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色渐渐从再次从云中现出,笼罩在河岸边。

     两个身影奔驰过来,红发女孩被蓝发男孩牵着,他们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双腿几乎失去了知觉,只在不停地做着机械运动。

     刚下过雨的土地,满是泥泞,红发女孩不小心一跤踩进泥浆里,一下子乱了呼吸,立马感觉自己双脚像灌了铅一般沉重,胸口极其疼痛。

      最终女孩撑不过扑倒在泥泞的土地上,男孩立马停下脚步,扶起她。

“艾尔撒!你还好吗?快起来,他们就要追上来了!快!”女孩咬紧嘴唇,在男孩的支撑下站起来,本想再一次调整气息,接着逃跑。

       却发现自己已经不知从何时起松开了男孩的手掌,男孩没有继续等他,仍旧向前奔跑。

       女孩追上去,却怎么也跟不上他的步伐,眼睁睁看着他的身影越来越远。

“杰拉尔!等我,等等我……杰拉尔……”“杰拉尔!!”艾尔撒猛地从床上翻起,阳光已经透过窗户照进房间,她觉得甚是刺眼,才想起昨夜自己忘记了拉上窗帘。

        她抚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果然出了一身冷汗。“

杰拉尔……”今天起得确实有一点晚,洗完澡后,艾尔撒坐在厨房的吧台上,早餐只是一个简单的三明治和一杯牛奶。

     前几天订的咖啡豆还没有去拿,再不拿下午就不够咖啡招待客人了。

     想到这里,她抬起头盯着前面的大石英钟,上面显示的是十点。

“看来,今天要推迟开店了。”她自顾自地说道。

吃完早饭,艾尔撒收拾了下妆容,向门口走去。

路过月历的时候,她不由地停顿了一下,看到了被红色油性笔圈出来的“23日”,她转过头,抬起嘴角微笑了一下。

“原来又到7月23号啦……”有些日子,其实不用刻意去记忆,就能轻而易举地想起。

甚至大脑还未记起,身体就会不由自主地去回忆,告诉自己:重要的日子要来了。

艾尔撒没有停顿多久,便离开了家门,当然这个家也是她的咖啡店——“归程”。

已经进入深夏,上午的阳光也极其炎烈。她没有打伞,短衣短裤走到阳光低下,就像在接受大地的炙烤。

不过艾尔撒也从来不在乎这些,她从不把自己当成是娇滴滴的小女人,无论在何种考验之下,她觉得只管面对就是。

坚强到偏执,艾尔撒是这样的女子。

那家常去的卖咖啡豆的店离她家有些远,她决定中间先去一趟超市买点别的东西。走到超市二楼的蛋糕店,艾尔撒对着冷橱里的各式蛋糕犹豫了很久,似乎没有了她以前常买的那种。

正当她犹豫着该选哪一种蛋糕的时候,远处跑来两个小孩。

高一点的小男孩牵着穿着淡粉色洋裙的小女孩,到了冷橱面前,男孩指着一个上面有着三颗草莓的蛋糕对女孩说:“妹妹,我们去跟妈妈说买这个好不好?我知道你最喜欢草莓了!”

女孩立马咧开她刚换了一颗牙的小嘴,笑得很开心:“嗯!我就知道哥哥对我最好了~”这一场面,艾尔撒看了心里很是温暖,这个世界上喜欢吃草莓蛋糕的女生很多,其实她也是一个。

她低头盯着放在最矮一排的草莓蛋糕,一些回忆涌上心头:蓝发的小男孩用报纸小心翼翼地包着一块蛋糕,就是那种上面有一小颗草莓的蛋糕。

他蹲在生病的艾尔撒身边,因为跑了很远的路,一直喘着粗气,严冬里冷冽的空气使他细小的手指冻得通红,关节处还有一些红到发紫的冻疮。

当时艾尔撒还不知道那天在这个男孩身上经历过什么,只是很激动地看着他手上的蛋糕,笑着从床上坐起来。

“哇,是草莓蛋糕诶!”“呵呵,是啊。很好吃的哟!”现在的艾尔撒想起来,其实不一定非得是有草莓的,不管那天他手上拿的是什么蛋糕,她从此都会爱上这种食物。

这种爱好不由她的味蕾决定,只是因为那是他千辛万苦送到自己面前来的,仅此而已。

最后,艾尔撒指着那块不算漂亮不算特别更不见得有多美味的草莓蛋糕说:“帮我订做这个款吧,我要个10寸的。”

回到店里的时候,朱比亚已经等在门口了。

朱比亚是艾尔撒今年才找到的学生工,似乎才大一。她的学校离“归程”很近,特别是看到朱比亚认真熟练地为她招呼店里生意的样子,艾尔撒几乎没怎么犹豫就答应招她了。

“艾尔撒姐,你今天不会又起晚了吧?”“呃……呵呵,这个……不好意思啊,让你久等了。”

“我倒是没什么问题啦,可是艾尔撒姐你毕竟要指望这家店生活的诶,你就不能稍微再上心点吗?”

“呃,是……”艾尔撒有些难堪地低下头,面前的这个小丫头比她年轻的时候还要一本正经,弄得她这些日子来总是被这个人小鬼大的丫头教训。

不过说起来,在朱比亚过来以后,店里生意确实好了很多。

18岁的年纪,却有着这么熟练的社会技能,艾尔撒相信她是有故事的人。

只是两人相识毕竟只有两个月,她也不会多问朱比亚什么,看着朱比亚熟稔地往返于厨房与客厅的样子,她竟然有些心痛这个女生。

也许只是因为跟十年前的自己太像了吧,艾尔撒是这么想的。

每周三下午两三点的样子,“归程”里总会固定来一个女生,今天也是周三。两点快三点的时候,艾尔撒习惯性地向门外张望了一下,果然没过多久,一位有着金黄色头发的女生碰响了门口的铃铛。

“艾尔撒姐~我来了,话说今天有出什么新品吗?”每次见面都可以见到这个叫露西的女孩甜美的笑容,也许不会有人相信像露西这么活泼的女孩子会是一个每周都到咖啡店来喝各种浓缩咖啡的人。

只是每个人都有只属于自己的一面,艾尔撒经常发现她店里的客人在人前人后所表现出的天大差别。

倒不是说他们虚伪,他们只是需要有个地方彻底放松自己罢了。

“嗯,我最近学了一种意大利特浓的新泡法,露西要尝尝吗?”

“好啊!”露西是真的很喜欢笑,特别是在跟别人说话时,那样的笑容极具感染力。

只是当她一个人喝咖啡时,那种平静到让人不敢打扰的样子。

艾尔撒想,恐怕也只有当她自己完全处于一个单独包间,身旁无一人时,这样的表情才会显露出来。

艾尔撒每次为露西泡咖啡的时候,都会特意去接性质较软,口感比较柔和的那一段咖啡。

不管怎么样,她不希望看到这个还处在青春年华的女孩子,内心积攒太多苦楚。

哪怕,她并不了解任何人的历史,露西如是,朱比亚亦如是。

朱比亚离开的时候,已经到了午夜十一点多了,艾尔撒锁了门后,又走进了厨房,从冰箱里拿出蛋糕。离这一天结束还有半个多小时,她清理干净一个桌子,摆好蛋糕和两幅刀叉瓷盘,仔仔细细地插好蜡烛——三根长的和四根短的。

准备好一切以后,艾尔撒静静地坐到一个位置上,对着对面的空位置眯起眼睛微笑起来。

“杰拉尔,34岁生日快乐!”我会记得你,调动起我全身上下所有的细胞。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