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盘帝录· 第四卷奥运乾坤· 第二十章并未结束

盘帝录

第四卷奥运乾坤 第二十章并未结束

一切暂且告一段落,世界好像恢复了和平,事情总算是结束了,至少宇延是这样认为的,也是这样希望的,年纪轻轻地他已经经历了太多的事情,太多的压力,困难,死亡与痛苦,它既需要一个长时间的休息,什么都不想,静静地享受一下活着真好的感觉不过宇延却并不知道,这只是刚刚开始……在远处神农氏一族炎帝城之内“来人拿‘神农尺’来,宇延小子!我要杀了你,你抢我东西,坏我大事,竟然还将我最最亲爱的孙儿杀了,你处处与我做对,所有的事情,都是因为有你…”“父亲,不要冲动啊,现在宇延可是国家的英雄,如果现在动手的话太惹眼了,全国的修炼者都不会让我们动他的,甚至就连凡人的党派也会阻止我们”炎立双膝跪地,脸色沉重地说着“你还敢说什么,难道你又有了什么‘好’办法吗,上次他X的你的方法就失败了,现在你还敢说话”炎林气上心头,双眼通红的看着炎立,眼睛里冒着火焰,眉头紧皱,紧咬着牙冠炎立迅速低下头,单蹊跪地,不敢直视炎林的目光,用着声音不大但十分清晰的声音说着“父亲,请您冷静一下,我们都小看那个宇延了,原先我们并不知道他就是黑色火焰的控制者,不过既然已经确定他就是抢走玉玺的人,那我们就要从长计议了,这些日子我们先不要招惹他们,等过些日子时间一长,他放松警惕之时,我们在做计划,等他的风头一过,我们随便给他定个什么罪,反正以前又不是没有过,请父亲…”“报”手下人从门外报告“说”“长老,张真人求见”“父亲,小不忍则乱大谋,我们暂且放过他一时,等时机已到,我们就新账老账和他一起算个清楚,请父亲决断,三思啊”……“宇延,我去见了炎林了,不过这次却和我的判断不同,炎林像没有发疯似的,还邀请你去他家吃饭,不过我已经给你推了,你杀了他最爱的孙子,他不会这么容易放过你的今后还是要小心”“我明白,张真人”宇延点点头,向北方的天空看着,沉思着‘这件事还没完呢’“嗯”……此后一直相安无事,平静的有些让人胆寒,暴风雨前的宁静亦如此不过,不管世界如何风云变化,我们的小日子还是要过的,时间飞快,转眼间三年过去了,三年之间一切风平浪静,由于一件又一件的国家世界大事的发生,宇延像一颗闪耀的流星一般在人们的心中一闪而过,很快所有的辉煌,所有的希望,所有的崇拜已经不见,由于参加过一次奥运会就无法参加第二次,所以,宇延在人们心中被遗忘的只剩下了一个名字,甚至什么都不剩了不过宇延并不在乎这些事情,宇延觉得抓住现在的快乐,比什么都重要,不管未来有多少艰难苦难,那都是未来的自己该想的事情,不要后悔这是宗旨,每天每夜毫无反感的和晶儿黏在一起,过着只有游戏与童话中采用有的快乐时光,毫无压力,每一天都像蜜月一样的度过着离着伏羲预言的2012年越来越近,虽说宇延也感到神农氏一族给自己带来的危险正在慢慢的逼近,但宇延并不担心此事,因为他此刻有着更大的事情等待着他担心那就是,在晶儿的屋外,宇延焦急的来回走动着,双手紧紧地攥着拳头背着手,不时看看房屋的挂着窗帘的玻璃窗,烦躁的喘着气,巨大的压力横在心里,这压力就连奥运会时都从未有过,虽然外面下着微微小雪,不过众人依然在屋外等待着“喂,我说宇延兄弟,你别在转了,我的眼睛都快受不了了”一旁坐在石凳上的轩辕喆看着宇延无奈的摇着头“是啊,宇延弟弟,这才不到几分钟,你已经转了五十多圈了,你不闲晕啊”宣雪此时站在一旁,双手叉着小腰,微微歪着脑袋调侃着宇延“延延,不会有事的,南蛮前辈用的可是最好的仪器,你就别瞎担心了”母亲也在一旁安慰着说着,而那同样焦急地眼神却让人一眼就看出了,其实她同宇延一样担心,毕竟是自己的儿媳妇宇延舒了一口气,看着母亲一抿嘴微微点点头,母亲的话总是有着一种特殊的魔力,使得宇延从任何慌乱中安静下来,这就是亲人的力量而此时巫王却微笑着看着宇延的行为,他对南蛮长老是绝对的信任,并不担心自己的女儿,看着宇延的反应,暗暗点点头“哇~”忽然一声响彻天空的哭声从屋内传出,屋顶之上七彩祥光闪烁,这是新的女娲后人诞生的征兆,这声清脆的婴儿啼哭之声,瞬间使宇延的心中大石落了下来,一个婢女拉开了窗帘,示意众人可以进去了众人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转向宇延,宇延从兜里掏出一个毛巾擦干手心与额头的汗水,大步走了进去“来,宇延公子,恭喜恭喜,母女平安,看看你的女儿”南蛮长老微笑的看着故作冷静的宇延而此时晶儿躺在床上,斜靠在一个床的挡背,双手抱着一个刚刚出生的用着毛巾包裹着的小孩,也微笑的看着宇延,点头示意宇延过来抱抱自己的女儿看着晶儿没有什么大事,宇延轻松了下来,轻轻接过刚刚出生的小孩,心中的紧张瞬间全部变成了喜悦,轻轻地抱着小孩,像观赏一件费尽千辛万苦失而复得无价宝物一样,仔细的端详着,小女孩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抹搭抹搭的看着宇延“鼻子像我,长大肯定是个美女”众人同时一愣,疑惑的看着宇延语无伦次的表达“眼睛像晶儿,脸型像我妈妈,妈,来抱抱您孙女”母亲十分高兴,眼中不停流露的欣喜,小心的轻轻接过小孩,抱着小孩轻轻的晃着,从内心发出笑意印在那布有几条皱纹的脸上,四十岁的母亲立刻变得年轻了许多,这可比诸多修炼方法还管用了很多“有没有像我的地方啊”而此时巫王也高兴地不顾形象了,这又引起了周围人一阵笑声现在所有在场之人的脸上无不充满喜悦与笑意“对了,妈,您给,您孙女起个名字吧”晶儿看着高兴地母亲,用着比较虚弱的声音说着,虽然晶儿现在已是六级中级强者,但毕竟刚刚生过孩子,而且生的还是怀了三年的女娲后人,身体多多少少有些吃不消母亲看着窗外,思考了一下,又看着微微入睡的小女孩“嗯,这场雪从昨天夜里开始下了,在雪天出生,而又在这清晨,就叫梦雪吧”“宇梦雪,不错,我喜欢”宇延十分喜悦的点着头,其实在这种气氛之中,又是母亲起的名字,不论什么名字,就算叫宇傻蛋,宇延都想傻子一样高兴不已“梦雪?,呵呵,我也喜欢”一听到名字带个雪字,一旁的宣雪也高兴的点着头“与雪有缘哦”……2008年中国异能者奥运会,完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