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有账号,立即登录
正文 > 前言
小说:《张幼仪传(出版上市)》
作者:半在园
更新时间:2018-12-14
字数:1686
前言

江南的雪,滋润美艳之至,从空中簌簌地落下,温柔地覆盖大地。窗台上娇嫩的绿植与户外的洁白映衬着。室内这般的清净,内心甚至生出了一些喜悦。

小楼独坐,册页半阖。随香茗一同沁润心脾的,不仅是冬日里的现世安稳,还有那隔着时空的锦绣灿烂。

翻开民国的那一页,我们总是被那些风姿绰约,才思绝伦的女性惊艳到。她们以自己的独特气质,恒久地留在了我们的记忆中:她们是梁间燕语呢喃的人间四月;她们是沉浸古卷中轻蹙的秋水远山;她们是十丈红尘外那孤傲的剪影。灵动飘逸的她们是民国一道绝美的风景。

但是同样的时代,还有一位非常杰出的女性,多年来很少被人提及。就算偶尔说起,她总是顶着“徐志摩前妻”的尴尬称呼模糊在人们的记忆里。但是若你走进她,了解了她,你就一定会感慨,她的胸襟气度,她的卓越成就,是那个时代绝对不可错过的精彩。她就是被誉为中国第一位女银行家,近现代第一位女企业家的张幼仪。

张幼仪1900年出生于江苏宝山县(现在上海)的名门世家,祖父是高官,父亲是名医,二哥张嘉森是哲学家和政治活动家,民社党创立者,四哥张嘉璈是中国银行总裁。可见她的起点并不低,有着让人羡慕的良好家世。

在张幼仪父亲严格的家庭教育下,她被驯服成一个循规蹈矩的封建女性,甚至无法圆自己想接受教育的梦想。名门望族只赠予了她一个耀眼的头衔,却未带给她幸福的荫蔽。

听从四哥张嘉璈的选择和安排,张幼仪十五岁嫁给富绅徐申如的独子徐志摩。徐张两家门当户对,是建立在利益结盟基础上的联姻。如果徐志摩是普通的富家子弟,他们的婚姻最起码能平稳地维持下去。可偏偏徐志摩是那个民国风流才子。他从小接受的是根深蒂固的儒家传统教育,成年后又接触了西方的自由思想。他们无法拒绝家庭为他们挑选的妻子,可又痛恨这“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张幼仪眼里的美好未来,在徐志摩看则是“把人道灵魂磨成粉屑”。

张幼仪的婚姻非常失败。从徐志摩第一眼看到张幼仪的照片开始,对她的嫌恶之情毫不掩饰。梁实秋曾如此评价徐志摩:“他饮酒,酒量不洪适可而止;他豁拳,出手敏捷而不咄咄逼人;他偶尔打麻将,出牌不假思索,挥洒自如,谈笑自若;他喜欢戏谑,从不出口伤人;他饮宴应酬,从不冷落任谁一个。”可世人眼里温润如玉的公子,却是伤害张幼仪最无情的丈夫。

父母多年的教育让张幼仪守着一个“忍”字。在那段痛苦的婚姻里,她可以忍受徐志摩对待她的嫌恶和冷漠,却无法忍受徐志摩对她尊严的践踏。

张幼仪把自己的人生一分为二,"去德国前"和"去德国后"。

去德国前,她是一个毫无主见的女性。作为封建家庭的附属品,爱得无尊严,活得无价值。她在遭受了被抛弃,被逼离婚,痛失爱子的一连串打击后,她忽然明白,人生任何事情,原来都要依靠自己。而当她决意摒弃那个旧我时,才生发出凤凰涅槃的力量。

张幼仪自己就说过:“我要为离婚感谢徐志摩。若不是离婚,我可能永远都没办法找到我自己,也没办法成长。他使我得到解脱,变成另一个人。”

这个时候的张幼仪,已经不再是那个什么都害怕的封建妇女了。她无所畏惧,一如风雨中的铿锵玫瑰。回国后,她勤奋刻苦,兢兢业业,她的胆识与才智展露无遗。不仅将一个濒临破产的女子商业储蓄银行打造成了上海滩金融行业的传奇,还执掌中国第一家新式服装公司,采用独特的立体剪裁法,改良了中式服装的样式,在上海滩风靡一时。张幼仪牢牢地把握住了每一个机会,很快开创出真正属于自己的精彩。

张幼仪让人敬佩的不仅仅是她的事业成功,更打动人心的是她温柔敦厚的人品。她和徐志摩离婚后,她不仅独自抚养他们的儿子;还仍然赡养照顾徐志摩的父母;在徐志摩困顿的时候屡次帮助他;甚至在徐志摩身故后,接济他的遗孀陆小曼。她的豁达大度,终究赢得了她身边所有人的尊敬。

晚年的梁实秋就不吝赞美之词:“张幼仪尽了她的责任,对丈夫的责任,对夫家的责任,对儿子的责任……凡是尽了责任的人,都值得令人尊敬。凡是认识她的人没有不敬重她的,没有不祝福她的。”

上天没有亏待善良努力的人。在知天命的年龄,她终于携手自己人生的伴侣。张幼仪的后半生无疑是幸福圆满的。

光阴的波澜渐渐平息,历经半生蹉跎,最终成就岁月安然的精美。无法掩盖其光芒,张幼仪亦是民国无可替代的卓绝人物。

加载下一章
打赏
打赏
金额
10风起币20风起币50风起币100风起币200风起币500风起币
寄语
当前余额
风起币 立即充值>
收藏 已收藏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微软雅黑宋体楷体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