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有账号,立即登录
首页 > 女生小说 > 倾城劫 > 第一卷 情
第一卷 情 > 第1章 竟是你
小说:《倾城劫》
作者:花雨若雪
更新时间:2016-12-31
字数:3095
第1章 竟是你

子夜。滨海的街道寂静而整洁,路边的街灯远远望去象一排排高大威武的士兵,一个高个子男人在一辆黑色的奥迪A6后旁边,车门开着,他将刁总随身的一件外套整理好,放在后排的左手边,还有一个男用的真皮手包也一同放好,他从来不关注手包啊、手机啊、手表啊、皮带啊这些男人们的装饰品,他知道这些不该是他关注的东西,那些男人身份象征的物件他一概没兴趣,他只想开好车子,挣一份安稳的工资让家人生活的好些。

多年当兵养成的整洁习惯让他很难容忍没有秩序的凌乱,街上只有他一辆车一个人,一辆出租车一闪从身边驶过,他坐到驾驶员位子身体靠着椅背,他不想马上开车回家,来滨海一年多,这是他首次感到如此的寂寞。

孤独像黑暗的夜紧紧跟在他左右。他象一只离群的孤驼在钢筋水泥荒芜的沙漠里行走。那幸福的家庭生活,没味道的白开水样的生活对他来说都是那么的遥远触不可及,远处的家像白开水样让他饥渴却又难以饮用。

他回到租住的家,屋里跟街道没有什么两样,一样的寂静。兵营是一个让人改变的好去处,曾经军人养成的习惯,使他的房间因整洁更显清冷,被子是四边形的豆腐块,虽然不是军绿,但大朵菊花图案的花被罩也像一块花样的豆腐,安安静静的放在一米二的床头,他脱下衣裤只穿着一件平角内裤,到公用的卫生间小解,出来时看了一眼与他合租的那个房间,门依然被铁将军看着。

寂寞似一只只看不到的蝉,阔阔的在树上鸣唱,吵得他心烦意乱,他躺在床上睡意全无。他想到了家里的老婆、女儿,想到自己几年的打工生涯,做过搬家公司的司机兼工人,跑过长途运输,做过保安,扛过桶装水,但堂哥介绍的这份工作最体面,不但工资高,更不累,唯一不好就是离家远,见不到老婆,他想到了矮矮胖胖的媳妇,想到了长得像自己身材瘦长初长成的女儿,家在心中竟是如此的温暖。

他拿起手机无聊地看着各种花边新闻充斥着屏幕,他不爱看这些只看军事新闻,有时看看国内的大事件,几本被他看过几遍的金庸武侠小说整齐的放在枕头一侧,他拿起书又放下,他不习惯看手机里那些所谓的小说,纸质书对他来说是一种久违的感觉,如果年少时他能看到这么多的书,他能更努力学习,如今他也许不会对纸质的书如此迷恋。

他不愿想,那些画面象一幕幕电影中镜头,怎么都无法抹去,太子妃们衣襟前的两朵雪白,散发着幽香,高高抬起的黑色丝袜下隐约的白皙,扭动的细腰……他摇摇头要忘记,本能使他还是想起,他回忆着刁总带他去的那个叫皇太子的男子会所。

“谭飞,你今天怎么了?他们是什么,你知道!”你不是他们中的一员,你只是个司机是个打工的。

他问着自己,幻想着此时的刁总在酒店……他极力的去想老婆的样子,可是那些年轻充满动感、艳丽热情年轻女子的身影却怎么都无法被老婆矮胖微黑的身材替代。他闭上眼睛,还是能看到那些鲜活的影子,他感到一股少有的热火在体内里流动,几乎将他点燃。一股要溢出的渴望灼热的吞噬着他,他将手下移……自我释放着男人饥渴,自给自足,当一湾白色的液体脱离身体,他如释放了一团烈火的神兽,轻松、畅快,却微微疲惫,他将头沉沉的向一侧歪去,身体也侧躺着,就那样入睡了。

清晨。阳光透过淡蓝色碎花布的窗帘泄进屋子,他睁开眼,仿佛做了一夜的梦,梦里一个他想象中的女人和他缠绵悱恻。他一下子坐起身,看看身边的手机,已经六点整。他想起来了,不,他从来没有忘记他要去接他车子的主人,那个被人们呼为刁总的男人。

他来到卫生间洗脸、刷牙。看看镜中的自己,依然英武帅气的面容,但眉宇间还是多了几许岁月的痕迹,他想也许自己真的需要一个人,昨夜种种影像依旧在他头脑中回映。矮胖的老婆在脑子一闪。随即,他摇摇头好像要忘记昨夜在皇太子会所的记忆,他穿上外衣,依旧整洁清爽,下了楼来到街边的小吃摊儿吃了三个包子,喝了一碗小米粥。

车子被停在酒店门口,依旧不见刁总身影,有几个早早退房的南方生意人叽叽咕咕地说着满口他听不懂的香浓软语,拉着拉杆箱在他身边走过,他坐在酒店的大厅,拿起几张昨天的晚报,随意的看着昨天的新闻。

电梯门洞开,刁总与一个女子走了下来。他们手彼此握着,他立刻起身,生走出大厅,敞开车门,刁总和美女上了车。

“送她回家!”刁总的声音一贯的简洁而果断。

车子在美女的指引下转过几个街道,街上车来车往,阳光像被唤醒的少年充满了活力,四处照着,迎着光,他的脸是被镀上了一层金沙,他知道沉睡一夜的小城又生机蓬勃起来。他不用后视镜就知道刁总一直牵着女子的手。

“人家下车啦!”美女的声音柔美嗲的让人骨头酥麻。说着话她竟瞟了着一眼前面在司机位子的高个子男人,走下车去。

“拜拜,亲爱的!”美女回头对着车子做了一个飞吻的动作,高个子男人感到全身一阵痉挛的难受,胳膊上似乎出现了一层鸡皮疙瘩,但依旧木然的坐着,似乎这一切他都没看到。刁总坐在车后和着“拜,宝贝”,声音亲昵,温情似水。

刁总侧头看着美女进入小区,目光是少有的沉醉,似乎有些不舍。“去东海,今天有个重要会议,时间已经有些晚了.....”刁总在后排对高个子司机说,恢复了他一贯语气。

车子驶出滨海,沿着国道205向东海方向飞速行驶,高个子男人开着车子,他忽然想起,刚才那个“美女”下车的那个小区---忆海花园,自己租住的房子不是也在忆海花园吗!他想着在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刁总,刁总静静的眯着眼睛,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

傍晚,谭飞将车子停在小区的一个角落,今天他回来的挺早,因昨夜的不归,据他的经验刁总今天一定回家的早,果不出所料将刁总送回他在西城新区的家,时间刚好下午六点半。他想到不远处的菜市场买些菜回来自己做饭,可一想到一个人的饭实在吃的无味,索性径直走向家里。

小区门口有个卖熟玉米的女人,不停地吆喝着“大棒子,大馒头……”他买了两个馒头算是晚饭,想到家里还有没吃完的一点咸菜。

打开房门,他瞟了一眼那个合租房间的门,咦!门竟然开着的没挂锁,但房间里静静的没有一点声音,他回到自己房间脱去外衣,上厕所时故意将声音弄得很大,是想那个和他同租的人听见能出来,彼此认识一下,可那间屋子----静默无声,似没有人一样。

他回到自己的房间将背心也脱下,光着膀子将衣物挂在床边的简易衣架上,馒头也没吃被放在客厅兼餐厅的桌子上,他将房间的门大大开着,躺在床上,想象同住的人会是这怎样的一个男人呢!记得租房时房东的女主人说过,那间屋子是个年轻的男人,已经住了好久。

他拿起身边的一本在小说书屋借的《笑傲江湖》无聊地翻看起来。耳朵却一直听着隔壁房间的动静,大概有半小时左右。

“趿拉趿拉……”的拖鞋声传来,他立即竖起耳朵静静的听着,卫生间小解哗哗的声音传来,然后是轰隆隆的流水冲击坐便器声,他斜坐起来,用手支撑将头向门外看,一个梳着短发男人的背影,穿着一件红色内裤,白色大T恤皮肤白净的很。他犹豫了一会,坐起,下了床,心想这是一个彼此认识的最好时机,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彼此同一个时间回来,能碰上面。他拖着鞋,象男人朝东屋子走来。

咚咚咚....他轻敲了几下,将虚掩的门推开。

男人的房间比自己房间大,屋子的中间是一张一米八的大床,到也干净整洁,似乎哪里有些不对劲,他顾不上多想,男人的背对着门斜靠着枕头倚在床头。手里拿着一个苹果平板什么的聚精会神的看着。

他迟疑了一秒,伸出右手做出握手的姿势:“你好,我是你隔壁房间同住的谭……飞还没说出口,男人回过头来。

“啊,怎么是你?”两个男人同时被惊得呆在一处,谭飞见到坐起,转过头的男人竟是那个美的惊艳皇太子会所里的“美女夜倾城”,他大大惊诧着,简直如遇到女鬼,看到狐仙,伸出的手立即缩了回来。

“你,怎么,住在这里,我……我走”他有些慌乱,语无伦次着,想转身离开。

“哎!你别走……人家有话要对你说。”美女的声音依然是柔柔的,妩媚、蛊惑人心的娇嗔,嗲的不次于那个台湾名模……

加载下一章
目录
目录
第一卷 情
第二卷 色
第三卷 空
打赏
打赏
金额
10风起币20风起币50风起币100风起币200风起币500风起币
寄语
当前余额
风起币 立即充值>
收藏 已收藏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微软雅黑宋体楷体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