴击!这就是冰火两极暴击么?随着身上的负面状态消失,瘟荒骑士终于冲到了法师的面前,这时候,虞行终于出手了。‘冲锋!’一记冲锋将瘟荒骑士撞晕,眩晕没到一秒,瘟荒骑士就已经从状态中苏醒过来。长枪一挑,就要刺中虞行。虞行突然就地一滚,闪过长枪的刺击。而瘟荒骑士却又因法师和弓箭手的不断打击,扭头冲向远程职业。‘嘲讽!’虞行终究是用了这一招。瘟荒骑士扭身直接长枪一扫,在虞行还没有反映过来时,就狠狠的一枪将虞行扫飞。‘治愈!净化!’技能分毫不差的落在了虞行的身上。虞行被打飞的时候,另外的两个战士就已经凑了上去。用冲锋和嘲讽开始吸引瘟荒骑士。可是没有想到,瘟荒骑士的眼中那抹红光突然加重,接着就看到瘟荒战马像是化为了流光般往前冲去,直接将战士撞飞并且穿过了他们的防线。草!糟了!虞行心里就这么个想法,可自己没有技能,而且离瘟荒骑士那么远,根本没有办法救他们。这时候,虞行感觉自己身体一紧,像是被一条丝带拉住一般,身体斜着就飞向了瘟荒骑士。‘大浪淘沙!’我草草草!虞行当场就想骂人了,虽说瘟荒骑士跑得很快,可是会有虞行飞的快么?虞行就这么飞到了瘟荒骑士的枪尖上,被瘟荒骑士直直一枪戳飞。又是斜着飞了起来,虞行心里那个想骂娘啊。‘砰’重重的落在地上。“哎呦,摔死哥了。”虞行呻吟道。虞行刚张开眼就看到了疯子那张放大的脸,啊?这是搞什么?差点亲到哥有没有啊?可是没等虞行抱怨,他就听到疯子说道:“抱身投!”抱身投?投谁啊?虞行还没来得及细想,身体又一次不听使唤的飞了起来。“疯子,我日啊!!!”虞行瞬间又是一次惨叫。又是刚好飞到瘟荒骑士的枪尖,为远程职业挡一下。再飞,再摔。这次,虞行总算没嚷嚷了,而是飞速的站起来,盾牌挡在身前,脑袋飞速左右摆动。“疯子呢?疯子呢?”看到疯子没有过来再扔自己,虞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这时候,场内,瘟荒骑士已经走到了远程职业身旁了,虞行知道这次是真的没有办法了。可就在这时候,突然,虞行看到了一抹绿光,一抹从匕首上反射出的幽深绿光。越走越偏!只见他突然出现在瘟荒骑士的身后。“背刺!剔骨!疾行!”就看到越走越偏飞速的掏出匕首狠狠的捅了瘟荒骑士两下后,不带一丝犹豫、麻利的扭身就跑。可就是这两下,瘟荒骑士居然扭过了身子,转身朝越走越偏追去。草!这也行?难道他的攻击比每个弓箭手、法师都高?虞行的惊讶顿时无限放大。这一切都在转瞬即逝间发生的,瘟荒骑士就这么向越走越偏追了过去。法师和弓箭手也没有急着打瘟荒骑士的屁股,而是后退了一点才开始攻击,这时候虞行和那两个骑士也都恢复了状态,起身冲锋向瘟荒骑士。终于安稳了,看到场面渐渐地被控制好,虞行心里总算是放松了。还没等虞行把心咽到肚子里,一刹那,虞行的心瞬间就跳到了嗓子眼。“大地悲鸣!!!”瘟荒骑士突然不动了,轻轻的骑着马立在那里,长枪以至全身都变成了墨黑色,连瘟荒战马都变了颜色。渐渐地,身体、战马恢复了本来的眼色。而长枪则完全变了摸样。本来就直径三米的长枪,更是变成了恐怖的五米开外,眼色变成了纯粹的黑色,仿佛连目光都能够吞噬的黑色。瘟荒骑士从喉咙里疯狂的吼叫着,终于高高举起了长枪,倒拿枪身,准备朝地面刺去。正在别人都惶恐着攻击甚至是逃跑的时候,虞行突然冲了上去。‘冲锋!’瘟荒骑士并没有因为技能而眩晕,只是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嘲讽!怒火!格挡!’用出三个技能后虞行就死死的将头顶在盾牌上。惊人的一幕发生了!只见瘟荒骑士那纯粹幽黑的长枪刺上猿王齿盾的一刹那,猿王齿盾整个眼色发生了变化。像是传染般迅速化为了黑色。‘喀嚓!!!’轻轻的一声脆响,虞行猛地觉得手上一松,在瞳孔的不断放大中,他看到了自己盾牌的破碎,已经那带着噬人黑色光芒长枪狠狠的刺进了自己的身上。盾碎了?虞行心里只是这么简单的想法?身体也随着那一击变了颜色。血量瞬间降空,接着就看到身上闪过一抹红光,不屈效果发生。这时候,那一枪的能量像是将虞行的身体当做跳板,砰的一声向虞行身后爆发,像是冲击波般风卷残云的消灭了一切。虞行的身体又是在天上纷飞后重重落在地上,看了看自己的血量。不屈的回复效果将血量不断增长,幸好那伤害是一次性的,否则有不屈也会死啊。虞行万幸的想着。突然虞行发现,自己的属性居然降低50%!而且血量在不断的下降,正在虞行惊慌的时候,突然一阵白光在身上闪耀。‘治愈、净化。’熟悉的技能,扭头一看,果然是大个。他是一个牧师,站的位置跟别人不同。而因为虞行的嘲讽,瘟荒骑士的技能本来是以自己为中心释放,变成了以虞行做起点的扇形释放。二十六人,只剩下了5个人。这时候,虞行突然发现一件事情。瘟荒骑士的战马死了!!!虞行这才响起了他们的灵魂共享,想想也是,只要打掉了瘟荒骑士的20万血,瘟荒战马就会死亡。怪不的瘟荒骑士的大招不是在自己临死时释放,原来是在瘟荒战马的临死时释放啊。那现在,少了战马的瘟荒骑士只能是没了牙齿的狮子,任自己宰割了。疯子突然从一个旮旯伸出头看了看叹气道:“终于能过去了。”随着他的话,玩家不断地从宫殿外面涌了进来。看到疯子,虞行愣了愣,瞅了瞅发现除了自己原来还有大个、疯子、越走越偏活着。小箭和开心都悲剧了。玩家们把瘟荒骑士围在了中间,瘟荒骑士身上也浮现了因人多就会引发的免疫负面状态的彩虹色光芒。突然,瘟荒骑士将长枪扔掉了,手间的光线变得扭曲起来,从扭曲的光芒中,一把剑刃极其宽大的大剑出现在了瘟荒骑士的手中。没等瘟荒骑士再有多余的准备工作,玩家就一拥而上了。虞行叹叹气就地做了下来。自己的盾居然破了,看着手中残缺的盾把,虞行不由得愣住了。说不出心里的复杂情绪,不知觉中就把游戏当做真正的生活了,拿着盾牌厮杀的感觉与自己真实的生活是截然不同的感觉,这个陪着自己还没有走太远的武器,就这么简单的破碎了。那破碎的一瞬间,虞行仿佛心都狠狠的疼了一下。将盾把放回了口袋,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就躺在了地上。耳旁只是杂乱的声音,各种技能、武器敲打的声音。不知道多久,终于听到了震天的欢呼声。“成功了!!!”起身后,虞行看到静静躺在地上的尸体,盔甲上淡淡的灰色仍旧像是要蔓延在空气中般,武器也不见了光芒。疯子走过去静了一会后突然高兴的吼道:“啊啊啊!!!第一公会!!!”随着这声音,还余留在这血迹斑斑战场上的战士都发出了狂欢的吼声。这时候,疯子突然走过来交易过来了15万金币以及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虞行也没矫情,本来就是自己应得的。交易过来一看,顿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黑暗的光明等级:珍贵双手巨剑双手剑系数150%物理伤害600—900力量+40黑暗侵袭:击中的单位会被黑暗侵袭,降低物理防御。双手盾牌双手盾系数150%防御200耐力+40物理格挡100伤害物理10%几率格挡500伤害。光明耀辉:防御成功有1%几率享受等级相同的治愈术。简介:光明骑士被黑暗侵蚀后,连武器也有象征圣洁守护的盾牌化为了嗜血疯狂的巨剑。骨铁重靴等级:稀有重甲、靴子防御80速度100敏捷+20冲锋强化:可无视障碍物,附带碾压效果。简介:坚硬如同钢铁般,速度却快如疾风的骨头制作的靴子。那不知名的骨头,到底是什么怪物的呢?——黑暗铁匠可绪疑惑终生的事情。春天来了。虞行心里只有这个想法了,这装备看的虞行口水都差点留下来了。大个看到虞行这样子磨蹭着挤了过来要看装备。之后就听到两个无耻的家伙在那里喋喋不休的声音。正当虞行还沉浸在装备中,突然宫殿场中央发出了惊慌的声音。虞行扭头一看,顿时骂了出来。“靠!!!”瘟荒骑士身上突然燃烧出阵阵火焰,接着就看到火焰猛地飞向了高台上的王座。火焰散开,露出了黑色骨架的亡灵献祭师!!!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