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盘帝录· 第五卷末日预言· 第八章真想大白

盘帝录

第五卷末日预言 第八章真想大白

张真人的出现,直接止住了场上的战斗,微微的看看产不忍赌,不省人事的宇延,再看看受伤不轻的炎林,摇摇头“张真人,炎林私自将宇延抓走,还要杀了他我怎么能不管”巫王双手抱拳一行礼,压住了心中的怒火,还算恭敬的说着“巫王陛下,宇延杀了炎红,炎林这样也是有情可原”张真人为炎林辩护着,此时来劝架的他,尽量寻找着能使两方人和解的方法炎林缓缓的从地上拖着身受重伤的身躯,艰难的站了起来,看看天空中出现的张真人,已经完全杀红眼的他,张口骂着“张无忌,你tm又来多管闲事,你要是敢当着老子的路,坏我的好事,小心老子杀你全家”张真人藐视的看了炎林一眼,微微出了口气,随意一甩袖子,瞬间一股超强的气势压向炎林“炎林,不知好歹,今日若不是我出手,你早已命丧黄泉,你若在执迷不悟,我也保不了你”说着,张真人用那仿佛是天一般的气势压制着已经完全失去理智的炎林,炎林渐渐地冷静了许多,魔性慢慢的得到了收敛,原先通红的眼睛也恢复了原色看到恢复理智的炎林,张真人收起了灵魂威压,转身看向巫王,开口说着“巫王陛下,马上就到了预言之日,一切恩怨可不可以先暂且放下,况且神农氏可是预言能救世的种族啊,还请以大局为重”“张真人,没错,预言中是说到神农氏一族可以救世,但是,却没说非要炎林当大长老的神农氏一族才能,没有炎林的话,神农氏依然是神农氏,不会改的”“不过,巫王陛下,虽然不确定预言里所谓的‘魔尊现’中的魔尊到底指的是什么,但是,无论是什么,多一份力量就会多一分胜率啊,况且,炎林的能力大家都清楚,巫王陛下,还请以大局为重啊”张真人面带尊敬的看着巫王,不停地劝着“这样吧,虽然宇延杀了炎林不过他们事先已经签过了生死协定,一切生死天地注定,炎林放过宇延,保证以后不在追究,今天你们放过炎林,从此宇延不能踏入北方半步,一切的恩怨就此了结,起码过了这段时期在解决,怎样”听着这个建议,巫王到并不是很反对,看着已经被六剑仙救上岸的宇延,今天的主要目的是救出宇延,反正这次回去之后,神农氏族定会联合诸多种族组成联盟与苗族将要组成的联盟对抗,不到北方去也没什么,不过在看看宇延那残破不堪的身躯,巫王吐出了一口闷气“宇延受了这么多苦,我不能为他做决定,是否同意还是要看他的意思了”其中一个剑仙,喂了宇延一颗丹药,缓缓地给宇延体内输着真气疗伤,宇延脸色缓和了许多,虽然蜀山剑派制作丹药的水平不如神农氏那样专业,优秀,不过依然传承了上千年,同样累积了诸多的经验还未等宇延清醒过来,炎林却率先发言“不行”所有的人吃惊的看着炎林,本来这个条件,就现在这个局面来说,是对炎林绝对有利的,毕竟不用死在这里,不过炎林却直接拒绝了条件其实,炎林是怕宇延一旦醒来就会将一个重大的秘密公布于众,抢夺龙脉之匙的秘密,虽然曾经宇延并不知道这一切,不过这两天为了让宇延死的明白,炎林几乎说出了自己抢夺东西的因果,虽然没有那么明显的说出来,但是,以宇延的智商,应该很容易就明白一切的“什么,炎林,难道你今天非想死在这里不行”张真人吃惊的问着“张真人,今年是预言的最后一年,如果想让我们神农氏一族拯救世界,那就必须杀掉宇延”炎林明显已经冷静了下来,用预言时期来做理由“这,他们不会同意的。到底为什么”“宇延,是杀人凶手,他杀了我最最……”“哼,因为这个吧”还没等炎林说玩,此时已经昏迷很久的宇延,已经醒了过来,听着他们的对话,忽然想到了什么,从盘古之心中,从盘古之心里翻出了唯仁前辈当年给自己的小包袱,包袱之中正是弑神玉牌,宇延缓缓的举了起来展现在所有人的面前“炎林可能因为这个还在我身上,所以才会非杀我不可”“弑神玉牌?”在场之人无不大吃一惊,弑神玉牌,号称黄帝时期号令天下的令牌,由于令牌上曾经站着诸多神仙妖魔的血液,因此称之为弑神令牌,在修真界有一种说法,凡是得此牌者,便有号令天下的资格不过,弑神玉牌最大最知名的作用,却是因为这玉牌是开启龙脉的重要物品之一,传说中,龙脉是当年黄帝的储藏室,黄帝得天下后,将一切宝物存于此处后,历朝历代的皇帝寻找,利用,归还,补充使得这里成了一个巨大的藏宝阁看着玉牌的出现,最最惊讶的还是炎林,在宇延身上搜了一天都没搜着,而今却拿在了宇延的手上,不停地思考着‘难道这小子早就算到今天的场面,事先将预判将此物,藏于此处,不可能,如果真是这样,那他就太可怕了’“宇延,你是从什么地方得到这个的”张真人面带欣喜,一个闪身来到宇延面前,就好像一个普通家庭的小孩子一次得到了上万元压岁钱一样,十分快乐,又十分吃惊“从我们一个小村庄的地痞手中得到的,他原先曾在宫中是个太监”宇延将玉牌递给张真人,用着虚弱的声音解释着,当解释到尸王之时,恶狠狠地看着此时满脸笑容的炎林,脸色苍白“哈哈哈哈,不用谢我”虽然没有杀了宇延,但是给宇延的刑罚已经让炎林心中十分满足,有些时候对活人的侮辱,往往比给与他们死亡,更让他们痛苦看着炎林那丑恶的嘴脸,宇延一摇手,瞬间,手中一个小盒子,盒子之内,三十个黑白棋子码放整齐“我还有这个”“这”众人再次一惊“你知道这些东西代表着什么吗?我们找了很多年了”张真人面色微微激动。稳了稳情绪,大声宣布着“好吧,今天的闹剧就到这里,作为九级强者,我现在我运用当年会稽山签订的共产条约中的给与我的特殊权利,命令你们,全体回自己种族,三日后,会稽山上召开八族紧急会议”……回到炎帝城之中,炎林气氛有十分郁闷,今天可算上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不但没有杀了宇延,而且又让张真人发现了秘密,看着炎帝城内一片沧桑的景象,炎林摇摇头,张真人的特殊权利是没有人可以抗衡的这个权利只能在最紧急时启动,那时张真人所做的一切决定,其他人必须听取,并且务必执行,否则张真人则有先斩后奏的的权利,但是如果事后八族投票,决定情况并不紧急或张真人领导有问题,那么张真人将会视情况的程度,受到巨大的惩罚,在锁妖塔被关上个三五十年,或者严重点的话执以死刑,其实,能杀死九级强者的方法还是不少的,光阵法就一大堆,这些权利,都是在中国成立之时,所定的共产条约中的约定在中国修炼者经过长达八年的抗争,并且最终打败了侵略中国的日本‘大蛇军队’之时,张真人和八大远古家族族长与凡人个个政党的领袖们曾在会稽山上开过一次大会,经过激烈的讨论与抉择,最终决定由共产党领导中国的未来,并且所有人在会稽山之上签订共产条约,其中条约包括很多规定,比如不得在凡人面前显露真身;在某些情况时修炼者务必采纳凡人意见等等(大蛇,二战之时,日本侵略中国的绝顶高手,日本当时异能者的领导人,传说是日本忍者历史上最强的人,甚至超越了日本神话中的六道仙人,是九级强者,并善用各种忍者禁术,就连张真人当时也只是和勉强和他打成平手,战争末期,被八大家族高手与张真人合力围杀于中国台湾岛之上)炎林气氛的看着因刚才宇延的逃跑而毁的狼狈不堪的炎帝城,紧紧地咬着牙,手攥着拳头嘎嘎作响,怒气冲冲的走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虽然十分生气,但是两天后的会议自己还是要去的,并且还是要先做些准备“来人,把炎立给我找来”“那个,长老,炎立长老他…”……“呜呜呜呜,延,你受苦了,炎林都对你做了什么啊”趴在宇延的床边,晶儿痛苦着看着宇延的伤势,也许这是宇延这辈子收到的最重的惩罚了,最重的惩罚不是身体与心灵上的刑罚,而是让最亲的人看到自己困难的处境,为自己担心宇延依然处于昏迷中,巫王也满脸沉重地看着宇延,叹了一口气,走出了房间,同样为三天后的会议做着准备……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