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战灵源碑· 第一章· 荒古遗尘世

战灵源碑

第一章 荒古遗尘世

无尽虚空之上,一处简朴、恢宏的大殿赫然矗立。深幽、黑暗、冷寂的虚空之中也如九州大陆般暗流狂涌。无数的毁灭气流携着赫赫声威如同毒蛟出海般向着大殿所在的方位碾压开来,可大殿却竟然只是周围闪过一丝耀眼的金色光茫,便又岿然不动,傲然屹立。然而,毁灭气流似乎不撞南山不回头,尽数交织在一起,猛然迸发一股不可逆的强大吸力。“嗤嗤”,大殿终于露出不支之相,但是仍将之拒之门外。“卜算,怎么样了?”大殿之中,一片空旷,全如殿外的漆黑一片,阴森恐怖。一个气宇轩昂,身着紫色华衣的中年人全然没有以往的从容,语气中竟带着丝丝急迫。“殿主,大陆气数已尽,天道一分为久,各统摄着一州,轮回尽皆崩毁。”应者是一老者,就着一袭长袍,盘膝而坐。面前还零落地散放着几块龟甲模样的骨板,其上篆着无数道纹,繁杂无比,金光流转,好不玄妙。名为卜算的老者时不时用长袖拭擦着额上的些许汗迹,好不狼狈。紫衣殿主一听此言,身形摇晃,嘴巴微张,两眼一片茫然地喃喃道,“天道已裂,轮回崩毁,人力何能胜也?”微弱的烛光点点地跳跃着,映照在地板上,更显阴森可怖。“哈哈哈哈……”(紫衣殿主笑的,兄弟们不必纠结)忽然大殿之中突兀地爆发出一阵狰狞的喋喋怪笑,紫衣殿主大挥袖袍,手抚长髯,“武?祝??酰??鸪剑?嗝迹?芾颍?蹩莆酰?炖龌??冀?忝堑闹?澜鸬つ贸隼粗毓烫斓馈!老者卜算皱了皱白眉,颇为急迫的说着,“殿主,如此,恐怕离那境界愈是遥遥无期了啊。”“那又如何?天道碎裂,轮回崩毁,你觉得我们能够苟延残喘多久?三纪元之前的先贤早已在《箴言手记》中记载,天道每各三纪元便会碎裂一次,可现在距上次天道碎裂时间也不过一个纪元罢了,为什么又残缺成九份?”紫衣殿主怒目圆睁,额上青筋暴露,面容极度扭曲的怒吼着,而紫衣殿主面前的空间竟然出现了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波纹,赫然是空间在紫衣殿主的声音攻势之中不堪重负。老者卜算神情复杂地望着眼前这个状若疯魔的殿主,嘴巴微张,可还是没有说出什么来。恰在此刻,大殿之中又凭空多出七人来,一字列开,七人各是随意的站在那儿,却给人一种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恐怖窒息感,左首一妖娆女子搔姿挠首,颦着黛眉,似乎在踌躇着什么。(武?祝妖娆女子身旁站着一粗旷蛮子,浓密的眉毛如同树根般纠缠不清,一副豪爽之相,此时却也是在取舍着什么。(蛮王)粗旷蛮子右侧大咧咧地立着一个光头大汉,鼓鼓的肌腱在褐灰色麻衣的掩映之下依旧脉络清晰。更为醒目的是,光头大汉的那双眼睛深邃无比,似乎蕴藏着天地万物的运行之密,更有俯瞰苍穹、睥睨天下之势。(胡瑞辰)再右侧,是一个身穿阴阳鱼道袍的白眉老道,两手噙着白眉,亦是愁眉不展之容。值得一提的是,阴阳鱼道袍之上,布满了各种晦涩难懂的道纹,阴阳两鱼似乎在流转恻缠,竟像是囊括了所有天地至理般,一阴一阳之间,吞吐天地。(赤眉)白眉老头身旁站着一个梳着个羊角辫的小女孩,一张小脸精致得就像一个活生生的瓷娃娃般,粉嫩的皮肤吹弹可破,两只灵动的大眼睛扑闪扑闪地眨着,一股子的钟灵?秀之气。(萝莉)羊角辫女孩身旁是一个蓄着大胡子的大叔,相貌颇是堂堂。(刘科熙)大叔右边,一个穿着暴露的性感女子十分轻佻地站在那儿,薄如蝉翼的衣裙之下两粒浑圆依稀可见,身下那神秘地带也是欲拒还迎的在裙摆中摇曳生姿,仍哪名男子看了都会邪意突起,欲念丛生。(朱丽华)殿台之上,紫衣殿主不怒自威,张口便说,“大家都知晓天道碎裂之后的结果,那还犹豫什么,除了圣者之躯能够强迫封印层外,何人还能够逃脱此难?”台下的八人(加上卜算)像是决定了什么似的,但眼底深处的不甘不言而喻。“呼”,大殿之中八声破空连响,只见半空之中已经悬浮着八枚金丹,其上光华流动,散发出一阵阵浓郁的香气,经久不散。殿主亦是喟然长叹,摆了摆手,“罢了罢了……”随后,手上便出现了一枚与空中漂浮的八枚金丹一模一样的金丹,毫厘不差。用手轻轻一弹,“咻”的一声,便与那八枚围成一圈。“来吧!”紫衣殿主虎目横扫,望向台下的众人。八人点头示意,随后,便各捏印决,口中振振有词。殿上九人身后金光齐齐大作,然后便又迅速收拢,直接向这九枚金丹急射而出。忽然那九枚金丹吸收了那几道金光,一下子开始疯狂旋转,致使其内的空气迅速被抽调一空,竟然在中间形成了一圈真空层。殿主等九人见此连忙减缓了输送能量的力度,丝毫不敢松懈,唯恐那九枚金丹被能量给压爆。那九枚金丹渐渐减缓了旋转的速度,不过中间那层真空始终并未消失。九枚金丹之上渐渐浮现出了许多细小的纹路,那些纹路如同凤翔龙腾般,十分的豪迈不羁,倒像是一种失传已久的古老文字。其中像是包含万象,罗括天道般,十分的诡异,却又如若天成,反璞归真。此刻,殿主等九人额上都已经布满了细密的汗珠,长时间的高强度输送能量,就算强悍如之也是力有不逮啊。“叮”,九枚金丹同时发出一声脆响,随后便又直接朝着殿外冲去,透过无数的毁灭气流竟然毫发无损,连其周围的金光亦是未被削弱半分。大殿之上的九人见此都如福至心灵地会心一笑。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此时的九洲大陆之上已是满目疮痍。当真是“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大地像是被人翻了一遍。无数的海底火山喷薄着积攒了数千年的岩浆,周围万里的海水瞬间被蒸发殆尽,带起了浓浓白雾。火山灰只转眼间便将龟裂的大地严严实实的遮了起来,灵气也在这超高温的环境中开始出现了分解,如此以往,那么,可预见的,九州大陆将完完全全的变成一个死灵世界,一个不适于任何生物存在的世界,连素以生命力旺盛的草履虫也绝对活不过一天。海啸、雷暴、龙卷风、地震……将九州大陆搞得支离破碎,几乎每一秒钟的时间内,都会有数以万计的生命死于非命。“殿主,不行啊,九枚筑道金丹只能推延天道碎裂的进程,已经不能愈合了啊!”无尽虚空之中的大殿之内老者卜算双手使劲捏着龟甲骨板,苍老的脸上写满了迫切。此刻,殿中一片死寂。“我干你娘的天道,明显死局啊!天道五十,大衍四九,那一线生机在哪儿?在哪儿?我***。”此时的殿主完全不顾形象,彻口大骂。“九州守护者听令:轮回之门即将开启,汝之九人可将记忆封印于灵海之中,实力恢复至高,则恢复全部记忆。九州大陆,成圣的机遇,轮回至三纪元后,汝之九人必须铲除……”ps:每更分享:超市排队交款,前面MM后退踩我脚不道歉,于是我趁她不注意从旁边拿了一盒最大号的杜蕾斯放到她购物车上。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