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有账号,立即登录
首页 > 女生小说 > 倾城劫 > 第一卷 情
第一卷 情 > 第6章 牵挂谁
小说:《倾城劫》
作者:花雨若雪
更新时间:2016-12-31
字数:3538
第6章 牵挂谁

谭飞没有回头但已经感觉到太子愤怒的表情,他关上收音机,车内空气即刻变得有些微妙,谭飞知道太子的怒从何来,他心里却为倾城高兴,车子在沉闷空气中行驶一段时间,驶进太子所在的办公大楼前,太子恼怒地下了车,将车门使劲一关只听“砰”的一声。

太子走上台阶,消失在这座有二十层高的大楼里。

望着太子的背影消失,谭飞忽然想起倾城要与自己同吃住的话,他茫然的坐着,一动不动。

谭飞坐在车上,也无心再听什么,怔怔无奈的发了会呆,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暗喜,他将车子调了头停在固定的位子,下了车,向他所在的司机班走去,不自觉的哼起了小苹果,眼里是抑制不住高兴。

太子若出门,会打谭飞的手机,谭飞没事就和其他司机在班里打牌、下棋、闲聊。看来今天太子的心情不好,谭飞坐在自己的椅子上,突然想到此时的倾城会在家做什么呢!为倾城高兴的同时又担心起自己的未来,他们要一直同吃住吗?他头靠在椅背上,陷入了深思。

谭飞认识的人不多,都是雇佣的司机,以前有几个年轻的嫌工资少都辞职走了,谭飞因为有着表哥这层关系工资还可以,但主要还是太子喜欢他退伍军人的身份,给他的工资较多,太子喜欢谭飞三不哲学,不该看的不看,不该听的不听,不该说的不说,谭飞对太子安排的任何事都只管去做,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这一军队作风在太子第一次接触谭飞时就感觉的特别强烈。

谭飞见刁总时,已经打了太多的工,夜里跑长途的劳累,过分的超载这些他可以忍受,直到有一天和他一起开车的老马因疲劳驾驶出了车祸当场死亡,留下老父母,一双儿女。谭飞才彻底的决定怎么都不能拿自己生命换钱拿家人安稳换钱。

他想清闲清闲,一直就呆了下来。虽然给刁总开车和跑长途比工资少了点,但再不用担心超载被查,不用让老婆和娘提着心悬着胆过日子。

有时谭飞甚至感觉那时跑的不是路,不是长途而是黄泉。

如今没事和其他司机一起打打牌,看来今天几位同行都很忙,他自己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司机班无事可做,淡淡的一丝忧伤爬上眉头。

他想起了家,老婆也会给自己做早饭,煮白粥。娘给他说的媳妇一直是他心里的痛,凭自己的条件可以找个更好的媳妇,结婚十年来,虽然不算美满,也是凑活着过,媳妇没有美貌,但却是一个典型的贤妻良母,玉英是个识大体的女人,虽然身在农村务农,办事却是让村子里的老少男人们都竖拇指。

那一年四叔和爸爸分爷爷的房产,四婶是个爱占便宜之人,干活用的农器具爸爸一个没要,老宅子也没要,谭飞的妈妈感觉有点吃亏。玉英一句我们让着她吧,哪有那么公平的事。亲兄弟都不和睦会让邻居笑话的。就是那一句话,谭飞猛然感觉爸爸为她选的媳妇是绝对的好女人好媳妇。

生活就那样在一瞬间过了十年,十年的家庭生活谭飞和玉英已经如同左右手。

谭飞又想到女儿,想到女儿谭飞便充满了喜悦,女儿象自己,高个子漂亮,不像她娘矮矮胖胖的。

如果不是那年,爹去世前要看着自己结婚成家,谭飞怎么都不会娶现在的媳妇,他不想让父亲带着遗憾离世,在父亲的一再坚持下,谭飞回家结了婚,都说女大三抱金砖,爸爸要在离世前让儿子抱着他为儿子选的大金砖。父亲也在几个月后没有牵念的离世。不过事实证明媳妇是块金砖一点不假。那时谭飞还没退伍,有这样一个好媳妇谭飞走的放心。

谭飞看着城市里漂亮的女人们,和媳妇的老土形象有那么大的反差,他的心有些不满,但自古有“好汉无好妻,赖汉娶娇妻”的说法,虽然爱情不是很丰满,但老婆对家的付出让谭飞还是一如的爱这个家,挂念着玉英、娘和女儿月月,他将手机拿出来,想该给娘和媳妇打个电话了。

“喂,谭飞,你好吗!”媳妇的声音。

“挺好,娘怎么样?”

“娘和孩子都挺好。”

“你什么时候回来,女儿都想你了,天天说你怎么还不来家看她!”

“我看看,有时间回去,告诉女儿好好学习,你也别累着,注意休息。”

“家里的麦子都挺好,你放心。”

“娘呢?”谭飞想和娘说几句话。

“娘……她……也挺好!娘不在身边,到四婶家去了。”谭飞没有听出老婆有些迟疑的话气。

“哦,你们都挺好我就放心了,打过去的钱到银行取时注意安全。”谭飞小心叮嘱着玉英。

“嗯,那没事挂了,告诉女儿我也想她。”

“谭飞,咱家的麦子今年长得特别好。”媳妇在电话里说着,谭飞没好挂掉电话听着。

“哦!”

每年麦收谭飞都会回家,今年他也会回去的,一年就是麦收、春节,媳妇和自己一同生活的时间最长。为家里出力麦收,谭飞才觉得没有愧对玉英,虽然他每月打钱回家。但麦收家里的男人在却不回来,在农村是要被相亲们耻笑的。

“你别累着,照顾好娘和月月”

“俺不累,你好好的俺就放心了!”

“好再见!挂了”

谭飞刚刚挂了电话。电话铃声又忽然响起,他看看是个陌生的号码。

“喂,你找谁啊!”

“是我,谭飞哥!我是倾城,你中午回家吗,我做好饭等你回来!”电话里倾城细声细语的嗲声说着。

“不,不回去.”

“这是我的新号,你记着啊,谭飞哥!”

“晚上我等你回家。”倾城的电话挂了。谭飞担心与倾城同吃同住,他们会沿着倾城预想的路径走吗?

家!谭飞笑了。有人有家没房子,有人有房子没家,谭飞不知道自己属于前者还是后者。

谭飞将电话放在手边的桌子上,他不知道家对倾城是一种怎样的概念,回家吃饭一句话让谭飞对家的思念徒然而生。

手机刚被放下,铃声再一次响起。这是怎么了,今天电话不断,谭飞想着拿起电话一看是刁总的。

“喂,刁总”

“小谭,你来我办公室一趟……”

刁总每次外出都会说一会出去。还从来没让谭飞上过自己的办公室去呢。

谭飞放下手机。满腹疑惑的想着今天的刁总是有事情和自己单独说。

走进刁总办公室时,刁总背对着自己,阳光透过扩大的落地窗照在他身上,光影中刁总的身影浸在光中被光包围着,心事满满的样子,一件淡蓝色的衬衣,后背无一丝褶皱。

“刁总,您找我!”

刁总转过身子,一脸凝重的样子对着谭飞:“小谭,我有事求你。”刁总开门见山的一句把谭飞说的一怔。

“您有事这是我的责任。”

刁总迟疑片刻眼睛看着谭飞:“你还记得那次送“夜倾城回家吧!”谭飞似乎已经猜到刁总要他来的目的。

“嗯!”谭飞点头,已经预感到刁总要自己上来的原因和今天早晨的滨海新闻绝对有关,和倾城他们的皇太子被查封一事有关,他想到有关系却怎么没想到刁总会对他如此直接,信任。

谭飞将思绪收住,迎着刁总的目光看了刁总一眼。

“谭飞,你来我这里我待你不薄吧?”谭飞点头。

刁总看着谭飞眼睛里写满信任与慈爱:“我最看中的就是你军人的服从特质,还有你对我的态度,对我的诚实……”说着刁总停了一下,看看门的方向。谭飞也侧过头看看,刁总确定无人,他走进谭飞,和谭飞紧紧挨着:“你对我的个人爱好从不多说一句。”说着又一次拍拍谭飞的胳膊。

谭飞有一米八的身高,刁总中等身材,他拍着谭飞的胳膊。继续到:“对你,我是绝对的信任,拿你就当我的兄弟。对你更没有隐瞒。”

“刁总放心,我绝对不会做一件让刁总不放心的事。”谭飞虽然不善于言辞,但他知道什么时候需要说话,说什么。

哈哈哈。刁总笑的开心,更是轻松,听到谭飞在关键时的这一句话,他完全放心了。

“谭飞,来,你坐下。”刁总说着走到接待客人的沙发处,在饮水机上给谭飞接了一杯水。

“谢谢,刁总。”谭飞接过纸杯。

“来,坐下。”

“不用了,刁总您?”

“过来,坐。”

谭飞知道,刁总的话还没进入主题。

“谭飞,你知道吗?我对那个夜倾城不是一般的喜欢。”说着刁总走到窗前,又将目光投向窗外,天蓝的明丽干净,刁总看着远处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今天皇太子被封,而我是不能没有倾城的,你知道,我不能没有“他”,他其实是个女人。”刁总神秘轻声的说着有些激动。

谭飞故作惊异道:“什么,他,那个夜倾城惊人是个女的。”

“对,多神奇,小谭你不知道她的美,她用男孩的外表蒙蔽了很多人,嘿嘿,她只属于过我一人……”刁总说着将手用力交叉着,掩饰着自己的喜悦和得意。

“谭飞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吧!我们都是男人你懂得的。”谭飞点头,心里想着刁总说的话。他根本没想过倾城的过往竟然如此的干净,刁总说倾城只属于过他一人。谭飞相信刁总的话,他看着刁总点头嘴角微微收紧,嗯了一声。

“我喜欢她,你知道的……我相信她也喜欢我,甚至爱我,我最大的失误就是没有留下夜倾城地联系方式。”

“你知道我一直把你当成我最贴心的人,从来不对你有什么隐瞒。”刁总说着快速走到谭飞身边,用手按住谭飞的肩膀。有些激动,眼里闪着亮晶晶的光芒,语气快了不少,他摇着谭飞:

“你要帮我找到他,知道吗!我只有你,只有你可以为我做这件事。”

谭飞看着刁总。木然的坐着,他知道刁总找他与倾城有关,但他怎么都不会想到刁总会让自己去找倾城。

“我知道,我们送他回家时,我们到过他住的小区。可是我没记住小区的名字,你记得吧?”

谭飞点着头,他看着刁总因激动脸色有些涨红。

“太好了,你记得就好。”刁总似乎吃了一颗定心丸,脸上露出安心的微笑,踱步坐到他办公桌后的真皮转椅上。手放在后颈下,有所思的看着谭飞,笑了。

加载下一章
目录
目录
第一卷 情
第二卷 色
第三卷 空
打赏
打赏
金额
10风起币20风起币50风起币100风起币200风起币500风起币
寄语
当前余额
风起币 立即充值>
收藏 已收藏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微软雅黑宋体楷体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