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有账号,立即登录
首页 > 女生小说 > 倾城劫 > 第一卷 情
第一卷 情 > 第10章 俊小伙
小说:《倾城劫》
作者:花雨若雪
更新时间:2016-12-31
字数:3121
第10章 俊小伙

谭飞不敢告诉娘真实病情,他和玉英坐在病房外的长椅上商量着娘手术的事,医生说要先住几天院,进一步做其他的检查,等待手术。

“什么冷冻,电疗,电烫,放射,全位切除子宫。”听着这些专业的术语,玉英已经被吓得不行,完全没了主意,他看着谭飞不免心里担心起来。

“要不,将妹子叫回来吧?对娘来说也是个照应,也能和你拿拿主意。”玉英按着自己的想法建议谭飞。谭飞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癌吓得不轻,他犹豫地看着脚下的地面,仿佛做了很大的决定,沉思良久。

抬头说道:“不行,不能让妹妹知道、回来。娘一直都觉得自己得的小病,妹一回来,娘会起疑心,会多想,不如就这样瞒着娘算了。她没有心理负担,手术会做的更踏实。”

玉英叹了口气:“你说娘怎么会得这样的病呢?”谭飞将玉英的手牵过来。缓缓说道:“没事,现在的医学技术这么发达,娘没事的,你不用担心。”谭飞安慰着玉英。

谭飞知道娘这病让玉英很害怕。他握着玉英的手其实自己内心何尝不是苦苦的,爹走的早,自己刚刚找了一个相对挣钱不少也算轻松的工作,娘和玉英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危了,可娘又得了这样的病,谭飞心里的凄苦更是无处找个地方安放。

而手术的费用也是最关键的问题,谭飞心里盘算着自己工资卡里的钱。

手机忽然响起,他打开,看到是倾城的号码,谭飞接了起来。

“喂!谭飞哥,你在医院吗,娘怎么样了!”倾城柔柔的语调在电话里回响,谭飞将身子背对着玉英。

“检查结果出来啦,子宫癌,要手术。”

“哦!”倾城在电话里片刻的沉默。

“谭飞哥,我炖了鸡汤一会给娘送去!”

“你怎么过来?要不我去接你吧?谭飞没有拒绝倾城的真心帮助。

“不用,我打个车就过去啦!在几楼几号病房?”

“住院一部,九楼,12号房。”

倾城走进病房时,玉英正给娘扒了一只香蕉,娘吃了几口让玉英也吃一个。

“倾城哥,嫂子,”倾城走进病房亲切的叫着。

“娘……这是和我同住的小叶。”谭飞介绍着倾城,倾城也柔柔地叫了声“娘!”虽然他想尽力叫的男人些,但还是引来同病房病人的侧目。谭飞也感觉怪怪的,好像倾城就那次与自己喝酒有点男人的样子,再没有像个男人过,其实她原本就不是男人吗?谭飞想着倾城这身份的不停变化,她还真能适应。不过谭飞已经习以为常了。叫他倾城很习惯,今天叫“他”的本姓小叶却感到及其的不应该,不自然。

“来,坐坐。”娘让着倾城,倾城站在床尾,客气着不肯坐到床边。

“娘,趁热赶紧吃吧。”谭飞打开倾城新买的保温饭盒,拿出香味四溢的鸡汤。

“不急,不急。辛苦你啦,小伙子。”娘和气客气地说着。

“没事,我和谭飞哥就像亲兄弟一样,娘不用客气。”听倾城的话,谭飞心里一紧,好像后背被人重重捶了一下,他下意识的看看玉英,没有出声。

“看这孩子长的多好,多俊,不像个儿,倒像个闺女啊!”娘一直以为自己的病没什么大碍,同倾城说着笑话,很开心。

倾城看娘与自己说笑,也不生气,开心的笑着。那一刻,是谭飞看到倾城最真实的最纯净的笑,美的让人砰然心动。谭飞心里说着:“是啊,多俊的小伙。”

倾城笑了,玉英也笑了,同病房的人都笑了。谭飞也在嘴角挤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苦笑。他对娘笑着说:“娘,快吃吧,一会凉了。”

“孩子你吃了,一起吃吧?”娘招呼谭飞、倾城、玉英一起吃饭,倾城说他吃过了,谭飞也没勉强倾城,和玉英一起陪着娘吃了饭。谭飞看着娘将倾城炖的香味四溢的鸡汤喝下,心里也感觉暖暖的,对倾城的怨愤似乎正慢慢的消减。

谭飞刚刚放下筷子,手机响了。打开手机一看是太子的号码,他赶紧偷偷瞥了一眼倾城,倾城正埋头摆弄自己的手机。谭飞拿着电话走出病房。

“喂,谭飞,明天要到东海开个会,你那边怎么样了,能走开吗?”太子的声音在电话低沉,和蔼,这是谭飞所熟悉的刁总的声音。

“没事,手术还要等两天,现在我就没事,耽误您的事啦!”谭飞在电话里毕恭毕敬地说着。明天一早,我准时到楼下等您。

谭飞娘来滨海以来,一直是谭飞用着刁总的专车,虽然刁总没说什么,但谭飞还是感觉自己欠了刁总好大的人情,刁总在这两天来仅用谭飞接送了一次,他还是很体谅谭飞的难处,毕竟有个车用起来方便。

“好,那明天早上见。”

“还有……”太子的声音有些迟疑。“谭飞!你没事的时候,别忘了打听一下,那个东宫“夜倾城”的下落,你还记得他住的那个小区是吧?东宫被封以来“她”人不见了身影,像消失一样,你明白吧。”

“我知道”谭飞满口答应着,他又能怎样呢,养家糊口的收入要来至刁总。不答应还能怎样,反正答应又不算作恶。

“嗯,明白。”谭飞想到刁总一直对倾城念念不忘,对刁总几天以来的好感顷刻瓦解。

倾城,倾城。谭飞心里默默说着,再一次想到太子在车后亲吻倾城时的丑陋模样,他忽的又想起自己与倾城的那夜缠绵。谭飞关掉手机,心里是无可名状的压抑、愤怒、无奈!为可怜的倾城,也为可怜的自己。为何他们的生活都离不开一个太子呢?

谭飞走进病房娘和玉英已经吃完饭,玉英忙着收拾碗筷,娘靠在床头,因为不停的失血,脸色依旧是苍白的。

“飞啊!谁来的电话,娘也不是什么大病你就别告诉你妹子啦。”看来娘还以为是妹妹来的电话。

“没事,娘!妹子在省城呢,她不知道您的病,您手术后就好了,也不是什么大病我没告诉她。”谭飞安慰娘并说着谎。

明天我要到东海去一趟,他看着玉英说,因为倾城知道这是太子要用车,谭飞不能永远在医院陪着他娘,班还是要上的。

“没事,你去吧!这里有玉英呢!”娘对着谭飞到。

“是啊!娘过两天才手术,没事你就上班吧!”玉英也说。

谭飞看看玉英:“你回家吧!我在这里陪着娘,明天一早我就要开车去东海,你一天都要在医院呢,早点回去休息吧!”

“谭飞哥,没事,明天我来医院,你忙吧!”倾城知道一定是太子有事,谭飞是太子的专职司机这一点他比谁都清楚。他看着谭飞很认真的说。

谭飞看看倾城,心里想着刚才太子的电话。“倾城你为什么长得这样妩媚,倾城你不知道刚才太子在电话里要我找你啊!”谭飞眼里的迷惑与隐忍倾城是不能解读的。

谭飞心里的无奈谁也无法感受,对倾城他不想出卖一个花样的妹妹,对媳妇他不能再一次和倾城做出逾越他心理的底线的事,对太子他有着听命与人的关联。谭飞心里的无助没人能懂。

看着玉英和倾城一同下楼,谭飞感觉自己轻松不少,至少现在他的面前只有娘,没有那么多让他心烦意乱的倾城与太子。

倾城坐在娘床头的小方椅子上,心里想着太子的电话,想着后天娘的手术。他知道自己绝对不会出卖倾城,但刁总那边要怎么交代呢!

夜已经很深了,谭飞坐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茫然无端空虚的感让他恨不得能对着窗外的夜空吼上几声。一种想倾诉的欲望再一次向他袭来,可是看着深黑的夜幕,他无处躲藏更无人倾诉。他伸伸胳膊才感觉浑身无力,疲惫的要命,他将一个塑料隔潮垫子展开,昏沉沉的躺在楼道一会竟睡着了。

第二天.谭飞准时来到叼总家的楼下,目光盯着刁总家的单元门,刁总手里夹着一个他随身的皮夹子走了出来。谭飞快步下车打开车后门,刁总安稳入座。

谭飞将车子转了一个不大的弯正要踩油门离开,这时只见刁总家的楼道里匆匆跑出一个女人,手里举着一个什么东西向车子小跑着过来。

“等会……”刁总叫着谭飞。

一个女人已经走向谭飞的车子。女人走近车子,刁总按下车窗,谭飞刚要开门,“不用了谭飞”刁总说着。谭飞同时看到一只白皙手臂将一个手机从后车窗口送了进来。

谭飞知道这个女人就是刁总的老婆,虽然给刁总开车时间已经不短,但谭飞还是第一次见到刁总的家里人。

女人已经转身向楼房走去,谭飞只是看到一个匀称的背影,身材不高也不矮大约有一米六五左右,虽穿着家居的衣服,但背影却是修长的。谭飞对刁总已经琢磨不透,他没有心思琢磨他身后的家人他的女人。

这是东海银行的总部,看来今天的会议不是一般的会议,已经有一辆七座的奔驰商务车等在楼下,看到刁总的车子进来,几个等在车里的从滨海赶来的行里高层都走下车子,拥着刁总进入大楼。

加载下一章
目录
目录
第一卷 情
第二卷 色
第三卷 空
打赏
打赏
金额
10风起币20风起币50风起币100风起币200风起币500风起币
寄语
当前余额
风起币 立即充值>
收藏 已收藏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微软雅黑宋体楷体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