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盘帝录· 第三卷明月圣女· 第十四章集训剑流

盘帝录

第三卷明月圣女 第十四章集训剑流

“我说宇延侄儿,你又给我惹事了”张真人无奈的说着“现在炎林疯了似的跟我要人,这些三个月的日子我看你还是在巫王陛下这儿躲躲吧,剩下的事我来想办法,你再生气也不应该杀了炎红吧,不过还好你们签了生死条约,要不我还真没办法了呢”“抱歉,张真人,一时失手,那就多谢您了”宇延歉意的笑着“巫王陛下,这小子就麻烦您了”“张真人哪里话,宇延可是我未来的女婿啊,您放心吧”……“宇延,奥运会可不是闹着玩的,因此我现在带你去蜀山修行一个半月,在上内少林静修,你属暗系,我没法教你,不过我先教你一招御剑术”巫王拿出一本书,翻开几页指给宇延看“御剑术:通过将天地之力走过任,阴跷,阳维三条经脉,再将运行到手上,通过这个动作是最佳共振效果,能量流过经脉的速度你自己参悟,将共振效果施加在剑柄四周的天地之力,控制剑的运动,甚至达到御剑飞行的效果,你自己练一下”宇延接过书开始练习这最基本的御剑之术,一旁的巫王继续指点着“御剑术只是基本,而相连到剑术的最高境界很难,我教你一招保命的绝招,这招是人剑合一,运用强大的能量在剑身与人身之间流动,是人的灵魂部分附于剑上,而使剑的分子部分赋予人的身上,这样人就可以到达控剑如神的境界,不过使用这种招数会带来一些后遗症,由于剑的分子会附于人身之上,所以人会多多少少的改变身体结构,如果剑只是一堆废铜烂铁,那用剑人可就惨了,所以没有一柄好剑千万不要随便使招啊,哈哈哈哈”与此同时在瀛洲岛的炎帝城内“红儿啊,你死的好惨啊,呜呜呜,红儿啊,你放心,我定会让那个宇延死无葬身之地”痛失爱孙的炎林发了疯似的,抱着孙子的相片痛哭着,伤心欲绝的他很明显已经很久没有合眼了“爷爷当时不该骂你啊,现在你死了竟然没人给你做主,连张无忌那个异能者主席都帮着宇延那小子啊”“父亲,如果要想让那个宇延付出代价,孩儿到有一计”“嗯?快讲”“这些日子我们没有办法下手了,不过,这次奥运会的圣火之血比赛在西昆仑展开,虽说我们无法去那里做手脚,不过每届奥运会国家队的丹药都是由我们赞助的,只要我们在丹药上做手脚,毒死他们,反正最后一场比赛死亡很正常,场内有没有录像,没人查得出来”炎立冷静的提出着自己的意见,默默地看着炎林,失去儿子后虽然炎立也很生气,但是却没有疯狂,他的思想就很前卫,也很现实,儿子是可以无限生的,但是现在自己的生活才是最主要的“难道那个张无忌不知道我们提供丹药,他不会警告那个宇延吗,难道他们就不会在苗族那里取药吗”虽然伤心欲绝但是炎林的思考能力依然未减“装备配置是孩儿会亲自检查,不会让苗族的丹药混进来的,论施毒苗族会,不过论丹药吗,他远古苗族只是在爬着走,我看一眼就能分辨父亲请放心,况且他苗族的丹药根本就不能算是丹药,效果就像凡人用的感冒冲剂一样,混进去又有何用”炎立停了一下,看看炎林没有改变的表情嘴角微微上扬自豪的说着继续说着“就算张无忌警告他,他不吃丹药,又有什么用处,那么本来死亡率就很高的比赛,如果没有丹药的辅助,难以想象,生存率几乎为零”炎林听到此缓缓地抬起头,明显眼前一亮“继续说”“然后,我们在外面要大肆宣扬,宇延的不好,懦弱,张真人选材错误,这样就算宇延中途退出,也不会受到全国人的欢迎,这时,我们在随便给他个叛国罪,那么他就离死期不远了”炎立话语停顿了一下,抬头看着炎林仔细听着的摸样,微微奸笑“除非他拿冠军,要不必死无疑,但是…中国已经四十多年没有拿过冠军了,要拿冠军可真比取经还难啊”“好,就这么办,这件事就交给你办”炎林缓缓擦干泪水,闪着泪光的眼神中充满了一丝的胜利与狡猾“红儿,放心吧,过不了多久,我就让那个宇延给你陪葬”……“苦难大师这就是我给您提到的宇延”青龙的看着宇延,微笑着与面前的一个老和尚说着话,眼中充满着满意与欣慰,用着十分赞赏的语气说着“这小子,厉害得很,别看他这么小的年龄她可是A级参谋呢,不过他要学的依然很多,所以我带他前来请被称为诸葛再世苦难大师指点一二”“哦,青龙施主如此夸奖宇延施主,难道宇延施主就是未来的巫王啊”在这里暗指晶儿的丈夫,从青龙的语气中推断而出,别看苦难大师貌似已经半只脚踏进棺材的糟老头,但他却是个十分聪明的大和尚,观察推理能力如福尔摩斯一样,记忆力就如爱因斯坦,创作能力就如我……嗯~“不错,不错,宇延施主,恭喜,恭喜”“哪里”宇延尴尬一笑,眼神中充满了回忆“看着宇延施主的表情,看来在躲避暗影之末时发生了许多难以预料的事啊”看着宇延的表情,苦难大师捋了捋胡子,淡淡一笑,平静的说着“宇延先生不必再过意不去,既然是晶儿自愿,而且当时宇延施主又身受重伤,您就不必自责了,而且世间一切早已成定数,这都是缘啊”“这?”宇延吃惊的看着面前捋着胡子的苦难大师‘果然不愧是诸葛再世,坐地不动依然能够纵观世界,只评几句对话和表情,就能根据现有资料推断出几乎无人知道的事情’宇延缓缓站了起来,钦佩的眼光看着平静的苦难大师“前辈果然料事如神,晚辈,佩服,佩服”“呵呵呵,施主先莫急,其实还有一件事贫僧还未确定”苦难大师再次淡淡一笑,摇摇头“前辈请讲”“您明知道圣火之血的危险性可还是要报名,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为了完成承诺一样,难道…”宇延微微点头,其实宇延参加奥运会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完成唯仁前辈的期望,在于唯仁前辈分开始时宇延就已经定下目标了看看微微点头的宇延,苦难大师再次捋着胡子“既然是这样,看样子这个人不太像是青龙施主啊,毕竟青龙施主肯定不会让明月公主的丈夫冒险啊,难道施主曾经遇见到唯仁施主吗”宇延紧紧地的皱着眉头,惊讶的近乎不敢相信‘太可怕了,这他也知道?’惊讶的不光是宇延,青龙惊讶的看着宇延,可见他对苦难的话有多信服“小子,你认识唯仁老头怎么不早告诉我,唯仁那老不死的最近怎样啊”“唯仁前辈一直逃避着神农氏的追杀,不过现在已经逃到外国去了”“他也够命大的啊,哈哈哈哈”听到唯仁安全的消息,青龙异常的高兴,不由得大笑着“今天学生真是受益匪浅,还请苦难大师指点”“嗯,你这个学生我收了”苦难大师看着宇延微微点点头“看来唯仁施主对宇延施主很是看好啊,既然这样,我这里有件唯仁施主当年留下的东西,是时候交出去了”……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