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有账号,立即登录
首页 > 女生小说 > 倾城劫 > 第一卷 情
第一卷 情 > 第9章 你是谁
小说:《倾城劫》
作者:花雨若雪
更新时间:2016-12-31
字数:3056
第9章 你是谁

谭飞不想让玉英知道自己昨夜的所为,他感觉自己背叛了玉英一种自责的羞愧让他不敢将玉英领回家。

“没事,你就带我到你租的家里吧,俺也看看你住的地方。”玉英也说到。

谭飞将娘送回病房安顿好,自己虽然不愿意将媳妇送回自己租住的家,但事情已经如此,他对倾城有种说不出的畏惧,想回避的畏惧。但一想倾城有自己的房间,他不会对玉英说什么,再说自己的房间让媳妇锁好也没什么大事,那毕竟也是自己的家。

家里很静,倾城不在,家中被倾城收拾的更整洁了,隐隐约约室内还飘着淡淡的女人香水味道。

“你和男人一起住?”玉英不相信的问了谭飞一句。

谭飞拍拍媳妇肩膀,静静的将玉英搂在怀里,他不知道怎么和玉英说起倾城,说起自己和倾城的这种奇缘,他嘱咐玉英了几句话,明天还要陪娘做进一步的检查,让玉英好好歇歇,自己则驱车回到医院陪着娘。

倾城手里拿着几个塑料袋,里面是刚买来的蔬菜和水果。昨晚的事件后倾城感觉她生活的意义有了转移,对夜晚对明天不再是无奈的等待,虽然生活的重担她要承担,但重心已经有了微妙的变化,倾城能愉快的发至内心的迎接夜晚,面对未来。生活对倾城似乎开了一扇门,梦想中的生活似乎近在咫尺。

爱是一种无法预知的邂逅,从谭飞给自己献花的那一刻起,在倾城的眼里谭飞害羞的神情,不敢对视自己躲闪的眼神,高大威猛的身影已经深深映在她的心里。在皇太子,倾城阅男人无数,男人每一个细小的动作“他”都能感知出这些臭男人的内心是什么,那一刻起倾城已经料定谭飞是他可以信赖的男人,在倾城看来谭飞爱不爱自己,这似乎决定于她夜倾城对这个男人的爱。倾城心里有个宏大的与谭飞一同生活的计划,爱,就像一场可遇不可求的细雨,这一刻倾城完全沉浸在细雨中,沉浸于自己勾画的梦里。

“他”又恢复了男人装扮,打开房门,先看看谭飞的房间,房门紧关着,室内没有一点声音。他将手里东西放到厨房,回到自己的房间换上一件家居的大背心,轻轻关上厨房的门开始准备晚饭。

玉英睡了几个小时,感觉有人开门进来,他记得谭飞叮嘱过,合租的是个年轻的小伙子,她坐起来静静神,下了床走出房间。

“谭飞哥,你睡醒啦。”倾城听到声音从厨房出来问到。

“啊!你是谁?怎么在谭飞哥的房间里……”倾城惊奇的大声问道。

“我,我是谭飞的媳妇。”

“你是?”玉英也疑惑的看着眼前这个眉清目秀的小伙子。

“哦!我知道啦。你是嫂子。”倾城细声细语地说着。手里拿着菜的兰花指翘着。

倾城看着眼前这个皮肤被日光晒得黑里透红,脸上带着点点雀斑,矮矮胖胖的女人,心里简直不敢想象,高大帅气的谭飞哥的家里人竟是这样的一个土肥圆的女人,“他”心里不免对自己更加有了自信,急忙洗了手有些扭捏地问道:

“嫂子什么时候来的,谭飞哥怎么没回家?”问时倾城故意眼睛一闪一闪的,娇媚的脸上是期待的神情,心里盘算着:“眼前的女人绝对没有自己漂亮,谭飞会爱上自己,离开眼前的女人。”

“娘病了,我带着娘来看病,谭飞陪着俺婆婆在医院呢!”倾城听了玉英的回答,即刻紧张起来焦急道:“什么病,哪家医院?”

在什么医院俺说不清,但楼很高,好像是叫什么德的医院。

“我知道啦嫂子,娘得的什么病啊,要紧吗?”倾城叫着娘,让玉英听起来很不习惯,怎么听起来都怪怪的,声音里媚媚嗲嗲的腔调更让玉英感觉很不对劲。

“没事!是什么叫肌瘤的,要住院手术。”

“你!就是与谭飞同住的小伙子?”玉英打量着眼前的倾城,相比之下感觉自己倒不像个女人,眼前的小伙子眉目秀美,白皙妩媚,说话声音也甜的发腻,简直就是一个女人吗?

“我像个女人对吗,人们都这么说,不过呢我是个男孩子……”倾城故意将声音说的嗲声十足,生活她要把男人反串女人演的惟妙惟肖。

“哦,俺还以为你是个妹子呢,谭飞怎么会和一个妹子同住呢!”玉英独自说着,看着倾城。

“俺婆婆没什么大病,不要紧,就是做个手术。”玉英感觉当着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说婆婆的病有些难开口,搪塞着回答。

“一会我做了饭,去看看娘,你歇着吧嫂子!”倾城说着走进厨房又开始忙活起来。玉英心里暗想,这小伙子挺热情就是有点娘娘腔。

玉英感觉与谭飞合租的小伙子人挺不错,就是像个女人的样子让人别扭的很,她转身想回到谭飞的房间。

“哗楞楞.”钥匙开门的声音传来,倾城一个大步走出厨房,对着谭飞柔声到:“谭飞哥!你回来啦!”完全不在意在屋子里玉英听得真真切切。

“玉英……”谭飞没理会倾城竟直走向自己的房间。

倾城站在客厅,心里知道谭飞哥为什么不理会自己,“他”知趣的转身进到厨房,准备晚饭。虽然不能进到谭飞的房间,但一直留心听着谭飞与媳妇在屋里的动静,听见谭飞与女人轻声低低的说着什么,话里夹着手术,癌、等语,倾城不免心里有些嫉妒起那个被叫嫂子的矮胖黢黑的女人来。

倾城将一盘醋溜山药、一盘凉拌西兰花、一盘牛腩顿西红柿端上桌子。倾城做的这几样菜是她精心做了功课准备的,特别是山药,她知道山药对男人最好,而西红柿炖牛腩也是一道滋补的菜,红绿白三种颜色的菜摆上桌子,她拿来筷子,馒头,坐在餐桌旁等着谭飞和那个她不得不叫嫂子的女人。

“谭飞哥,嫂子,吃饭吧!”看见谭飞、玉英走出房间,倾城赶忙走上前说。谭飞看看桌子上做好的饭菜,脸上毫无表情到:“你自己吃吧,我们出去吃。”

“谭飞哥,饭都做好啦,你别走嘛和嫂子我们一起吃吧。”倾城的声音很小依旧柔媚嗲声着,谭飞知道倾城也不是故意嗲声,他似乎感觉倾城不如此说话才怪了。谭飞没有出声,眼睛都没瞄一眼倾城用心准备的晚饭,拉着玉英的手想往外走。

看着倾城无助地站在那里,玉英不免为谭飞的无情冷漠感到不解,她拽拽谭飞的衣角,轻声道:“谭飞!人家都做好啦,你这……”

“人家都做好啦,我们就一起吃吧!娘的晚饭不是在医院吃了吗?”玉英只是感觉这个像女人的小伙子一片真诚让他们一起吃饭,谭飞就这样生硬的拒绝有些不近人情,更让小伙子没有面子。她哪里知道眼前的俊美“小伙子”昨晚与他的老公有了怎样的亲密接触。

谭飞一言不发,看着桌子上的饭菜,他又看看满眼期待的倾城,和蒙在鼓里的玉英,他知道玉英这样对自己只是不让他薄了倾城的面子,谭飞犹豫一会儿慢慢坐下来。

倾城脸上立即露出笑容,也坐下招呼玉英吃饭,倾城吃了口馒头小心问到:“谭飞哥?娘是什么病!明天我和你一起到医院去吧。”

“不用啦!我和你嫂子就行。”

“反正我也没事,要不,我在家给娘炖鸡汤!”倾城一口一个娘叫的亲切自然,玉英看看倾城,又看看谭飞,客气到:“没事,你自己忙自己的事。”

“我没事嫂子,真的,我现在很清闲!”

“你不用上班吗?”

“哦,他们单位领导有事,放假一段时间。”谭飞此刻却为倾城打着圆场,他只是不想倾城一时说出自己的身份,说出“他”的职业而让自己难堪,让玉英知道自己和这样的人同住。

“嗯,我现在放假在家,没事做嫂子。”倾城知道谭飞心里所想,也急忙解释着。

“谭飞哥,在滨海就我们最亲,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和嫂子就别客气啦,明天吧,我给娘炖鸡汤,给娘送饭!”倾城说的真切。

谭飞听着倾城的话,没抬头,眼睛里是犹豫的神情。

“谭飞,要不就让……兄弟给娘炖个鸡汤吧,娘身体也需要补补。”玉英劝着谭飞。

谭飞依旧没出声,但这无声的默许已经让倾城心里感觉很温暖,很满足。

第二天中午。娘的检查结果出来,子宫癌中期,必须手术切除子宫,不然癌细胞一旦扩散后果不言而喻。医生说就是切除子宫也不能保证隐藏的癌细胞不进一步发展,扩散,但现在唯一最有效的治疗就是全位切除子宫。

虽然谭飞已经有了心里准备,可是一听说要全位切除手术,心里还是感到一阵痉挛样的恐惧。那个他曾经的家,那个女人最宝贵的东西要被人工的摘除。一想到这些,谭飞最大的担心不是手术的问题,而是怎么和娘说。

加载下一章
目录
目录
第一卷 情
第二卷 色
第三卷 空
打赏
打赏
金额
10风起币20风起币50风起币100风起币200风起币500风起币
寄语
当前余额
风起币 立即充值>
收藏 已收藏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微软雅黑宋体楷体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