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盘帝录· 第四卷奥运乾坤· 第十三章再度对抗

盘帝录

第四卷奥运乾坤 第十三章再度对抗

奥运会第三天清晨“宇延队长,我们为什么要分开走呢,现在美国联盟有着压倒性的优势,如果现在分散战力,岂不是…”“乾坤八卦令,上回我们已经用了最后一次,我认为美国队的智者的智慧亦或是他的情报搜查能力,应该已经知道八卦令失效了,和他们智战的把握不太大,况且我们还有两天的时限,单独行动的效果应该会更好,也无需什么顾忌”“可是,美国队不会猜到我们选择单独行动吗?”“应该不会猜到,现在的局面是谁都不会傻到选择单独行动这个方法,但是就算被猜到,个体行动的速度比集体更加敏捷,更不容易对付,只有这样我们的生存率才能变得最大,我们现在在场地的左方,逍遥与晓萌你们一组从地图中路出发,逍遥运用你的阵法保护好晓萌,李凯和童向你们从下路出发,我与圆圆从上路,切记,与他们周旋,万不能直接对峙”“可是,大队长,逃跑可不是我们的风格”“好了,行动吧”看着分好的队伍出发,宇延也与圆圆向着地图所指示方向走去美国联盟……“(英)队长,这是他们的分散路线图,以及人员分配,还有,刚才日本队请求要亲自消灭中国队队长,并且以宇智波家族在纽约的一个赌场作为条件”在联盟暂时的基地中,美国队的黑人男子正在像金发的美女队长汇报着情况“(英)咦,想挽回面子啊,那可不行,那个宇延是我的,谁也抢不走,要知道机会只有一次,自打他们日本队被打败之时就已经失去了,让他们去中路对付蜀山的那两个,艾利克斯,你和马克(弟)跟那两个日本人一起去,解决了中国人后就顺便把他们一起干掉吧,吉姆(叼玫瑰的男人),你与约翰去下面解决那个受伤的龙族,好啦,开始吧”“是,队长”……“(日)队长,我们的请求被驳回了,为什么”接到命令的日本队二人陪着两名美国的队员迎着刘逍遥与冯晓萌的线路行进着“(日)不知道,也许我们的条件不能打动他们吧”用绷带包扎着一只眼睛的宇智波.秋也此时伤势已经恢复得差不多,美国队的高科技药物效果真是相当的优秀,不过再优秀依然无法拯救秋叶那只瞎了的眼睛不多时,几人在一处岩石旁边站住,单眼睛的秋也看看四周位的地形,对着两个美国队队员说着“(英)此处有很多藏身的地方,我们就在这里埋伏他们吧”“(日)队长你看四周,这是怎么回事”忽然在众人刚刚要去找地方埋伏之时,四周忽然云雾缭绕起来许多树木与地上闪出了诸多的文字,文字闪亮,一个阵法形成将众人包括其中,顿时阵内之人感觉浑身乏力,灵魂之力无法正常运用,而此时忽然几处蔓藤将众人缠住抓住,‘藤蔓术’这是一个很低级的陷阱,一般在野外生存中用来捕捉一些行动迟缓却力大无穷的动物,虽然很低级,但身处阵法中的众人却无法避开马克微微一笑,身为华明真人的弟子,他对阵法可有着不小的认识,微微摇摇头向前一步,以一个巧妙又省力的姿势,缓缓地从背包中拿出一把狙击步枪,单手持枪,环顾四周,数秒之后瞄向阵外,一枪,阵外的一个石头碎裂,蓝光一闪瞬间阵法迎刃而解,不过此时,一个信号弹从破碎的石头之中飞至天空爆炸“(英)看来他们已经来了,我们追,他们跑不远”破坏了阵法马克熟练的向着左前方树林深处跑去,施放完阵法的逍遥,并没有留下来控阵,而是迅速撤离了此处,不过每个阵法高手的撤离线路都有着一定的规律,刘逍遥与马克的师傅相同,所以,马克自然是十分了解刘逍遥的撤离线路,一路追寻着,不时停下来破解刘逍遥在逃跑线路上释放的小阵法“(英)我们快追上了,释放阵发大约需要五六分钟,但我破解阵只需要不到一分钟,看来他们就在不远处”正说着马可忽然停下了脚步,看着前方的一个阵法,吃惊的呆住了,这个阵法内部并没有云雾缭绕的场景,而是异常的清晰,这种情况十分反常,而最重要的却是,这个阵法马克从没见过“(英)马克,这是怎么了,怎么不前进了”黑人艾利克斯看着马克吃惊的摸样十分不解,追捕猎物正在的兴头上,为是么忽然停住了马克仔细的观察着这个阵法,投入一颗石子,看到没有什么变话,用手缓缓的伸进了阵法,又缓缓伸出,眉头紧皱,数分钟后缓缓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小海胆(一种动物),将一颗食物投入阵中,放下海胆,海胆直冲向阵中的食物,吃完后再次跑像马克,只是再冲出阵法边界之时,被一层像无形的玻璃一样的物质阻挡住马克充满了奇怪与不解,目光迟疑的看着阵法“(英)这个阵法,我以前从来没有见过,我的导师并没有教过我,这应该不是蜀山的基本阵法,不过这个阵法没有攻击,也没有封印灵魂之力,更没有使灵魂迷失方向,这样一个阵法究竟有什么名堂”“(英)马克啊,不要再想了,也许他就要用这么一个无毒无害的阵法迷惑我们,从而借此机会逃跑啊”艾利克斯看出了马克的疑惑,不耐烦的催促着听取了艾利克斯的意见,马克也微微点头“(英)嗯,没错,我们走吧”说完,率先了踏入了阵法之中,回头看看阵外之人依然清晰可见,继续向前走了几步,轻叹一口气,点头示意安全,自己的队友也陆续走入了阵法之中放眼看着阵内,这是一个高级阵法,阵里的内圆之中的一把青铜宝剑插在地上为阵眼,只要拔出这把剑,这个阵法就解除了,马克按照其他常用的阵法的脉络,十分简单进入阵法内部的圆形空地之上,径直走向了那柄青铜宝剑,无形的墙壁并没有阻碍他,回头看着丝毫不懂阵法的队友,还在镇内迷茫的撞墙,马克果断的拔起了青铜宝剑不过就在他拔起宝剑之,忽然身边红光闪现,很明显这是又一个阵法启动的前兆,拔起这个阵法的阵眼,却是完成另一个阵法的最后一步,这种巧妙的配合,只有相当有经验的阵法大师,才可这样完美的将两个阵法默契的契合起来马克微皱眉头,冷静的看着阵法内部,忽然阵内不知何处传出刘逍遥空洞的声音“这个阵法你没有学过吧,这可是师傅在我十六岁生日那年交给我的阵法”话音刚落,刘逍遥的身影出现在身后马克看着刘逍遥,直接拔出自己的宝剑,决定率先动手,单手掐指,踩着特殊的步伐,嘴中念着咒语,向刘逍遥发起进攻,直接飞剑飞出,而对面的刘逍遥开始好像并没有反应过来,不过看着飞来的宝剑,瞬间身体变成了钢铁之躯,抬手一拳阻挡住了宝剑后飞身过来迅速反击,马克吃惊的看着刘逍遥的攻击,急忙闪开跳到远处,谁知后方又出现了三个刘逍遥“这个阵法,难道是,快住手,这个阵法会迷惑大家的灵魂,你们面前的都自己人”马克焦急地说着,不过由于阵法的效果其他人却完全听不到,依然不停地互相攻击着,数秒之后,所有人都反映了过来,在除去自己以外,其他的四个刘逍遥之中只有一个是敌人,但是依然没法判断,不过由于运用蜀山剑术,并且率先攻击艾利克斯的马克,自然成为了另外三个的攻击目标马克环顾四周,粗略判断后,直接找到了阵法的脉络,准备顺着脉络走回阵眼,将青铜宝剑重新插回去解除阵法,可是谁知变成钢铁的刘逍遥却依然纠缠不放,攻击着,而与此同时另一个眼睛闪着血轮眼的刘逍遥也配合的也攻向了马克吃力的躲闪着攻击,虽然也是六级强者,但是谅你何等厉害,同时对抗两名六级强者与一个五级的尾兽的‘人力柱’合力攻击,再加上真正的刘逍遥在一旁不时的袭击,也是相当的吃力的,不过通过攻击的手法来看,只有他一人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刘逍遥纠缠了许久之后,艾利克斯一拳打在了明显体力不支的马克胸脯之上,马克受伤急退,谁知后面一阵沙暴袭来,举起宝剑在念咒语,瞬间宝剑消失,一只数丈长的巨剑出现在面前,抵挡在沙暴之前,可是攻击并没有结束,忽然马克,眼前一花,一只手里剑从背后直直的插进了马克的心脏之处,缓缓回过头,看着带血轮眼的刘逍遥,一口鲜血喷出,眼睛之中的生气缓缓消失,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随着马克的死亡,阵法缓缓解开,看到真相的众人大吃一惊,而此时的刘逍遥,当众人的注意力集中在马克身上之时,早已逃之夭夭看着躺在地上的马克,艾利克斯皱着眉头,一把拎起了秋也的领子,眼中充满着愤怒与厌恶“(英)你杀了他?是你吗?”“(英)放我下来,是中国的人杀了他,我不知道那个人不是真的,再说你刚才不也合力攻击来着吗”秋也冷静的看着艾利克斯,那单只眼睛的血轮眼的瞳孔开始旋转,顿时艾利克斯的钢铁变身消失,而随之剧烈的痛苦席卷着他的灵魂,虽然只有一只眼睛,但那也是幻术道具中的极品艾利克斯痛苦的放下秋叶,跪在了地上,双手捂着头部,叫喊着,数秒之后,痛苦减缓,抬头看看秋也“(英)你要干什么?你杀了马克,难道你也想杀了我吗”“(英)我要杀你你早就死了,还用留到现在”秋也蔑视的看着艾利克斯艾利克斯心中充满了羞耻,咬着钢牙慢慢的站了起来,开始疯狂的大笑着“本来说是解决了中国人之后再杀你们,看来计划要提前了”瞬间直接再度变身,钢筋铁骨的身躯,变得像仿佛是一个钢铁铸成的雕像一般,快速的从背包中拿出了一个小盒装的东西,随便按了几下上面的按钮,扔向了天空,小盒瞬间变换,并且向四周发射着特殊的光线虽说这光线之照射了两三秒种,照射的范围范围并不是很大,不过凡是光线照射之处,树木凋零,青草枯萎,所有的生命之力迅速的流逝着,能在这样的光线下活下去的阵内人之中,只有变身后的埃里克斯了艾利克斯的身体变了回来,刚要在死去的三人的尸体之上所搜信物,忽然漫天的黑色火焰从不远处出现并且直冲过来,而此时宇延站在阵外微笑的看着艾利克斯……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