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有账号,立即登录
首页 > 女生小说 > 倾城劫 > 第一卷 情
第一卷 情 > 第8章 无处诉
小说:《倾城劫》
作者:花雨若雪
更新时间:2016-12-31
字数:3220
第8章 无处诉

谭飞揉揉眼睛。美女留着披肩长发,靠在自己的肩上,他闻到一股花香,让人沉醉的香,有个温热的细腻迎面送来,他迎合着,像是渴望了已久的吸入,他感到自己的全身在燃烧,他的血在沸腾,那个压抑已久的小兽被惊动起来,身体里被困住叫欲望野兽已经渐渐苏醒,他看着眼前的女人,感觉着女人的温软缠绕着自己,从未有过的酥麻传遍全身,他血脉喷张起来,他和她进了卧室,他们彼此拥抱,狂热的亲吻着对方,他们彼此交缠着,他们喘气如火,男人体液的味道,唾液的味道,男人汗的味道,女人的味道,酒的味道,香水的味道……他彻底醉了,从未有过的迷恋陶醉……

他感觉自己累的不行,平着身子躺着,发现自己不着一缕,旁边是一个从未见过美丽极了的女人。

女人偎依在自己的臂弯里,一股淡淡的芳香让谭飞感觉自己似乎做个一个香艳的梦。

谭飞迷迷糊糊的倒头睡去,激情过后的疲惫,纵欲过后的满足,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

醒来,天灰沉沉的,谭飞不知道自己这是在哪里,他看看四周,好熟悉的地方。

咦!他忽地坐起。

发现自己躺在倾城的床上,仅有一条毛巾被搭在肚脐上,他又看看房间,粉色的碎花床单,周围的一切都那么相识,没错!是倾城的房间。

窗外好像下起了雨,雨声呖呖啪啪地打着路面。他看着眼前的房间,身边不见了昨晚艳丽的女人,一团黑丝绒般的假发放在床边的床头柜上,有一缕垂下成一个大大的波浪。

他感觉自己内心空空,身体也空空,明明又有一些纷杂的零碎的记忆跳出来,他不愿回想,但那些记忆的碎片却那么清晰可见,昨夜那个美丽的女子,那尽情的欢愉,就向被人用印花的机子烙在脑子里,他转了身将视线投向窗子,他明白了,也彻底醒了,他与倾城在昨夜已经有了身体的交集,他怔怔的发着呆,似做了一场梦刚醒来。听着雨哗哗地下着,像是玉帝的女儿们一起约好了哭似的,幽幽咽咽。

倾城没想到幸福来得这么突然,她梦想中的他此时就躺在自己的床上,她将一碗豆浆端到桌子上,将买来的油条打开袋子,一股油条的香味飘进她的鼻尖,她悄悄走进自己的卧室看了一眼床上的谭飞,谭飞背对着门,面向着窗,倾城没有出声,已经感觉到谭飞醒着呢,她悄悄回到厨房将一碟小菜端上桌子。

她想象自己冉然是个美丽的主妇,老公等着自己的叫醒来吃早饭。昨晚醉人的美妙一直萦绕在她脑际,他感觉在云端般幸福,回味着昨晚的美妙甜蜜,幸福得如同一个新婚的小妇人,嘴角微微上扬竟偷偷幸福的笑了。

“亲爱的,起来吃早饭了!”倾城娇媚的声音传来,似乎昨夜什么没有发生过,听见倾城对自己的称呼已经变成了亲爱的。谭飞木然地躺着,依旧空空的心空空的身。好似昨夜的倾城掏空了自己。

自己要怎么面对倾城啊!告“他”对自己不敬吗?谭飞啊……你该怎么面对呢?

谭飞起来穿上衣裤径直走进卫生间,洗漱后,一声未出的吃着早饭,饭桌上的空气闷闷的,窗外的雨淅淅沥沥不温不火地下着。

倾城是个聪明的女人,小心翼翼的吃着早饭,观察着谭飞的表情,毕竟知道是自己的对谭飞的酒做了手脚,不然谭飞怎能和自己恩爱缠绵一番。

谭飞吃了饭,穿上外衣要出门,倾城轻轻地说了一句:“中午回来吗?”

谭飞没有回答,他将门重重地关上,咚咚下了楼。

车子开到太子家楼下,他没有像往常一样打开收音机听新闻,无声地坐着,直眉瞪眼出了神,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太子家的楼道口。像着了魔,他不清楚昨夜梦样的艳遇让他会如此的难忘,一想到便感觉浑身微颤,一时不能清理掉,他感觉思绪迷乱,目光有些沉重呆滞,心事像一个被时间慢慢吹起的气球,他真怕什么时候会突然爆炸。

太子上了车,谭飞更没有像往常一样下车为太子打开车门。他猛然惊醒般的透过后视镜看了几眼太子,太子心安神静。谭飞心里却有说不出的一种难言的酸苦味道。

都说有的女孩子被糟蹋后为了好名声不会报案,此刻谭飞猛然间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的年轻女孩在这件事情上选择沉默,他理解了一个女孩的心里,此刻他感觉自己就像一个无辜的小女孩,喝了一杯被吓了药的酒,却无法告知天下,无法说出内心的屈辱,和这种屈辱给自己带来的身心的阵痛。

那一刻他真想对太子说,我知道夜倾城的下落,昨夜被她偏了,可是看着安坐在身后的太子,谭飞没有。他用力咬紧嘴唇,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说出倾城,他不知道,但他明白这样做仅仅是为了倾城好。

嘟嘟……谭飞的手机铃声不和适宜的响起,他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握着方向盘。

“哎!什么事,嗯!是吗?怎么早没告诉我……什么时候到,好,到时候我看看再给你打电话。”谭飞放下电话看了一眼后视镜中的太子,太子一副无所事事,悠闲的样子,看着窗外的街景。

谭飞根本没有想到老婆会带着娘突然到滨海来看病,虽然滨海不是什么大城市,但对农村的娘来讲,已经是来过最大的地方了。媳妇在电话里说娘身体不好,让谭飞很吃惊,娘虽然不胖但身体一直很硬朗,没听她说有什么不好,怎么会突然来看病,他云里雾里的很担心,看了一眼太子,想今天这是怎么了,一切都乱啦。

谭飞开着车子缓缓进入办公大楼前的小广场,他犹豫一下还是扭过头对身后的太子轻声询问道:“今天不忙的话,我一会能到长途车站接我娘一趟吧?她来滨海看病!”太子看看谭飞略微思考一下到:“什么病,没事吧?”

“没事!可能人老了,”

“你娘的病重要,你去吧。没事就多陪着吧,有事我找别人的车用!”谭飞没想到太子会这么大方的让自己用车,他心里突然对太子有了一点好感,原来他人也不很差,除了他对倾城的异样喜爱。

娘在媳妇的搀扶下走下长途车,谭飞感觉娘真的老的,其实娘才六十多一点,娘的脸色苍白,几个月不见感觉娘老了许多,他上前叫了声“娘”接过媳妇手里的一个不太大的包裹。“娘这是怎么啦?”回头问媳妇,媳妇眼里是很久不见的愁苦:“已经很久啦!娘的身子不舒服,都好久不来的身子忽然又见流血,已有很长时间啦!媳妇说着看看娘,又看了一眼谭飞。

谭飞听媳妇大致的说明,心情一下变得很沉重,按理说娘都是老年人,身子流血可不是件好事,他故作轻松道:“我们这就到医院去,看看医生怎么说。”谭飞将娘和媳妇安排在车子的后座,向小城最大的一家三甲医院驶去。

排队挂号,做B超,验血……一系列的程序下来。医生是位中年男人,看着一张一张的检验报告,又看看谭飞到:“你是患者儿子?”谭飞点头,“你留下让她们出去等一会!”。谭飞让媳妇和娘出去,医生看看谭飞,语气轻轻的却带着一些忧郁说到:“从报告结果看,初步怀疑患者是子宫癌。”

“什么!癌?”

“是的,是癌!”医生用特有的沉稳的语气重复到。眼睛并没有看谭飞。

“子宫癌”谭飞被一个癌字吓得不轻,爸爸当年就是的肝癌,娘又得了子宫癌。

“怎么会,怎么会!”谭飞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给患者安排住院吧,明天再作进一步的切片检查,确认一下,同时看看癌细胞是否扩散了。”谭飞看着医生,不知道怎么出去面对娘、媳妇、怎么说出娘的病。

“你看看告诉患者吗?还是先不说!”谭飞看着医生一脸的茫然,手里的检验报告差点掉到地上,他呆呆的站着。

“如果患者不能一时间接受,你可以说是子宫肌瘤,先安抚一下她,这样也要住院手术。”

“好,好!”谭飞木然地答应着,走出医生的诊室。

“医生怎么说!”娘看谭飞出来,焦急地问。

“没什么大事,医生说是子宫肌瘤要住院手术。”谭飞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哎!”娘叹着气。

“没事娘!会好的,”谭飞安慰着娘,心里却说不出的酸楚。

娘的住院手续办完,时间已经过了中午,谭飞看看手机,有一条信息是倾城发来的:“谭飞哥,中午等你吃饭!”倾城知道打电话谭飞未必会接,早晨吃饭时她已经感到谭飞心里对昨晚“爱事件”无声的抗议。

谭飞看一眼倾城的信息。再一看身边的媳妇和娘,他带着怒气将手机用力关上,对娘和媳妇说;“走,我们找个地方吃饭去!”

一家不大的小饭店谭飞、娘、媳妇吃着饭。

“娘!我今天陪你在医院,让玉英找个地方休息下。”

“你不是有房子吗?我到你的家里就行啊,何必再花钱呢!”玉英说着。

“是啊!先让你媳妇歇歇吧,我自己在医院也歇歇!”娘心疼自己的媳妇。

如果不是昨晚与倾城的突发事件。谭飞肯定会让媳妇住到自己的家里,一想到家里的倾城,他真是有苦说不出。

加载下一章
目录
目录
第一卷 情
第二卷 色
第三卷 空
打赏
打赏
金额
10风起币20风起币50风起币100风起币200风起币500风起币
寄语
当前余额
风起币 立即充值>
收藏 已收藏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微软雅黑宋体楷体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