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有账号,立即登录
首页 > 女生小说 > 倾城劫 > 第一卷 情
第一卷 情 > 第5章 媚煮妇
小说:《倾城劫》
作者:花雨若雪
更新时间:2016-12-31
字数:3559
第5章 媚煮妇

早晨,阳光透过破旧稀薄的蓝色窗帘照进屋子,光影流泻静静无声。

谭飞睁开眼感觉头有点沉,昨晚喝了太多酒的缘故,他躺在床上,想着昨晚叶倾城的话,不知道今天该如何面对。他下了床打开房间门,一阵米粥的香气氤氲飘来,他趿拉着拖鞋光着上身,想进卫生间,洗脸,刷牙……看到门厅简易的餐桌上放着一碟小菜,厨房里稻米的香气在整个房间里蔓延。

“谭飞哥,起来啦!”倾城从厨房里出来,穿着一件小吊带的黑背心,隐约胸前露出两朵雪白的梨花,妩媚的脸上漾着笑容。如玉的美颜已经洗去铅华,更显眉清目秀,活脱脱一个剪了短发的女孩,完全没有了昨夜喝醉酒的样子,如同邻家上高中的小妹妹。

“你这是在做什么?”谭飞边说边踱步进厨房。

“以前买了一些米,煮了粥,一会儿我们可以吃早饭了。”

谭飞看着叶倾城,听她叫自己“谭飞哥!”的柔媚语气,心里有说不说出的别扭,想,难道我们真的要同吃同住吗!

他回到自己的房间,将床整理好,当兵的习惯,让他见不得一点凌乱,房间一床一桌一椅,一个壁橱,每天被他收拾的干净整齐。

营不在,兵依旧。

谭飞在卫生间快速洗漱着,耳朵却听着厨房里倾城忙活的声音。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些害怕面对叶倾城,害怕见她美丽的样子,怕她看自己时眼里闪闪的晶莹剔透。

倾城正将两碗大米粥端进门厅兼餐厅,放在餐桌上。

他们租住的房子只有40多平米,一厨、一卫,两室,一个大的倾城住,里面有个阳台。小的谭飞住。剩余的一个小厅,房主放了一张七八成旧的餐桌,即是餐厅又是客厅。

“谭飞哥,吃早饭啦!”倾城柔柔的嗲声叫着,一觉醒来,他完全恢复了“女人”的身份。

谭飞心里默默想着没有回答,他转到倾城的房间,就像对叶倾城一样对“他”的房间也充满了好奇。他一直感觉叶倾城的房间与自己的房间有所不同,但到底哪里不同,他似乎要一探究竟。

谭飞侧身探头向里面仔细看着,原来房间是淡粉的色调,很像女孩的闺房,床左边一个梳妆台,上面放着瓶瓶罐罐的化妆品,右边一个床头橱,一盏小台灯,灯罩是粉色花边图案,还有一个老式的电视机壁墙面床,放在一个破旧的电视柜上,一个笔记本电脑放在床上,一朵朵小花图案麻布凉席兼床单,蚊帐也有一小圈粉红花边。谭飞发现这个房间的墙面都比自己的白。

他回到自己的房间又仔细对照看看,开口问:“你的房间墙面比我房间白啊?”他没有叫倾城,也没有叫兄弟。

“我自己花钱重新粉刷了。

“哦!”

谭飞心想这个叫叶倾城的女孩竟是个重生活质量的人。在谭飞心里叶倾城仍是谜一样的女子。虽然昨夜他们在一起喝酒,谭飞感觉出叶倾城还是有男人特质一面,但今天那句:“谭飞哥,吃饭了。”又叫得他温软异常心里一阵酥麻难受。似乎昨夜的安睡,今早的阳光唤醒了倾城身体的那个女孩。

谭飞转到餐厅看着倾城放在餐桌上两碗粥,冒着一缕淡淡的蒸汽,他看看走出厨房的倾城。

“尝尝我煮的粥,今天早市的人不多,我买了些菜。”

“你出去买菜了”

“嗯。”

“怎么,一点声音没听到。”

倾城没回答,低头莞尔。

谭飞已经想到“他”轻手轻脚走出家的样子,心里暗自思忖,昨晚“他”可是醉的比我厉害,怎么一晚就恢复过来了。

“你有锅啊!我怎么没看到?”

“放在我自己房间的阳台上,你自然看不到,我可不希望随便一个臭男人动我的东西。”倾城说臭男人时,谭飞想到皇太子里的那些男人们,那些狂呼倾城名字的男人们。

“是啊,我还有电磁炉,以后我在家为你做饭!”

倾城一边扒着煮熟的鸡蛋皮,一边说:“我的厨艺特别好,以后你就知道啦!以前在理发店时,我的做饭手艺和做头发的手艺一样棒,到了东宫,这些都废了。”叶倾城说着低下头。

“不说那些不高兴的事了。”谭飞打断倾城是不想“他”再一次不高兴、想起过往。

“倾城哥,你的手机号告诉我,今后我们就是一家人啦!”谭飞犹豫一下,还是将自己的手机拿出,拨了倾城说出的号码,倾城一脸兴奋的保存起来。

“一会我去换个卡!让阿文,太子们再找不到我……”谭飞吃着鸡蛋,看看倾城,点了一下头。

谭飞抬头想说什么,没有开口。他不知道倾城是真心想离开皇太子还是想暂时离开,如果想真的离开,他完全可以离开滨海这个城市。

谭飞没有说出口,默默吃着倾城准备的早饭,倾城煮的粥真是谭飞喜欢的,不稀不稠,微微有些粘稠的感觉,喝一口,稻米的清香立即溢满口中,谭飞多久没喝过这样粘稠适度,不加任何添加剂,真正稻香的粥了。

家,在家里老婆经常煮这样的白米粥,谭飞这一瞬间想到了家。他被自己想到家的感觉惊了一下,忙将自己的心事收起。

他看着对面的倾城:“没想到,你还有做饭的手艺,现在的男孩里绝对不多见。”谭飞说倾城是男孩是他一贯的感觉,是脱口而出的。说出后他有些后悔,不好意思的看看倾城。现在他已经知道眼前的“夜倾城”是个纯粹的女孩。并非是人们心中异类样什么“男名媛”。

被谭飞这样的夸奖,倾城竟然有些害羞的低下头,抿嘴笑了。这时谭飞才想起对面的夜倾城是个女孩,还是一个勾人魂魄的大美女。今后说话、做事分寸一定要有的。

谭飞喝完最后一口粥,看看手机还不到七点,他拿起碗想到厨房洗了。

“不用你洗,谭飞哥,我来……”倾城笑着,神情中带着喜悦,温柔地说。

“你……”谭飞想说你真的要与我同吃同住吗?想想那夜倾城抱着自己说的话,谭飞有些担心后怕。昨晚喝酒时自己说过,把“他”当成自己的亲人,兄弟。但这样的倾城他怎么能当做一家人,她非他啊,他欲言又止,回到自己房间穿上外衣。

“我上班去了!”

走出了家门。

街上一阵风吹来,清清的有股晨光温暖的味道,他发动车子,驶出小区,向西城新区太子的家驶去……

谭飞开着车子在滨海宽阔的街上行驶,他习惯随手打开车上的收音机:

“调频901.早安滨海!欢迎您的收听,司机朋友你们好,新的一天开始啦,我是大鹏,我是雯雯”播音员拿着腔,“今天的天气”动听地介绍着天气情况。

谭飞和大多数司机一样,喜欢在车上听新闻,听评书,看小说,调频901是滨海电台自己的节目,每天讲滨海新闻趣事,虽然不如大台好听,但国内外的最新资讯还是能了解一二,听这个节目最大的好处是能将滨海的新闻,路况第一时间了解,谭飞每天听得很带劲,填补了大段大段等刁总的空虚、对家的思念、也打发了大把大把的寂寞。

男主持充满磁性的声音:

“下面和朋友们聊聊滨海新闻。近日,我市开展娱乐场所的治理行动。昨晚,市公安东局出动所有警力,突击检查了一些娱乐场所,有三家大型娱乐场所被停业整治……”

谭飞马上想到昨晚倾城的话,看来真是要治理娱乐场了,不知道今天的刁总会怎么看这场娱乐业的大洗澡。

谭飞的车子长驱直入,停在太子家楼下的停车道上,他看看时间差五分七点半,太子是个特别守时的人,几乎七点半准时下楼。谭飞也如钟一样准时,每天七点一刻之前必定等在楼下。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等待,他坐在车上听着新闻,眼睛注视着刁总家的楼道口,刁总出来啦,穿着一件做工考究的浅灰T恤,精干儒雅中透着自信。

谭飞马上下车,将后门打开,用手护着车门框,刁总进入车子,谭飞发动车子驶出刁总家的小区。

车在公路上飞驰,收音机里两个主持人侃大山一样继续播着滨海新闻。

“哎,大鹏!你说……”

“经过这次的治理整顿,我市的娱乐文化业会一定进一步得到净化。”

“是啊,北京和广州等大城市都端掉了一些大型娱乐场所,我们滨海也该治理了!”

“这里是调频901,大鹏、雯雯在这里祝您早安。两个主持你一言我一语的相互报着昵称,为节目做着广告。

“下面继续播报滨海新闻,据我台记者报道,昨晚滨海一家最大的娱乐暗城皇太子会所,东宫被查,停业治理!”

“是的,还有两家被同时停业。”女主持说着。

男主持接着说:“但愿这次的治理给我们滨海娱乐业带来一阵清爽的风……”

“也该给这样的场所洗洗澡,换换衣啦……”女主持的声音干脆利落。

“嗯!”男主持说了一声,主持人的话声刚落。谭飞心里想昨晚倾城说的是真的啊!他暗想不知道刁总听了今天的新闻心里会怎么想?他将电台声音关小透过后视镜瞟了一眼刁总,刁总一副茫然的样子,坐在车后。

“下面我们换个话题,聊聊滨海的趣事趣闻。昨晚啊!一辆私家车的车主,喝酒喝得忘了自己的车子,竟然将车子停在饭店门前自己打的回家,今早以为自己的车子被盗竟报警找车。”

“我说这位朋友啊!酒少喝,若酒驾那可麻烦大了,弄不好会出大事”

“嗯,这位朋友虽然是忘了车子,不过酒后不开车的行为确可圈可点,我国交通安全法规定酒驾要重罚,高晓松就是一个活教材!”

“奉劝司机朋友

“特别是男司机一定要爱惜生命”两个主持人,有说有笑地播着新闻。

“为了您和家人的幸福,注意行车安全。

“下面轻松一下”雯雯要“插播一首好听的歌曲献给司机朋友和所有的好朋友们!”女主持的声音。

音乐缓缓兀自响起,是听得耳朵都长出茧子的《小苹果》。谭飞在后视镜中瞄了一眼太子,心里想着昨晚倾城说的那些有关东宫太子的话都是真的,他心里在为皇太子的被查封感到高兴,竟偷偷嘴角上扬一下。

“关上……刁总此时完全是“太子”。他坐在车后排,忽然带着怒气,不耐烦地说到。

加载下一章
目录
目录
第一卷 情
第二卷 色
第三卷 空
打赏
打赏
金额
10风起币20风起币50风起币100风起币200风起币500风起币
寄语
当前余额
风起币 立即充值>
收藏 已收藏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微软雅黑宋体楷体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