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有账号,立即登录
首页 > 女生小说 > 倾城劫 > 第一卷 情
第一卷 情 > 第3章 一瞬间
小说:《倾城劫》
作者:花雨若雪
更新时间:2016-12-31
字数:3724
第3章 一瞬间

“夜倾城”是东宫皇太子的一个标志,爱美女的喜欢她的妖媚,风情万种;爱男人的喜欢他的玉面、皓齿、目似点漆。对于他的传说众说纷纭,是男是女更是猜测不绝。

男人们议论着,都说他不但比女人妩媚,更像女人,还有一副好嗓子,唱的那个《贵妃醉酒》扮相堪比原创,比原唱要靓上几倍,美出几条街。这样一个难辨雄雌的人,毕竟要成为滨海的一个传说。

皇太子会所里的太子妃们却恨他,因“他”的存在,那些原本喜欢女人的男人,都被她的狐媚迷惑,拜在他的舞裙下。

“倾城!倾城!”台下的男人们个个被悸动着激愤着,身体里的血液喷涌着,被炽热的好奇心痴烤着像是在期待一个下凡的仙女,期待着一道子夜开始的盛大歌舞夜宴。

“倾城”——是人是妖。今天,这位太子爷,刁总神轻气静地等待着,他定要一睹这传说中的“夜倾城”真容。

“夜倾城”扮的贵妃肌肤如粉似玉,行步见似弱柳扶风,呖呖莺声婉转,美目流盼脉脉含情,千般的婀娜,万般的旖旎,让皇太子刁总看的如痴如醉,转身的顾盼眼波流动温婉娇羞,他顿起怜爱,皇太子怎么都不相信这样的倾城美人,一个美女竟是男子。

太子直觉是对的。“夜倾城”原名叶倾城,一个普通农家的女孩儿,不知何时起,连她自己都不清楚,她剪去了长发,一头板寸示人,她开始男孩打扮,以杀马特似的另类挑战着人们的审美。大多数的人也把她当成了男孩。

倾城用雌雄难辨的声音唱着:

那一年的雪花飘落梅花开枝头

那一年的华清池旁留下太多愁

不要说谁是谁非感情错与对

只想梦里与你一起再醉一回

金雀钗玉搔头是你给我的礼物

霓裳羽衣曲几番轮回为你歌舞

剑门关是你对我深深的思念

马嵬坡下愿为真爱魂断红颜

爱恨就在一瞬间

举杯对月情似天

爱恨两茫茫

问君何时恋……

倾城的表演真如贵妃再世。男人们看得如醉如痴,皇太子更是垂涎三尺。他的眼睛一秒一分都不曾离开倾城,被他的容貌打动,为她珠圆玉润的唱词感动。那句爱恨就在一瞬间,举杯对月情似天的余韵,像一个逃不出的魔咒,一下子捕获了皇太子那悸动的心跳。问君何时恋,何时……太子暗自思忖着。这不就自己期盼已久的爱人吗!

他的美貌不次于女人,比女人更多几分妩媚娇美。其实她只是被老板阿文一手打造的一个在生活中与舞台上不停自由变换性别的女子。

那天皇太子的老板阿文,到她打工的名叫《MAN时尚》专门为男士服务的理发店理发,惊鸿于“他”的美貌,在文哥的几次劝说下终于被他挖来,这个叶倾城不但是个美人胚子,更是对歌舞有着极好的天赋,在文哥找来老师的调教下,没用半年便成了名倾滨海纨绔子弟心中的“男名媛’,人美如花,歌美似天籁。只是除了文哥没人知道她是个女孩,她反串的那一曲霓裳艳影的《贵妃醉酒》成了皇太子男子会所的压轴节目,为皇太子带来了源源不断慕名而来的想成为太子的男人。而她叶倾城也成了人们心中的“男名媛”。

刻意的模仿容易,但歌曲内在的情感却不是每个歌者能体会演绎出来的。一个绝色女子的传奇人生被叶倾城唱的情义绵绵,余音绕梁,三日与耳。一个女子对爱对命运的无奈更被他演绎的淋漓尽致,仿佛他叶倾城就是那个被赐死在马嵬坡的杨玉环,她夜倾城就是那个被称为祸水殃国的妖孽。

“醉在君王怀,梦回大唐爱……”没有人发现夜倾城眼里的那盈盈的隐约闪动着的泪光。

太子刁总却因为太过注目,无意间看到倾城眼里闪闪的晶莹。

曲终人不散。余兴未了的男人们站立起来,目光如火对着舞台大叫:“倾城,倾城……夜倾城。”口哨声喊叫声像连成一片沸腾的浪潮,一阵高过一阵。

音乐换了曲风,四五个扮成猫星人的美女舞进舞台中央,看来会所老板对《猫》有些偏爱。但舞蹈却是极尽的妖媚,猫女两只猫儿耳朵闪闪发亮,不断抖动的小胡须与长长的猫尾巴遥相呼应,小小黄白两色的连体衣裙摇摆婆娑,浑圆的屁股扭动着。男人们看的如同只只在猫群里嬉闹花斑狗,口水倒流,一阵阵口哨声再一次响起。猫美女们随着音乐退去。

“倾城、倾城……”喊成阵阵。太子听着男人们的喊声,目光向左右看看,心里有些不悦,如果他是一个真正的太子,他绝不会允许人们对他的爱妃如此无礼。

几分钟后。倾城却穿着一件紧身修长的大红色裙子出来,上身是一件卡在腰间的皮质紧身衣,胸部白皙的皮肤裸着,高耸的双峰若隐若无,头发是最常见的披肩直发,这不是个貌美如玉的女孩儿吗?太子想着,高个子男人也感觉眼前就是一个二十一二的女孩啊!

她向今天的太子道了一个万福,轻起朱唇玉口“太子千岁”!声音让太子一阵酥软,分明是个女孩子的声音吗!台下又是一阵高呼。

“倾城再来一个,夜倾城……”倾城娇弱的抬起手臂示意大家安静,回首示意音乐伴奏。

倾城开口唱了一曲《我愿意》。

“思念一种很玄的东西……”清丽空灵歌声一出口,如泣如诉,情真意切,倾诉着女子对情人的思念。让在座的听者动容。太子早被“就算多一秒停留在你怀里,失去世界也不可惜”撩拨得不忍放弃这样一个冰雪美人,他用手托着腮,眼里迸发出少有一缕柔情。倾城唱着将身体转过来面对着太子的龙椅。龙椅旁边站着高大威猛的高个子男人,男人见倾城对着太子,原本也在看着倾城演唱的目光从倾城身上移开。

身为一名退伍军人,虽然给刁总开车以来,见过许多世面,但今天进这种男子会所他还是大姑娘上花轿,人生第一次。看着如花似玉的夜倾城,他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虽然他知道被叫着倾城的男孩不是对着自己演唱,是为着今晚的太子,他还是因为站在太子身边感觉到一丝不安,他将目光看着远处,目不斜视,一副威严挺立的架势。这一切都被“夜倾城”看在眼里。

“我愿意为你,愿意为你……”倾城唱着,太子眼睛直直的看着倾城。男人们又是一阵掌声一阵欢呼声口哨声。

太子坐在那把龙椅上,伸手拿起雕饰着一条金龙的盖杯,杯子里是他钦点的普洱茶,他缓缓押了一口。杯子拿在手中看着已经在谢幕的“夜倾城”侧头和台下高个子的跟班俯首说了些什么,高个子男人站着,太子坐在龙椅上他躬下身俯首听着,不时地点点头。

只见高个子男人,接过太子手中的茶杯放在太子面前刻着龙雕着凤的一个仿古小几上,转身走到后台,扶着吧台和吧台里的老板阿文耳语了一番,老板回过身对一个侍女耳语几句,侍女进入吧台里间,手捧一大束鲜花,递给高个子男人,高个子男人看看手中的一大捧娇艳的红玫瑰,他抱着鲜花回到太子身旁,想将花递给太子,太子却用手挡了回来,高个子男人就这样捧着一大束鲜艳的玫瑰站在太子身边,他有些不好意思,这也是他36岁以来第一次拿着这样一大捧鲜花,但这鲜花却不是送给家里的老婆,不是送给他爱的女人,而是要替刁总,今天的太子送给传说中的夜倾城一个比女孩还要美艳,名倾小城男人心中叫“夜倾城男名媛”。

台下又是男人们的叫喊:“倾城出来,出来……”

皇太子老板文哥的底细没人知道,能开这样一家皇太子男子会所的老板,有的不仅仅是商业头脑,文哥背景就像一道猜不出谜底的迷。

文哥知道来这里的男人是为了什么,猎奇、贪欲、空虚刺激这是来这里男人的共性。所以“夜倾城”必须要以他本来的“男人”身面对所有的客人,这才能让他“夜倾城”,更具有魅力、更有诱惑、更迷人神秘、能吸引男人猎奇的欲望。

夜倾城出来了,一个梳着齐眉短发,眉清目秀,身穿一件白色T恤,牛仔长裤的“大男孩,”出现在雕龙的舞台中间。

“哇……夜倾城,倾城。”男人们又是一阵高呼,一阵激动,这种痴迷的叫喊高个子男人只有在电视里看过,似那些追星的少女见到偶像时的狂热的尖叫。

他真的太美了,花样少年就该如此吧。高个子男人想着。

太子也被眼前小伙子的美惊呆了。文哥站在舞台后面,看着眼前的一切,他暗自笑着,他所预期的效果每次每天每夜都会如此的完美呈现。

太子侧过身面对着高个子男人一抬手,用下巴点了一下夜倾城,男人抱着那束鲜花走上舞台。

男人不敢不愿看美丽惊人的夜倾城,他将花递过去,回头示意太子是送花人。倾城接过鲜花看了高大的男人一眼,他并没有看自己,他只是有些腼腆的低头微微笑了一下。

这似乎已经足够。

“太子、倾城……啵一个,啵一个……”人们叫着,起着渴望已久的哄。

香吻,香吻……

今天的太子是有身份的人,他嘴角微微上扬浅笑一闪而过,示意台下的跟班,高个子男人马上找到文哥。

“太子想和倾城出宫”他低头对文哥说,高个子的跟班好象很害羞,这是他都一次来这样的地方,说话有些没底气。特别是提到太子出宫时,有扭捏的害羞样,和他高大挺拔的身姿格格不入。

这一切都被一旁的夜倾城看在眼里。

“好啊!今天倾城是太子的妃子,出宫就出宫,“他”会给太子一个惊喜,送驾”文哥神秘的说着,嘴角诡异似笑非笑,似乎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宫女打扮的两排女子分列左右,太子领着倾城走出东宫。

高个子男人将车子停在东宫大门口,下了车,打开车后门。

太子,倾城坐在后排,太子已经等不及,握着倾城的手,摩挲着。高个子男人开着车,将后视镜调整一下位子,他不想看到将要发生的事情。

午夜,酒店的大厅有些清冷,高个子男人定了房间,将房间钥匙拿在手里,将电梯按扭按下,太子和倾城进入电梯,男人将房间门打开,将房卡放入门口墙壁上的开关,转身离开……

倾城默默看着高大男人为自己和太子做着这些,“他”的眼睛一直跟着高个子男人移动,眼里是这说不出的留恋。你留下来多好,臭男人我见的太多,你这样的却是第一个,你才是我梦想的他,是我愿意失去世界的他。但造化弄人,他走了,太子留了下来。

砰!酒店的房门被太子在里面关上的声音传来。

门里门外两个世界。

加载下一章
目录
目录
第一卷 情
第二卷 色
第三卷 空
打赏
打赏
金额
10风起币20风起币50风起币100风起币200风起币500风起币
寄语
当前余额
风起币 立即充值>
收藏 已收藏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微软雅黑宋体楷体
字体大小