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有账号,立即登录
首页 > 女生小说 > 张幼仪传(出版上市) > 第一卷 闺阁-一袭华美的披风
第一卷 闺阁-一袭华美的披风 > 2、家有小女初长成
小说:《张幼仪传(出版上市)》
作者:半在园
更新时间:2018-12-14
字数:2405
2、家有小女初长成

张幼仪的母亲温柔端庄,她的一生把丈夫和这个家庭当做自己的唯一。她自己就是一个纯粹的旧式女人。她引以为骄傲的是她那一双“三寸金莲”。她对自己的小脚呵护备至,每晚在临睡前,都会花上很长的时间,用加了香料的热水泡脚,然后再用被香料熏过的干净的裹脚布,将自己的小脚一层层地包裹出一个新月的形状。由于小脚的限制,母亲不能出远门,她也从不想着出去。闲来无事,她会在庭院里走动。小脚女人走路的样子真的很奇怪。因为使用脚跟走路,重心不容易稳定,走路的时候必须要非常谨慎,上身僵直不动,而腰肢则随着脚步的变化而款摆起来,两个尖细的绣花鞋尖从裙摆底部若隐若现,婀娜生姿。据说这样走路可以使腰髋部得到很好的锻炼,臀部大的女子都很能生养的。至少在母亲看来确实如此,从她身上似乎得到验证。

张幼仪曾经很羡慕母亲袅娜的姿态,但是年幼的她根本不知道母亲这样的体态,却要遭受怎样的苦楚。

小脚之好,自古有之。中国男人较喜欢纤柔的女子,女人的纤柔一是体现在细软的腰肢,另一个就是体现在玲珑的小足上。缠足完全地改变了女子的步态,也改变了女子的风采,那种极拘谨纤婉的步态,使整个人的身躯显得弱不禁风,摇摇欲倒,以产生楚楚可怜的感觉。这种感觉,膨胀了封建士大夫的自身优越感。缠足形成一种风尚,也蕴含着道德约束,缠足成了女人之殇,是摧残妇女身心的一种残酷的方式。那些缠足的小脚女人,根本不能自由的行动,这样有利于把妇女禁锢在闺阁之中,对她们的活动范围加以严格的限制,以符合“三从四德”的礼教,从而达到按男子的欲念独占其贞身的目的。这其实是男权社会中虚伪士大夫的阴暗心里和病态情趣。

张幼仪的母亲遵从了“无才便是德”的古训,她虽然识字不多,但那个年代的大家闺秀从小就会接受一些最简单和基础的教育,以提高其相夫教子、治家理财的才能。母亲读过汉代班昭所著的《女诫》,她非常赞同其中说到的“阴阳殊性,男女异行。阳以刚为德,阴以柔为用。男以强为贵,女以弱为美。”她决定在适当的时候,也给张幼仪裹脚。

缠足,对女孩子来说是一个大事情,时间的选择很重要。如果女孩子年龄太小了还没有学会走路,便不能裹脚,那会使孩子永远不会走路。而若超过年龄,骨骼成型后再裹脚,不仅难度大,孩子还会遭受更大的痛苦。在张幼仪三岁那年的灶神节,也就是腊月二十三这一天。一大早,张幼仪被阿嬷(保姆)叫醒,看到阿嬷手里端着一碗热乎乎的红豆馅汤圆,很高兴地吃了一颗,甜软香糯。她只以为今天是灶神节,才一大早会吃到这么好吃的汤圆,她不知道今天是母亲特意选的给她开始裹脚的日子。人们毫无根据地认为吃过糯米汤圆后,骨骼也能变软,相对比较容易裹脚了。吃了汤圆,阿嬷端来一盆热水,将张幼仪那双小脚放在水里浸泡,小幼仪还感到很奇怪,为什么会在一大早洗脚,通常都是晚上睡觉前洗脚啊。可接下来的事情是她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了。

阿嬷将张幼仪泡的粉嫩柔软的小脚擦干,将除了拇指以外的四个脚趾尽量弯曲往脚底靠拢,捏紧后,用打湿的布条一层层地缠住。阿嬷的力气很大,张幼仪感觉到脚在没有一点点弹性的湿布条里缩成了一条小虫子。开始是麻木的感觉,一会儿就变成了锥心的疼痛,张幼仪尖声地哭叫了起来。阿嬷见怪不怪地数落张幼仪道:“有什么好哭的,每个小丫头都要裹脚的。”母亲在一旁也没有表示心疼,她只是轻轻安抚张幼仪,告诉她,每个女孩子都要经历这一关,张幼仪的大姐也是这样的。

母亲知道第一次缠脚孩子会很痛苦,也会感到很害怕,为了转移张幼仪的注意力,她将张幼仪带到最热闹的厨房去,让张幼仪想吃什么就告诉厨师。可是幼小的孩子被缠足的痛苦折磨着,根本没有心思去琢磨吃什么。她只是不断尖声哭叫着。特别听到厨师手起刀落剁鸡骨头的声音,她恐惧地联想到,自己的脚骨头在布条里也一定是被折断了,不然不会这么疼。

张幼仪缠足的第一天,几乎一整天都是在尖声哭叫,整个大宅子都能听到。母亲在旁边娓娓劝慰她,说的却是小孩子都不懂的话题。她告诉张幼仪,不能这么大声地哭叫,否则被别人听去了,人家会笑话她是不听话的孩子。未来的公婆在选儿媳时候,会打听她缠足时候乖不乖,如果缠足的时候非常闹腾,那么表示她的性格不好,未来的公婆就会考虑要不要把她娶进门。如果缠足的时候表现很乖巧,小脚的形状缠的足够漂亮的话,那么未来的婆家会很满意,认为这个女孩是个性情平和温顺的的大家闺秀。所以,乖乖地缠了小脚,以后才能找到一个好婆家。张幼仪懵懂中意识到这应该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抽噎着告诉母亲,让家里人都不要说出去,以后别人不会知道自己哭叫的事情。母亲反驳道:“那怎么可以呢,灶王爷看着你呢,他会告诉玉皇大帝,以后镇子上的每个人都会知道你在缠足的时候很不乖,你就会嫁不出去,成为张家的耻辱。”

张幼仪自懂事以来,一直乖巧可爱,可是缠足的疼痛让她再也不能做一个乖女孩。接下来的三天里,她每天都要忍受着小孩子无法忍受的痛苦:晚上阿嬷拆掉血淋淋的布条,让她的脚泡在热水里,舒缓筋骨,然后再一次重复着将脚裹的更紧。她认为自己是无法捱过这种疼痛了,担心自己是不是会死掉。由于疼痛和恐惧,她每天持续地尖叫,开始父亲和哥哥们还过来安慰自己,见她无论如何也不能安静下来,又都无奈地离开了。

到了第四天早晨,张幼仪嘶哑的嗓子还在嚎叫着,房门忽然被推开,二哥张嘉森冲了进来,正色地对母亲说:“妈妈,妹妹太痛苦了,请不要再为她缠脚了吧。”母亲悠然叹息道:“我也很舍不得,但是如果我现在不为她缠脚,幼仪长大会恨我的,哪个好人家会娶一个大脚的女人做媳妇呢!”十七岁的二哥正在接受着新式教育,满脑子的新思想,他告诉母亲,现在已经不兴缠脚了。母亲还是犹豫着,为女儿的前程担心。二哥眼神坚定,直视母亲,一字一顿地说:“如果以后没有人娶幼仪,我会照顾妹妹一辈子。”二哥自小就是一个有信义的人,父亲也非常器重他。挣扎在旧道德束缚和怜女情感之间的母亲,听信了儿子,毅然决定放弃了为幼仪裹脚。张幼仪由此成了家里第一个没有裹小脚的女孩,

加载下一章
打赏
打赏
金额
10风起币20风起币50风起币100风起币200风起币500风起币
寄语
当前余额
风起币 立即充值>
收藏 已收藏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微软雅黑宋体楷体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