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盘帝录· 第八卷时间轮回· 第十章不杀之理

盘帝录

第八卷时间轮回 第十章不杀之理

恐惧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它没有办法被扼杀,也没有办法被控制,这是一种来自内心深处的感觉。当他发生之时,我们并不能发掘究竟是什么欲望产生的这个恐惧,但他多来自求生。而我们只知道这种恐惧是多么可怕的一股力量,让人难以对抗,几乎没什么人可以以一人之力对抗恐惧之力。每个人的心中都有恐惧,包括最后的蚩尤,他也恐惧生命的威胁,他也恐惧最强的敌人,不敢面对死亡的噩梦。蚩尤一路护送‘开辟空间仪’来到了人类的汇集的地点,不过忽然出现的宇延使得蚩尤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制住了。此时,宇延站在蚩尤的身后眼神中充满了凶狠,漫天的杀气使得周围的所有人都不敢动换,蚩尤也是,而且他受到的压力更大。蚩尤双手冒着冷汗,心中颤抖着,这种感觉他曾经的生活中,只遇到过一次,就是小的时候在对抗自己的师傅白虎之时。那一年,为了神物‘虎铁’他差一点死在他的师傅手里。而如今这种感觉又一次降临在他的头上。这是一种濒死的感觉,使得在战场上叱咤风云的魔帝蚩尤,现在连转身都不敢了,实在实在可怕了。‘死亡法则’不在乎你是谁,到底是什么实力,有多好的技能。到了你的寿终,就算是帝级强者。不,甚至是尊者。也是要在‘世界法则’的面前低头,不过宇延此时却并没有杀蚩尤。宇延不属于这个时间,如果他妄想在这个时间段改变一些什么,那么带来的结果只能让他自己的心灵受到重伤。就像晶儿那次一样,历史已经发生了,是不可能被改变的。所以,为了不再一次受到伤害,必须找一个合适的理由制止住宇延宇延却没有办法抑制住自己的情绪,太过气愤了,只能让青龟帮忙青龟心中也是很焦急思考着,忽然想到了一个绝佳的主意“宇延大人,我们现在不能杀他。您想啊,伏羲大人曾经对您说过曾经蚩尤的经历,在这次去地球后,蚩尤不光失去了兄弟,失去了爱人,失去了自由,而且还被最好最信任的朋友所背叛,蚩尤做了那么多吸引仇恨的事情,如果我们不让他经受这些痛苦就这么杀了,那岂不是便宜了他吗,应该让他承受这些痛苦”青龟一口气说完,说的很快(他真的很着急)不过,的确有些效果,宇延停住了动作,思考了一下“青龟,你说的没错,如果在这里轻易地杀死蚩尤,那真的就太便宜他了”“嗯,大人您想明白了,太好了”青龟松了一口气,因为他知道,即使宇延现在做些什么,也不可能改变历史,而且只要你做出想要改变历史的举动,事实真想就会伤害你,什么多不做的话最好可是,他并不知道,自打宇延出现在这个时间段的天界之中时,就已经是在试图改变了世界,所以他的结局注定是痛苦的宇延缓缓地放下手,杀气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被压制的蚩尤就这样默默地跪在了地上,身上已经被汗水湿透了‘好厉害,他是谁啊,怎么会、这么强,难道是尊者吗?’纵身一跃,宇延飞回到了炎黄二帝身旁,看着被惊呆了二人缓缓的点点头,找了一个理由说着“嗯,他竟然能承受住我的气势攻击,果然不愧是魔帝蚩尤,联盟未来的希望。很好,看来此人今后的作为不小啊”炎帝深吸了一口气,擦了擦汗想着‘原来实在试探蚩尤兄弟的能力啊,吓死我了。话说回来,黄帝这老东西跟哪请来这么厉害的东西。不过看上去他对蚩尤还是很满意的,还给与了好评啊’炎帝默默地回头看看同样被惊呆了的黄帝“问帝大人,那个……”黄帝也是伸手擦了擦汗,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想了想“您对蚩尤兄弟的实力,还算满意吧,那就太好了”炎帝也迎合到“是啊,大人的实力也是超强啊,想必您已经到了尊者的级别了吧”宇延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的点点头炎帝故作惊喜“那真是太好了,有了您的帮助,我看这次任务定然会迎刃而解”“是啊,是啊。总之今天时间不早了,我们马上就动身吧,不然会耽误了时辰,联盟的长老们又会怪罪的”黄帝静了静心情,扯开话题拿出一个小控制器,按动上面的按钮,瞬间四辆巨大的‘诺亚方舟’从地底下破土而出,出现在众人面前,这些‘诺亚方舟’是此次的交通工具,高级的配置使得这船能够承受的住空间乱流的冲击,黄帝微微的一笑,示意众人可以上船了看着诺亚方舟,宇延也是有些震撼,其实他早就听伏羲说过‘诺亚方舟’这所大船,但这次却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巨大的大船,甚至比兽族的‘长途飞船’还要大上几倍不止,而且相当的气派缓缓地跟随着黄帝走进了诺亚大船,等待开辟空间后启动的一刻……时间过了几个小时,飞船已经飞进了空间隧道之中,在其中一艘船上。这艘船是炎帝负责指挥的,在蚩尤的卧室之中,神农炎帝正在和蚩尤谈论着今天的事情“哥哥,那个问帝到底是谁啊,到底是怎么回事?”蚩尤紧皱着眉头说着“哈哈哈,蚩尤老弟,那是太虚的师傅的朋友,太虚请来帮助我们完成任务的。怎么样这个前辈厉害吧”炎帝不以为然的说着“是挺厉害的,不过,哥哥,我和他有什么仇吗?为什么他好像要杀了我似的”蚩尤还是皱着眉头,觉得事情相当的严峻“没有啊,你不是活的好好的吗?别多想了,老弟,前辈那只是在试探你的实力,而且还对你的评价很高呢。再说了,以他的实力想要杀死你的话,你怎么会活着啊是吧”炎帝安慰着蚩尤,兄弟二人的感情很深“嗯,可是……”“唉,别想那么多了,我先回去了,你会儿你去酒吧里找我,我们好好喝一阵子”炎帝高兴地走了出去炎帝走后,蚩尤一个人在屋中思考默默地说着“虽然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那杀气确实是真的,倒是是为什么?”……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